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电视剧超清

      杨平一到陆基堡就有大量的工作等着他处理,特别是那些堆积如山的档,全都需要他亲笔批复,搞得他连续忙了65个小时才把手里的事情给处理完。军团总部的工作人员对于军团长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简直是惊骇异常,魔法师素以体质弱而着称,他们可没有想到自己的军团长居然可以连续工作65个小时以上,而且还丝毫看不到疲倦之色,就连克拉克这个拥有白银级实力的剑士先生对于杨平的强悍也是打从心里的骇然,当杨平忙完之后,他凑上去问的第一件事就是杨平是不是吃了什幺特殊的药物?

      正在洗热水脸的杨平一听到克拉克这样问,脑子里马上冒出了一个药名:伟哥!?原来这些家伙怀疑自己是不是吃了伟哥才这样强悍的呀!无奈地笑了一下之后说,「这可不是吃什幺药就能见效的,我的体质与其他的魔法师不同,打从小老师就是把我当成战士一样训练的……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不过,你们也想拥有我这样的体质,恐怕就得回到娘胎里,重新再练个20年了!」

      大家听杨平这样说,无不都露出了失望之色。现在是六月中旬,天气是一天热过一天,因为人口密度过大和劳动强度过重,已经有不少士兵和民夫病倒了,杨平听到克拉克的彙报,马上就说,「派人出去多采点草药回来熬成汤水,可以预防中暑!这种方法省钱省力,而且实用。我差点忘了,回头我再给你们开张单子,派人出去多多地採集草药,将来有大用!」

      草药的运用一般都是在炼金术上,平常很少用到。普通人生病了都是找牧师医治或者医师治疗,医师所用的药物全部是矿物提炼出来的,类似于炼金术的一种,在这个大陆上,草药运用得极少,很多人都以为这些植物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大家都知道杨平是个魔法师,魔法师就是智者的象徵,他们的脑子里永远都装着别人不知道的知识,对于杨平的安排,他们根本就不怀疑,既然他说草药将来能有大用,那肯定能有大用。

      吃过早饭到工地上去视察了一圈之后,发现才过了三天,城墙又长高了一米,对于这样的进度,杨平已经很满意了。陆基堡后面有一座300多米高的小山丘,站在这里,可以俯瞰现在还没有建成的整个陆基堡。陆基堡以南两公里外,数里宽的爱比尼斯江静静地流淌着,偶尔从江边吹来一阵凉风,沁人心脾,另一条发源于杜拉尔山脉水量极为充沛的支流从陆基堡以东两公里处流过,滚滚地汇入爱比尼斯江,为这条安静的大江凭添了几分活力。陆基堡所在地比爱比尼斯江面高出约数十米,一般不会遭受洪灾之虞,只是与那条才被破日军团的士兵们取名为东河的支流齐平,值得庆倖的是,这里的地势较为平缓,就算发大水,水势都会向爱比尼斯江涌去,而不会淹没到陆基堡来。

      杨平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指着东河对布朗和克拉克说,「从东河那里开一条人工河过来,环陆基堡一周,宽50米深10米,这样有利于整个要塞的防守!」

      这个大陆虽然没有护城河这种概念,但布朗和克拉克都不是一般的军事人才,他们都拥有非常过人的眼光,布朗把杨平说的话先记到了本子上后说,「这项工程会非常大,恐怕一时之间难以完成!」

      克拉克那被晒得黝黑的脸膛上满是汗水,他皱着眉头,心里默默地算计了一下才说,「这会开支一笔相当大的费用,我们的预算并不太多!」

      「约翰,军事开支和基建开支完全分开。我是这里的领主,基建这笔费用就由我来出,而军队的开支无论如何都得由帝国财政部买单,这两笔账你不要搞混了!」杨平的话让克拉克眉头一剔,一直以来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点,在他看来,军队的建设和要塞的建设都是作为军事用途的,理所当然地从军费里开支,怎幺现在杨平却要把两笔账分开来算呢?这位并不太熟谙政治的军队管理者根本猜不到杨平到底在想什幺,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是的,阁下!如果是这样,军费就还有一部分富裕!」

      杨平嗯了一声,看着从西边源源不断开来的民夫群,杨平感慨地说,「撑过了今年的魔兽进攻,明年无论如何都得花大力气把陆基堡建成一座真正的大城市!」平时都是自信满满的杨平,现在眼里却不经意地露出了几分隐忧。

      在翻看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后,杨平知道魔兽进攻大约是从500年前开始的,当时,杜拉尔山脉以东遗弃之地的迷惘森林的魔兽繁殖达到了一个峰值,不知道在什幺力量的驱运之下,魔兽穿过杜拉尔山脉的隘口向堪比斯王国的东部进攻。第一次魔兽进攻之下,堪比斯东部广大的地区损失惨重,人员死伤达数十万,折合损失金币计1亿5000多万,那时在东大部还算强大的堪比斯王国经此一役国力大减,冬季击退魔兽之后,开始在杜拉尔山脉的隘口处修建了简易的要塞工事,防备来年魔兽进攻。在那时的堪比斯王国看来,这种大规模的魔兽进攻只是偶然性的,基本不可能再发生第二次。哪知道第二年八月底,上百万只魔兽突破杜拉尔山脉的简易要塞,再次光临堪比斯王国东部,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堪比斯几乎是遭受了灭顶之灾,入冬之后,魔兽退去,而堪比斯也分裂成数十个小公国,大家各求自保,东部的广大地区基本就被捨弃了。然而,魔兽的进攻仍然不停,每年都会準时在八月底发生,原堪比斯王国东部的广大地区已经坚壁清野,而魔兽肆虐也有一定的範围,在人类全部退出原堪比斯东部地区之后,伤亡和损失已经降到了最低。几年后,当时的教廷联合东部大陆的各大王国,开始在杜拉尔山脉的隘口修建要塞,并派出了常驻联军。最初的几年,布兰登堡要塞的驻军多达50万左右,完全能够抵挡得住魔兽的冲击。得到保护的东部地区再次恢复了活力,不久之后,在教廷的见证之下,一个名叫达利的王国建立起来。其后的十多年中,因为政治的原因,联军被撤,布兰登堡的防御完全由达利王国所承接。实力并不太强大的达利勉强能够坚守住布兰登堡的防线而不崩溃,数十年下来,达利渐渐地聚集起了不小的力量,趁着东大陆腹部地区内乱之际,一举出兵覆灭了数个王国和数十个大小的公国,成就了帝国大业,随后集合了东大陆大部分的物资和力量来防御布兰登堡的魔兽进攻。随着达利帝国的统治越来越稳固,布兰登堡的防线也越来越稳固。在又过了200多年后,已经开始腐朽的达利因为民族政策的原因激化了国内的矛盾,被歧视而聚居于东部地区的阿拉斯坦人在他们的领主的带领之下发动了起义,向达利皇帝的神圣统治权发出了挑战。东部大陆历来被视为蛮荒和罪恶之地,成了低等人和流放的政治罪犯的最终归宿,偏偏这些低等人和政治罪犯的智商以及战斗力异常的强悍,一次又一次地打败了帝国的主力军团之后,帝国元老院被迫承认阿拉斯坦的独立,只是他们必须得服从神圣的达利皇帝陛下的统治。这样一来,阿拉斯坦就成了达利的附庸,而达利的统治力量开始退出这片土地。接下来的一百多年,布兰登堡完全由阿拉斯坦人坚守着,除了达利偶尔还支援一点物资以外,其他的东大陆国家根本就视而不见,以至于这个血性十足的公国虽然统治已经十分稳固了,但国力却难以上去,阿拉斯坦每年的消耗有一半左右都是在布兰登堡一线,一百多年下来,阿拉斯坦为了守住这条防线,至少付出了上百万条生命和数不清的金币。到如今,魔兽的进攻仍然没有停息,反而有愈演愈烈之象。

      当初杨平从死亡之海上岸后,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什幺魔兽,在他的眼中,杜拉尔山脉以东的广大地区是一块真正丰美肥沃的土地,有着无尽的土地资源和宝藏,谁能够在这块土地上站稳脚跟的话,绝对拥有争霸怎幺个大陆的实力。从完整的亚宁大陆地图上可以看出,杜拉尔山脉以西的广大地区占了亚宁大陆的五分之三,而以东的遗弃之地战了五分之一,至少有2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其中至少有五处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平原地区,挨着死亡之海的最大一片平原至少都有200万平方公里左右。杨平看着地图的时候,就像看到了一块现存的露天金矿一般,如果自己不拿,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就是对不起伟大的创世神陛下和万能的光明神殿下。可他自己也知道,神魔大战两千年后,人类莫明其妙地捨弃了这块土地,都甘愿挤在杜拉尔山脉以西的贫瘠之地而不求东进,这里面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他想要在这里站住脚,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至于危机是什幺呢?是单纯的魔兽进攻吗?肯定不是!杨平相信,只要给了三年的时间,就凭着手里的十10破日军团,基本可以将这危害了东大陆500年的祸害给降到最低,甚至让这些魔兽没有能力再疯狂地进攻布兰拿堡要塞。可冥冥中主宰魔兽进攻的人?或者神?会给他三年时间吗?此时站在这座小山上,看着那忙忙碌碌的人海,杨平才知道一直以来自己忽略了太多的东西,拉着数万人跑到这里来修要塞,无疑是在送死。

      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了,要塞的建设工程无疑能按时完成,可这幺小一个要塞,甚至连布兰登堡的五分之一都没有,更没有布兰登堡那天险般的屏障,能抵挡得住魔兽的进攻吗?虽然每年的魔兽进攻里都没有九级以上的魔兽,就连八级的都很少,可是数量太过庞大了,庞大到不倚仗坚城,不靠人海战术根本无法取胜的地步。目前军队缺乏训练,编制不完整,10万人现在只有6万左右,后续招收的如魔法师、刺客一类的职业应者寥寥,而传说中的异族根本就一个都没有来,他设想中的军团根本就不可能在今年建设起来。凭着手里所拥有的力量,想守住陆基堡除非是祈求光明神降下一整支天使军团来帮忙才有可能。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到头来恐怕也只有退回布兰登堡,那样的话,现在忙忙碌碌建成的陆基堡就完全白费了,谁都知道魔兽对于建筑的攻击性同样是强大的。

      沉思了良久之后,见太阳已经渐到了正中的天空,杨平抹了一把额上因为担忧而渗出的细汗说,「这里,这里要建一座卫城,还要建一座法师塔。这是陆基堡附近唯一的制高点,绝对要控制在我们的手中!」布朗和克拉克拉拿起笔记着,他们的侧重点不同,所以在本子上书写的内容也不一样。杨平看着大家都是热得一身臭汗,才说,「今天的视察到此为止吧,都回去吃饭了!」

      回到总部,他才知道,不但卡洛斯到了,就连完成了第二次冒险任务的重骑兵小队也回来了。

      大家聚在一桌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在杨平加持的冰系魔法的维持之下,这顿午饭是所有人感到这段时间以来最为轻鬆愉快的一顿午饭了。

      卡洛斯押运而来的有大批的魔晶矿和建造魔法阵的材料,还有许多的军事物资,这些可都得需要达利军部批准财政部买单的东西,杨平让克拉克接收了之后,马上就打报告向军部、财政部要钱。用于军队建设的钱,可不能由他自己来出,毕竟这支军队将来不可能完全听命于他,就算他把军队控制得再好,只要神圣的威斯特二十八世登高一呼,他就只是一个屁,到最后必然只剩一个光杆司令,这也是威斯特二十八世为什幺那幺放心地把10万人交给他的原因!当然,他现在要利用这10万人来干自己的事,没有这点基础,那他什幺也干不好,了不得只有先用着这10万根本不会最终听命于他的军队了,等将来有了好的底子,自然是要把这些达利人都给换完的,他可不想永远都置身于地雷阵当中,一个不慎就把自己炸得飞上了天,虽然死不了,但也要难受一阵子。

      吃过饭后的卡洛斯又要厚着脸皮去纠缠克丽蒂娜,却被不懂风月的布朗给拖走了,气得完全失去贵族风度的卡洛斯直骂娘,而布朗只当没有听到。

      重骑兵小队来到杨平的书房后,大家说了一点别后的事情,特别重点说了科特报仇的事情后,杨平看着那个兴奋得脸颊通红的战士,忍不住笑道,「科特,你现在是贵族,记住,要矜持!你看你,天呐,克伦,你难道就没有教一教他吗?」

      克伦一跺脚,恨恨地说,「我宁愿去教一头班古马!」自从当上了队长之后,克伦也变了很多,较之以前的沉默和故作矜持,已经开朗和坦诚了不少,在得到所有队员的尊重和信任的同时,在出了两次任务之后,也得到了大家的尊敬,较之罗德里格斯那个合格的前任队长,克伦同样非常的合格。

      科特摸着头憨憨地笑着说,「哦,不,我想我宁愿多杀几只魔兽也不愿去记那些要人命的礼仪。里昂,你不知道,我从小就不爱学习,从上初级学院开始,我的成绩就是最差的,当然,除了打架!」

      杨平笑得非常的轻鬆,甚至把脚都放到堆满文件的书桌上了,「是的,尊敬的霍丝子爵阁下,我们应该学习一下你光荣的历史!」科特的封地就在图特郡的霍丝小镇,也就是他的家乡。

      大家的笑声越发的大,甚至连整个总部都听得见,那些正在工作的属吏和值勤的士兵听到这阵笑声,心情都为之一松。

      大家闲扯了半天之后,汤姆见杨平的目光总是不经意地瞟向克丽蒂娜,嘿嘿一笑便叫道,「哦,里昂,快两个月没见了,你是不是非常的想念我们的骑士小姐?天哪,我们怎幺这幺不懂风情,该死的……」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汹涌的拳风给逼了回去,若不是因为他的盗贼,身手相当的敏捷,绝对会被克丽蒂娜这羞愤的一拳给打趴下。

      「汤姆,你这只该死的多嘴鸟,我诅咒你!」克丽蒂娜完全像一个发怒的母狮子,她的脸通红,紧绷的骑士装下身体不停地起伏,特别是胸前那硕大的两团,杨平已经完全看得呆住了,甚至又开始下意识地吞起了口水。都已经是军团长的他,还是改不了一副猪哥相。

      克丽蒂娜是骑士,骑士并不以敏捷见长,无论她怎幺发誓,怎幺诅咒,就是追不上汤姆,而汤姆也被追得一脸的紧张,他可清楚被这位发怒的骑士小姐追上的后果,所以绕着屋子里不停地乱蹿,让克丽蒂娜完全拿他没有办法。大家的轰笑声越来越大,在克伦暧昧的眼神当中,大家陆续退了出去,连希丁克那被晒得像非洲鸡的小子临走时也不忘对杨平做了一个淫猥的表情,最后跑出去的是汤姆,他可是从窗户里跳出去的,要不然肯定会被堵在门边的克丽蒂娜给逮个正着。看着汤姆也逃了出去,克丽蒂娜趴在窗沿上大声地咒駡着,整个总部的人听得清清楚楚,还有不少人跟出来看个究竟,但当他们看到克丽蒂娜那凶样的时候,全部都明智地躲了回去。

      屋里就只剩下杨平和克丽蒂娜了,骂累了的克丽蒂娜倒了一杯杨平用魔法冻出来的冰水,美美地喝下之后,才偷偷地瞟了一眼看上去越发成熟和富有魅力的杨平,脸竟然红了。

      杨平完全注意到了克丽蒂娜的变化,他的心跳得越发的快,甚至连元婴都感觉要蹦出紫府了一般。被加持了冰系魔法的书房竟是越来越燥热,他拉了拉领,站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哎,天气可真热呀,把窗户开大点!」说着,又把另一边的窗户给推了开来,顿时一股热气涌了进来,他反而还做出一副享受凉风的样子。

      「是呀,真有点热!」克丽蒂娜不停地喝着冰水,脸上的红晕却是越来越浓。

      「哦,你……你和他们还相处得好吧?」杨平根本就不知道说什幺,没有谈过恋爱的他甚至不知道与女孩子相处的时候该捡什幺样的话题,如果是以前的克丽蒂娜,他甚至可以不经思考挑出一百个话题来,可现在,他发觉自己眼中的克丽蒂娜似乎不同了,不知道是克丽蒂娜变了还是自己的的心变了,反而他觉得看到克同丽蒂娜的时候,自己的想法竟然是混乱无比。

      「嗯,还……还可以!他们对我都很好!」克丽蒂娜罕见地作出一副小女儿的温柔之态,轻轻地咬着嘴唇,放下杯子的手还摆弄着骑士装的花边来。

      「呃……」杨平又找不到话说了,他发觉现在克丽蒂娜就像块磁石,完全吸引住了他的眼光,想移都移不开,那种罪恶的欲望又开始从小腹漫延开来,若不是有宽大的法师为为掩饰,他的丑恶行径就会大白于天下,但他心下还是忍不住咒駡自己:难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们根本不知道,在对面的楼上,希丁克那家伙正用法师之眼把书房里的一切都映射在一座萤幕之上,重骑兵的成员们都非常清楚地看着杨平和克丽蒂娜的表现,而汤姆、杰克和希丁克三个家伙则低声地叫道,「上呀,里昂……上呀,老师……你个白癡,上呀……」其他的人都是傻呆呆地看着书房里的一切,根本就不知道这三个家伙在干什幺,特别是神圣的牧师先生,居然也说着如此下流的话!

  • 名称: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7: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