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濯屋超清

      看着墙上的魔法挂钟已经跳过了十点,加内恩大公眼里的笑意越来越阴深。作为军人出身的宾克迪安.加内恩.德克勒夫大公,他给谁的印象都是蛮横、火爆、直来直去,他几乎将一个军人不懂心机的个性给发挥得淋漓尽致,除了少数几个与他交手了数十年的老朋友,谁都会以为这位元快70岁的军务部长是位不懂阴谋的老军人。可惜他们都错了,能在罗恩军务部长这个位置上稳坐30年而不动摇,没有点心机是不行的,不会玩点阴谋更是不可能的,作为罗恩三大家族之一的德克勒夫家族的当家人,加内恩大公玩阴谋的本事绝对不会比谁小,甚至还有过之。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的很多对手都是被他那憨直的外表给迷惑了,到最后落后身败名裂,到现在,还在作他对手的人都知道,加内恩大公是个绝对不能轻视的人,一旦被他的外表所迷惑而轻视他,那幺末日也将不远了。

      今天晚上加内恩大公去找过他那可爱的侄子,王国中央军区的统帅德克勒夫元帅阁下,谁都以为加内恩大公是去找德克勒夫元帅一起联手来要胁国王陛下,想得到更多的利益。是的,连德克勒夫元帅都以为是这样的,加内恩大公软硬兼施,苦口婆心地与德克勒夫元帅谈了两个多小时,而固执的德克勒夫元帅根本就听不进加内恩大公的话,坚持不把离奥修最近的罗恩第一军团调到附近来。最后,加内恩大公愤然而去,甚至还留下了几句狠话,当然,德克勒夫元帅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加内恩大公对自己说这样的狠话,所以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加内恩大公要的也就是这种效果!

      罗恩的大贵族与王室的关係错综複杂,德克勒夫家族就是王室的表亲,而约肯家族则是罗恩的缔造者克勒夫一世陛下皇后的直系后裔,而莫拉家族则是克勒夫一世陛下最忠心的奴僕,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三大家族在罗恩已经根深蒂固,约肯家族掌握了罗恩的政局,基本上每一代约肯家族的人都有当过宰相的;德克勒夫家族掌管罗恩的军队,除了王家禁卫军,罗恩60%的军队都听命于德克勒夫家族;莫拉家族掌管王家禁卫军,只有两个军团10万人的王家禁卫军看似实力弱小,但谁都不敢轻视莫拉家族,因为王国很多秘密力量都在莫拉家族的手中,有些甚至连另外两大家族都不清楚,最让人忌惮的是罗恩的王家骑士团,作为大陆十大骑士团之一,绝对是一支恐怖的力量。三大家族各有各的野心,约肯家族不满足于只控制政局,还想要涉足于军事,而德克勒夫家族也有着同样的野心,只有相对弱小的莫拉家族尚还安于现状。加内恩大公为了让德克勒夫家族能成为罗恩除了王室之外的第一家族已经努力了一辈子,以前他创造了很多机会,也利用了很多的机会,但都没有成功过,约肯家的人不是白癡,绝对不会拱手让出手中的利益,而国王陛下也绝对不允许德克勒夫家族一家独大,到了这一两年,罗恩的政治斗争已经趋于白热化,外表上看起来约肯家与德克勒夫家都还相处得挺和气,在暗地里他们两家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因为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罗恩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科斯塔二世明的、暗的、软的、硬的等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但两大家族似乎对这位罗恩真正的主宰者的意见置若罔闻,继续地进行着自己的斗争。

      罗德里格斯这份秘方的横空出世差点打断了两家的阵脚,本来已经快要争取到波纳尔家族的约肯家一时之间对安切洛第失去了控制,而很多在观望中的贵族世家都模糊起了自己的倾向,都把目光投向了安切洛第。这是一份足以改变罗恩未来的秘方,同样也足以改变罗恩势力的划分,大家都不想盲目地把自己给卖了出去,都想再看一看局势接下来怎幺发展再做出自己的选择。加内恩大公对这个罗德里格斯恨得要死,虽然罗德里格斯的出现使约肯家失去了对安切洛第的控制,但同样也打乱了他原有的计画,这是一个加内恩大公精心策划了好几年的计画。军部在加内恩大公的手里,作为罗恩最大的军需要供应处的安切洛第当然也是军部的禁脔,可惜军部一直就相当忽视安切洛第,一则固然因为波纳尔家族是中立派,二则是加内恩大公故意为之,他想让约肯家吞下这根要命的毒刺,然后再发作起来,让约肯家翻不了身。眼见计画就要实现了,可惜一切都被罗德里格斯给毁于一旦。

      科斯塔二世今天晚上的行动加内恩大公基本摸清楚了,当得到秘探的彙报后,他笑开了,马上就派出人手去看管住莫拉家族,他实在不想看到凯里乌斯侯爵出现而搅了这场意外惊喜,他甚至可以利用这场突然上演的好戏给约肯家族来记狠的。作为一个真正的政治家,就是要懂得利用每一个机会,将每一个机会所带来的利益最大化,这样才是真正懂得玩弄政治。

      加内恩大公端坐在密室里,他的坐姿充分体现出了他的军人本色,他的面前站着德克勒夫家族的秘探首脑和他的小儿子斯密特。斯密特在罗恩国务部下辖的监察部工作,是德克勒夫家族少有的精于阴谋算计的家伙,今天他才37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哦,亲爱的奥本,你真是太可爱了,哈哈,你不调派你的第一军团过来,真不知道罗恩今天晚上会乱成什幺样?」加内恩大公颇有些张狂地笑道,只是他的眼神还是那样沉静,沉静得可怕。

      「是的,父亲,明天,国王陛下就将会怪罪到我那位可爱的堂哥头上,王国第一元帅恐怕就将会落到哥哥的头上了!」斯密特笑得有些阴深,偏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完全让人觉察不到他的话里有一丝的阴谋味道。

      「其实奥本这些年在这个位置上干得挺不错的,至少与我一起演了不少好戏。就算他丢了第一元帅的宝座,我们也不能亏待他,不是吗?」加内恩大公轻轻地拔弄着手里银弹珠,这三颗鸡蛋大小的银弹珠是他平时练习手指灵活度用的,只要一有空就会拿在手里不停地拔弄着。

      「军需监察总长现在正空缺着,我觉得亲爱的堂哥会非常胜任这个职位的!」斯密特的样子就像真正举荐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才一样,既自豪又兴奋。

      「哦不,他是犯了过错的,怎幺能当军需监察总长呢?我想安切洛第的军需监察官非常适合他,是吗,我亲爱的斯密特!」加内恩大公说完之后,又哈哈地笑了起来,他甚至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几乎就忍不住要手舞足蹈了。然后他突然冷冷地对他的秘探首脑说,「再给我派上三个人,看紧奥本那该死的,他不是猪脑子,懂吗?王国第一元帅不是人人都能当的!」加内恩大公说完这句话后,暴出了几声冷笑,斯密特似乎已经习惯了父亲的这种奇异的变化,他又补充道,「还有第六军团,德罗巴伯爵与奥本是知交好友!」

      加内恩大公愣了一下,显然他刚才忘了第六军团这个异数的存在,听到斯密特的提醒,他才说,「哦不,斯密特,德罗巴同样是个固执的家伙,除了军部的正式调令与国王陛下的命令他不可能听从这个并不统属他的王国第一元帅的命令,所以我们不用担心!」

      斯密特想说什幺,但嘴巴嚅动了一下又闭上了。

     

      海法大公是罗恩出了名的优雅绅士,他的仪錶甚至被罗恩贵族纷纷效仿。此时他就站在一副画象之前,手里端着一杯特伦西亚30年前出产的葡萄酒,正温和地对自己的三儿子杰拉德说话,「杰克,你应该知道加内恩公爵大人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给我们来一下狠的,对吗?」

      「是的,父亲!」杰拉德在海法过了新年之后才来的王都,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妹妹蒂娜小姐,「这是一个相当美妙的夜晚,作为罗恩的军务部长,我们应该相信加内恩公爵大人是实心为国的,不是吗?」说着,诡异地一笑朝海法大公举起了酒杯。

      海法大公的衣着相当的得体,甚至到了一丝不苟的程度,儘管这套宰相官服已经在他的身上穿了一天了,但仍然看不到一丁点褶皱,恍如刚才换上的新衣一般。他的步伐同样优雅而精准,每一步都像事先量好的一般,绝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看上去让人感觉不到哪怕一丝的生硬,偏偏他所有的风度与修养都在步伐中透露了出来。「是的,杰克!我同样今天晚上你的安排不会让我们的老朋友失望,现在我有些累了,明天还有很多政务需要处理,我先去休息了!」

      「祝你晚安,父亲!」杰拉德恭敬地行了一个标準得不能再标準的晚安礼,而海法大公则是随意地还了一个同样是标準得让王宫最好的礼仪导师都为之惊歎的晚安礼,「同样祝你晚安,我的孩子!」

     

      凯里乌斯侯爵在与看不到的敌人对峙了十分钟之后,他突然选择了后退,而且是一种惊人的速度后退,那些与他对峙的高手平地里生出一种拳头打在空处的感觉,差点失去了平衡。凯里乌斯侯爵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在退出十步之后,下一秒他马上向前沖,他的速度只有用可怕来形容,埋伏在暗处的高手们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已经沖出了50米,再有100米就要冲出第三号大街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片青濛濛的剑光,映着雪白的雪花,显然那样的突兀。凯里乌斯侯爵手里没有武器,如果他再向前沖的话,这道剑光势必会劈在他的身上,而他如果后退的话,将会再次落入包围圈中,根本不可能突得出来。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正在急速向前沖的凯里乌斯侯爵以一种让人不可理解的方式突然横移,他似乎把所有的前沖的力量都转到了侧边,然后把旁边的大院墙壁给撞出了一个大洞来。埋伏者又生出一种拳头打在空处的感觉,这让他们实在窝火之至。凯里乌斯侯爵的身手并没有强到那种可怕的程度,大家所畏惧的是他手里所掌管的神秘力量,而在此刻,大家终于见识到这位国王陛下的首席侍从官,中级的风属性剑圣的可怕实力,他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似乎已经违反了大家所知的力学原理,这样的实力只有达到剑神的境界才可能有的,可惜罗恩这幺大一个王国,却没有一个剑神。

      凯里乌斯侯爵撞坏了墙壁之后,并没有再次急速前突,而是莫明其妙地选择了后退,在他刚退出十步远,至少十个高强度的火球与冰梭就在他刚才立足的地方爆炸开来。所有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凯里乌斯侯爵又诡异地选择了前突,身体穿过冰与火引起的爆炸的余烬,爆炸所引起的火光熄灭的时候,在他的前方30米远的地方,刚好有一蓬弓箭落下,看着那数十支闪耀着魔法光芒的箭支,凯里乌斯侯爵心里一丁点的侥倖都没有,他知道,如果自己刚才选择继续前突的话,现在这些箭支肯定已经落在他的身上了。

      在所有的人都以为凯里乌斯侯爵还会继续前突的时候,只见他身上青色的斗气急速地闪烁起来,他的身形如同一支沖天的炮矢向上直直地飞了上去,在他刚好升空五米左右的时候,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三位刺客。此时身在空中的凯里乌斯侯爵对于这些精于配合的暗杀者们已经生出了几分佩服之心来,同时他也清楚地了解到,这些人都是来自约肯和德克勒夫两大家族的,作为国王的侍从官,他对王国有多少秘密势力非常的清楚,就连他们的特色都了解透彻。只是没有想到的时,这两大家族的势力临时配合居然像数十年的老朋友一般默契异常,如果不是他在从安切洛第回来的路上经历过太多的暗杀,刚才那十多秒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躲过配合得如此完美的劫杀。

      身在空中的凯里乌斯侯爵没有选择,他只有向前沖。十多个火球锁定了他的身形又朝他飞了过来,甚至还有尾随而至的箭支,此时他已经不能选择突然下坠来化解危机了,因为地上至少有10名刺客在等着他,只要一掉下去,他就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就会被这些家伙给解决掉。

      他不怀疑这些家伙敢对国王陛下的首席侍从官下手,因为他们有太多的方法可以掩饰过去,包括是别的国家派来的暗杀者。在选择了前去王宫的时候,凯里乌斯侯爵已经想清楚了,今天晚上奥修已经乱了,而导致祸乱的罪魁就是约肯和德克勒夫两大家族,凯里乌斯侯爵不知道他们今天晚上要干什幺,但从敢把王家禁军卫的实际掌管者,国王陛下的首席侍从官禁锢在家中这一行动来看,恐怕将是惊天动地的大手笔。正因为这样,凯里乌斯侯爵才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尾缩回去,就算是死他也要冲出去看个究竟,奥修是莫拉家族掌管着的,同时也是他凯里乌斯侯爵的天下,除了国王陛下,他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作为主人,就绝不能看着小偷这样猖獗。

      第一轮火球与箭支都被斗气形成的护盾给挡了下来,而身在空中的凯里乌斯侯爵身形则是明显一窒,那青亮的斗气护盾也随之暗了下来。还有几十米就沖出第三号大街了,外面就是罗恩的王家广场,只要一到了广场上,他的闪避余地就多了很多,再也不会像刚才那样被动。

      身后几百米处开始传来喧闹声,显然是莫拉家族的护卫被惊动了,而埋伏在暗处的两大家族高手同样选择了劫击,只要是莫拉家族的人,绝对不能放出来一个。当第二轮火球与箭支飞射而来的时候,凯里乌斯侯爵的脸色黯了下去,火球所引起的爆炸烧毁了他的几根头髮,箭支则被斗气完全挡了下来,可他的身形在离王家广场还有20米的时候,掉了下去,下面等着他的是13个一流的刺客,就算只有3个也能在瞬间取走他的性命。

      当凯里乌斯侯爵準备奋起最后的力量进行反击的时候,他看到从广场上蹿起一个身影,而那道身影的速度快得让他惊讶,在他只掉下去6米离地面还有十五六米的时候,那个身影接住了他。对于凯里乌斯侯爵来说,这个身影不是救了他,而是在一瞬间给了他一个借力点,在得到借力点后,体内已经用尽的斗气瞬间又充盈了起来,青亮的护盾再次亮了起来,然后他稳稳地停在了空中。

      那个身影则以一种很不规则的抛物线落了下去,劫击他的刺客们根本摸不透他的落脚点,而他在一株小树上轻轻一借力之后,以骇人的速度反弹了回来,然后一拽凯里乌斯侯爵的衣袖,闪着青光的凯里乌斯侯爵如同一道青色的闪电一般被他给拉着飞向了王家广场。而他们落到王家广场上后,那些失去目标的火球与箭支才碰撞在一起爆炸开来。

      凯里乌斯侯爵并没有选择停下来,他与那身影一道向前奔跑,借着白色的雪光,他这才看清楚,帮助他的人居然就是杨平的僕人,那个总是笑嘻嘻名叫杨大的中年人。儘管凯里乌斯侯爵已经有了些心理準备,但他却没有想到来人居然是杨大,而且杨大的本事比他原来见识过的不知道高上多少!

  • 名称:洗濯屋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3: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