喜爱夜蒲3超清

      6月18日中午,一队让杨平意想不到的客人的到来打断了重骑兵小队的冒险计画。接到卫兵的通报时,杨平一听说有一队11人的魔法师要见他,他还以为是威斯特二十八世支援给他的魔法师呢,只是根本就没有接到帝国国务部和军部发来的公文呀?疑惑中的杨平迎了出去,当他看到领头的那个笑眯眯的小老头时,浑身都一阵肉颤,下意识地就想跑,刚才还挂满疑惑的脸在瞬间就遍布惊骇。与他一起出来的克伦被杨平的的神色给吓坏了,他实想弄不明白杨平在害怕什幺?

      「哦,我亲爱的侄子,终于又见到你了!」杜勒姆张开他的怀抱,贼笑着期待与杨平来一个亲热的拥抱。

      不知道为什幺,杨平对杜勒姆打从心里畏惧三分,到现在为止,他甚至没有摸清楚这个小老头的本事到底有多高,就算他元婴已经大成,可是看到杜勒姆的时候,一种无力的感觉打从骨子里漫延出来,他简直就想不明白这是怎幺回事。最让他心虚的是,杜勒姆知道他的真正底细,虽然这个小老头并不知道他来自另一个时空,但他完全清楚自己不是西斯尔家族真正的子孙,根本就不是尊贵的大地之神的后裔,当然,杨平并不怕杜勒姆拆穿自己的把戏,可他感觉自己有把柄捏在别人手里实在是太难受了,而这人偏偏又是一个他摸不透深浅的人。

      「是的,叔叔,你太让我惊讶了!天呐,你怎幺会来这里呢?」杨平恢复了神色,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招呼这位大魔导师先生。

      克伦愕然,杨平的叔叔,那这笑得如此贼的小老头是西斯尔家族的什幺人呢?看着那黄褐色的魔法袍,克伦多少已经猜出这个小老头的身份了。西斯尔家族有两大大魔导师,另一个就是西斯尔家族现在的家长凯勒姆,那位传说中似乎已经达到圣魔导师境界的魔法师从来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他是一个真正的传说。代表西斯尔家族在这个大陆上存在的就是这位杜勒姆先生,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之陆上游历,用他的实力和魔法来证明西斯尔家族的荣光永远不灭,对于大陆上的人来说,杜勒姆简直就像西斯尔家族的门面。只是克伦怎幺也想不到,传说中墩厚稳重的大魔导师先生居然像一个老泼皮一样,他的笑容实在与他的身份太不相副了。看着杨平与杜勒姆虚情假意地抱在了一起,克伦才知道,原来西斯尔家族的恶搞是有遗传的。

      当重骑兵小队的成员得知杜勒姆的到来后,简直就像朝圣一样从凉爽的屋子里涌出来,排着整齐的伫列等待着杜勒姆的检阅。看着这些年青的小伙子和漂亮的小姑娘,杜勒姆终于摆出了一副稍显稳重的样子,微笑着说,「很好,姑娘们,小伙子们,你们是好样的!」这是一句不着边际的夸讲,仍然让这些年青的家伙们激动得脸颊发红。接下来杜勒姆像一个来视察的长官一般,站在破日军团陆基堡总部的大院子里,开始了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训话。此时正是中午,太阳正烈,儘管所有人被晒得连油都渗出来了,但他们还是恭敬地听着杜勒姆先生激昂的演讲,在他们看来,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荣幸。大陆上真不知道有多少皇帝和贵族想尽办法让杜勒姆来给他们作演讲还办不到呢,现在晒点太阳又算什幺?

      看着这些像在聆听神的旨意一般虔诚的信徒们,杨平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从杜勒姆那狡狯的眼光里可以看出,这小老头分明是在作弄他,想让他在太阳底下多晒一会儿,而他为了在朋友们面前照顾这位叔叔的面子,又不得不仔细地听下去。当然,杨平气是并不是他要在这里晒太阳,而是气明明知道杜勒姆在作弄他,而他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

      在杜勒姆的一声『谢谢』当中,杨平感到如蒙大赦,飞也似地蹿进了屋子当中,当他正要霸住那张用罕见的冰系魔狼皮做的椅子时,杜勒姆那类似于提醒的咳嗽声恰好又传到了他的耳朵当中。该死的,这老头怎幺就把他吃得死死的呢?改天一定要找个没有的地方,让十只魔熊把他给鸡奸了……杨平当然不敢再坐回那张舒服的皮椅上了,而且还必须得装出一副笑脸,恭敬地请他的叔叔坐上去,然后还奉上一杯冰凉可口的冰水。递过冰水的那一刻,他甚至想把这个屋子里的冰冻魔法给加持到最低,把这该死的小老头冻成冰棍,可他更清楚,自己在魔法上的造诣绝对比不上杜勒姆,当然,雷电系的除外,用冰去冻杜勒姆,无疑是白费力气。

      「里昂,不得不说,你终于长大了!」杜勒姆这句话分明是一语双关,而重骑兵小队的成员们还真当杜勒姆在夸讲自己的侄子呢,除了杨平,谁都没有注意到小老头眼中十足的戏谑之意。

      「我想……是的!」杨平咬了咬牙说。

      杜勒姆变着方地把杨平给耍弄了一遍,直到杨平的忍耐到了一个极限之后,这位大魔导师先生才满意地开始说正事。「里昂,知道我为什幺来吗?」

      「对不起,叔叔,我不知道!」杨平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的边缘,他把叔叔二字咬得极重,双眼里分显带着的是威胁之意,杜勒姆视而不见,「哦,是的,你不知道。说实话,里昂,我很为你担心。知道为什幺吗?你还年轻,这个达利的首席魔法师可不是那幺好做的,博克那家伙也不是那幺好糊弄的,那个老鬼,居然还念念不忘当年的事情……」接下来杜勒姆嘀咕了一大段,谁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幺,对于他口中的博克,杨平大约猜出可能就是威斯特二十八世的名字。

      嘀咕完后,杜勒姆把杯中的冰水喝了乾净,然后才说,「作为一名已经成年的西斯尔家族的子孙,你应该拥有属于你自己的卫队。这10个小伙子,是家族给你配置的专属卫队,从现在起,他们就是你的僕人了!」

      「专属卫队?僕人?」杨平傻傻地看着那10个最少都是魔导士实力的年轻人,他根本就不明白杜勒姆在说什幺。当然,重骑兵小队的成员们更惊讶于西斯尔家族的手笔,特别是克丽蒂娜小姐,他可看得出来这10个魔法师的实力,大魔导士都只是僕人而矣?天呐,西斯尔家族真的是太奢侈了,这是一个连大陆皇帝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呀,难怪杨平也会选择那样一个美丽的魔法师做他的使女,原来是西斯尔家族有这样的传统,不过幸好那个使女现在已经不在杨平的身边了,克丽蒂娜小姐感觉到无比的舒畅。

      「是的,里昂!属于你私人的!以后他们就是你的僕人,记住,在为达利服务的这些年中,你不能用西斯尔家族的名头,要知道我们西斯尔家族还从来没有为大陆哪个国家服务的先例,甚至以私人的名义为大陆国家服务也只是第二次,懂幺?」杜勒姆的神色少有的严肃,杨平似乎也体会到这个中的严肃性,他很想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来,可在杜勒姆那严肃的眼神之下,他感觉到自己非常的拘谨,甚至连一个简单的笑容都挤不出来。「该死的,这是怎幺回事?」他心里恨恨地咒駡着,难不成元婴都能练出来,还打不过这个小老头幺?

      杨平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这绝对不是什幺私人卫队,也不是什幺僕人,就算西斯尔家族是大陆第一魔法世家,可他也知道绝对没有如此糟蹋魔法师的,杜勒姆这样安排必有他的深意。10个最少都是魔导士的僕人?见鬼去吧,杨平可知道杜勒姆不会对自己这个冒牌的西斯尔家族子孙这样好,而且他看到杜勒姆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身边没有什幺卫队或者僕人,难不成送10个家伙来监视自己?如果是这样,那也太小看大陆最年青的禁咒法师了,要监视最起码也得弄一两个魔导师级别的高手来呀,这几个家伙,还不够杨平一记禁咒的招呼呢,他可相信西斯尔家族绝对不会缺乏一两个魔导师的。不过,不管怎幺说他现在手下特别的缺乏魔法师,杜勒姆能给他送10个来那就太好了,管他是什幺打算呢,先用着再说。

      虚伪地客套了一番之后,杨平收下了这份所谓的『成年礼』,杜勒姆仍然表现得很淡然,根本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幺。杨平知道自己的心电感知很厉害,可他同样知道,要读取像杜勒姆这种人的心思,凭他现在的实力还根本办不到,就算是神,恐怕也不能轻易地读取出杜勒姆真正的想法吧?大魔法师毕竟不是吹出来玩的!

      待大家都退出去之后,杨平顺手布下了一个结界。他趴到桌子上,狠狠地盯着杜勒姆,「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幺?」

      杜勒姆的笑容越发的贼起来,「你猜对了,我是想派10个人来监视你!」他倒是很老实,这让打尽心思想从杜勒姆的嘴里掏出点什幺来的杨平感觉像一拳打到了空处一样,难受异常。

      「你想问为什幺要监视你?」杜勒姆起身从酒柜里取出一瓶特伦西亚30年前的葡萄酒给自己倒上,然后再加了一块冰,极度享受地细呷了一口才说,「现在你是西斯尔家族的子孙了,我可不想让你做出有损家族威名的事情来,而且现在我还知道,这个谎不是拆穿的时候!」他沖杨平做了一个乾杯的动作,一口把杯中的酒给喝了大半,然后异常惬意地舒了口气。

      杨平感觉嘴里一阵发苦,倒不是因为杜勒姆喝了他的好酒,更好的他都有,只是因为杜勒姆又捏着了他的小尾巴,虽然他并不忌惮这一点,他也并非真要用莱昂纳多这个名字,可在他自己还没有想揭开这个真相之前,杜勒姆实实在在地捏着他的小尾巴,不管他顾不顾忌,心里都不会舒服。

      「还有,我知道你一定需要魔法师来説明你的城市建设,他们中有两个是精通魔法阵的好手,相信会对你有非常大的帮助的!」杜勒姆倒不是很贪心,喝完这杯之后,并没有再倒,只是开始打量着挂在墙上的名画。

      难怪人老成精!连自己真正想要什幺都知道,奶奶的,敢情人老之后,什幺都不中用了,就心思越发的精细?看来在这一点上,暂时是没有办法玩过这个小老头的了。杨平不甘地吁了口气,从墙上把杜勒姆看得正专注的那副名画给摘下来,然后狠狠地朝杜勒姆的头上盖了下去,连带着画框,将一副无价的名画给砸得稀烂。

      杜勒姆愤怒的吼叫声几乎让整个陆基堡都听见了,「该死的,威斯特七世的绝世之作,天呐,这个世上只有两幅……里昂,你都干了什幺……」

      管他妈的是威斯特七世还是七十世的,杨平现在觉得自己多少出了点气,心下也舒服了不少,出来之后,也不管那些魔法师有没有吃饭或者旅途是否劳累,他就开始布置工作,甚至懒得理重骑兵小队成员们的怪异眼神!

      晚上,杜勒姆再次找到了杨平,他们之间秘密地谈了两个小时后,杜勒姆又连夜走了,这次他的目的地是欧比昂,下一次见面或许是杨平他们已经从迷惘森林冒险回来的时候。

      这两个小时里,杜勒姆并没有给杨平说什幺极度机密之事,而是把西斯尔家族的大致情况给他说了一遍。然后杨平才知道,西斯尔家族更像一个类于中国古代的门派或者世家,家族的中坚力量就是嫡系子孙,外姓子孙也有不少,但凡有魔法天赋者在得到家族长老会的认可之后,都可以成为西斯尔家族的一员,只有特别优秀的才可以获得西斯尔家族的姓氏。整个西斯尔家族就是以研究和继承魔法为主,西斯尔家族的图书馆基本就是魔法师的天堂,只要是魔法师,无论是谁都想到里面去看一下,那里面收藏着从一万多年前到现在所有的魔法书,甚至包括暗黑魔法、亡灵魔法、龙语魔法、召唤魔法……等诸多被大陆上的人冠以邪恶名头或者已经完全失传的魔法珍本。当然,西斯尔家族也有自己的特色魔法,只有流传着大地之神血脉的后裔才能施展出来,整个家族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这个问题连杜勒姆都说不清楚,杨平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只有苦笑着摇头说了三个字:不知道!

      对于这个已经有一万多年历史的魔法世家,杨平简直不敢想像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幺的强大,在现在还没有从西斯尔家族和杜勒姆的身上感觉到敌意之前,他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必要与他们起冲突,毕竟自己要在这个大陆生存,得罪了这样大的势力绝对会没有好果子吃的。再说西斯尔家族已经承认他是家族的子孙,这无疑是给他披上了一件光辉而华丽的外衣,也让他有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身份,办起很多事情来都会方便得多。目前他并没有摸清楚西斯尔家族承认他身份的真正目的,但杨平清楚,绝对不会是杜勒姆说的看中他的魔法天赋那样简单,这其中肯定有什幺功利性的目的。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相信总有一天会弄明白这些的,是敌是友,是好是坏总会分辨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探察清楚魔兽进攻的秘密。

      从杜勒姆的口中,他得到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迷惘森林的中心谁都没有进去过,杜勒姆当年与欧比昂老神棍联手一起去探过险,可无论怎幺样都走不去森林的中心,所以他们怀疑迷惘森林可能是被什幺秘密的力量给控制着的,甚至魔兽进攻都是这样。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教廷曾经也派出了大量的高手去探测迷惘森林的秘密,同样的一无所获,他们甚至还请出了降临天使……听到这里,杨平只有吸冷气的份,降临天使?!也就是这个世界的低级神明,连神明都弄不清楚的事情,他们又能弄清楚吗?当然,他现在还没有狂妄到自认为几个禁咒就可以解决那些所谓的降临天使的程度,从死亡之海的岛上发掘出的魔法笔记记载上看来,降临天使的实力是非常的恐怖的,除非达到圣魔导师的境界,要不然根本没有一战的力量。圣魔导师是什幺概念?这个问题并不是现在计较的重点!唯一让他值得庆倖的一点就是,迷惘森林中似乎没有过于强大的危险,当然,杜勒姆也说了,可能是他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危险,毕竟他前后只去过迷惘森林两次。不论如何,这多少让杨平松了一口气,他们冒险队的成员实力相差太大,如果迷惘森林真的太过危险,最后恐怕只有放弃任务。

      本来打算6月19号出发的重骑兵成员们,不得不又多留一天,因为杨平要把杜勒姆带来的魔法师的工作给安排好,有了这些魔法师,陆基堡的建设速度又会上一个新的台阶。在他的眼中,魔法师同样的人,他可不会把这些家伙当成什幺智者或者特殊人类来看待,他们同样是人,同样需要用工作来换取自己的生存资源,都需要用工作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工作越艰难,就证明他明存在的价值越高。所以,杨平分配给他们的工作都是最为艰难的,是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完成的!

      6月20号,领了任务后,重骑兵冒险队的成员们再次踏上了冒险之路,这一次他们的目的地是大陆上着名的兇险之地-迷惘森林。而他们最先要去的地方,就是凯威尔他们所在的山村。儘管杨平手里现在已经有了杜勒姆当年在迷惘森林冒险时所绘的魔法地图,可他还是觉得先找凯威尔谈谈好,毕竟杜勒姆这家伙只是在迷惘森林里没头没脑地搅和了两回,而凯威尔则是长期在这里生活的,两者对于迷惘森林的认识肯定有着根本的区别。

      从陆基堡到凯威尔所在的山村足用了两天时间,6月22号傍晚,杨平终于再一次在一年之后走进了这个自己来到这个大陆后第一次看到的山村。

  • 名称:喜爱夜蒲3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28: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