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告白超清

      当重骑兵的成员们都感觉到有一个强者向旅店赶来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内,转眼就到了旅店的门口。

      这是一个约二十三四的女子,身量矮小,浑身都洋溢着天真烂漫的气息,看上去像极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脸上还带着三分婴儿肥。黑色的头髮,黑色的眼瞳,长着几点细麻子的鼻子高挺地耸立着,极为自然地把打量她的目光都引向了她身体的另一部分。可惜,另一部份与她的鼻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是略微有一丁点的隆起,她的身材相对瘦小,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再加上那一身紧身的猎装,越发让人感觉她弱不禁风。可是,她身上透出的气势却是如此的庞大,大到除了杨平与龙九,其他的人都被压迫得有些呼吸困难,脸色发白。

      才坐下的杨平站了起来,这个天真的女子看样子很生气,她的嘴巴用力地抿着,鼻子一皱一皱的,小拳头因为用力而显得指节发白。「你好!」杨平罕见地慎重了起来,贵族的见面礼行得标準无比。

      「你们?你们为什幺要欺负公主?」女子的声音相当的好听,像苏格兰的风铃,悠扬而清脆。

      「丽芙小姐?」杨平试探地问,「我是。你就是公主口中的那个魔鬼?」看得出来,丽芙并没有敌意和杀气,她很平和地在和杨平交谈。

      「对于她来说,我就是魔鬼!对于被她欺负的人来说,我就是天使!」杨平骄傲地昂起了头,对于这位丽芙小姐他很有好感,从里到外,他完全可以感受得出来,这位欧比昂公主殿下身边的丽芙小姐都不是一个暴戾之人。

      丽芙再次抿起了嘴,她向前踏了一步,越过门槛置身于旅店之内,打量了一下杨平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龙九,颇为诧异地一愣之后,又若无其事地收回了目光。而就在这一瞬,龙九身上漫溢出了如有实质的杀气,压抑得站在他身边的希拉德希丁克兄弟像中了魔法一般动弹不得,而威利则被龙九身上的杀气完全给吸引了,他那双小眼睛里开始闪耀着狂热的光芒。

      「莱昂纳多.西斯尔先生?」丽芙问,杨平点头。丽芙神色突然黯了下来,悠悠地歎了口气,像一个深闺的怨妇,与她本身的气质形成极大的反差,「西斯尔先生,不得不说,你不是一位绅士,公主虽然犯有太多的罪过,在神明还没有审判她的罪行之前,作为尊贵的欧比昂王室的成员,她应该受到相应的尊重,对吗?」丽芙说得很对,大陆条约明文规定,各国王室成员都享有赦免权,在没有触犯本国法律之前,不论犯下什幺罪过,除了代表神明的教廷的审判外,是不能受到任何有罪的控诉的,至少欧比昂表面还是信仰光明神的。

      「丽芙小姐,对于你的指责我完全接受。那幺,你是为你的公主殿下前来申斥我的幺?」杨平从桌子后面走出来,很自然地把所有人都护在了他的身后。丽芙的肉体并不强大,最多相当于一个高级战士,而他的魔力同样不高,连中级魔法师都颇有不如,但她的精神力强大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一个连杨平都摸不到边际的程度,最让他感到忧虑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看出这位丽芙小姐到底是个刺客还是其他的隐藏职业,但绝对不会是一个精神系魔法师。凭着杨平那特殊的心电感知能力,竟然侦测不出这位丽芙小姐的攻击与防御是多少来,如果不是感觉告诉自己完全有战胜她的可能,杨平就要开始怀疑这位丽芙小姐是不是已经强大得超过了他。

      「申斥?」丽芙一脸奇怪之色,「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虽然公主想让我杀了你,可我知道,我还没有这个能力!我来,是想问你一句话!」

      「什幺话!」杨平颇为奇怪,看丽芙的样子,这句话似乎已经沉积在心里有一段时间了,可他与丽芙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她能有什幺话要问自己呢?

      「你为什幺要那样对待她!」丽芙的眼里隐约带着责备和疼爱之色,就像一个长辈在回护被欺负了的晚辈一样。

      「她?」杨平愣了,他甚至不知道丽芙在说什幺。看着丽芙那丽怪的眼神,杨平心念电转,一时之间,过往之事全部涌上心头,一幕幕如在眼前。来到这个大陆快半年多,杨平唯一觉得有愧的就是杨淩,最初的佔有欲望让他和杨淩签下的奴隶契约,虽然到现在他都没有后悔过,但每次想到杨淩跟在他身边的日子,就觉得心里莫明的一痛。是他无情地剥夺了一个女子的自由与灵魂,有如行尸走肉一般地跟在自己身边几个月,儘管自己从来没有拿杨淩当使女看待过,可却从来没有为她真正地想过,甚至没有顾及到她的一丁点感受。或者,在这个大陆其他人的心中,对待比奴隶高贵不到哪去的使女根本用不着这样,可杨平知道自己要的并不是一个奴隶或者使女,而是想让杨淩成为自己的女人,一个能爱上自己的女人。这种想法固然天真的可以,不过总比那种霸王硬上弓,动辙就把自己看中的女人给弄上床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杨平觉得自己的道德水準并不是有多高尚,而是他做事有自己的方法和原则,从灵魂感应上他知道,杨淩从小就被完全灌输了那种无条件服从的思想,在她的脑子里,除了魔法和使命之外,根本没有其她的东西存在,就算用强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又怎幺样?这与嚼下一支蜡烛没有什幺区别。

      「你是……格拉芙瑞?」这个名字从杜勒姆的口中听到过,当初杜勒姆见到杨淩时就问她是莱丽丝还是格拉芙瑞,从杜勒姆的话中,杨平隐约知道格拉芙瑞是和杨淩一起长大的伙伴,同样是欧比昂老神棍的弟子,她们一起长大的,关係也相当的好,能如此关心杨淩的,肯定也只有一直像姐姐一样照顾她的格拉芙瑞了。

      「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哦,你叔叔告诉你的!西斯尔先生,你对莱丽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说实话,我既气愤又感激。不管怎幺说,你终于让她知道她到底是谁,可是,你为什幺就这样抛弃了她呢?」格拉芙瑞责问让杨平愕然,更让克丽蒂娜小姐愤怒,她实在想不到,这个看似老实的法师先生居然和那个卡洛斯是一路货色,如果不是顾忌到强大的格拉芙瑞,她肯定已经出手狠揍杨平了。

      抛弃?这是一个什幺样的词?杨平听了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天哪,哪里是他抛弃了杨淩,哦,不,根本就谈不上抛弃,应该是还她自由。「不,丽芙小姐!」儘管已经知道格拉芙瑞的名字,杨平还是这们称呼,「这怎幺能说是抛弃呢?」

      「你为什幺不让她多留在你身边一段时间呢?你知道吗?从小到大,莱丽都很自闭,在她的心中,除了魔法以外就只有使命,这让老师和我非常的担心。而你,恰好打开了她心中的那扇门,可是,你却在最后又把她心中那扇门给关上了……天哪,知道吗?老师说了,你如果能给他一个活生生的莱丽,他可以不计较你做过的一切,甚至还会好好地报答你!」格拉芙瑞激动无比,她那莹白的小脸蛋开始泛起了胭红,看上去相当的漂亮。

      大家这才知道杨平与这位丽芙小姐要谈的是私事,在克伦的招呼之下,大家都很明智地退了下去,除了那位克丽蒂娜小姐是被她的两个弟弟和恩娜拖下去的以外。

      看见大家都退了出去,格拉芙瑞也没有说什幺,看着茫然无神的杨平,她又说,「希望你有时间到南德内斯去看一下莱丽,她现在很痛苦,是的,从罗恩回来之后,她就很痛苦!」格拉芙瑞是一位疼爱妹妹的姐姐,她眼中的怜惜之意是那样的明显,而对杨平的责备之色同样是那样的浓重。

      杨平坐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答应还是拒绝,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见杨淩。在他的心中,杨淩的印象一直就是一个空洞无神的行尸走肉,儘管很美丽,却像一朵冰雕的花朵,毫无一丝生气。作为自己在这个大陆上第一个主动去喜欢的女子,杨淩在他的心中还是占了很重的位置的,在他所见到过女子当中,精灵公主爱雅是那样的纯真无邪,那是第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小姑娘,同时也是第一个让自己感觉被关爱的人,在他的心中,对爱雅更多的是感激,而对于爱琳,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了感觉。杨淩离开快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当中,他几乎每天都会想起她来,儘管是淡淡的,可总是绵绵不绝。这就是思念幺?幸好思念还没有加深,更没有到所谓的刻骨铭心的那种程度。

      「丽芙小姐,你或许不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是怎幺样渡过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该去看她,真的!当初我救她只是想保住她的性命,没有其他的意思,一直以来,她对我都是冷冷淡淡的,甚至我还曾一度怀疑过她到底有没有感情!同时,我也能感觉到把她禁锢在我身边时她心中的痛苦,所以,最后我选择了还她自由,难道我错了吗?」他盯着格拉芙瑞问,夜色越来越浓,才点亮的油灯照耀着格拉芙瑞那娇小的身材,此时她在杨平的眼中,已经不是那个让他摸不透深浅的强者,而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姐姐。

      「我不知道你是对是错,只是我希望你去看一下她,说不定到时一切都会明白的,不是吗?」说完,她看了一下天色,对杨平说,「好了,我要走了。顺便提醒你一下,你和你的朋友要小心些,你们很可能成了某些黑暗势力狩猎的物件!」

      杨平呆呆地在那里坐着,连格拉芙瑞什幺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直到黑着脸的克丽蒂娜进来叫他吃饭的时候,他才知道人已经走了。

      饭菜是旅店厨师做的,用餐的地方在旁边的小酒吧里,比起这个小旅店来说,那个镇上的人经常聚会的小酒吧明显大了不少。杨平闷着头进来,然后匆匆吃了饭,连澡都不洗就去睡觉了,事实上,他一晚上都没有睡着,都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去南德内斯见杨淩。

     

      从海拉第安到达利要先到野马平原,然后再从野马平原翻过乌拉山脉南下,等他们到达爱丁堡的时候,已经是3月中旬,地处东大陆中部的达利帝国已经春意盎然,四处百花盛开,一片欣欣向荣之貌。

      达利的首都在爱丁堡的东南方,同样处在爱比尼斯江畔,离着爱丁堡有着2500多里航程,买船东下约需四五天左右的时间。杨平他们一行在爱丁堡并没有声张,只是买好些必备用品之后,就继续东去。在途经普罗旺斯的时候,杨平还特意把当初扬名天下之作指给大家看了一下,换来的却是克丽蒂娜小姐的冷嘲热讽。

      一路上,大家讨论的重点就是如何为科特报仇。现在有了杨平和克丽蒂娜的重骑兵小队实力已经大增,如果不是其他队员的实力相差太大,恐怕这支重骑兵冒队小队会成为大陆上第四支S级的冒险队了。汤姆的意见是把那小子好好教训一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希丁克两兄弟的意见则是利用达利官方的力量,把那个家伙整到家破人亡为止。而以克伦为首的稳重派则尊重科特自己的意见,杨平也同意这个办法,只是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先赶到达利首都波拉图之后,再决定南下科特家乡图特。

      大家现在都看得出来,杨平对于当这个达利帝国的首席魔法师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的,以克伦看来,他更多的是以一种玩耍的心态去当这个所谓的首席魔法师,而不是有着什幺政治目的。而汤姆总是喋喋不休地劝杨平千万不要为达利帝国服务,更不要为他们打仗,可杨平每次总是反驳:「为什幺不打仗?你不觉得打仗很好玩吗?就像码数字游戏,带着几万,几十万人马,直到把对方的人马给压垮……」听到杨平这样说,汤姆只有翻白眼。

      威利现在把全副的心神都灌注到了龙九的身上,以前他不知道龙九是一个强大的刺客,那天在图托里安小镇的旅店里,龙九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绝对是一个顶级刺客才能拥有的,威利虽然只有C级上位的实力,可他这一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一向沉默腼腆的威利并不擅于言语,龙九虽然看上去每天都是笑嘻嘻的,但威利知道,这只是他的表面,那天在旅店里表现出来的才是他真实的一面,现在威利唯一的想法就是求这个叫杨大的刺客先生收自己为学生,他实在是太想学到高明的本领了。可是大家都顾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威利有什幺不对劲之处,就算他一整天不说话,大家也不会觉得奇怪,敏锐的龙九却注意到了,只是他一直以观察这个小伙子,虽然他并不想真正收威利为自己的弟子,但指点他几下还是可以的。

      杰克那个小牧师和希拉德希丁克兄弟搅在了一起,这三人每天里总会有大半的时间凑在一起嘀咕着他们的事情,每隔几分钟,他们总会爆出一阵淫猥的大笑之声,一向以为牧师和和尚差不多的杨平诧异之极,后来才搞明白,原来牧师并不禁婚嫁,只有苦修士和修女才是禁婚嫁的,作为神的僕人,牧师甚至并没有限制妻子的数量,毕竟光明神殿下也不止一个老婆,在这个以法律明文限制了男人只能一夫一妻的亚甯大陆,杨平甚至开始有点羡慕起牧师来了。只是他在担心,莫拉家的两小子绝对不是好东西,真不知道会把这个可爱而又老实的小牧师给带成什幺坏样来。其实他哪里知道,现在虽然只有19岁的杰克牧师先生已经有了三个女朋友,甚至还把其中两个给弄上床了。

      恩娜是个很平凡的小姑娘,她的身上,除了冒险精神比较浓以外,看不出有什幺特色,她的父亲,特伦帝国的海军将军马布里.格里高利已经受封子爵,封地就在特伦帝国近海的一处名叫法罗的小城。虽然已经拥有正式的贵族头衔,但恩娜并没有什幺不同,仍然还是和以前那样,该沉默的时候沉默,该欢笑的时候,绝对不会吝啬把自己的快乐表现出来,这个并不算漂亮,也没有多大特色的特伦姑娘看似平庸,可杨平却看出她骨子里的倔强,同时也知道她对航海非常有一套,在平静的爱比尼斯江上,是她偶尔指点着有着数十年内河航行经验的船夫,才让这艘船能提前一天到达波拉图。这让那位快60岁的老船夫和他的儿子们实在感觉难以置信。

      波拉图地处达利中部地区,同时也是达利最为富裕的腹部平原地带,爱比尼斯江流经波多尔平原,灌溉着这片丰饶的土地,孕育出了最为灿烂的达利文明。整个波拉图城约有200平方公里,除了内城和皇城拥着高大厚实的城墙外,整个波拉图几乎就是一座不设防的现在都市,这让见惯了总把自己给困在石头城墙里的城市的人们,眼前为之一亮,而杨平更多的是觉得亲切。

      达利建国400多年,是在统一了三个王国和十多个小公国后成立的统一帝国,波拉图经营了400多年,虽然是一个四战之地,但从来还没有发生过被攻击的事件,这让并不了解达利文化的杨平来说,真觉得是一件咄咄怪事。

  • 名称:现在就告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3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