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汁超清

      两千年前,亚宁大陆的魔法文明达到一个相当高的程度,元素系和特殊系的魔法成就甚至到了一个连神明都担忧的高度,儘管当时主宰大陆的还是光明教会,但是实力最为强大的却是魔法师公会。当年的魔法师公会由会长主持日常事务,真正的领导是由大陆上最有名望的魔法师组成的魔法委员会,委会员人数最多的时候达到了37人,核心委员一直都是13人,魔法师公会的发展、走向都是由魔法委员会进行仲裁再由公会会长执行。在13人中,炼金术士必然佔有一席这地,除了最受人尊重的西斯尔家族外,炼金术士在魔法公会中无疑就是大家的宝贝,魔法师们需要的各种好装备都需要炼金术士来製作,如果没有炼金术士,就算有再好的材料也没有什幺用处。

      阿加斯.达隆.柯比就是曾经魔法师公会的13名核心委员之一,他也是亚宁大陆整个炼金术界的宗师。经过近万年的发展,炼金术在大陆曆3000年左右已经发展到了巅峰,而巅峰之上最耀眼的代表无疑就是阿加斯.达隆.柯比。在史料记载中,阿加斯一生共製作出了三件神器,分别是『黎明的曙光』(光明系魔杖),『海神之咆哮』(水系魔杖),『巨龙的末日』(骑士重剑),凭着这三件神器,阿加斯荣登史上最伟大的炼金术士的宝座,成为教会最尊贵的客人之一,是唯一一位被教会认可并没有被加以追杀和压迫的炼金术士。儘管阿加斯的成就是如此的高,但他却死在了神魔大战的最后一役,他必生的着作与心得完全没有流传下来,再加上后来教会继续大力打击炼金术士,以至于炼金术终于急剧没落。

      「你说的是阿加斯.达隆.柯比,就是那位最伟大的炼金术士吗?」安比斯难以置信地再次确认。

      「这个世上或者有同名同姓的人,但是绝对没有同名同姓又有相同成就的人!」杨平说着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只刻有『阿加斯.达隆.柯比』名字的一只火系极品手镯递给了安比斯。

      安比斯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这只看似用一整块极品火系魔晶雕成的手镯,双眼闪着激动的泪光,凭着他行家的眼光,不用拿在手里他就已经看出来这只手镯绝对是一件伟大的杰作。用一整块火系魔晶雕成精美的手镯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工艺了,但比起上面刻画的魔法阵和镶嵌的几种材料的手法来看,只有巧夺天工足以形容了。看到这只手镯,安比斯知道自己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阿加斯三成的水準,同时,他也从这只手镯里看到了两千年的炼金术是多幺的发达……

      安比斯的样子就像一个最虔诚的信徒捧着神赐予的物品一般,他的表情和神色已经不是能用语言能形容的出的了,他只有默默地流着泪,仔细地看着这只手镯製作的每一个细节,或许这是他一生唯一看到的两千年前的伟大炼金术作品了,也是他唯一一次机会感受两千年前炼金术文明的机会。

      「安比斯先生!」杨平放下餐具,用毛巾擦乾净了嘴说,「我想聘你为我的专职炼金术师,这只手镯就作为见面礼,你看可以吗?」

      安比斯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杨平会提这样的要求,但他的手已经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镯,「你说的是真的?你要知道带着一个炼金术士在身边会给你带来很多的麻烦!」

      杨平突然大笑起来,端起半杯葡萄酒一饮而尽,在他的示意之下,站在一旁的杨淩张开了一个隔绝一切能量探测的结界。

      「安比斯先生,我们之间应该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下,不是吗?」杨平的话不但让安比斯,就连杨淩也弄不明白是什幺意思。

      杨平又倒了一杯酒后说,「相信安比斯先生早就认出我就是莱恩纳多.明.西斯尔了,对吗?」

      杨平说出这句话后,安比斯的眼色已经开始变了,而杨平眼中那戏谑得意之色反而更浓,「对于在大陆上广为流传的我的老师是一个伟大的炼金术士,相信安比斯先生早已经知道,要不然你也不会在市场上把你精心染制的可哥兔让我看到,对幺?我还忘了说,那种颜料绝对不是一般的炼金术士能配出来的,需要採集一种名叫萤光兽的骨鳞用特殊的方法才能炼製出来的,这种颜料可以用来製作魔法阵、魔导器还有许许多多的魔法物品,而安比斯先生却把它用在一只可哥兔上,你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能引起我的注意,要不然为什幺你早不拿出来,迟不拿出来,偏在我到的时候拿出来?当然,我同时也发现了,你的摊位是临时摊位,所以,你应该比我先进市场没有多久。只是安比斯先生,我想知道你是从什幺时候什幺地方开始跟蹤我的呢?」

      安比斯苦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只是一个粗心大意的小伙子,看来我也走眼了。其实,我的破绽还相当的多,比如为什幺轻易地就跟你来了……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思了。杨先生,按华族人的称呼方式,我应该这样叫你,準确的说我是从罗拉开始跟蹤你的。你的消息在大陆上传开之后,我就开始找你,因为我实在太想证实你的老师到底是不是隐藏在暗处的炼金术士,等我好不容易赶到爱丁堡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离开了,然后你的蹤迹仿佛从大陆上消失了一般,我花了无数的金钱和力量,终于得知你曾经在伯雷第安出现过,可等我赶去的时候,又落空了。直到贝加洛高地之战后,从精灵公主的口中说出你死于禁咒之下我才死心。你也知道,炼金术士的生活非常的艰难,为了能更好地继续我们的事业,很多时候不得不从事一些卑微的工作,比如捕猎魔兽什幺的。那天你在罗拉购买斑马兽的时候,我发现了你很不寻常,当然,不是指你的衣着,现在大陆上的魔法师,十个有六个都流行你现在这种装束,当时我只是觉得你的气质很特别,所以就留了心,在出了罗拉之后,我都没有想到你就是传说中的最年轻的禁咒法师先生,在跟蹤了你一段时间之后,我越加发现你的实力是如此的不凡,凭着炼金术士特有的直觉,我想你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小西斯尔先生,当然,到了现在这才证实我的这个想法!」

      安比斯说完之后,杨平已经又喝完了杯中的酒,满足地歎了口气之后才说,「安比斯先生,你的跟蹤术非常的高明,我不得不佩服你!」说完,下意识地瞟了杨淩一眼,能躲过杨淩的精神探察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了。「而你的解释也让我相当满意,本来,我只是出于对你的好奇,并没有想过要聘用一位炼金术师的,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更加坚定了,安比斯先生,我诚心地邀请你来做我的专职炼金术师,不知道你有什幺意见!」

      「我只有一个条件!」安比斯盯着杨平说。

      「阿加斯的残章!」杨平笑道,安比斯点头说,「对,我没有其它的要求,就算吃、住和炼金用的魔法材料都由我出都没有关係,我只想看一下阿加斯的残章!」

      「不,我怎幺能亏待你呢,安比斯先生!首先,我申明一点,我的聘任时间是终生制,阿加斯的残章我可能给你,也可以为你提供你想要的任何的炼金术材料,但是,从今以后,你只能为我一个人製作魔法物品,同时,我也可以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要的是你的忠心!」杨平静静地看着这个脸色已经红起来了的炼金术士,他知道安比斯肯定会答应的,只是一答应就把自己的一生都出卖给了杨平,对于把尊严和自由看得很重的流浪炼金术士来说,心理上还是要挣扎一番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安比斯抓过了还剩小半瓶的葡萄酒,一口饮尽了之后,抹了抹嘴角的残渍说:「拿来吧!」

      杨平知道安比斯算是答应了,为了能见识一下最伟大的炼金术士的遗着,为了能向炼金术的巅峰再迈进一步,为了能更安心地从事比自己更重要的炼金术工作,安比斯决定放弃了尊严和自由,确切地说只是放弃了自由,杨平并没有说明要他卖身为奴,所以在人格上他还是受到了杨平的尊重,只是杨平现在是他的终生老闆,他剩下的生命都将为杨平服务。

      杨平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半本阿加斯的笔记递了过去,安比斯一看,显然激动得浑身发抖,但还是惊问道:「这不是残章,明显是半本,我亲爱的老闆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拥有整部的阿加斯笔记?」

      「有那幺重要吗?」杨平当然能理解安比斯的心情,这就像他当年上武当山求学是的心情一样的,得到了太极心法,更想得到比太极心法更高深的武学典籍,这就算一个老酒鬼,喝到好酒之后,如果还有更好的酒摆在面前,就算不要命也要去喝到。

      「是的,这太重要了!」安比斯连说话的腔调都变了,原本以来只是几页残章,残留下来不齐全的笔记虽然对他的説明也非常的大,但并不足以改变他的一切,但是完整的半部阿加斯笔记就不同了,绝对可以让他现在的炼金术水準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可以重现两千年前的炼金术鼎盛时的荣光。

      「安比斯先生,这半部阿加斯笔记已经足够你消耗一生的了,等你什幺时候真正专研透了你手里的笔记之后,再来说其他的吧。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回旅店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还要上路去罗恩王国!」杨平说完示意杨淩撤掉了结界,然后起身走了。

      安比斯忙把半部阿加斯笔记小心翼翼地放到空间袋中,然后屁颠颠地跟着杨平走了。

     

      上路之后,杨平甚至有点后悔太早把这半部笔记给了安比斯,这个老家伙一路上就知道研究笔记,连他的问话都置若罔闻,他本想从安比斯口中了解这个大陆更多不同的一面,哪知道这个老家伙一有了笔记,就完全忘了自己是谁,就算是回答,都只有三个字『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气得杨平恨不得把他一脚给踢下车去。

      出了吉安向西北走了六天之后,到达了费米罗帝国的又一重镇曼德培恩,对于这个历史文化名城,曾经的费米罗帝国首都,杨平根本没有兴趣去观赏,他对这个大陆的历史了解只是一星半点,看了那些历史古迹也没有意思,只是第二天在出曼德培恩之后,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吉安购买安比斯那只五彩可哥兔的贵族小姐。一阵雄劲的北风掀开了那位贵族小姐乘坐的马车的车帘,杨平恰好又看到了那只五彩的兔子,他顿时惊讶于这个世界居然如此的小。

      看着马车上的纹章,杨平问杨淩道:「你认识那是哪个国家的贵族幺?」

      杨淩瞟了一眼说:「罗恩公国执政大臣海法大公多罗曼.海法.约肯家的家徽,车里坐的人必是约肯家族的嫡系!」

      杨平自然知道杨淩博学多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幺认出来的?」

      「车箱上铸有罗恩王国的孔雀标誌,海法大公的家徽是六叶普拉迪花图案,图案周围如果是金饰圈就表示是海法大公本人,如果只是内圈镶金,就表示是海法大公家的嫡系,外圈镶金表示是旁支,不镶则只是重要的亲属或者特许使用的!」

      这个大陆上不但名字,就连各种纹章都有一番学问,杨平可以说是深有领教,他对于以前欧洲中世纪的文化根本不太了解,也不知道有没有这幺繁琐,以前对于一个名字有很多的门道,他都感觉到无比的烦腻,现在看着这个六叶普拉迪花图案,他却一时觉得有意思起来。

      「我看到费米罗帝国皇家的徽章是天狮,达利帝国的是火云兽,阿拉斯坦大公则是一只锦鸡,这里面有什幺特别吗?」杨平问。

      「没什幺特别的,家徽一般都是自己设计的,除非是由皇帝或者国王特赐的。一般普通人升为贵族,在没有家徽的情况下,皇帝和国王可以特赐,武官赐兽,文字赐花,其他的则赐予除此外的图案!」

      杨平看着杨淩那冷漠的样子,也懒得再问,至少他现在知道罗恩王国的海法大公是一位文官出身,所谓的执政大臣恐怕就是丞相吧?

      一路上前后几驾马车向罗恩进发,杨平数了一下,海法大公家的就有三辆,随行的还有一百多名护卫,看来肯定有什幺非常重要的嫡系子弟在内。而除了杨平的马车外,另外两辆马车看不出有什幺特别之外,看来都不过是赶路凑到一起的。

      又走了十天之后,六辆马车才前后出了费米罗帝国疆界,到达了教廷在北地的第一块封地-奥申,刚一踏上奥申的地面,就发生了一件让杨平错愕非常的事件!

  • 名称:妹汁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37: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