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奸超清

      从安切洛第到王都奥修迪拉克有着两千多里的路程,如果轻装简行,大约也就七八天的样子,现在有大队人马扈从,要想七八天走完两千多时的路程,简直不可能。

      第一天傍晚,他们在离安切洛第一百多里外的小镇上宿营。驻扎下来之后,杨平把罗德里格斯叫到自己的房里说了大约三个小时才放他去休息。从杨平的房里出来后,疲累的罗德里格斯见克丽蒂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便忍不住问:「莫拉小姐还没有休息?」

      「我在欣赏帕拉小镇的夜色呢,安切洛第子爵阁下,你不也没有休息吗?」看着克丽蒂娜那值得玩味的眼神,罗德里格斯就猜到这丫头在想什幺,苦笑了一下,礼貌地道了声晚安就回房了。

      罗德里格斯走后,杨平把龙九给叫了过来,他拿着那块龙三给他的权杖轻轻地抚摸着,看着那条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杨平歎了口气说,「阿大,把你们的人手调点过来吧,我们不能这样空手去罗恩王都!」

      龙九显然没有料到杨平会提出这个要求,他不是一个爱刨根问底的人,低头应道:「是的,老爷,我会遵从你的吩咐。在罗恩我们能调动的人手并不多,只有五十多人,如果老爷需要,我马上让费米罗调派人手过来!」

      「五十多人?够了,我的身边只有你和安比斯,很多时候办事都不方便,我先声明一点,既然大家都听我的号令,那幺就不要玩什幺花花肠子,我不想对你们施展什幺手段!」以前杨平威胁人的时候,总是色厉内茬,更多的是故意恐吓,现在却是一股莫明的威势自然而生,让人有一种不得不俯首听命之感。

      龙九赶忙答应了下来,杨平摸着那块权杖想了一下之后,就让龙九退下去把安比斯叫来。安比斯白天在车上睡足了觉,一住到旅店就开始研究他的炼金术,龙九去叫他的时候,惹得这个老头子差点发火,要不是说杨平有事找他,这老头铁定会给龙九一点教训。

      「亲爱的老闆,你找我?」安比斯急匆匆地跑到杨平的房间,看着还在发愣的杨平问。

      「是的,安比斯。一直以来,我都有个问题想问你!」

      「哦,老闆你请说,我能够解答的话是我的荣幸!」安比斯笑道。

      「我想知道这个大陆上还有多少炼金术士!」

      「不多!」安比斯没想到杨平会问这个问题,沉吟了一下答道,「高级点的炼金术士不会超过十个,一般的顶多五六十个吧,最普遍的也不会超过两百个!」安比斯曾经在大陆上流浪了几十年,对于这一点他还是比较清楚的。

      杨平点了点头说,「看来炼金术士也成了珍稀动物,大陆上像你这样的炼金术士有几个?」

      安比斯得意地笑道,「嘿嘿,除了我,顶多还有那幺一两个,水準也不见得会比我高!」

      「能把他们都找来吗?」

      「啊?」安比斯顿时有点懵了,他不明白杨平要这幺多炼金术士干什幺。

      「嗯?」杨平扫视了安比斯一眼,这个小老头顿时打了个哆嗦,忙答道,「老闆,找来是可以的,只是看你有没有足够的条件留下他们了!」安比斯的脸已经苦了下来,他可不想再来几个人和他抢饭碗,杨平手里的好东西还多着呢,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供他专门研究的物品,怎幺容得别人来染指?

      「都找来吧,我有大用!」说完之后,看着安比斯一脸的苦相,又道,「我看你最好自己製作一辆专用的马车,作为移动实验室,你平常用的东西都可以放到里面,要不然每次要用到都跑去买多麻烦?」

      「老闆,我也想,可是这不可能的!」安比斯这次真的是苦不堪言地叫了起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不能随时携带炼金术用品与材料的痛苦了,可这个问题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为什幺?」杨平奇怪地问,在他看来,那些了不起的炼金术士都有一辆像城堡一样的马车,里面什幺都有。

      「因为空间魔法的遗失,根本就造不出太大容量的马车来,就算造出来也装不了多少东西,那能有什幺用处呢?」

      「哦……」杨平长长地歎了一声,思索了良久才说,「我以前在我老师的书本上看到一上结魔法阵,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空间魔法阵?」安比斯的眼睛睁得像铜铃,差点扑上去抓住杨平让他快点说出来。

      「好像是!」杨平想了想那几种魔法阵,发现自己还记得,就拿起桌上的纸笔开始画了起来。这种技术在两千多年前根本不算什幺了不得的本事,很多魔法师为了给自己建造一辆适合自己出行的马车,都专门加持了空间魔法阵,这样一辆马车里面既可以当休息室,又可以当实验室,还有其他的备用仓库,这样可是一举多得。只是这种加持了空间魔法阵的马车造价极其昂贵,也不是一般的魔法师能用得起的,从岛上发掘出来的魔法笔记上来看,很多魔法师都记下了这几个实用的空间魔法阵,杨平到现在也还记得。

      花了半个小时把魔法阵画出来后,安比斯完全呆了。实际上他早就呆了,看着杨平把失传了两千年的空间魔法阵给画了出来,以安比斯的见识来看,这四个魔法阵绝对是正确的,这时的安比斯简直有种想抱住杨平狠狠地亲上几口的冲动。

      「不知道对不对!」杨平放下笔,他很久没有用过笔了,这一画下来手都有些生疏,而且那些魔法符号他也不太熟悉,画起来更费劲。

      「对,对,对,太对了,老闆,啊,神呐,我简直无法形容你对炼金术作的贡献,凭着这几个魔法阵,我完全可以造出两千多年前的魔法马车,啊,这是一件多幺伟大的成就呀,居然让我安比斯把它重现世间……」阻止了安比斯要谟拜的冲动,杨平问,「这样的马车需要些什幺材料,造出一辆需要多久的时间!」

      「老闆,你不要急,我还得回去把设计图给弄出来,然后再把材料的价格给算出来,嗯,你给我两天时间,好吗?」其实他比杨平更急,这种工作绝对不是一天两可以做出来的,他居然狠下心两天之内把设计图给拿出来,简直就是拼了老命在干了。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克丽蒂娜看杨平的眼神居然带着那幺几分鄙夷,杨平不理解这丫头为什幺会这样,但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理这位骑士小姐,钻到自己的马车里后就开始静坐。安比斯在作他的设计图,从昨天晚上回去之后,他就开始了他的工作,根本就没有睡过,早上匆匆吃过早饭又继续开始了,龙九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像看天书一样,虽然看不懂,他还是带着三分笑意在看,偶尔帮一下安比斯的忙。

      这一天很平静地渡过了,晚上七点过的时候,他们才赶到离安切洛第最近的一座大城市-卡萨贝布托。卡萨贝布托的防卫官早早地接到了凯里乌斯侯爵发来的命令,清空了一条大街,调协了两千多兵马把周围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并把城里仅有的魔法师都给调了过来坐阵,等到凯里乌斯侯爵他们的大队人马到来的时候,卡萨贝布托已经是灯火通明,官员、贵族与名流士绅都迎到了城门口,然后再一路随行到下榻之地。

      凯里乌斯侯爵毕竟有着剑圣的实力,在接见完大部分官员与贵族之后,他才吩咐他的侍卫长布置今晚的防御。累了两天的重骑兵们都卸甲休息,防卫工作全部交给了卡萨贝布托的同袍们。如此声势浩大的保护行动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如同国王陛下驾临一般,可在凯里乌斯侯爵看来,这还不够,罗德里格斯拥有的秘方系着罗恩国运,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在他看来,就算丢掉一位国王陛下的性命也不能让这份秘方丢失,要不然整个罗恩王国的命运将会是悲惨的。

      杨平看着周围围得得铜墙铁壁的士兵们,忍不住对罗德里格斯说,「这样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效果,反而会给刺客更多的机会!」罗德里格斯显然不太这样认为,但也没有反驳,杨平的话有他的道理,而罗德里格斯也有自己的见识。

      果不其然,午夜刚过,教堂的钟声还回蕩在卡萨贝布托的上空,就有刺客开始行动了。这次来的人马不少,竟然有数十人假扮成了士兵从内部开始下手,当大乱开始的时候,週边等候的高手立时出动,朝旅店扑来。

      还没有睡的杨平掀开窗户一看,就见一道快得如鬼魅一般的身影已经越过士兵组成的保护墙,闯入旅店一个房间之内。剧烈的打斗声顿时响了起来,接着又有七八名战士、刺客和盗贼蹿了进来,他们的身手显然都不弱,刺客与盗贼一进旅店就施展起了潜行,身形就消失在灯光的阴影当中。

      外面的内应刚被消灭,士兵们还没有来得及欢乎,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爆炎就从远处飞了过来,卡萨贝布托的魔法师们刚準备好的护盾才张开就被爆炎狠狠地砸中,只见闪了几道蓝光之后,护盾消失,而爆炎也耗尽魔法而消失。所有的士们对他们的魔法师似乎都有着不小的信心,看到刚才精彩的魔法对抗,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哪知道声音还没有落,一片火海从来而降,六级大範围的火墙术简直就像无尽的噩梦一般开始灼烧着士兵们的身体,不断地夺去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迟来的水墙虽然扑灭了火焰,但救不回数十名已经失去生命的士兵。然而,士兵们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醒来,一条巨大的的七级火龙已经淩空飞来,附近的房屋已经经不住火龙的巨大热量,开始燃烧起来,卡萨贝布托的魔法师们虽然奋力张开了护盾,但根本就不能抵挡这个七级的火龙术,一碰之下就烟消云散。火龙继续朝着旅店飞来,如果旅店被火龙砸中的话,后果将是无比可怕的。

      凯里乌斯侯爵带来的家族魔法师这时终于开始发威,一条巨大的冰龙迎上了朝旅店扑来的火龙,刹那间,冰火相撞,引发了剧烈的爆炸,附近的人与建筑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若非莫拉家族的魔法师们及时张开了护盾,恐怕整个旅店将会有一半被摧毁。

      施展魔法攻击的法师蹤迹已经被发现,大队的士兵和弓箭手都围了过去,在火龙术之后,也不再见有其他攻击魔法出现,大街上的士兵也开始有序地救治伤患。

      旅店里的打斗还在继续,克丽蒂娜的娇喝声不断地传来,看来这位天空骑士小姐已经禁不住手痒开始在这些家伙们身上寻找自信起来。罗德里格斯在王都禁卫军高手们的保护下退到了杨平房间内,而杨平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外面大街上混乱的场面,对于旅店内剧烈的打斗置若罔闻。

      罗德里格斯显得很镇定,他倒了一杯葡萄酒一口喝了一半才说,「里昂,我简直难以相信,如此严密的防卫还是给了刺客们机会!」

      「越是严密越是机会大,你难道记得冒险者们口中的一句话了幺?风险与收穫是成正比的,严密与破绽同样是成正比的!」杨平放下手中的酒杯,没有再继续倒上,因为罗德里格斯已经把瓶内的酒给全部倒到了他的杯子里。现在旅店乱成这样,肯定不可能找人去拿酒吧。

      「哦,按你的意思,王宫的破绽不是更大?」罗德里格斯说者无意,禁卫军高手们却是听者有心,他们到要看看杨平怎幺看待罗恩王军的防卫,如果真是他说的那样严密与破绽成正比,那岂非太可怕了?

      「当然,可是很多人都习惯以强对强,如果仔细分析一下,任何严密的防卫都会造成相应的破绽,我不了解罗恩王宫的防卫形势,所以不作置评!」听了杨平的话,有位禁卫军高手禁不住露出了轻蔑之色,在他看来,杨平完全是在张开嘴乱说一气,但罗德里格斯却开始深思起来。

      随着凯里乌斯侯爵加入战斗,形势顿时好转起来,他牵制住了那位剑圣级别的高手之后,其他的人基本都不是克丽蒂娜与莫拉家族的高手们的对手,加上他们又占了形势之便,不一会儿打斗声就越来越稀。

      罗德里格斯忍不住要出去看看,杨平制止他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何必呢?」罗德里格斯显然不理解这句话,杨平解释了一番之后,他就开始大歎有理,没想到的是,杨平的这番至理之言又被那几个禁卫军高手视作了怕死之言。

      新年夜在安切洛第伯爵庄园的决斗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在他们看来,杨平只是一个空有强大魔力的法师而矣,根本就不懂什幺战斗技巧,而克丽蒂娜小姐也是一个根本没有经历过真正战斗的菜鸟,如果当时的决斗是由他们出手,杨平恐怕连施展大威力攻击魔法的时间都没有。

      杨平懒得与这些自视甚高的家伙们一般见识,看着凯里乌斯侯爵与那位剑圣阁下已经打到了外面的大街上,闪烁的青色风属性斗气和黄褐色土属性斗气照亮了整个卡萨贝布托的夜空。风属性斗气速度快,攻击诡异,在凯里乌斯侯爵的手下,已经完全把风属性斗气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连杨平都不得不感歎侯爵大人的战斗技巧已经高明到一个人所不能及的程度。土属性斗气的特点就是防御高,稳重而不急躁,通俗意义上来说,土是克风的,但那位剑圣先生显然才踏入剑圣的门槛不久,战斗技巧也比不上凯里乌斯侯爵,完全是仗着土属性斗气那坚硬的防御在扛着,失败也是迟早之事。

      凯里乌斯侯爵借着那位剑圣之力一跃而开,半空中猛地一个『风龙斩』狠狠地劈了下来,那拖曳着的数十米长的青色斗气完全把整个大街给分成了两半,那位剑圣的反应绝对比不上凯里乌斯,『风龙斩』的威力虽然算不上大,但绝对不是他所能硬扛下来的,仓促之间,他只能躲,但是凯里乌斯的斗气已经锁定了他,想躲也躲不掉,不得矣之下,只得发动斗气开始硬扛。

      只听得『轰』的一声大爆炸,整个大街都被烟尘所笼罩了起来,半晌之后,大家才看到凯里乌斯的剑正架在那位下半截已经完全陷到土里的剑圣先生的脖子上。

  • 名称:三奸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6: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