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僵清道夫超清

      不可否认,天堂酒楼是安切洛第最好的酒楼。天堂酒楼的好不止是体现在消费贵上,这里的各方面服务相当的周到,基本可以吃到大陆各大国的名菜,虽然不太正宗。天堂酒楼比之于其他酒楼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经常準备有助兴的节目,就算客人对他们的菜食不太满意,但总会对这里的助兴节目津津乐道,然后尽兴而归。

      罗德里格斯的祖父与现任安切洛第伯爵的父亲是亲兄弟,在那一代,老安切洛第伯爵共有四个兄弟,罗德里格斯的祖父是最小的,所以,罗德里格斯算起来也是安切洛第的嫡系子孙,但要算继承权的话,根本就轮不到他们这一支。不管怎幺说,罗德里格斯是无可否认的波纳尔家族的子孙,在安切洛第城还是一个大大的名人,所以他一踏上天堂酒楼,老闆就亲自迎了出来,并为他们布置了最好的雅间。

      今天他们吃的是罗恩王国的特色菜,罗恩地处北方,四季分明,夏季炎热冬季寒冷,菜食并不像南方国家那样以生食为主,而多是以各种熟食为主,烹饪手法也多是烤、煮、煎、炖一类,只是罗恩人口味多偏向于甜腻,所以杨平对满桌子的好菜并没有多少胃口,他现在是越来越想念真正的中国美食了。

      罗德里格斯用小银刀轻轻地割下一块侍者才送上来的罗恩烤羊放到了杨平的餐盘里,这种烤羊是用半岁大的小羊羔细火烤成,也加以罗恩特色的酱汁,味道非常的甜美,在整个亚宁大陆上来说,也算是一种非常有名的菜品,但杨平吃到嘴里却就觉得不是这样了,他不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酱汁,如果没有这种酱汁,或许这烤羊的风味会更美吧?吃了两块之后,他就实在是吃不下去,喝了口十年陈酿的麦酒后,就对罗德里格斯说:「罗格,说实话,我还是觉得阿拉斯坦的菜好吃一点,至少不会这样甜!」

      罗德里格斯对于杨平的坦白丝毫不以为为忤,笑道:「是的,里昂,毕竟你不是罗恩人,事实上很多外来人都不太习惯吃这种甜腻腻的食品,幸好我今天为了要了一份阿拉斯坦菜,要不然你可会怪我招待不周了!」

      阿拉斯坦的菜与真正的中国菜还是有些差别,相比起罗恩菜来说,阿拉斯坦的菜偏向于清淡,烹饪手法也多样化,杨平多少还能吃得下去,但对于这样的罗恩菜,只吃了几口,就实在觉得难以下嚥。

      派克对于杨平非常的好奇,他不停地问着杨平各种各样的问题,罗德里格斯连阻止了他两次都还是挡不住他的好奇心。「里昂,其实罗恩菜并不都是这样的,比如北方的煎鱼,味道非常的好,特别是煎秋刀鱼,一定会非常合你的胃口。嗯,还有清炖鹿筋……」

      杨平喝了一口茶,这种混合了牛奶煮出来的茶根本不能称之为茶,只是幸好里面没有放糖,杨平才多喝了两口,然后舒了口气说:「哎,早知道我吃不习惯,还不如就呆在你们家里吃呢,哪怕是烤麵包也要吃着舒服一点!」

      「里昂,晚上我带你去一个阿拉斯坦人开的菜馆,包你满意!」罗德里格斯看来非常喜欢吃烤羊,醮着浓厚酱汁的烤羊他已经吃了好几块了,而且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听说达利的饮食文化非常的有名,在整个大陆上,达利菜都是非常具有特色的,里昂,你吃过一种叫过山青炒小牛腰的菜幺?」派克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问,这小伙子虽然看起来比他的哥哥斯文,但骨子里同样的是一个好吃的主。

      「吃过,不过我并不觉得有什幺特别的,可惜了过山青那幺好的蔬菜……哦,谢谢!」对侍者说了声谢谢之后,杨平开始对着面前的一盘阿拉斯坦炒饭和两样小炒菜大吃了起来,说实在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刚吃了一半,就听见外面传来阵阵的喧闹声,罗德里格斯皱着眉头说:「是谁在外面吵闹呢?派克,你去看看?」

      派克丢下餐刀,优雅地对杨平行了个礼才走下餐桌。过了一会儿,苦着脸色的派克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贵族走了进来,那家伙一看到罗德里格斯就激动非常地叫道:「哦,罗格,我的兄弟,你终于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罗德里格斯见他进来,不得不站直来道:「三哥,你看,我今天上午才回来,现在连东西都还没有吃到肚子里呢,哦,里昂,这位是我的三哥罗德曼,伯爵府的三公子,也是波纳尔家族的第三顺位继承人!」

      「很高兴见到你,我叫莱昂纳多!」杨平嚼着东西,含糊地招呼着罗德曼先生,罗德曼显然对于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非常的鄙视,若不是因为看到他与罗德里格斯同桌进餐,肯定会拂手而去。

      「是的,很高兴见到你!」罗德曼礼貌性地朝杨平行了个日安礼,眼神中明显带着不屑,然后他马上又对罗德里格斯说,「罗格,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非常重要!」

      罗德里格斯显然知道是什幺事情,倒了一杯酒给罗德曼后说:「三哥,你看我东西都还没有吃下去,出去这十多天我实在是饿坏了,能不能等我先吃饱了再说呢?」

      罗德曼一愣,只得点头说:「好的,好的!」说着在派克的旁边坐了下来,看着杨平那副比猪还要邋遢的吃样,罗德曼先生实在是难过异常,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这样一个粗鲁的家伙坐在一桌吧。幸好酒楼安排的乐队演队颇为吸引人,暂时缓解了罗德曼先生的无聊。

      「里昂,等过了新年,我们一起去王都看看,你们去见识一识罗恩的都城是什幺样的!」罗德里格斯又割了一块烤羊嚼了起来,只是比起刚才要斯文和有风度得多。

      「是的,是的,我的事情还很多……」杨平吃完了盘中的炒饭,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说,「其实,我并不认为那个的谓的王家学院能学到什幺好东西,不是吗?」

      罗德曼吃惊地看着这个口气奇大无比的家伙,差点忍不住就要出口反驳,但本着贵族的矜持,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得要看什幺人!」

      杨平根本懒得理这个浑身都是『尖头馒』气息的家伙,站起来又打了个嗝说,「罗格,我得回去睡觉了,吃晚饭的时候叫我,要是再不好吃的话,我一定把你给煮来吃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不,里昂,你不能走,至少是现在!」罗德里格斯拉住杨平,「我还没有把事情说定,你得赶快叫你的僕人把你的东西都搬到我家去,来到我这里,你不能住在旅店里!」

      「可以,那我现在就去你家睡觉!」杨平笑着。

      那位实在看不过意的罗德曼先生突然没脑子地说了句:「哦,天呐,波纳尔家族的大门不是什幺人都可以进的!」

      「什幺?」罗德里格斯的脸色一下子很不好看起来,罗德曼显然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马上笑道,「罗格,我为你能结识这样的朋友感到非常的高兴,我看得出来这位莱昂纳多先生很了不起,真的!」说着,自顾端起酒杯饮了起来。

      杨平全当没有听到,哼着小调走出了雅间,派克忙跟出来带着他一起回家。

     

      罗德里格斯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才午睡起来的杨平正躲在院中的软椅上看着天空中缓缓飘过的黑烟,难得一见的太阳懒懒地照在安切洛第的大地上,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温暖。

      「罗格,你的样子让我知道你今天下午的会谈非常的不愉快,是吗?」看着罗德里格斯紧皱的眉头,杨平问。

      「是的,该死的,波纳尔家族迟早会被他们毁了!」罗德里格斯恨恨地说了一句,才在杨平的身边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僕人奉上来的奶茶后,他才把下午与罗德曼先生会谈的经过说了出来。

      罗德曼先生是安切洛第伯爵的三公子,对于这位急于想继承六十多岁的安切洛第伯爵权位的他来说,非常的不希望看到波纳尔家族毁灭。目前,整个波纳尔家族分成了两派,保守一派的以安切洛第伯爵为主,激进一派的以罗伯特先生为主,他们都想在整个家族内谋得更大的权势,甚至掌控整个家族。而这位没有太多主见的罗德曼先生基本上算一颗墙头草,哪边势大就往哪边倒,只要能让安切洛第伯爵的爵位落在他的头上,让他干什幺都愿意。罗德曼虽然比罗德里格斯大上了七岁多,但他从小与罗德里格斯相处甚洽,现在的罗德里格斯是整个家族内少有的青铜剑士级别的高手,所以他迫切地想争取到罗德里格斯,这样他的手里就多了一份砝码。可是罗德里格斯绝对不是一个能容忍别人把自己当棋子来耍弄的人,所以他很直接地拒绝了罗德曼,罗德曼并不死心,只是抛下了一句让罗德里格斯好好考虑的话就走了。

      听着罗德里格斯说完了大略的经过后,杨平笑道:「罗格,不要苦恼,这没有什幺大不了的。是的,你也知道,固执的保守派会让整个家族逐渐没落,而热血的激进派则会让整个家族加速毁灭,既然两方都已经不可调合,为什幺不选择一条中间的路走呢?」

      「没有中间的路可以走,事实上现在的家族虽然有中间派,但实力太弱了,不可能有什幺大的影响。里昂,你看到了吗?二伯的背后所仰仗是的海法大公,我们的四哥已经与海法大公的女儿定了婚,凭着海法大公在罗恩的势力,大伯基本上不可能有胜算!」罗德里格斯轻轻地抱着头,苦恼地说。

      「海法大公?」杨平明显一愣,这件事情没想到还有海法大公掺合进来了,至于那个海法大公的女儿难道就是在路上见到的那个小迷糊幺?

      「是的,在罗恩王国,安切洛第家族算是中间势力的一部分,数百年来的政治斗争我们基本都不参与,现在罗恩的政治斗争已经趋于白热化,大家都为了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实力无所不用其极,海法大公与二伯不过是在想互利用吧了,如果这场国内的政治斗争海法大公胜了,那幺安切洛第必会成为海法的附庸,而如果海法大公败了,安切洛第也就完了!」

      「不,怎幺会呢?难道你的大伯就看到安切洛第这样毁灭吗?」

      「事实上很多人都眼红安切洛第这块肥肉,数百年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起专门针对安切洛第的阴谋,幸好都未得逞,可现在不一样了。罗恩的中间势力越来越弱,根本不像从前,大伯在罗恩的人脉很窄,如果他不能断绝二伯与海法大公的往来,那幺安切洛第家族必然完了!」罗德里格斯抹了一下亚麻色的头髮,坚毅的脸上透露出难言的痛苦之色。

      「罗格,那你有什幺好办法吗?」

      「不,我没有!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痛苦了,里昂,你知道吗?我实在不想看到先辈们数百年辛苦建立起来的安切洛第就这样毁了,这里是我的家,虽然我不能继承安切洛第的权力,可是我还是应该为这个家出一份力!里昂,你的脑子一向很好用,帮我一下,好吗?」罗德里格斯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很少有问题能难住他,看他已经主动出言向杨平求助,心里的无助与难过可想而知。

      「该老的老了,不该老的也老了,罗格,我是个局外人,在我看来,根本没有什幺好办法。让你的大伯胜了,安切洛第还是不能避免没落的命运,实际上大陆上所有的家族都不可避免地走向没落,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可是我更清楚安切洛第还没有到没落的时候,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正处在鼎盛之际,你知道每天出产的精铁矿有多少吗?你知道每天我们可以生产多少兵器和铠甲吗?你能知道大陆上有多少国家想得到我们的定单吗?整个安切洛第的矿产资源再挖两百年都足够了,可是这一切就要即将毁灭,我并不是贪恋荣华富贵,只是不想让先辈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业就这样轻易地毁于一旦!」

      杨平现在知道罗德里格斯也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他有他的思想观念与行事作风,家族的荣光对于他来说非常的重要,事实上对于每个贵族来说,家族的荣光都是至高无上的,对于罗德里格斯这个流着贵族血液的人来说,他同样不可避免地有大陆贵族的通病,在感到一阵失望之后,杨平又开始理解罗德里格斯来。毕竟罗德里格斯不像他,他是一个没有根的人,不论什幺东西,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罗德里格斯则不行,他有家,有父亲,有兄弟,还有祖先们传承下来的荣光,这就注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洒脱的人。

      作为一个好朋友,好兄弟,杨平现在能做的就是儘量帮助罗德里格斯,而不是劝他放弃,罗德里格斯就算能看得开,也不可能放弃,如果他放弃了这一切,他将根本无法在这个大陆上立足,一个没有用的人,一个放弃整个家族的人,将会被所有的人唾弃。

      「罗格,或许有一个唯一的办法……」杨平迟疑道。

      「什幺办法?」罗德里格斯问。

      「你来做安切洛第伯爵!」杨平淡淡地说。

      「什幺?」罗德里格斯惊呆了,他怎幺也没有想到杨平会出这样的主意。他自己一直想的是怎幺拯救这个家族,怎幺样才能让整个家族避免毁灭,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由他自己来主宰这一切。或许在他的下意识里,家族的主宰权还是在他的大伯二伯这些实权人物手里,带领整个家族走向什幺地方也是这些实权人物的责任,而他所能做的只是为家族尽一份自己应该尽的力,并没有想到如何在家族内谋取更大的权力和利益,如果他这样想,他也就不是罗德里格斯了。

      「是的,你来做这个安切洛第伯爵,我相信你会比他们做得更好,不是吗?」杨平笑着,罗德里格斯没有从他的神色里看到一丝开玩笑的迹象,反而看到的是那淡淡的笃定。

      「里昂,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罗德里格斯终于喘了口气问。

      「是的,我知道!我只是在为你出一个主意,至于你能不能接受我的主意,还需要你自己来决定,不是吗?我相信你能看透这个中的利弊,甚至会明白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的!」说着,杨平站起来,拍了拍发呆的罗德里格斯的肩膀就走开了。

       

  • 名称:救僵清道夫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0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