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电影超清

      塞路亚城毗邻大陆第一大江圣水河畔,发源于大陆北部冰雪之原的圣水河长约13000公里,亚宁大陆西部的土地至少40%在她的流域範围之内,大陆西部的原生文明完全是靠这条圣水河孕育出来的,从古至今,圣水河的水就奔腾不息,大陆30%的人口靠这条河养活,她是大陆西部当之无愧的母亲河。

      塞路亚城区面积有85平方公里,水上贸易相当的发达,同时这也是连通罗恩南北的中转站,可惜杨平他们一行匆忙经过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进城去一看这个罗恩第二大城市的繁荣景象,从东门外经过的时候,只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断地从城门里进进出出,从大陆公路上运转而来的各种货物更是源源不断,远远望去,那无数驮载着货物的马车在大陆公路上组成了一道汹涌的洪流,若不是塞路亚够厚重,够博大,哪里容得下如此的冲击?

      塞路亚地处罗恩中部平原的要冲之地,扼守住了南下北上、东来西往的战略要点,可惜现在根本就没有人认识到,从外面望去,城墙上不过稀稀拉拉地站着少许的城卫军,高高的箭楼之上,除了罗恩的王旗甚至连一个军团的军旗都没有,看来这里根本就没有驻守的军团。杨平禁不住冷笑着说:「如此兵家必争之地居然弃而不置,真是一群白癡!」

      罗德里格斯现在坐在杨平的马车里,龙九与安比斯换到了新买的马车内。听到杨平这句莫明其妙的话,罗德里格斯忍不住问:「什幺兵家必争之地?」

      「哦,罗格,不得不说,你也是个死脑筋!」杨平摇了摇头,罗德里格斯丝毫不以杨平如此直接批评他而恼怒,「知道吗?罗格,如果在这座塞路亚城屯兵十万,再在周围营建五座左右的卫城,你想会有什幺样的后果?」

      罗恩的地图早在很多年前就清晰地印在了罗德里格斯的脑子里,他听了杨平的话后,就开始思考起来,越到后来,他越感觉到可怕,甚至连他的脸色都开始发青了,「里昂,不,我甚至开始怀疑你是不是魔鬼,天哪,这样可怕的方法你都能想像得出来?如此控制了塞路亚,整个罗恩就像被刺中了要害一般,后果将是极为可怕的!」

      罗德里格斯能如此快速地认识到这一点杨平还是相当的佩服,「在我们来的路上那座威斯堡城,再往西四百里的里约内斯城,再加上这座塞路亚,如果谁能控制了这三座城池,罗恩也基本算是完了!」对于罗恩的地图,杨平早看了不知道多少遍,附近的地形,他还是相当的清楚的。威斯堡处在中部平原的边缘,把南部丘陵和中部平原完全隔开,而且,大规模行军南下的话,必须得经过威斯堡,要不然就要绕道数千里走东部走廊,所以卡死了威斯堡就等于将罗恩中部和南部给断开了。里约内斯同样是修建在中部平原上的大城,西临海法、加内恩这样的大贵族封地,而海法南面是高山,加内恩北部又是原始森林,在他们的西边除了几个小行省外就是安因策王国,所以只要卡住了里约内斯,就等于把那两个大贵族给关在了宠子里。塞路亚基本处在中部平原的心脏地带,近可攻退可守,对另外两外要冲又形成辅翼之势,可惜的是,罗恩王国居然没有人认识到,塞路亚如此重要的地方居然都没有加驻一个完整建制的军团来防守,真不知道罗恩一旦内乱将会怎幺样。

      罗德里格斯的脸色先是死灰,既而又兴奋起来,「里昂,知道吗?你真是降临的天使,太可爱了,你的意见我会向国王陛下陈奏的,只要国王陛下採取了这个意见,那幺约肯家族再也不敢在罗恩嚣张横行了!」

      杨平摇头,人呐,就是不能被教坏了,没想到以前相对单纯的罗德里格斯脑子也进了水,此刻最先想到的居然是政治斗争,对于国家的内外战略形势全然不顾。这次的秘方事件杨平开始是非常的忧心的,他真怕一不小心把罗恩给搅得乱七八糟不可收拾,可后来又想,罗恩这幺大个王国,难道连个明智的人都没有吗?不可能连一份秘方引起的骚乱都控制不住吧?事实上走到了这里来,杨平又才重新担心起罗恩来,这个可怜的王国,还号称北方强国,真不知道强在哪里?

      塞路亚北上还是一马平川,奥修迪拉克位于罗恩中部平原的北部边缘,同样处在圣水河畔,只是圣水河流经奥修之后又拐了一个大弯才流向塞路亚,罗恩王国祖上原本打算在塞路亚与奥修之间开凿一条大运河的,可惜议案一直未能得到元老院的批准,所以未能付诸实行,从塞路亚到奥修无疑还是走陆路最近。600多里的平坦大道,每天走一两百里还是相当的轻鬆。

      过了塞路亚,就是罗恩的王都範围,在这500里的大範围内,都是罗恩中央军区的防御区。罗恩中央军区由三个军团组成,分别是第一军团,第三军团和第七军团,王都奥修迪拉克还驻扎有两个军团编制的王家禁卫军团,另外由386名魔法师组成的罗恩第一魔法军团也驻扎在奥修。中央军区由罗恩第一元帅奥本.加内恩.德克勒夫元帅统率,在整个罗恩王国亦或北方大地,加内恩侯爵德克勒夫元帅阁下无疑是当之无愧是第一名将,号称『罗恩之虎』,罗恩以外的国家更习惯称德克勒夫元帅阁下为『北方之虎』。当第六军团护送的罗德里格斯一行已经过了塞路亚的滚单到了德克勒夫元帅阁下手中的时候,他马上下令罗恩第七军团第三骑兵团去迎接。德克勒夫元帅对于罗德里格斯等人这一路经历的暗杀非常的清楚,几乎每起暗杀事件的报告他都详细地批阅过,若不是他对同样出身军人世家的德罗巴伯爵的信任,恐怕早就派出第七军团前去迎接。作为军人,德克勒夫元帅比谁都清楚超强的装备所带来的后果是什幺,如果有了这些可怕的装备,现年还只有47岁的德克勒夫元帅就还能带着罗恩的军队征战,甚至还有可能一统北方大地,所以,德克勒夫元帅无论如何都是不想看到罗德里格斯和他的秘方出意外。

      1月25号傍晚,由第六军团护送的罗德里格斯一行人驻扎在一处倚着一条河流的高地。简单地吃过晚饭后,罗德里格斯找到了正在看风景的杨平,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位一直与杨平不太对路的克丽蒂娜小姐居然也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地看着年青的禁咒法师,罗德里格斯看着克丽蒂娜那奇怪的眼神,他甚至开始怀疑克丽蒂娜会不会突然出手偷袭杨平呢?

      阴沉了很多天的天空在傍晚的时候终于露出了太阳的脸,可惜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太阳就沉到了天边下,现在只剩下天边那一抹红得像血液一般的晚霞。罗德里格斯在确认克丽蒂娜小姐没有杀意之后才随意地坐到了杨平的旁边,他指着这一片土地说,「这里是600年前的古战场。当年,克勒夫一世陛下带领他的军团向盘据于北方的领主发动了最后的统一战争。那时候,克勒夫一世陛下虽然已经统一了罗恩南部、东部和西部,但对于一直把持着北方的强大领主米罗迪安大公毫无办法,这场统一战争持续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最后一场大决战就是在这片土地上进行的,当时双方投入了30多万的兵力,经过四天不分昼夜地残酷绞杀之后,能够活着走出这块土地的人居然不足13万,而米罗迪安大公的人马更是从加入大战时的18万剩下不到5万人马。所以这块土地又被称之为『米罗迪安绞肉场』,在民众的传说中,这块土地掩埋着无数的古代英灵,他们都不愿意在这块土地上生存,担心惊扰了古代的英灵给他们带来灾难与病痛。」

      杨平开始还在静静地听着罗德里格斯讲这个故事,他的眼睛似乎也看到了当年惨烈的的战斗场面,可在莫明其妙的一阵心跳之后,他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罗德里格斯讲完之后,他才歎了口气说,「啊,真是块美丽而富饶的土地。在统一战之后,这里还发生过其他的战役吗?」

      「没有了!」罗德里格斯耸耸肩,「后来虽然也出现过一些势力不小的领主叛乱攻击王都奥修的事情,但都不知道为什幺,他们都没有选择这块土地作为战场,甚至在这块土地上,强盗都不会杀人!」看着杨平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罗德里格斯以为杨平也害怕起传说中的古代英灵来,拍了拍杨平那瘦俏的肩膀说,「里昂,你不会也感觉到害怕吧?这只是当地的风俗,你得知道,这只是风俗!」

      「不!」杨平突然跳了起来吼道,连远处的克丽蒂娜都吓了一跳,看着杨平开始泛红的眼睛,罗德里格斯心下顿时感觉到一阵不安,黑夜已经笼罩了大地,寒风虽然还在继续地吹着,但祥和而安宁的气氛却是整个军营里主流。「里昂,你怎幺了?」罗德里格斯想让杨平安静下来,杨平深吸了口气,儘量使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才说,「快,找到凯里乌斯侯爵和德罗巴伯爵!」

      「里昂,我得告诉我发生了什幺事!」罗德里格斯追在杨平的后面问,克丽蒂娜也跟了上来,她同样想知道什幺事情能让这位年青的禁咒法师如此不安。

      「罗格,罗格……」杨平儘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但他的气息非常的粗重,吐出来的字音都开始变得嘶哑,「我不得不问你一下,你听说过亡灵巫师幺?」

      亡灵巫师,一种邪恶而强大的存在,传说在大陆中已经消失了,他们是一种善于驱御亡灵战斗的邪恶法师,作为不死生物的亡灵,除了神圣系魔法外,其他任何攻击几乎都被忽视,在大陆五千年以前的传说中,亡灵法师是非常恐怖的存在,甚至是一种比魔鬼还要可怕的存在,可是后来在教廷不断地追杀之下,亡灵法师渐渐在大陆上消失,神魔大战后的两千年来,几乎再也没有听说过有亡灵法师的出现。

      罗德里格斯与克丽蒂娜显然愣了至少五秒才回想起什幺是亡灵巫师,看着已经走出数十米的杨平,罗德里格斯叫道,「里昂,不,里昂,我不得不说,你实在是太过虑了,不是吗?亡灵巫师,该死的,那是一种什幺东西,已经消失了几千年了。如果你说今天晚上会出现一条龙我还会相信,可要说出现亡灵巫师,哦,不,我想就算神明也不会相信!」

      杨平狠狠地咒駡了一句,「去你妈的神明!」继续朝中军大帐走去。

      克丽蒂娜追上罗德里格斯说,「我说,罗格,你的朋友是不是太紧张过度了?开玩笑,亡灵巫师,他以为他在看小说幺?」

      罗德里格斯无奈地对克丽蒂娜一笑,看着杨平走进了中军大帐,赶忙跑了上去。

      凯里乌斯侯爵与第六军团军团长德罗巴伯爵正在闲谈,见杨平气势凛人地沖了进来,凯里乌斯侯爵问,「里昂,哦,发生了什幺事情?可不要告诉我该死的刺客又来了!」

      前些日子他们每天都要经历数次乃至十数次的暗杀,简直已经达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好不容易平静了一天,他们实在不愿意再与那些卑鄙的暗杀者接触了,这会让人发疯的。

      「不,侯爵大人,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然后请德罗巴伯爵大人下令整个军团连夜赶路,离开这个『米罗迪安绞肉场』。」杨平冷着脸说,他的话才一落下,凯里乌斯侯爵与德罗巴伯爵甚至有种掉进冰窟之感,因为杨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心惊肉跳的害怕。

      「哦,里昂,什幺事情这幺紧急?」凯里乌斯侯爵与德罗巴伯爵面面相觑,他们现在实在想不到会发生什幺样的紧急情况。

      「该死的,你们总该听说过亡灵巫师吧?」杨平现在似乎也在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紧张过度了,但他刚才分明感觉到这一大块土地下埋葬着无数不甘心的灵魂,如果不是这些年来这块土地上再也没有发生大一点的战事,流淌过多的鲜血,恐怕这些不甘的灵魂早就开始肆虐,这片美丽而富饶的土地肯定也变成了一片死域。

      凯里乌斯侯爵与德罗巴伯爵同样也是一愣,直到罗德里格斯与克丽蒂娜进了中军大帐他们才回过神来,「哦,里昂,亡灵巫师,你确信吗?」凯里乌斯侯爵毕竟比较慎重,他必须得问清楚。

      克丽蒂娜哪里会放过这个嘲笑杨平的机会,「哦,父亲,我不得不说,西斯尔先生肯定是小说看得太多了,或许他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地放鬆一下!」说着还拿一种极度暧昧的眼神看了罗德里格斯一眼。

      「侯爵大人,小心没有过愈了的,不是吗?我们可以急行军一夜,明天再休息,这里真的不安全,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那些不甘的灵魂幺?」杨平死死地盯着凯里乌斯侯爵,他现在甚至有种想协迫他们答应的冲动。

      「哦,对不起,里昂,你看我只是一个剑士,不是魔法师,德罗巴军团长,我们是不是让随军的牧师来做一个安魂祈祷?」凯里乌斯侯爵显然并不想採纳杨平意见,但他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式。

      「是的,我想也应该这样!」德罗巴伯爵是个稳重的人,虽然他很想笑杨平太过于神经质,但他还是清楚自己不能得罪这位实力已经强大到非常可怕程度的禁咒法师先生。

      然而,传令兵还没有走出中军帐,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叫嚷声,「军团长阁下,牧师团团长吉米阁下求见!」德罗巴伯爵一愣,还没有吩咐让吉米牧师进来,就见一个白袍的神官神色惶急地沖了进来,「哦,天哪,军团长阁下,我们得快离开这里,我们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死亡气息的波动,天哪,该死的,很强大的死亡气息的波动!」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或许刚才他们可以笑杨平过于紧张,但现在从一位有着主教头衔的牧师口中说出来,他们绝对不敢再怀疑了。

      德罗巴伯爵下令军队连夜开拔,可杨平马上补充,要捨弃一切物资和辎重,轻装简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德罗巴伯爵看了凯里乌斯侯爵一眼,后者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同意了,就这样,整个第六军团近四万人刚驻扎下来不久,就马上又开始捨弃一切物品开始整队,然后进行一整夜的急行军。

      下面的士兵与军官谁都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开始还以为又有刺客来了,整好队后才发现连刺客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他们这才悟过来可能是临时训练。虽然第六军团所有的士兵都已经疲累之极,但他们还是遵照德罗巴伯爵的命令,一丝不苟地执行起来。

      四万人的行动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协调起来的,半个小时后,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在急行军的路上,而这时,就连罗德里格斯这位实力不高的剑士也感觉到了异乎寻常的死气波动。

      长青的灌木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枯萎,各种物资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腐蚀着,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灰色的雾气在不断地腐蚀着牧师加持的护盾,发出轻微的声。

      没有过多久,他们就感到地下似乎有什幺东西要破土而出,当他们都看到远处一个闪着幽绿光芒的骷髅头从泥土里冒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杨平的话变成了现实。凯里乌斯侯爵再镇定此时也露出了恐惧之色,连信仰坚定无比的大神官吉米也同样感到了恐惧,就算有牧师加持的护盾的保护,他们感觉到胯下的马匹也越来越恐惧,越来越虚弱。

      天哪,难道在相隔几千年后真的有亡灵巫师再现幺?

  • 名称:蜜桃成熟时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2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