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超清

      每年的三月,海拉第安的冒险者公会总部都会举办一场冒险者联合大会,会议的目的就是讨论今年大陆冒险界的行情和主要的目的地等问题,这场大会等于是冒险界的风向标。比如,去年冒险者联合大会的主题就是『寻找失落的龙岛』,已经上千年没有在大陆上出现过的龙族重新被人们记起,并掀起了一股寻找它们的热潮,冒险者公会的赞助者们甚至开出了100万金币的天价来寻找龙岛的线索,可是穷去年一年之功,都毫无建树。寻找龙岛这样危险的事情,至少要B级以上的冒险小队才能被获准参加,但凡没有达到等级的冒险小队想要参加这个活动是不能获得赞助的,所以,大多B级以下的冒险小队都会选择去其他的地方,比如阿拉斯坦的布兰登堡等。今年的联合大会定在3月3日召开,重骑兵冒险小队作为被邀请的嘉宾之一,却在3月1号就向东出发了,他们的目的地是达利。

      还没有真正体会到海拉第安风情的杨平一定都不觉得遗憾,他现在想的就是为科特报仇,这位憨厚诚实的战士先生经过他的治疗所有的伤势都已经复原,而且实力比以前更加的强大,隐约已经有突破白银级别的迹象。重新回复了信心和活力的科特眼里闪耀着感激和仇恨的光芒,当然,他的感激物件就是杨平,而他的仇恨则是那位害得他差点万劫不复的贵族公子。

      第一天他们边走边玩乐,只行了300多里,到达了一个叫图托里安的小镇。这个小镇有百多户人家,虽然离着首都海拉第安只有300多里,因为并不处在交通要道之上,所以并不算繁华,整个镇子只有一间旅店,而且看样子还是那种只有几间客房的小旅店。

      「该死的,千万不要告诉我已经有客人住下了!」汤姆在马背上狠狠地咒駡,他今天和他胯下的西河马较了一天的劲,这种出产自费米罗西部平原地区的高头大马野性十足,就汤姆这种并不以力气见长的盗贼要驯服它还真是一件难事,所以一整天下来,他简直比徒步走了600里路都还累。

      「哦,汤姆,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可不想你的梦想成真!」脸上总是挂着微笑的克伦同样与胯下的马较了大半天的劲,居然看不到一丝的疲累,仿佛像刚才郊游回来一般。

      杨平率先跳下马,走到店门外大喊道,「老闆,有客人来了!」

      这时,一个年青的小伙子从店里探出头来,看他的样子,似乎像个中学生,一见这幺多的陌生人,眼里闪过一丝怯然,脸色顿时红了,「哦,尊贵的客人,你们好!」

      杨平把马缰朝龙九一扔,对小伙子说,「是的,我们很好,快準备好你们的客房、晚饭、还有热水,我们要吃饭,要休息!」他边说边就往店里走,根本没有看到离旅店不远处还驻守着十多名衣甲光鲜的护卫。

      「对不起,尊贵的客人,我不得不向你说,我们的旅店已经没有空的房间了!」小伙子的声音怯怯的,明显中气不足,甚至他都不敢正对着杨平说。

      「什幺?」杨平可不想让汤姆的话变成真的,「你是在开玩笑,对吗?」

      小伙子还没有回答,那边已经过来三个护卫,习习的晚风吹起了他们白色的披风,看着披风上那鲜红的龙盾徽章,重骑兵小队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除了单线条的克丽蒂娜小姐和神经比钢丝还硬的龙九外。龙盾徽章是欧比昂王家的家徽,同时也是欧比昂国家的象徵,现在大陆上几乎人人都知道杨平与欧比昂的恩怨,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对冤家居然会在这幺一个小镇上遇到。该死的,看到还没有休息就要有一场恶战了。

      「你好,法师先生!」护卫头领彬彬有礼地对杨平微微鞠了一躬,他的脸上挂着矜持的微笑,漂亮的小鬍子微微地上扬了起来,看得杨平有一种想狠狠地揍他一拳的冲动。「这间旅店已经被我们包了下来,我想,你得换个地方住宿。这里的居民很好客,我想他们很乐意让出自己的房间给你们住一晚的!」

      护卫头领的话说得非常有理,杨平可以没仗势与人抢房间的意思,他大大咧咧地耸了耸肩,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一年,他已经把这个动作学到了十足十。「这是一个好主意,不过,我想你们不介意我们在店里用餐吧,赶了一天的路,我们也很饿了!」

      「这是你们的权利,光明神也不会阻止的!」护卫头领夸张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他似乎很想让人知道他是一种贵族,真正的贵族。

      重骑兵小队的成员们愕然地看着杨平,他们可实在不知道这位脾气一向并不好的禁咒法师先生居然会和自己的仇人如此友好地说话,在他们的意想当中,杨平绝对是一个见面就开打的狠角色。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杨平根本就不知道欧比昂王家的徽章是什幺,只知道这些家伙是一个贵族的护卫而矣。

      「去你妈的光明神……是的,光明神会讚扬你的慷慨!」杨平的前一句话骂得极轻,也不知道那位护卫头领听到没有,后一句话却是贵族对白中极有特色的那种不着边际的讚歎语,这种话一说出来,通常表达的意思就是:我们的谈话对此结束!

      杨平离旅店的大门只有三步远,他看着自己的朋友们还杵在马上,顺口喊了一声,「吃饭去了,该死的,一会儿还得去找住的地方!」然后就率先一头钻进了旅店。

      从外面都看得出来,旅店的规模相当的小,大厅不会超过20平方米,最多只能摆下三到四张桌子和一个吧台,大家都在猜杨平进去后里面会发生什幺样的情形时,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像见鬼了一样尖叫着从店里沖了出来,然后就是四名女护卫。

      所有的护卫都条件反射性地围了过来,把这个白色的身影给围在了中间,而杨平这时才从店里走出来,看得出来,他的脸上挂着愕然的神色。他当然也没有想到正在店里吃东西的人居然就是欧比昂那位白癡加混蛋的雪米莉公主殿下,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都是先一愣,然后就见那位公主殿下像见鬼了一样尖叫起来,丢下餐具就朝外沖,她的表现让杨平感到很意外,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想法。

      「法师先生,我现在有权怀疑你是一个刺客,如果你不想被杀死,你可以选择束手就擒,我们会给你绝对公正的待遇!」护卫头领拔出了他的骑士剑,剑上闪耀着乳白色的斗气,看得出来,他也是一位了不起的骑士。

      杨平哦了一声,然后打量了一眼那个吓得一瑟瑟发抖的雪米莉公主,看来她对自己的印象非常的深刻,要不然也不会在过了这幺久之后见到自己还会吓得如此之惨。

      「巴克,杀了他,他是魔鬼,是魔鬼!」雪米莉公主歇斯底里里吼着,她的眼神开始涣散,隐约透出疯狂之意,脸颊在清冷的晚风中变得通红,像那种病入膏肓的病人。

      巴克的脸上变得慎重起来,他手中的骑士剑上迸射出的光芒越发的纯净,一句短暂的咒语之后,十字盾已经被加持到身上。而另外11名护卫已经排出半月形的护卫圈,与重骑兵小队形成对峙之势。克丽蒂娜从马背上跳下来,对杨平吼道,「里昂,你得告诉我,你是不是调戏人家小姑娘了?天哪,你这个色鬼,难道你在海拉第安还没有玩够吗?」这句如此下流的话从克丽蒂娜的嘴中说出来,差点让大家的眼珠子都掉了下来,除了她的两个弟弟,谁都难以想像这是从罗恩王国三大家族之一的莫拉家族的千金口中说出来的。

      「什幺?」杨平失声惊呼,他很想质问克丽蒂娜,难道自己的脸上就写着『色鬼』两个字吗?难道自己的身上就刻着『欲求未满』吗?天哪,该死的女人,还是一个真正的贵族,说话比流氓还难听。

      「哦,是的,肯定是这样的,你简直就是贵族的耻辱!」克丽蒂娜红着脸吼道,看得出来,她可是真的生气了。

      巴克骑士先生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看来他似乎选择了相信克丽蒂娜小姐的话,因为他同样在克丽蒂娜小姐的骑士劲装袖口处看到了罗恩莫拉家族的家徽,作为一个真正的贵族,绝对不会含血喷人的,所以眼前这位相貌猥琐的法师肯定是想调戏高贵的欧比昂公主殿下,他的行为会受到所有人的不耻,神会抛弃他的灵魂,死后被会打下无尽地狱的。巴克骑士挥舞着手里的重骑士剑狠狠地朝杨平劈了下去,克丽蒂娜一声惊呼,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位看位极有风度的骑士先生怎幺会突然下手。

      「砰」的一声,只听见一声惨叫,却不是杨平被劈成了两片,而是巴克骑士被杨平的拳头击中了腹部,痛苦的巴克先生捂着肚子像虾米一般弓下了身,手中虽然还紧握着骑士剑,但显然已经再没有力气劈出去了,紫黑色的脸颊上不断滚下的豆大地汗珠让大家都知道这位骑士先生至少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克丽蒂娜捂着嘴,她想惊叫,甚至想质问,偷袭是一件可耻的行为,是绝对不容许在贵族的决斗间存在的,可她同时又庆倖杨平没有被巴克的骑士剑给劈到,看着安然无恙的杨平,她刚才提起来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去,就是因为她的冲动,差点让这位脆弱的法师先生被这位强大的初级天空骑士给劈死,要知道在法师与参士的近战中,法师基本是没有反抗之力的。现在她的心里流淌着一道热流,甚至有一种想上去抱着杨平大哭一番的冲动。

      杨平抚摸着自己的拳头,看着痛苦的巴克说,「巴克先生,不得不说你的皮很厚!」除了克丽蒂娜之外,大家都在惊骇于杨平区区一个法师居然一拳就打破了一个初级天空骑士的十字盾,如此恐怖的物理攻击力就连初级剑圣都不可能拥有,这种现象绝对是违背常理的,那幺杨平肯定就是用了什幺厉害的瞬发魔导器,可是在场的人都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雏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魔法波动。S级刺客龙九先生的眼瞳甚至罕见地收缩了起来,并透露出几分恐惧来。

      欧比昂与阿拉斯坦的战争在罗德里格斯于新年夜公布出那份秘方后,于大陆曆5076年1月3日就停止了。历时数月的欧阿战争致使双方伤亡数万军队和数十万百姓受灾,两线作战的阿拉斯坦损失相当的惨重,他们奋起全国的力量抵抗,最后还是把欧比昂的军队给堵在巴蒙要塞之外,没让他们再踏上阿拉斯坦的领土一步。作为欧比昂方面名义上的统帅,雪米莉公主殿下于战后卸甲覆命,便前往海拉第安联合学院读书。四天前,寂寞难耐的公主殿下带着她的护卫跑到费米罗东部一处山林打猎舒缓心情,今天正是赶回学院的路上,只没有想到遇上了这位她命中的剋星。

      「公主殿下,你好!」杨平微微行了个抚胸礼,这是一种平等的双方相见的礼仪,雪米莉公主想往后退缩,可她的后面已经没有了退路,「你,你这个魔鬼,你要干什幺?丽芙,丽芙,你在哪!」这种接近到次声波的尖叫声让大家的耳膜饱受折磨,汤姆甚至捂起了耳朵。

      「殿下,丽芙小姐去给你找香草了!」一个女侍卫怯生地说,看得出来,她也同样的惧怕杨平。

      「公主殿下,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赶快从我的面前消失,在我的杀意还没有起来之间,我也不介意你这个渣滓多活一段时间!」杨平的声音渐渐冰冷了起来,那些并不笨的护卫显然已经猜出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魔法师是谁了,整个大陆上,能让欧比昂公主如此畏惧的人只有传说中最年青的禁咒法师莱昂纳多.明.西斯尔,他的威名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欧比昂的臣民因为公主殿下与他为敌而深深地为自己的国家忧虑过,不过,幸好这位禁咒法师胸怀宽广,似乎并不太计较雪米莉公主殿下的过失,并没有跑到南德内斯来大放禁咒。

      雪米莉公主那漂亮的小脸蛋已经变形,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恐惧。在多少次的梦中,她都梦到自己的小命被杨平捏在手中,就像一个玻璃娃娃一样,只要杨平的手一松,她那如花的生命就会被摔得粉碎。每一次梦境中积累下来的恐惧已经佔据了她的整个身心,只要一被引发,她无疑就会崩溃。

      「马,马,我的马!」雪米莉公主已经完全失去了她的风度与尊严,像一个被吓破了胆的可怜虫一样开始逃命,而她的护卫们同样不敢为了自己的责任与尊严向这位禁咒法师提出挑战,手忙足乱地护着他们的公主逃命。而巴克骑士得知一拳打得他失去战斗力的法师先生居然就是那位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先生,吓得差点一股屁瘫在地上,在所有的护卫都上马后,他几乎是吊在马鞍上跟着大家飞奔离去。

      杨平的眼神还是冷冷的,让略有些温暖的春风都变得森寒浸骨,他刚才真的的想杀掉雪米莉公主,这位公主殿下绝对是所有贵族中最极品的败类,骄傲、蛮横、自私、贪婪……贵族所有的恶行都在她身上得到了体现。如果说杨平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怪物,那幺雪米莉公主绝对是一个一千年才会出现一个的绝世败类,只可惜她不是男的,要不然她的祸害会更大,甚至波及整个大陆。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毫无顾忌的引发两国战争,她的丑恶恐怕只有阿拉斯坦的百姓体会最为深刻,作为了一旁观者,杨平只是了解够深,而不能体会足够,想杀她,完全是因为这是一个十足的恶棍,一个真正的垃圾!她如果不死,会有更多的人因她而死!

      「你……为什幺要杀她?」被杨平那冰冷的眼神给压抑着难以正常呼吸的克丽蒂娜仍然对这场变故不明所以然,她试图走近浑身冒着寒气的杨平,可惜被杨平身上那莫明的气势给阻在了五步之外。

      「我为什幺不能杀他?」杨平冷冷地回答,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进店里,对着躲在吧台后的小伙子喊道,「酒、菜,快给我端上来!」吓得浑身酸软的小伙子哪里敢不答应,像中箭的兔子一般从吧台后跳了出来,蹿进了厨房。

      重骑兵冒险队的成员们陆续走了进来,克伦在杨平的对面坐了下来,「里昂,你作得很对,如果你在这里杀了她,会引出一场天大的外交风波,甚至费米罗也会通缉你!」

      杨平没有说话。

      「是的,老师,你不是说……嗯,小事情忍不住就会毁坏大阴谋吗?」希丁克像兄弟般亲热地拍着杨平的肩膀,俨然一副老大安慰小弟的样子。

      杨平仍然没有说话。

      「老爷,我不得不说,这次你的确作得非常的正确!」龙九的话让杨平侧目,「有时候杀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如果杀掉一个人会带来更多的人死亡,那又何必杀人呢?相信有一天她会受到惩罚的!」龙九明显没有把话里的意思说尽,杨平的眼里也尽是思索之光。

      「你们在说什幺?」克丽蒂娜小姐愣愣地问,这位昨天才把追求她的卡洛斯先生打得半死的骑士小姐居然还没有看出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看来她的脑筋真的是单线条的,只适合打架。

      杨平没有说话,不是他不说,而是他感觉到有人来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强者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旅店而来!

  • 名称:苍井空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2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