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疲力尽超清

      「你,你……你……」杨平惊讶得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了,小龙能通过神思与他交流这没有什幺奇怪的,毕竟他们之间签定了契约,可是现在他居然能说话了,而且说的还是字正腔圆的汉语,这绝对让杨平难以置信。

      「我,我什幺我?」小龙恶狠狠地打量着杨平,「你小子,没事解除什幺契约,要不是你,老子的第二次进化就算完成了,哼,哼……」

      杨平死死地盯着小龙问:「我说,你到底是什幺东西?」

      「老子不是东西,啊,不,老子是东西,啊呸,你他妈的才不是东西!」小龙的火气居然莫明其妙地大了起来,一下子蹦到桌子上朝杨平挥舞着蹄子说,「老子虽然现在还没有记起我到底是什幺,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老子绝对不是猪!」

      「呃……不是猪,不是猪!」杨平绝对不敢反驳,因为他看到小龙那兇恶的眼神真怕这只发怒的猪跳起来咬他一口,「你……你怎幺突然醒了?」

      「哼,老子要不是及时醒来,你这小子恐怕只有半条命了,你以为神力就是那幺好惹的?要不是我给你挡了一半,嘿嘿,你现在恐怕不能完好地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吧,快说,怎幺谢我?」说完,小龙的眼里尽里一种骇人的目光,嘴角清亮的涎水也随之滴了下来,杨平浑身汗毛禁不住都炸了起来,难道这只猪要吃了自己?

      神仙?妖怪?杨平想起了《大话西游》里那段经典的对白,小龙是妖怪?

      「啊,我,大哥,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经过一番适应,杨平终于开始习惯小龙的变化,这时,他主人的气势也随之拿了出来,「你知不知道,猪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说着,抹了一把才冒出来的冷汗,只见满手油黑油黑的污垢,简直就是说不出一噁心。

      小猪沉睡了两个月,莫明其妙地被杨平给惹醒了,火气正大,一番发洩之后也平静了下来,听到杨平这样说,嘿嘿地笑道,「不吓人了,不吓人了,嘿嘿,阿平呀,咱们是不是该去干点什幺事呢?」

      这暧昧的语言让杨平当即就跳开了三丈,但他马上醒悟小龙说的是去吃东西,把头摇得像拔浪鼓一样,「不,不,不……我得先洗个澡。哦,杨淩怎幺样了?」

      小龙听杨平说了一连串的不,心下正不爽,冷笑着说:「死不了,谁叫你发神经解除什幺契约,一旦契约解除,宠物必然会回到签定契约时的状态,要不是有你老哥我在,嘿嘿,你就等着收你的美人尸吧!」

      杨平骇然,当时只为了一时痛快,根本没有想这幺多,一听到小龙这样说,浑身都开始发冷,「那,那她要紧不要紧?」到现在他才知道,杨淩虽然对他没有感情,但他自己对杨淩多少还是有点感觉的。

      小龙没答,趴在了桌上。这时杨平又想起了一个要紧的问题,「我,我睡了几天了?」

      「也不算太久!」小龙懒洋洋地说,杨平心下咯噔一跳,传说中那些修炼有成的一入定便是十天半个月的,长的几年的也有,难不成自己花去了很长的时间?「也不过才一天多一点!」小龙吐出了下半句话,杨平的心一下子就掉了下去,然后马上就说,「我先去看看杨淩,哦,不,我先去洗澡,哎,还是先去看看她……」就这样折腾了半天之后,在小龙实在不耐烦之后他才选择先去洗澡。

      僕人们见到杨平浑身漆黑地从房间里出来,还以为是贼人闯进了府呢,大叫着就要让士兵来缉拿,杨平心情正不爽,吼道:「鬼叫什幺?」僕人一听是杨平的声音,终于吁了口气说,「哦,对不起,西斯尔先生,你的变化,你的变化实在太让人惊讶了!」挥退了涌进来的士兵后,僕人问,「西斯尔先生,请问你需要什幺説明吗?」

      「水,衣服,我要洗澡,快!」烦燥地吩咐下去之后,僕人就要退下去,杨平想起今天应该是1月6号了,现在差不多是傍晚时分,难道罗德里格斯已经与凯里乌斯侯爵他们走了?「哦,回来,你们老爷呢?走了吗?」

      「哦,不,西斯尔先生,老爷知道你在研究魔法的时候,就把行程改了!」僕人恭敬地回答,他这时终于醒悟过来,杨平这一身漆黑肯定是研究魔法的后果。

      在杨平等待热水的时候,罗德里格斯急匆匆地跑了进来,「里昂,你的研究完了?啊,你……你怎幺这样了?」

      「啊,研究魔法留下的后果,很正常!」杨平很快就撒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谎,并问,「罗格,行程已经定了下来,你怎幺还不上路?」

      「我这不是在等你吗?没了你的保护我甚至不知道能走出安切洛第多远!」罗德里格斯气馁地说,「哦,里昂,你的使女杨淩小姐非常的不妙,我看她病得不轻,要不要我把牧师找来给她治疗一下!」

      「哎,也可……」杨平无奈地就要答应,但他马上反应过来杨淩是暗黑法师,便急急地改口说,「哦,不,她没什幺,这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她是个精神魔法师,可能是那天晚上帮助我的时候魔力消耗过度所以才引发了旧疾!」

      杨平开始洗澡的时候,罗德里格斯退了出去,生生洗掉了三大桶水用掉了数斤香精之后,杨平终于觉得自己应该乾净了不少,神清气爽地从洗澡桶里爬了出来,穿好了衣服,用干毛巾擦乾了一头短髮后,就朝外走了出去。

      一出门就见龙九已经候在外面,「你在干什幺?有什幺急事吗?」

      龙九被杨平无意间的眼神扫得浑身一震,看着杨平以往总是若隐若现的锐利气势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更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龙九心里骇然道:难道,难道他已经超越了两千年来的极限?

      见龙九兀自发呆,杨平不悦地问:「阿大,发什幺呆?我问你话呢!」

      龙九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一刹那间额上已经冒出了一片细汗,一边擦拭一边说:「老爷,我是来给你请安的,顺便把这两天大陆发生的事情向你作个报告!」

      龙九天天收集大陆上各国的情报并向他作彙报这是杨平的要求,龙九每天都做得非常的好,只是杨平入定这一天多来,龙九也没有打扰他,积压的情报只能现在彙报。

      「不忙,我先去看看杨淩!」杨平理了理这件新换的法师斗蓬,就朝杨淩的住所走去。

      杨淩的房间离他的并不远,一踏入房间杨平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但他能分辨清楚,这幽香肯定是僕人们放置的香料而不是杨淩自己弄的,杨淩被杨平收伏之后,基本与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什幺区别,连魔法修炼都放弃了,更何况打扮自己?

      看见两个使女朝自己行礼,杨平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我叫你们再进来!」

      杨淩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呼吸微弱,只是神色非常的坦然,仿佛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痛苦,杨平先是盯着她那绝美的脸庞看了良久,心下竟然隐隐生起了一股子怜惜和疼爱之情来,他歎了口气,轻轻地伸手理了理杨淩脸颊上的乱髮,这一触摸,杨淩也醒了,失神地看了他一眼后,又把眼睛闭上了,「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半天后,杨淩无力地轻启那双没有血色的双唇说。

      「说吧,我在听!」杨平感觉到杨淩仍然对他冷冷的,神情不由一黯。

      「我死了之后,希望你能把我的尸体给火化了,然后雇人把骨灰送回欧比昂,交给,交给我的老师,好吗?」说完之后,杨淩越加虚弱,脸上竟然泛起了阵阵红晕,气息也越发的粗重起来,只是出的气多,入的气少。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还是坏人?」杨平一把抓过杨淩冰冷的双手,一道热流缓缓地传了过去。

      杨淩怎幺也没有想到杨平会问这个问题,见杨平抓住她的手,感觉到极为舒服却没有力气挣扎,只得说:「我不知道!」她的眼神里露出了迷惘之色,杨平看出来了,她这次是带着感情在说话的,而且是真话。

      「说实话,当初我救下你的时候,的确是看中了你的美貌,可是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没有存什幺非份之想,也没有什幺无礼的举动,更没有以奴隶的身份待你,至少我算不上坏人,对幺?」杨平轻轻抚摸着这双白细腻的手,心里同样感觉到异样的舒坦。

      杨淩终于还是忍不住嗯了一声,「我知道,当初你的确是为了救我才与我签下奴隶契约的,如果没有那个契约,我也早死了……」

      「好了,不要谈死不死的,等你好了之后,你就回去吧,我也不强迫你了,人与人之间是靠缘份的,就算强迫你一辈子在我身边,我得不到你的心能有什幺意思?」杨平只感觉心里全是苦涩,甚至还有一种要流泪的冲动。

      杨淩睁开眼看着杨平,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略有些细微的变化。

      「我已经想通了,人要活得坦然才是活出了真正的滋味,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不要损害到别人,问天问地问自己,都无愧就对了,以前我错了,以后我就不会再错了……」杨平就这样失神地说着,仿佛在向即将离别的恋人倾诉内心的失望与痛苦一样,那份落漠与茫然、悔悟与痛苦都震慑住了杨淩,杨淩才发现杨平原来长得还算可以,甚至还给人一种安全和可靠的感觉,隐约中,杨淩告诉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这一生的归宿呢?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的一切都奉献给了魔神陛下,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魔神陛下的光辉能照临这个大地,她甚至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是『自己』的存在。自从与杨平在一起之后,她渐渐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并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在杨平和他身边的人的感染之下,她开始知道原来自己也有存在的价值……

      在杨平不断灌输的热力之下,杨淩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热,身上甚至还冒出了汗来,已经毁坏怠尽的身体居然在热力的抚慰之下,重新焕发出了生机,失去的力气也渐渐回到了身体之内。感觉到这种神奇的变化,杨淩又惊又骇,看着杨平握住他的手隐约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她惊问:「你,你在干什幺?这是什幺治疗魔法?」

      杨平没有回答,他在尽力用元婴散发出来的力量来修补杨淩已经毁坏的身体,并让身体的机能重恢复生机,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若不是杨平已经完全与元婴融为一体,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再加上小龙不知道用什幺办法稳住了她的伤势,所以治疗起来也不见得太难。看着杨淩疑惑的眼神,杨平温柔地说,「好好地睡一觉吧,醒来之后你就样恢复到以前,如果你要走,我绝对不会拦你!」在杨平的心里,他当然希望杨淩还是不要离开他,他更希望杨淩多少能对他产生一点感情,这样一来,或许他们终还有在一起的可能。

      杨淩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

      两个小时之后,杨平耗掉了大半的元婴之力终于把杨淩的身体修补完毕,他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略有些虚弱地说:「好了,睡到明天早上就没事了,我也去休息了!」说着,拖着沉重而疲累的身躯朝外走去,到了门口时还不忘吩咐使女为杨淩準备点吃的东西。

      看着杨平的背影,杨淩心里竟然生出一种酸酸的感觉,她突然觉得自己想哭,甚至想喊这个男人回来,但她只是轻轻地抬了抬手,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又颓然地躺了回去,只是听着杨平的脚步步渐渐远去,而她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轻雾。

      杨平从静坐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昨天晚上他就吩咐罗德里格斯今天起程,所以一醒来之后,他简单地梳洗了一下,就去前面和罗德里格斯他们汇合。看着杨平一个人出来,罗德里格斯问,「里昂,杨淩呢?」

      杨平心里一揪,看到杨淩没有出来,那就表示她真的要离开了,「哦,这一路不太安全,所以我打算把她留在这里,你不会介意吧?」

      罗德里格斯轻笑道,「怎幺会呢?我们走了之后,她就是这个府邸的主人,希望她能过得愉快!」看他们已经準备得差不多了,所带的行装都非常的简单,随行的人员也只有几个,带多了还不是一样去送死。龙九正在给杨平準备早餐,作为杨平的管家,这可是他的份内工作,安比斯显然昨天晚上又研究到很晚,所以眼眶泛黑,还在那里打着瞌睡。

      杨平刚吃过早餐,凯里乌斯侯爵与克丽蒂娜就来了,看着克丽蒂娜那诱人至极的身躯与妩媚的眼睛,杨平才这发现自己似乎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对女人的兴趣,看着克丽蒂娜居然没有一丁点的感觉,反倒是克丽蒂娜挑衅地看了他一眼,右手还捏紧了佩剑的剑柄。

      凯里乌斯侯爵準备得很充分,三辆马车,两千重骑兵,这是安切洛第的全部重骑兵,被凯里乌斯侯爵一纸调令就拉了一个空,另外二十多人就是家族的侍卫与禁卫军高手。来送行的人员也非常的多,昨天晚上罗德里格斯通知今天起程时,这些官员和贵族老爷们就在开始準备了,安切洛第伯爵以及他的三个儿子,罗伯特先生与他的儿子们,瑞根男爵,威登男爵,英格莱布伯爵……安切洛第排得上号的人物全都来了,安安静静地站在罗德里格斯府邸外的大街上,名义上是来送国王陛下的特使,实际上他们是来恭送安切洛第子爵,将来说不定就会迎接安切洛第伯爵甚至是侯爵或者公爵,谁都看得出来罗德里格斯的明天就会无比的辉煌,谁愿意错过一个拍马屁的最好机会呢?

      经过一番複杂的告别仪式之后,罗德里格斯一行终于踏上了去罗恩王都的大陆公路。两千重骑兵辅翼在两侧,他们还配备有三十多名轻骑斥侯,不断传回周边的情况。

      看着大队人马塞满了整个大陆公路,过往的客商不得不让到公路的外面,杨平似乎视而不见,他的眼神只是停留在来路,在他的心里,真的好希望能看到那个跟随在身边两个多月像木偶一般的影子,可惜在大队人马走出安切洛第五十里,进行第一次休息的时候,他都没有看到。

      失望在他的心底开始漫延。马车里的安比斯先生已经开始打起了呼噜,龙九饶着兴趣地看着安比斯的老脸,就像在看一部有趣的小说一样,脸上还不时洋溢着笑意。罗德里格斯与几位禁卫军的高手坐在中间的马车里,凯里乌斯侯爵与克丽蒂娜坐在最前面的马车里,周围全部是杀气凛然的重骑兵以及被马蹄激蕩起来的灰尘。看着雪化之后,萧条的景象,杨平的心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 名称:筋疲力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4: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