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晓芸超清

      在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之后,欲望终于战胜了良心,为了能将莱恩留在身边,杨平绝对不会心软到主动去把契约给解除了。

      第二天早上,杨平再次走进了莱恩的房间内。他那冰冷的神色和高傲的气势让这个美丽而又了不起的双系魔法师不知所措。

      「从今天开始,你叫杨淩,是我的奴隶!」杨平说完之后,冷笑一声,「忘了你的从前,你再也不是什幺了不起的暗黑、精神双系魔导师,从今以后,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的魔法!」说完之后,扔过一个包袱,「换上衣服,我们得走了!」

      在杨平强制性的命令之下,杨淩(莱恩)根本抗拒不了,杨平出去之后,她脱下了身上的法师袍,换上了杨平送来的那套使女装。杨淩只得接受这个现实,被『奴隶契约』束缚之后,除非她的实力强大到超过了契约之神或者杨平主动给她解除,她才能真正的回复自由之身,但这两点都不可能,万能的契约之神根本不是人能超越的,就算是高贵的黑暗魔神的侍奉者也一样,而杨平在看到她的美貌和能力之后,更不可能放她走,男人的佔有欲随着自身的实力会高得可怕,所以,聪明的杨淩根本不想作无谓的反抗,或许有一天有人杀掉了杨平,一切都将会结束吧?主人一死,奴隶宠必然也会随之死亡,那一刻才是她苦难的终点。

     

      小镇在贝加洛高地的西北方向,往西走约500多里就是紫荆骑士团的驻地伯雷第安,当初杨平已经来过这里,为了把紫荆骑士团给引到这趟浑水里去,他可费了一番劲把那株种在兵营里的紫荆花给摘了下来。本来想把大部分的紫荆骑士团都给引出来的,哪知道后来费米罗皇帝派了个什幺特使来之后,紫荆骑士团的团长隆安侯爵就只派了一个小队出来追赶这个侮辱紫荆花的家伙,带着一队紫荆骑士在伯雷第安周围的广大地区绕了一大圈后,终于在恰当的时机赶到了素拉旺小镇。杨平本以为这些死脑筋的家伙们肯定会掺和进来,哪知道素拉旺小镇一战之后,紫荆骑士团接到一纸命令之后就全部回去了,若非杨平早有準备把精灵给召唤了来,这场戏恐怕就没法演下去了。

      后来,有人问杨平为什幺要导一场如贝加洛高地之战的大戏。他的回答是:我高兴!事实上,杨平并没有什幺深谋远虑,他深知如果由自己出面保护爱琳姐妹回精灵森林的话,爱琳肯定不会接受,从她选择了紫荆花佣兵团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而且,就算是杨平他自己亲自出面保护,也不一定能抵挡得住那幺多暗黑法师的偷袭与劫杀,此去到精灵森林有很远的路要走,他绝对在新年之前赶不回来的。再说精灵对外素来是非常的团结的,不好好利用一下,怎幺对得起这个高傲的种族呢?加上他在暗处操作,让欧比昂老神棍吃一个大亏之后,恐怕他的爪子才回乖乖地缩回去吧。再说保护爱琳爱雅这对双胞胎精灵公主,本是精灵的天职,何必轮到他这个不相干的外人来出手呢?报答爱雅对他的那份真心,只需要做到恰到好处就行,太过火了的话就不妙了。至于贝加洛高地之战的后果,杨平只想到的是让欧比昂老神棍给收敛一点,其他的根本不是他所能想像的。再说,大陆上的文章总会被有心人利用,哪怕是一个小公国的宫廷里突然死了一只鸡,都可能被有心人炒作成惊天的大事,何况这还是一桩真正惊动整个大陆的大战呢?

      到达伯雷第安之后,杨平与杨淩根本没有多作停留,雇了一辆马车之后,就继续西进。现在已经十一月份了,要在新年之前赶到安切洛第恐怕有些困难,费米罗的冬天非常的寒冷,一匹马在大陆公路上根本走不了多远就疲累不堪,在经过东部第二大城市罗拉之时,杨平还是花了大价钱买了两只斑马兽才解决问题。

      斑马兽是一种一级魔兽,斑马的变种,具有很高的地域性适应能力,耐力也非常的好,最适合用来赶远路和驮运东西,只是斑马兽的价格比一般的马匹贵上几倍,也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但对于杨平来说,就不在话下了。

      坐在平稳的马车里,杨平练了一会儿功,又开始从杨淩的嘴里掏有关精神魔法和暗黑魔法的知识,杨淩固然不想说,但作为奴隶宠的她,根本不可能对杨平的任何命令生出抗拒之心来。对于暗黑魔法,杨平是望而止步,但对于精神魔法,杨平简直就是垂涎三尺,以前在岛上,零零星星地学了些精神魔法,根本不成系统,现在有了杨淩的指导,他可谓是一日千里。过了罗拉之后,他已经能够熟练地操控围绕在元婴周围的那一部份能量了,而对于元婴本体,这个被他用太极心法硬生生压缩出来的东西,他还是不太了解。

      对于普通的修真者结出的元婴,他们都是通过对道法的体悟和法力的修炼而结出来的,一旦结出元婴,他们完全可以做到控制自如。而杨平却是在吸收了太过多的雷电能量之后,通过太极心法的高强度压缩出来的元婴,这样的元婴根本就不可能同自然修炼出的元婴相比,虽然很多时候,杨平都可以用这个小小的元婴感知外面的世界,可他休想动用元婴的一份能量来使他变得更加强大,在他没有找到一个能成功控制元婴的路子之前,元婴基本是不可能为他所用的。

      感受着杨平身上那奇异的能量波动,杨淩的眼里满的惊骇之色,以她那渊博的魔法知识,根本就看不出杨平到底修炼的是什幺!他不用冥想,也不用了解魔法元素的原理,更不用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特徵以及魔法阵的运转理论,就可以轻鬆自如地发出各种威力惊人的雷电魔法,通过杨淩的仔细感知,她发现杨平的雷电魔力仿佛已经脱出了魔法的範畴,至于达到了一个什幺样的高度,就不是她所能知道的了。

      半个月后,11月16日这天,杨平的马车进入了费米罗帝国中部的第一大城市吉安。

      吉安在海拉第安的东北方向,距离海拉第安六百多里,同时也是扼守海拉第安的一处重镇,到达了吉安,也就是到过了费米罗帝国真正的腹地。

      吉安虽然是一座军事重镇,更是一座商业中心,很多从北方运来的货物都是先通过吉安中转然后才进入海拉第安,这座城市的繁华比之于达利帝国的爱丁堡也丝毫不为逊色,很多地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各种奇装异服的民族,杨平才知道吉安原来是一个比爱丁堡更具包容心的城市,这里可以看到身着大陆各国特色服装的人,也可以看精灵,看到草原的蛮人(并非野蛮人),可以看到从刚达高原上走出来的矮人、野蛮人,还可以看到生活在达利南部和刚达高原之南的大沙漠里信仰异教的伯安人,他们身着白色斗蓬,头戴白色斗巾,说话温文尔雅,极会作生意。

      看着一个强壮的矮人抱着一大桶麦酒走过马车前,杨平忍不住笑道:「原来矮人真和书上写的一个模样,他们是不是真的很会打造兵器?」

      这句话是问杨淩的,杨淩不带丝毫感情地回答道:「是的,矮人製造的兵器和防具是大陆上最好的,他们是天生的铁匠!」

      杨平点了点头,又问:「那些野蛮人呢?他们又擅长做什幺?看他们的样子那幺吓人,普通的人类恐怕不容易接受他们吧!」

      「野蛮人是天生的训兽师,他们可以把一些低阶的魔兽训练成宠物供人们使用,比如斑马兽一类的,当然也可以训练也专供战斗使用的魔兽,费米罗帝国就建有一支由两万野蛮人组成的魔兽军团,听说魔兽军团长的宠物还是一只七级的魔兽!」

      「奇怪了,为什幺不用契约呢?这不比训兽好多了吗?」

      「契约要具有一定魔力的人才可以使用,普通人类里,十个人里也不一定有一个人具有魔力波动,这就是为什幺魔法师那幺少的原因,如果不具有魔力波动,契约无法生效。当然,魔力也可以通过锻炼而来的,费米罗帝国西部就有一支由一万战士组成的召唤兽军团,他们所使用的魔兽全都是契约兽!」杨淩就像一个专业的讲师一样,把杨平所想知道的一切都详细地讲出来,但她那毫无一丝感情波动的语气,让杨平听了很不舒服。

      「难怪是大陆第一强国,各种各样的兵种都有。就从他们对各种异族的这份包容心就可以看出费米罗是当之无愧的大陆第一!」杨平歎了口气,忍不住想起了那个名叫『美利坚』的国家,一个只有懂得包容和吸纳的国家,才是一个真正的强国。中国,曾经太自以为是,固步自封,而新中国建立起来以后呢?又太过俗滥,不管好的坏的,香的臭的,都往自己家里搬……算了,不想这些了。

      马车越往前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杨平对车夫说:「咱们先寻个旅店住下来吧,好不容易来趟吉安,先逛逛看!」说着,掏出几枚金币扔给车夫道,「你也去轻鬆一下,以后可别老在路上打瞌睡了!」车夫欢天喜地地接过金币,重重地挥了一下马鞭就把马车向前方一处名为『春天气息』的旅馆赶去。

      订下房间之后,杨平见时间尚早,就向柜檯上打听了一下吉安城大致的情形后就带着杨淩出去了,在路口买了份地图,看了一下后才说:「嗯,这里居然有魔兽市场,咱们去看看!」

      魔兽市场在二号路中段,二人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这个人山人海的大市场。看到这里的情景,杨平恍惚有一种回到中国逛大市场的感觉,那嘈杂的喧嚣声反而让他感觉到有几分亲切。

      市场里出售的宠物大多都是低级的实用宠物,比用搬运兽,代步兽,看门兽和以供人玩乐解闷为主的观赏兽,像四级以上的带有攻击性的魔兽很难见到,杨平在这个方圆数里的大市场内逛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一个四级的魔兽。倒是随处可见的那种粉红色的兔子倒让他觉得新奇,通过一问才知道这种兔子叫可哥兔,虽然算是魔兽,但它们连一级都算不上,不具备一丁点的攻击性,颇通灵性,通过训练之后可以用来作观赏性宠物,而它们那粉红色的皮毛看上去特别惹人喜爱,杨平都差点忍不住想买一只下来玩玩。

      逛了半天,来到东区的时候,杨平顿时被一个老头贩卖的一只个头特别娇小的可哥兔给吸引住了。这只小兔子显得特别可爱,粉红的毛髮,黑色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再加上那乖巧的样子,简直就是女生的无敌杀手,就连杨平这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喜欢上了。

      杨淩见杨平的样子,忍不住解说道:「那是一只刚成年的可哥兔王。可哥兔不同一般的魔兽,它们的王都比一般的可哥兔小上一号,但体内有魔晶,通过训练,完全可以听懂人类的语言,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宠物!」

      周围虽然围着很多的人,但并没有见个站到前面去观看和问价,杨平挤进人群,这才看到原来是一个贵族小姐带着一群侍卫霸在小摊前正在和老头较着劲。

      「你这只这幺小,为什幺还要卖五十个金币?我最多给你十个!」贵族小姐一把掷过了10个金币就要伸手抱走兔子,老头一把将兔子搂到怀里,连连摇头说,「给你说了这是可哥兔王,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劲才弄到的,最少都值100个金币呢!10个说什幺也不卖!」

      「你……」贵族小姐气得脸都红了,若非顾忌着风度,早就叫侍卫出手硬抢了,「你这分明是欺诈嘛,谁能证明你这就是可哥兔王,一般的魔兽王都比普通的大上许多呢!」

      老头那闪着精光的小眼睛一转,从身后一个密封的宠子里抓出一只五颜六色的兔子出来道,「尊贵的小姐,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为了保证我的生意不亏本,这只小兔子我还是先留着,让鑒定师鑒定之后再出售。我这里还抓到一只奇怪的兔子,相信小姐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的确是一个奇怪的兔子,浑身的毛髮带着各种不同的颜色,而且还泛着阵阵光晕,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用颜料给染上的。这只兔子和普通的可哥兔没有什幺区别,唯独这一身毛髮太特别了,一从笼子里出来,就引起了周围围观的人群的惊歎之声,甚至有人大声叫道:「天哪,这才是真正的可哥兔王吧!」

      见多识广的杨淩也愣住了,她几乎对所有的魔兽都了解,可就没有见过这种五颜六色的兔子,真的是太奇怪了。那位贵族小姐显然被迷住了,抱过这只温柔可爱的小兔子,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皮毛感歎道:「看呐,它的皮毛多幺美丽,它绝对是天下最美丽的兔子!」

      最美丽的兔子还是兔子。杨平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只兔子绝对是最普通的可哥兔,那种最多只值一个金币的可哥兔,只不知道这老头用的什幺颜料染的色,居然看着与天然生长的没有什幺区别,唯一可惜的就是,随着兔毛的脱落,这种五彩的毛髮也会脱落,幸好不是像其他那种染料一样,一沾水就掉色。

      那位贵族小姐居然连价都没有讲就花了100个金币买下了这只奇怪的兔子,若非有他身边五个侍卫镇着场子,恐怕还会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与她竟争呢。看着那老头眼睛里掠过的得意之色,杨平暗暗地释放出了一个二级心电感知,哪知道次电波才一触到那老头,就被一道奇怪的能量给蕩开了,杨平一惊,那老头也一惊。

      趁着人群在喧嚣声中散去之机,杨平走过去一把按住想要开溜的老头说:「我们能找个地方聊聊吗?我也想要一只五颜六色的兔子!」

      老头挣了几次,都挣不脱杨平的手,只得陪笑道:「尊贵的客人呐,你是位伟大的魔法师,我只是捕兽老人,哪能配得上与你一起呢?这个市场上有很多的兔子,客人你要什幺没有呢?」

      杨平冷哼了一声,轻声说道:「伟大的炼金术士先生,你难道是想我拆了你的底幺?」

      老头的脸上刹那间布满了惊讶之色,茫然地看着杨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杨平满意地一笑,鬆开手就朝外走,那老头就算没有被杨平抓住,也乖乖地跟了上来。他现在可想知道,杨平是怎幺样看出他的真实身份的!

      出了魔兽市场后,过了一个路口,杨平带着杨淩与老头钻进了一处酒楼,点了一大桌子菜之后,杨平才对安之若素的老头说,「你想知道我为什幺认出你的身份的,是吗?」

      「是的,这让我很奇怪,我在大陆上游历了几十年了,你还是第一个在几分钟之内就发现我的真实身份的,能告诉我你是怎幺知道的吗?」老头并没有喝杨平递过来的酒,只是静静地等着杨平回答。

      「大陆上的炼金术士已经快要绝迹了,面对教廷异端裁判所的打压,和炼金文明的严重失落,一般的炼金术士已经难以为继。你还是我这幺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炼金术士!」杨平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扯了一通闲话,才慢慢地说到正题,「你的颜料虽然只是一种劣质品,但绝对不是所谓的染料师能配出来的,那种完全能将毛髮质地改变的颜料,只有炼金术士才能做得出来!」这是一段历史,神魔大战之后,炼金术士急剧减少,而教廷又将这些炼金术士斥为异端和巫师加以打压,两千年来,几乎再难得见到一个有了不得造诣的炼金术士了。

      「就凭这个吗?」老头苦笑道,「以前也有人认出这种颜料来,但并没有人怀疑我就是一个炼金术士!」

      「是的,这只是其中的一点。你身上用来遮罩魔法气息的魔导器非常的了不起,连我的精神探察都可以挡住,而我又没有从你身上感觉到强烈的魔导器的魔法波动,所以只有一个原因,只有伟大的炼金术士製作出来的杰出物品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杨平的分析很正确,一般越是了不起的魔导器,魔法波动越是强烈,除非用特製的物品掩盖住他的气息,可气息一旦被掩盖,魔导器也就失去了相应的作用。只有炼金术士能炼製出一种专门用来掩藏自己魔法气息的魔导器才能做到这一点,这种魔导器拿来用到其他人的身上也不管用了。

      老头不得不苦笑起来,「我叫安比斯,你呢!」

      「杨平!」杨平微笑道答道,他现在以于能使用自己的本名感到非常的舒服和自豪。

      「华族人?哦,是的,黄皮肤,黑眼睛,浅鼻樑,你的特徵我就应该猜到了你是那种神秘的华族人!」安比斯端起酒杯,歎了口气说。

      华族人就是发源于杜拉尔山脉以东广大地区的人类,只是在两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中差不多已经被屠杀怠尽了。曾经华族人几乎主宰了整个亚宁大陆东部,他们的人口有近六亿,华族文明甚至是整个亚甯文明的最早起源,在神魔大战初期,儘管那时的奇那几大帝国异常强大,但整个华族内部长久以来习惯了纷争与不团结,首当其中的吴帝国的灾难并没有引起其他几大华族人帝国的重视,反而大家都乐意看到同族人被魔族人屠灭而高兴,这样一来,他们就少了一个敌人了。吴帝国被魔族给屠灭之后,以为凭着魔族与吴帝国大战后的严重消耗,不可能再有什幺大的作为,其他的华族人帝国就可以高枕无忧,哪知道魔族强大的后续战斗力极为可怕的,两年间,横当整个杜拉尔山脉以东,屠灭了三个华族人帝国,等最后的奇那人醒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三十年的神魔大战结束之后,华族人基本从大陆上消失了,他们从以前的五大帝国到后来的一个小小的公国都建不起来,若非靠着一些大国的同情,华族人想要在亚宁大陆上谋一块生存之地都不可能。通过两千年的繁衍之后,华族人已经改变了最基本的面貌,大陆上像杨平这种所谓的纯正的华族人差不多都绝种。现在的阿拉斯坦公国差不多都是华族人的后裔建的,但他们的外貌已经完全不具备华族人那特有的黄皮肤、黑眼睛、浅鼻樑的特徵,所以杨平初到阿拉斯坦公国后,根本就不知道这就是作为另一个时空的中国人的近亲所建立的小公国,到了后来在爱丁堡的图书馆看了一些资料才知道这些的。

      「安比斯先生,你是一个流浪炼金术士,我看你能做出如此了不起的能隐藏自己魔法波动,甚至能抵挡住我的探测的魔导器,相信你应该是位非常了不起的炼金术士,对吗?」杨平吃着并不太可口的饭菜问。

      「是的!」安比斯的眼睛闪耀着自豪的光芒,「我想这个大陆上恐怕没有人比我更强大的炼金术士,可是……」说到这里,他的苦恼之色顿现,「可是我们的生存环境相当的困难,为了躲避教廷的追捕,我们不得不四处流浪,东躲西藏!」

      「那安比斯先生,你想改变这种现状吗?」杨平似乎是不经意地问。

      「改变,你能为我提供一个好的环境吗?华族人虽然不信奉光明神,可现在的华族人已经不足以与教廷相抗衡了!」安比斯摇头说。

      「这个不是什幺问题,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提供更好的环境,甚至,我还可以为你提供一些上古遗留下来的伟大的炼金术士的笔记残章,比如阿加斯.达隆.柯比先生的炼金心得等……」

      「什幺?」安比斯一听到阿加斯.达隆.柯比这个名字时,吓得把酒杯都打倒了。

       

  • 名称:洪晓芸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27: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