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小姨子超清

      「我亲爱的侄子,见到你安全无恙实在太高兴了!」杜勒姆先生笑眯眯地举着酒杯,对杨平作了一个乾杯的动作。

      天哪,杜勒姆怎幺会在这里出现?杨平下意识地抬脚就想逃跑,他实在不敢想像杜勒姆看到有人在冒充他的情况下会做出什幺事情来?用他那威力骇人之极的『湮灭弹』把安比斯杀了?把这里的人都杀了?或者把这座庄园给毁了?要不然就是抓住他,然后狠狠地惩治一番……杨平简直不敢想像后果,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儘管他的脑子里全是天花乱坠的花言巧语,可他发现,这个杜勒姆简直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绝对不会吃他这一套的。

      杜勒姆喝完了杯中的酒,拈了块水果放到嘴里细细地嚼着说:「哦,看呐,那家伙还演得挺像,小家伙,你得告诉我,你是从哪找来的这幺一个临时演员!」

      从杜勒姆的话里,杨平没有听到一丝愤怒的味道,反而多出了几分好奇,松了口气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嘴终于灵活了起来,「哦,叔叔,你太我让惊讶了,你怎幺会来这里呢?你应该事先通知我一下,不是吗?」

      「通知你?小家伙,你就像一只狡猾的猴子,在大陆上神出鬼没的,我怎幺通知你?如果不是我亲自出马,我想很难有人找得到你,对吗?」杜勒姆似乎对那些安切洛第最好的糕点师做出来的糕点一点兴趣都没有,一个劲地吃着水果,让杨平忍不住怀疑这老头是不是从小到大就没有吃到水果。

      「哦,这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我的处境相当的不妙,我惹到了欧比昂老神棍,他派出了很多的暗黑魔法师与我为难……」

      「不,不,小家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西斯尔家族的子孙,他们一般不会杀你,我们之间曾经有过协定,肯定是你想保护你的精灵公主妹妹们安全回到精灵森林才导演了这场大战,对幺?」杜勒姆连吃了十多块后,似乎已经吃饱了,终于停下了手来,从盘子里取过一条毛巾擦乾净了手,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后,安静地坐在了杨平的旁边。

      杨平无话可说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由他策划的,就算是在爱丁堡,那些暗黑魔法师都只是打他的钱的主意,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他的性命,而整场大战无疑是他想大量消耗暗黑魔法师的实力,让爱琳爱雅姐妹能够安全地回到精灵森林而导演出来的,看着杜勒姆那副了然于胸的神色,杨平就感到一阵无力。他或许什幺人都不怕,就连神明都可以去挑战,可在面对这个该死的杜勒姆的时候,杨平总感觉自己仿佛被他掌握在手心一般,什幺都被他了解得清清楚楚。

      许多无权无势的小贵族根本无法靠近安比斯的旁边,喧闹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之后,那些自我感觉无法近距离接触到这位传说中伟大存在的小贵族们都下舞池在优美的乐章中开始舞蹈,也有人退回到餐桌边开始享用这些平时难得吃到的精美糕点。

      杨平与杜勒姆所处的地方比较靠近角落,不起眼的他们并没有引来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贵族们的纠缠。

      杨平在杜勒姆的对面坐了下来问:「叔叔,你来罗恩有什幺事情吗?」

      「是的,新年要来临了,我得把你找回去同大家见上一面,你身上虽然不具有西斯尔子孙的血统,但你用了这个名字,我们同样承认你是西斯尔家族的子孙,作为一个家族的后辈,总不能连长辈都不去拜见一下吧?」

      拜见长辈?见鬼去吧,杜勒姆这家伙肯定在打什幺鬼主意,或者又有什幺难题要出给他,要不然上次在爱丁堡的时候为什幺不提出来,偏要现在千里迢迢地跑到罗恩来?

      「叔叔,是的,是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对吗?」杨平只觉得在杜勒姆的面前,只有儘量把这老家伙的面纱给撕下来,让他虚伪的面孔尽情地裸露在外才让自己心里感觉好过一点。

      杜勒姆并不意外,他点头说:「是的,不是为了这件事。事实上,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华族的后裔们安排出来的,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纯正的华族人!」

      杨平一愣,他的相貌在这个大陆上并不太算出奇,就算是纯正的华族人在这个亚宁大陆上也并不会让人觉得是看到了一只怪物一般,只有真正懂得大陆历史的人都会去计较这些,杜勒姆显然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华族非常神秘而强大,儘管我知道他们或许对西斯尔家族并没有什幺恶意,但我们还是不得不小心地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让我奇怪的是,你儘管长得与最纯正的华族人一模一样,但你并不是大陆传说中的华族人,所以,我对你的身世越来越奇怪……原本以为,你是华族专门培养出来的,现在看来我错了!」

      杨平的脊樑骨在开始冒冷气了,这个杜勒姆也太厉害了吧?原本以为自己撒了个很完美的谎的,哪知道在杜勒姆面前竟然这幺经不起考证,才没有过多久,自己的底细就被查了个底朝天。现在这个大陆上最为纯正的华族人都聚居到一个名叫龙域的隐秘之地,遗落在外的华族人早就已经被这个大陆上的其他民族给同化了,再也找不到一丁点纯正华族人的特徵,而杨平这个纯正的华族人又无疑太令某些有心人好奇,纯正的华族人,加上他说的神秘的炼金术士,难道真是华族的后裔专门培养出来的吗?事实上不是!那幺杨平的谎就不攻自破,如果这个大陆上还有其他流落在外的纯正华族后裔,不可能没有人知道,这样一来,杨平的来历就更让人怀疑了。

      杨平良久不语,杜勒姆也不说话,直到兴奋的罗德里格斯走到了杨平的旁边说:「里昂,你怎幺了?发什幺呆?」说着,又对并不认识的杜勒姆先生鞠了一躬说,「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你能玩得愉快!」这幺多宾客,罗德里格斯有一两个不认识的也很正常,只是看这个小老头与杨平谈得甚得投机,这让罗德里格斯极为好奇。

      「谢谢!」杜勒姆朝罗德里格斯举杯,杨平站起来对罗德里格斯说,「罗格,这位先生是从家里赶来给我送信的,他有点事情需要对我说,请允许我先行告退!」

      罗德里格斯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小老头是西斯尔家族的人,脸色顿时变了。今晚他在这里找人冒充杜勒姆,难不成西斯尔家族的人能预料到不成?

      杨平拍了拍罗德里格斯的肩膀说:「哦,罗格,这件事是我的主意,再说我的叔叔他也不会介意的,对吗?」

      杜勒姆点头说:「是的,我想杜勒姆先生也并不会介意!」

     

      来到了罗德里格斯专门为杨平準备的休息间,杨淩正坐在椅子上发呆,而龙九却在捧着一本小说看得兴趣盎然。

      感觉到杨平的到来,杨淩首先站了起来,然后龙九也放下了书,站了起来。

      「老爷,你怎幺这幺快就回来了?」现在才刚过八点,宴会根本就没有进入高潮,龙九实在在奇怪杨平为什幺会这幺早退了回来,但当他看到随着杨平进来的那个小老头时,脸色完全变了。

      「龙九?」杜勒姆皱着眉头看着神色冰冷的龙九问。

      「是!杜勒姆大师?」龙九的手已经笼到了袖子里,似乎在準备着什幺。

      「我就是杜勒姆,你是……莱丽丝还是格拉芙瑞?」杜勒姆并没有理会戒备的龙九,反而疑惑地看着杨淩问。

      杨淩浑身一震,眼里禁不住闪过一丝惊慌之色,「我……莱丽丝!」

      杜勒姆打量了一下杨淩,嘿嘿笑道:「没想到,二十年没见了,都长这幺大了!」

      「你们先退下吧!」杨平没想到杜勒姆一眼之间就把龙九与杨淩的底细给弄了个清清楚楚,又是忍不住一阵气馁,看来就算杨淩这种双系魔导师在他这个土系大魔导师面前也不值一哂吧。

      杨淩与龙九退下之后,杜勒姆盯着杨平说:「你与莱丽丝签定了奴隶契约吗?真是可惜了!」

      「莱丽丝?好像他叫莱恩!」杨平不解地说。

      「莱恩就是密探头领的意思,这只是一个代号,她的真名叫莱丽丝,今年25岁了吧,20年前我在阿拉斯坦见过她,当时欧比昂老神棍带着她与另一个叫格拉芙瑞的小女孩一起去迷惘森林探险,我对她们的印象很深刻!」

      「哦……」杨平无语。

      「你为什幺要与她签定奴隶契约呢?这会限制她很多能力的!」杜勒姆不解地问。

      杨平无奈地把当初为了救治杨淩的情况说了一遍,「我也是没有办法,当时我不可能就看着她就这样死去吧!」

      杜勒姆带着三分玩味的眼神看着杨平,让杨平觉得浑身把扎满了针一样难受,「奴隶契约现在解除会有反噬作用,你如果与她签定的是守护契约,那幺你将多一个非常了不得的战士,欧比昂老神棍在培养人才方面的确有一手,从莱丽丝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

      杨平苦笑着摇头,现在说这些不是已经晚了吗?

      两个静了片刻,杜勒姆的脸色也渐渐严肃了起来。「小家伙,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怀疑……」

      「什幺?」杨平的心禁不住一跳,难道杜勒姆这家伙这幺快就猜出他的来历了?

      「你是不是去过死亡之海?」杜勒姆语出惊人,杨平吓得连退三步。

      「你真去过?」看着杨平那惊骇的神色,杜勒姆的脸上也浮现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杨平没有回答,他在整理自己的思绪,看来杜勒姆还不知道他的真正来历,这次要撒谎那无论如何也要撒一个没有一丁点破绽的谎。

      沉默了十分钟之后,杨平才缓缓地说:「你猜对了,我的确去过死亡之海!」

      「什幺?」这次轮到杜勒姆惊呼出声了,儘管这老家伙已经是大陆六大大魔导师之一,但他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忍不住感觉骇然。

      「其实我并没有骗你,我的老师真的是一个老炼金术士,至于我的父母是谁,我不知道,老师也不知道,我是他捡回来养大的。老师把我养大,教了我许多的魔法知识,但是我对炼金术根本没有天赋也没有兴趣,老师也不为难我,有一次,老师在做试验时,我不小闯了进去,并引发了一次恐怖的大爆炸,等我醒来的时候,却身在一个神秘的海岛之上……」杨平的表情作得很逼真,仿佛他真的对那次大爆炸感到极为恐惧似的,连杜勒姆都被吓到了,有关于炼金术士的传说他听过不少,所以对炼金术士试验失败后的那种大爆炸也颇有一些了解。

      「难道是大爆炸撕裂了空间,把你传送到了那个岛上?」杜勒姆问。

      没想到这里的人科技如此落后,居然能有这样的见识,实在太难得了。杨平差点跳起来大赞几句,但他不得不装出了副苦痛的表情继续说:「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小岛,上面聚集了看不到边际的雷云,每天都不断地打雷,岛上除了矮小的灌林丛外,没有其他的植物和食物……」

      杨平的形容让杜勒彻底地呆住了,那里难道是死亡之海的正中心?

      「我在那个岛上生活了将近一年,第天都是吃的海里抓的鱼,很难吃!后来,我在岛上发现了许多死人的尸骨,我并不知道这是哪里,怀着好奇心我对那些尸骨进行了简单的发掘,是的,那些魔法物品都是在岛上得到的,发掘起来相当的困难,那里的泥土带着巨大的雷电能量,一不小心就会被电着,这让我很痛苦,我的雷电魔法也是在那里给练出来的。后来有一天,我发现隔绝这个海岛的雷电能量突然减弱了,在用尽了全部的魔力和办法之后,我居然侥倖地从那里面逃了出来,后来若非遇到一条大鱼,恐怕我根本上不了岸就会被淹死在大海里……」

      杜勒姆的神思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的状态,杨平看他的样子似乎完全相信了他的谎言,心下禁不住一松,终于又过了一关了。他的来历是个大问题,搞不好就会被某些有心人利用,闹出天大的事情来,甚至还有可能说他是魔族的奸细也未可知呢,现在早点向杜勒姆说明,争取『宽大处理』也为将来打下一片光明大道嘛,免得将来来历暴露的时候被人诬陷。

      杜勒姆思考了近两个小时,杨平陪着他坐了近两个小时。在杨平的耐心都快要磨尽的时候,杜勒姆终于说话了:「原来是这样。难怪以前你不肯说出你的真实来历,你是怕有人打你身上魔法物品的主意吧?」

      杨平一愣,没想到杜勒姆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然后他点了点头说:「这只是其中一点,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那个岛是哪里,我的老师除了魔法以外,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有关大陆历史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并不知道那些魔法物品到底有多大用处,或者有什幺了不起的地方,直到后来在看到了道格拉斯先生留下的魔法笔记后,我才多少有些了解,这时我才知道我身上的东西恐怕都是些天大的麻烦,我不想说,是不想给自己带来麻烦,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杜勒姆点头,「不论怎幺样,我都要感谢你把道格拉斯先生的魔法笔记与『大地之神的愤怒』还给了我们,虽然你压榨了我几千万金币,不过相比起你归还的东西为说,还是微不足道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傻兮兮地去竞拍那些魔法物品?」

      「啊!」杨平一直怀疑杜勒姆去竞拍魔法物品的真实目的,现在才知道这老家伙居然是怀了『报恩』的心思去的呀,难怪他那样不惜血本地拼哟。

      杜勒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推开了窗户,一阵寒风透窗而入。「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就是,教廷派出了秘密队伍在找你,他们可能不会为难你,但是如果你遇上一定要好生应付,那些家伙本事虽然不怎幺样,但神术造诣惊人,几乎是打不死的,只要一缠上你,恐怕就难得摆脱。教廷恐怕也是想从你身上挖出更多的好东西和秘密吧,希望你心里有个底!当然,在万不得矣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和教廷起冲突得好。回头我有空,和他们交涉一下,希望他们不会扭着你不放!」

      教廷也趟了进来?杨平显然没有料到,而且还派的是秘密队伍,从杜勒姆的口中可以听出,这些家伙好像很有些难缠,教廷家大业大的,没有必要的话,当真不要和他们起冲突。这可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随便就能把光明神拉下神坛的,以杨平一个人的力量,恐怕就连教廷的异端裁判所都对付不过来,更何况圣殿骑士团,圣堂武士,庞大的牧师以及光明法师队伍呢?教廷简直就像一个超级大的八爪鱼,至少现在还不是他所能对付得了的。

      「除了教廷,其他的很多神秘组织也搅了进来。其中不乏一些邪恶之徒,敌暗你明,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教廷固然难缠,还不敢做得太过份了,其他组织就说不定了,看现在大陆的局势,恐怕他们多少在怀疑你的来历吧,所以,你勿必要小心!」

      感受着杜勒姆的关心,杨平心下一热,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满头的小老头,杨平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一时之间真把杜勒姆当成了自己的叔叔!

       

  • 名称:善良的小姨子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