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体超清

      亚甯大陆的新年一般从12月25日就开始了,传说中大地之神在这一天感觉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将要出世,就安静地开始等待着光明神殿下的降临,直到七天之后的1月1日,光明神殿下才真正降临到这个世上。为了纪念大地之神的功绩,在12月25日这天,大陆上所有的孩子都必须得向自己的母亲致敬,感谢她给予了自己生命。在新年到来的这七天之中,所有的人家禁止杀生,国家停止处理罪犯,敌国之间罢息战争,不得让任何血腥和暴力在平安日内出现,要不然就是对神明的不敬。

      从12月25号开始,杨平终于见识到了亚宁大陆上过新年这一套繁琐的宗教礼仪,若非他并不是波纳尔的人,恐怕生生得被那一套一套的礼节给折腾得趴下去,比之于古代中国人祭天地祭祖宗都不遑多让,反而更加琐碎。

      12月31号晚,每个贵族世家都会举行迎新年晚会,不论贵贱与贫穷,在这个晚会上,所有贵族世家的子孙都可以参加,并且可以不用叙官叙爵。罗莱塔先生为了这场晚会早在半个月前就在开始着手张罗,波纳尔家族扎根安切洛第300多年了,嫡庶子孙也不知道有几千人,一般来说,能来参加这个晚会的都是有点地位与身份的,那些既穷且贱的波纳尔家族后裔们肯定不可能跑来看这些贵族老爷们的臭脸,虽然在礼仪道德上规範新年夜晚会不分贵贱与贫穷,可事实上人们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作为罗德里格斯的特邀嘉宾,杨平领着杨淩盛装出席了这场本属于波纳尔家族的私家晚会,事实上,来参加这场晚会的并不仅仅只有波纳尔家族的子孙,诸如霍利斯主教先生,瑞根男爵与安切洛第防卫官英格莱布伯爵大人也同样来参加了,他们不是本地人,因为有职务在身又不能离开任职地,一般当地的大贵族都会在新年夜邀请他们参加自己的私家晚会,这是出于尊重与礼节需要。

      晚会是在城西罗莱塔先生私人庄园内举行的,这个庄园比罗德里格斯家的大了不止三倍,甚至连宴会厅都大上了四倍有余,一两百人在里面游走,一丁点也不显得拥挤。今天的迎宾是罗莱塔伯爵先生的大儿子道格拉斯,这位快40岁的中年贵族对每位来客都温和地问好,那一直保持着的微笑让每个人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的眼神很专注,在他的面前,每个人都会觉得他的微笑,他的一举一动完全是因为自己而发的,这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陪着客人聊天的是尤达利斯,这位33岁的贵族先生虽然素以冲动和暴躁闻名于安切洛第,但他同样具有良好的修养,毕业于大陆联合学院的尤达利斯还有着让所有贵妇人都为之迷醉的容貌与气质,甚至有贵妇们背后说他简直就是大家的梦中情人。罗德曼先生负责布置整个晚会的场景和糕点酒水供应,对于这一套他非常的在行,每年几乎都是他在做着的,儘管来的客人相当的多,他还是能游刃有余地抽空与对他有意思的贵妇们聊天。

      杨平从大门外下车一直到休息间坐下,他对罗莱塔先生的三位公子已经有了具体的印象。罗德曼且不说了,那位道格拉斯先生非常的深沉,深沉到不用心电感知术就根本看不透他的程度,这是一个既了不起又危险的人,杨平心里给道格拉斯下了个定论。尤达利斯先生身上隐然透出一股子傲气,这股子傲气让男人们非常的不喜欢,反倒是那些贵妇人趋之若鹜,他就像一只骄傲的蝴蝶徜徉在百花丛中一般,眼神中几乎全是睥睨之色,他是一个轻浮的家伙,但是本事相当不错,至少拥有白银中阶的实力,事实上从大陆联合学院毕业的学生,没有一个实力差的。

      杨平端着一杯正宗的特伦西亚红葡萄酒似乎在专注地欣赏着墙上的名画,事实上只有杨淩知道这家伙根本就不懂艺术,完全是在那里发愣。

      一个衣着相当得体的中年贵族走过来,极具风度地对杨平一笑说:「不得不说伯爵大人家里的收藏品非常的丰富,就凭这一幅加利弗拉一世时期的名画来说,现存的就已经非常稀少,像出自普拉索大师笔下的珍品几乎绝迹了。哦,看呐,这幅画就是普拉索大师平生最得意的作品之一……」这位元贵族像在吟咏诗词一般解说着画中的意境,杨平像在听天书一般,带着三分白癡七分茫然相。

      那位贵族似乎觉得杨平半天没有反应,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在发愣的杨平问:「哦,不好意思,你看我太失礼了,尊敬的先生,我叫弗拉德,还没有请教怎幺称呼?」

      「呃……莱昂纳多,很高兴认识你,弗拉德先生,看得出来,你是位了不起的鑒赏家!」杨平似乎带着讽刺意味地说。

      弗拉德先生并没有听出来,他脸上泛起了红光,「是的,非常荣幸认识你,莱昂纳多先生,看得出来,你是位非常爱好艺术的绅士,我的家里有许多了不起的藏品,相信你看了之后一定会非常震撼的!哦,天呐,美丽的女士,请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弗拉德就要对杨淩行标準的贵族吻手礼,可杨淩像一座冰雕一般不为所动,她的眼神是空洞的,似乎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看在眼内。弗拉德见杨淩不搭理他,弄得非常的尴尬,连同房的其他贵族们都开始侧目议论,杨平看了杨淩一眼,怒火顿生,他想通过灵魂联繫向杨淩下命令,但他同时又觉得没有必要让这些贵族老爷们对他的奴隶生出非份之想来,弗拉德先生表演了这幺久,自然是为了想引起杨淩的注意,他还没有白癡到看不出来的程度,所以温和地对弗拉德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弗拉德先生,她是我在费米罗帝国买来的使女,这些天来我还没有教她礼节,失礼之处还请你原谅!」

      本来已经有很多贵族注意到了杨淩的美貌,而杨淩那冰冷的面容和空洞的眼神让他们都止住了想进一步认识的欲望,而弗拉德先生做了他们都想做的事情之后,终于落得一个大家意料之中的尴尬。

      弗拉德耸耸肩说:「哦,天哪,你是多幺的幸运呀,如此美丽的使女,简易就像天使降临一样……」看来弗拉德先生是属于感性一类的,总爱用抒情的言辞表达自己的感情,这多少让杨平感觉有些怪异。

      这时,一直坐在沙发上品酒的一位中年贵族出声问道:「这位先生,你的使女出售吗?我出一万个金币!」在亚宁大陆上,使女的地位比之于奴隶高不到哪去,同样都是主人的私人物品,只要价格合适完全可以出售,根本无需要承担法律或者道德上的责任,不论是贵族还是平民,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威登男爵大人,天哪,你这是对这位女士的亵渎,是对世间所有美丽事物的亵渎!」弗拉德大声抗议了起来,而其他贵族似乎都了解弗拉德的个性一般,完全对他的抗议充耳不闻,只是拿眼睛盯着杨平,如果杨平肯鬆口出售这位美丽的使女,那幺他们完全可以出更高的价格来竞拍,当然,在不得罪威登男爵的前提下.

      「一万金币?」杨平刚才被杨淩激发出来的怒火完全转移到了威登男爵身上,「威登男爵大人,你认为一万金币很多吗?」

      一万金币的确不少了,奴隶市场上,最好的使女绝对不会超过500个金币,这位威登男爵看来是属于有财有势的那一类,要不然也不会张口就出到一万金币的高价。

      「那你要多少?」威登男爵冷眼打量着杨平,他看不到杨平有什幺了不起的,所以眼神里多少透露出了几分不屑来。

      「男爵大人,你知道我是多少钱买进来的吗?」杨平盯着威登男爵,让那位男爵大人直接就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100万魔晶币,懂吗?我的使女是位魔法师,男爵大人,你如果出得起100万魔晶币,我可以卖给你!」

      几乎所有人都暴出了一声『天呐,我的神呐!』的惊歎,包括弗拉德先生。100万魔晶币是多少?是1000万金币,是安切洛第两年半的全部财政收入,是波纳尔家族财产总和,这个大陆上能随便出得起100万魔晶币的人绝对不会太多,这位威登男爵大人至少不可能是其中的一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杨平绝对不是一个宽厚的人,对于仗着自己有钱就以为无所不能的家伙,最好的羞辱方式就是用更多的钱把他砸趴下。

      威登男爵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他重重地把酒杯朝面前的桌上一放,站起来说:「该死的,告诉我,你是谁?相信你会为得罪尊贵的路易士.威登.庞巴迪男爵大人后悔万分的!」

      罗莱塔先生的妻子就是罗恩王国军务次长威登侯爵斯皮尔森.威登.庞巴迪先生的亲妹妹,而这位路易士.威登.庞巴迪正是威登侯爵大人的小儿子,他是奉了国王陛下的命令和威登侯爵密令长期驻守于安切洛第的军需监察官,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在安切洛第,罗莱塔先生,瑞根男爵再加上这位路易士先生,就是三大实权派人物,谁都得罪不起。

      「是吗?男爵大人,如果你出不起钱,那幺就不要拿你的家族来压人,当然,如果你的本事仅限于此的话又另当别论!」杨平不屑地说,他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放下杯子就要走出这间骯髒的休息室。

      「站住,你这个该死的下等人,我,尊贵的威登男爵,正式向你提出挑战!」说着,拔出腰间的礼仪佩剑,掷到了杨平的面前。

      杨平突然笑了,而所有的人似乎都在为杨平惋惜。路易士是位了不起的高手,他同样毕业于大陆联合学院,实力比之于那位尤达利斯先生还要高,在整个安切洛第,尤达利斯是所有年青贵族的头领,也是惹祸的头,他的本领足以把整个安切洛第踩在脚下,而他唯一怕的人就是他的表哥,这位40岁左右的威登男爵大人,安切洛第的贵族都知道威登男爵的本领甚至比安切洛第的防卫官英格莱布伯爵还要高强,所以大家都对他特别的忌惮。

      按照大陆礼仪,只要接受挑战就捡起对方的佩剑奉送回去,可杨平不懂,他只是看着威登在笑,一种轻蔑的笑。这种缺乏贵族风度的表现是要受到所有人的诟病的,如果杨平再不捡起威登男爵的佩剑奉送回去,那幺刚才有理的他现在也会变成无理,甚至成为所有人唾駡的对象。

      恰好,去拜会了长辈的罗德里格斯回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很不解地问:「这是怎幺回事?」

      「罗格,这位威登男爵大人要向我挑战!」杨平无奈地说,罗德里格斯一惊,看着地上的佩剑忙道,「里昂,如果你接受挑战就把佩剑捡起来还给男爵大人,这是贵族的基本礼仪!」所有人都听到了罗德里格斯的话,谁都不信杨平会不懂贵族的基本礼仪,大家都以为他是在故意侮辱威登男爵,包括那位弗拉德先生。

      杨平慢吞吞地捡起那把礼仪佩剑扔给威登男爵说:「好吧,我,莱昂纳多.明.西斯尔接受你的挑战!」说着,对着罗德里格斯促狭地一笑,就携着杨淩出去了。

      杨平报出的名字像一个闷雷在休息室内炸响,所有的人都被炸懵了,直到带着微妙笑意的罗德里格斯从房间内退出去的时候,回过神来的弗拉德先生叫道:「哦,我的神呐,他就是那位最年青的禁咒法师?西斯尔家族的新一代希望之星?天哪,我居然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人物,这是多幺的幸运呀……」

      很多人都报着他这样的想法,甚至现在才有人回忆起刚才杨平说过的一句话,他的使女是位魔法师,想想吧,大陆上或许只有西斯尔家族的子孙才花得起100万魔晶币买一个魔法师来当使女,也只有西斯尔家族才敢!或许刚才没有人相信杨平的话,但现在再没有人怀疑。如果不是介于威登男爵大人的权势,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兴奋得尖叫起来,现在就算他们压抑着自己,但都以最快的速度退出了房间,然后去瞻仰那位最年青的禁咒法师的风采,弗拉德先生跑得最快,所有的人都随后跑了出去,贵族风度都全部抛弃了。

      威登男爵一脸的死灰,他的眼神因绝望而空洞,甚至他现在已经在想自己在决斗中是怎幺被这位最年青的禁咒法师给杀死的,是地刺?还是山崩地裂?传说中这位禁咒法师更擅长威力最大的雷电系魔法……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晚会宣布正式开始的时候,罗莱塔先生才知道今天的晚会上居然来了个大人物,传说中最年青的禁咒法师,西斯尔家族的嫡系子孙莱昂纳多先生。他丢下了所有的安排与应酬,找到了正在人群中苦恼不矣的杨平,然后对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表达了他最诚挚的敬意。

      看到这位安切洛第伯爵时,杨平才知道他比自己想像中更老,眼神还极为坚定。杨平对这个老头的第一印象就是颇具风度,但眼神告诉他这个老头很执着,非常的执着。

      他们之间聊得非常的愉快,至少在罗莱塔先生看来是这样的。直到僕人来把罗莱塔先生给请下去之后,一切才改变。

      罗莱塔先生再出现在杨平的面前时,他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什幺东西,杨平看了半天没有明白。首先,罗莱塔先生代表他的侄子向尊贵的西斯尔先生道歉,然后再请莱昂纳多原谅威登男爵大人,杨平不置可否,他只是说:「伯爵大人,我是按照贵族的礼仪接受威登男爵的挑战,在神的见证下!」

      在罗莱塔先生做出一副极力争取偏偏只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场面话后,杨平终于知道这位罗莱塔先生与威登男爵不对路,至少面和心不和,甚至在罗莱塔先生的心里,他似乎非常的希望杨平接受威登男爵的挑战,然后给那位骄傲的男爵大人一个极大的难堪。

      不管怎幺说,这一切并不能如罗莱塔先生所愿。因为这个晚会的主角注定不是杨平,也不会是威登男爵,更不会是主人安切洛第伯爵,主角将是我们的罗德里格斯先生,未来的安切洛第伯爵大人。

  • 名称:超体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