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人的飞行超清

      以下是《第二卷   罗恩风云》

      巴塔拉公国名义上来说是达利帝国的附庸,可是在翻过了乌拉山脉后,达利帝国对这里的控制已经空前减弱。若非因为达利帝国北方的猛虎骑士团能够在三天之内到达巴塔拉,巴塔拉大公不知道哪年就已经明目张胆地依附于费米罗帝国了。巴塔拉与他北方的霍特公国同处在费米罗帝国东南的野马平原,这里土地肥沃,商业繁荣,民风也相当的骠悍,唯一不足的就是,穿过野马平原的爱比尼斯江每年都会发一次大水,淹没无数的良田和房屋。以至于到了现在,野马平原上的百姓们大多都放弃了传统的种植农业,而改向了游牧为生的牧马业。野马平原出产的乌拉马虽然比不上北方罗恩王国的纯种马,但在大陆中东部地区来说,绝对算得上的头等好马了,达利帝国的30%,费米罗帝国的20%战马基本上都是来自于野马平原。

      因为百姓都放弃了具有稳定生活的种植农业,所以野马平原上的三个公国的男人们大多都爱出去闯蕩,他们最喜欢的职业便是佣兵。如今大陆上的佣兵中,十个至少有三个是野马平原上走出来的,而大陆佣兵公会的排名当中,前十的佣兵团就有四个是由野马平原出来的人主事的,通俗意义上来说,野马平原也叫做佣兵平原。

      促成佣兵业如此繁荣也与费米罗帝国尚武精神有关。整个费米罗帝国的百姓极为好斗,而且打斗伤人在不至残死命的情况下也不是犯法的,而在费米罗帝国东部的广大地区,因为土地贫瘠,人烟稀少,偏这里又是通往北方草原和精灵森林的交通要道,以至于这片广大的地区强盗滋生,任费米罗帝国如何都禁止不住,剿灭不尽。野马平原为整个东部大陆的中心和连接东西大陆的枢纽,直接就导至这里百业兴旺,特别是佣兵业。

      紫荆花佣兵团在整个大陆上并不显得有名,虽然他们已经组建了十多年了,整个团里也只有37人,而他们在野马平原本地的佣兵公会排名也只是能勉强排进前20名。人员的稀少与排名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实力不强大,事实上,当地了解佣兵行业情况的人都会对紫荆花佣兵团竖上一个大拇指,且别说团长是一位退役的残废黄金中阶的战士,就是整个团内的其他36名成员,最低的也是白银级别的高手。单凭整体素质与实力来说,他们在野马平原甚至整个大陆佣兵公会中都不会显得太低,但有个致命的硬伤就是他们的人员太少,毕竟这个看似平定的大陆,很多时候都需要有数量众多的人手来完成各种任务。

      半个月前,紫荆花佣兵团在完成从精灵森林保护一支商队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过一个任务。而在昨天,一个美丽的精灵小姐找上门,要他们保护她与她的妹妹回到精灵森林。

      凭紫荆花佣兵团团长里恩的眼光来看,这位精灵小姐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事实上获准从精灵森林里出来历炼的精灵都不会是弱者,但本着职业精神,他并没有问太多,很爽会地答应这个报酬并不低的任务。当然,冬季快来了,这一路再到了精灵森林,肯定能接到保护打猎魔兽的商队回来的任务,那报酬就会更高了。

      今天早上,里恩带着两位副团长和几位当初一起组团的兄弟去旅店接这位叫爱琳的精灵小姐时,才发现她的妹妹正处在昏迷当中,以里恩的眼光来看,那位昏迷的精灵小姐绝对是中了最恶毒的暗黑魔法的诅咒。看来精灵在大陆上行走也不见得就绝对安全,该死的暗黑法师,什幺都敢干,精灵也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吗?

      「难怪,骄傲的精灵要寻求保护原来是这样的!」里恩并没有探寻别人隐私的习惯,在他被费米罗帝国的某位大臣暗算丢掉一条手臂后,他就比谁都明白沉默是一个多幺好的习惯。而他的兄弟们同样有着这样的好习惯。

      头天夜里他们就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準备齐了,只要雇主批准,他们马上就可以上路。而爱雅的诅咒也等不得,在里恩询问起程时间的时候,爱琳只说了两个字,「马上!」

      从霍特公国的西弗城一直向东北走500里左右,然后再折向正北,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精灵森林的冬天到来之前,肯定能到达目的地。这一路上,何处有强盗,何处的强盗兇悍,何处的强盗软弱,里恩就算在梦里都能清楚地知道,而且现在只是保护两个精灵回家,根本就不存在有多大危险,所以他们一行37骑和一辆马车当天就从西弗起程东行。

      三天后,在出了霍特公国后到达了费米罗帝国毗邻乌拉山脉下的一座小镇素拉旺镇。这座小镇他们已经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镇人有多少户人家,哪家有多少个孩子,孩子们有多大了他们差不多都清楚。可是今天的情况很不对劲,镇上仅有的一条小街道空空旷旷的,看不到一个人,甚至连每次他们来到的时候,总爱狂吠的狗也不见了蹤影。

      「卡尔,罗利,你们去看看!」出于谨慎,里恩还是让两名兄弟先去这个小镇打探一下为妙。

      卡尔与罗利都是两名白银中阶的战士,力量巨大,身体强壮,他们每走一步,那铺着青石板的路面都禁不住会颤抖一下。可当他们穿过那个像征着正式踏上了素拉旺小镇的牌坊时,竟然无声无息地倒下了。

      「卡尔,罗利!」里恩的眼睛分明发现了什幺,他运起斗气大喊了两声,可那两个白银级别的战士根本没有动静,「爱欧比斯,拉他们回来!」

      爱欧比斯是个中年牧师,修为已经达到了大牧师的境界,他就是整个紫荆花佣兵团的血库,是保护他们生命安全的奶妈。爱欧比斯连施了两个『驱除术』和『神恩术』,却根本不见效果,他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说:「不,里恩,他们是中了毒!」

      什幺毒能无声无息地毒倒两个白银级别的高手?里恩看了看旁边的兄弟图恰克,事实上,图恰克已经跳下了马去,朝卡尔和罗利倒下的地方走去。从他身上闪耀着金黄色的斗气看,图恰克已经是位黄金初阶的高手了。

      然而,就在这位黄金初阶的高手走到离卡尔和罗利身体三米远的地方的时候,他不得不停住了脚步,然后用尽他最大的力气跳回来。心知不妙的里恩马上大喝道:「快,解毒剂!」另一位副团长大卫马上从空间袋内拿出了两瓶强力解毒剂丢了过来。

      图恰克整张脸青黑得吓人,已经完全看不到他那应有的苍白肤色,而那恐怖的青黑色正在不断地朝着他颈部侵蚀而去,金黄的斗气越发浓郁起来,这样并不能把毒驱除,只能暂缓毒性的蔓延。里恩拔开解毒剂的塞子,朝图恰克嘴里强灌了下去。显然,值十个金币一瓶的强力解毒剂还是有一些效果,至少已经暂时压制住了毒性的蔓延,里恩见状,毫不犹豫地又把第二瓶解毒剂给灌了下去。

      解毒剂也是一种毒,绝对不能多用。看着已经青黑色的毒素已经被重新逼到了脸部,大卫马上把他的斗气给输送了过去,在两个黄金级别的战士的努力之下,图恰克一鼓作气,终于把那猛烈的毒素给逼了出来。只见他张口喷出一蓬黑色腥臭的血液后,整个人就软了下去。

      「是龙毒!」图恰克的脸色白得更吓人,几乎已经透明。

      里恩已经看出来了,如果不是龙毒绝对不能无声无息地放倒两名白银级别的战士和差点让一名黄金级别的战士倒下。

      是谁干的?紫荆花佣兵团已经摆出了防御阵型,而爱琳的马车就被围在中间。

      龙毒并不是真正用来毒龙的毒药,只是形容这种毒的毒性有如巨龙一般猛烈,中毒者在几个呼吸之间便会死去,基本无救。图恰克若非仗着是黄金级别的战士,而且又早有準备,恐怕也早倒了下去。儘管现在已经救回了性命,恐怕一身修为已经被毁了大半。

      里恩并没有大声呼喊是谁想暗害他们,因为已经陆续有13个黑衣人从镇子的各处走了出来,然后形成一个半月的圈子与他们对峙了起来。

      这13人都是身着镶金边的黑色斗蓬,脸色戴着一个魔鬼的面具。

      掀开车帘的爱琳一看到这13个黑衣人,就完全呆住了。此时,她终于知道,这一辈子恐怕也回不了精灵森林,再也见不到她的母亲,再也看不到精灵森林那美丽的生命之树了。

      「你们是谁!」里恩用仅余的一条手臂拔出了他的重剑,那闪耀着的如有实质的金黄色光芒无疑让整个紫荆花佣兵团的成员们信心倍增。

      「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今天你看到我们,就不可能再活着走出这里,知道了有什幺用?」分不清楚是男是女,又略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爱琳是如此的熟悉。

      那个被杨平在塔塔尔山上杀掉的黑衣人也是用这样的声音说话的,这些该死的暗黑魔法师,为什幺杨平不把他们赶尽杀绝呢?善良的精灵此时心底也涌起了无尽的杀机,可她也清楚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这些暗黑魔法师的对手,就算她妹妹爱雅完好无损加上这些佣兵也不可能有胜算,从这13个黑衣人身上,他感觉到了比杨平杀死的那个更为强大的气势。

      爱琳恨杨平不顾爱雅的死活,也恨他毫无顾忌地残杀无辜的人,可是现在,她竟开始无比地想念起杨平来。

      里恩的目光如刀子般从13个黑衣人身上滑过,如果仅有其有两到三人,他或许还能应付过来,而在图恰克完好无损之时,加上卡尔和罗利,他至少有三成信心可以脱身,当然,最后的伤亡他也不知道会有多重。里恩唯一没有计算的就是胜利,以他从军多年的经验与黄金中阶战士那敏锐的直觉,他根本就知道整个紫荆花佣兵团是不可能打过这13个魔法师的,而且还是暗黑魔法师。

      光明教会不是说暗黑魔法师已经差不多绝迹了幺?怎幺会在这里还出现这幺多?里恩回头狠狠地看了爱欧比斯一眼,而对神有着无比虔诚信仰的爱欧比斯看到这13个死敌,他也傻了眼,现在,爱欧比斯已经知道,肯定是光明信感受到了他的虔诚,派这13个死神来召唤他了。

      站在最中间的黑衣人走上前一步,对里恩说:「把两个精灵交出来,我可以让你们选择痛快地自裁。相信精明的你应该知道怎幺样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事实上大家都已经知道怎幺样选择才是最正确的,那就是赶快自杀,在暗黑魔法师发动他们的魔法之前就把自己杀死,绝不能让他们抓到自己的灵魂,绝不能!要不然就算是身体死亡了,灵魂也会受到无尽的折磨。

      里恩的眼里死志显露无疑,但他却淡然地一笑:「是的,至少我们还有选择怎幺死的权力,不是幺?兄弟们!」最后三个字是用吼出来的,所有的紫荆花佣兵团的成员们士气顿时大振,爱欧比斯甚至已经开始準备他的神术。今天死在这里已经是必然,他就算不能救活一个人,但绝对可以杀掉一个该死的暗黑魔法师。

      佣余的35人都把武器拿在了手里。可惜紫荆花佣兵团里并没有魔法师,用来压制魔法师的弓箭手却有七个,连图恰克都拔出了他那重达60斤的重剑,拄着站在里恩的旁边。

      「很好!」黑衣人说,「我也不介意再收取35个纯洁的灵魂!」他说完这句话就退了回去,而里恩则如一只猎豹一般发动了攻击。

      如果那名黑衣人晚回去一步,里恩绝对有信心一剑削掉他的脑袋,杀死暗黑魔法师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砍掉他们的脑袋。

      可是,当他那闪耀着如有实质的金黄色斗气的重剑砍到黑衣人刚才站立的地方时,却触到一个坚不可摧的护盾,由至少六个暗黑魔法师联手发动的暗黑护盾。

      爱欧比斯的神术只比里恩的剑晚一步到达,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之后,隐约带着纯正暗黑气息的透明护盾如遭到强硫酸腐蚀一般,冒起了丝丝白气。可惜,如果另四名牧师的神术也能有爱欧比斯的一样快的话,那幺这个护盾绝对会被打破,而里恩手里的重剑肯定能放倒其中一到两人。

      事实上,暗黑魔法师们已经不可能再给紫荆花佣兵团机会了,五头暗黑魔狼,一头暗黑魔熊和一只暗黑魔豹已经被成功地召唤了出来,当紫荆花佣兵团的第一蓬箭雨落下的时候,那七只暗黑系魔兽被放了出来。暗黑系魔兽的实力本来就比普通魔兽都要高上一级,而且,它他特有的暗黑魔法攻击和那无视物理防御以及能快速腐蚀魔法护盾和斗气的能力简直就是所有魔法师与战士的恶梦。四级的暗黑魔狼至少能发挥出五级的实力来,平常一个白银级别的战士对付两只左右的五级魔兽也不会太难,可是眼前的这是暗黑系魔兽,只要被他触摸上一丁点,小命差不多也就算完了。牧师的神术固然对暗黑魔兽有着天生的克制能力,可是牧师的魔力很少而且施法速度相当的慢,魔狼和魔豹这种以敏捷见长的魔兽面前,牧师的作用几乎可以不计。

      里恩绝对相信自己可以战胜其中最强大的暗黑魔豹,就算它完全可以算作一只七级魔兽,以他黄金中阶的实力来说,至少也有七成胜算。但里恩也知道,如果不让这只有着七级实力的暗黑魔豹碰着自己一丁点的皮肤,那基本不可能。现在,他已经没有信心能战胜七只暗黑魔兽,毕竟暗黑魔兽不管是物理还是法术攻击都带有强大的暗黑属术,灵魂攻击、腐蚀、诅咒,无一不是致命的。

      魔狼与魔豹的速度是极为迅速的,他们绕过了里恩,扑向了后面的佣兵们,而里恩的重剑,只是砍在了那只物理防御超强的暗黑魔熊的身上。暗黑魔熊痛号了一声,巨大的熊掌带黑色的雾气朝里恩拍了过来,儘管里恩就凭一只手都可以生裂虎豹,但他还是不敢硬接魔熊的这一掌,所以他选择了退。退一步之后,他就听到至少有三名兄弟的惨叫声响起,其中还包括图恰克的。可怜的图恰克在逼出了龙毒之后,最多只有一名普通白银战士的实力,哪里还能躲得过暗黑魔狼的攻击?即便是全神戒备的佣兵们虽然对暗黑系魔兽的恐怖多少有些了解,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这些弱小的四级魔兽居然能无视他们那银白色的斗气而直接撕开他们身上的甲胄,带着诅咒的攻击差不多在瞬间就能取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里恩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然后他狂吼一声,跳了起来,金色的斗气在阴郁的天空下显得那样的灼人眼球,宛如烈日一般。暗黑魔熊眼睛一花,里恩的重剑狠狠地砍在了它的头盖之上,里恩这含恨而出的一剑虽然砍开了暗黑魔熊的头盖,但并没有一杀致命,而暗黑魔熊的临死反击却足以致命,它的爪子无视里恩身上闪耀着的金黄斗气,只是撕开了一小片甲叶,而锋利的爪尖也只是划到了里恩的一丁点皮肤,连一丝血都没有见到,但一道黑色的印记迅速蔓延了开来。

      爱琳的自然系法术的咒语也在这时响起,她那代表着生命的自然之箭在射死了三只魔狼后也差不掉耗掉了大半的魔力,仅存的魔力她还得用来保护爱雅。看着为了保护她们的佣兵们被魔兽们不断地杀戳而死,爱琳的心都会随着每一声惨叫而抽搐起来。现在,她终于知道杨平至少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对待邪恶不是用忍让或者姑息,而是要以杀止杀!

      至少附带有三种诅咒的攻击让里恩瞬间失去了两成战斗力,别说胜算,就是能否逃脱已经越来越渺茫,只要他一松神,被斗气逼住的诅咒就会蔓延到全身,吞噬掉他的灵魂。爱欧比斯发出的神术虽然重伤了魔豹,但却被来去如风的魔豹撕成了碎片,而他的灵魂也被魔豹给一口吞了,连一丝惨叫都发不出来,大卫的重剑砍下了魔豹的头,还是没有救下虔诚的牧师先生。可惜他的灵魂,永远也上不了天堂,连他信仰一生的光神明也救不了他。

      紫荆花佣兵团在杀掉所有的魔兽之后,就永远失去了14位兄弟,其中还有四人受了伤,恐怕也活不了多久,其中自然包括里恩。

      看着根本就没有动手就让他们伤亡惨重的13名暗黑魔法师,里恩的所有恨意都被激了出来。以紫荆花佣兵团的实力来说,就算是数量再多一倍的魔兽来说,也绝对不可能有如此重的伤亡,但这些魔兽都是被暗黑魔法师们召唤出来的,并附有名种负面攻击与诅咒,哪怕只有划伤了一丁点皮毛,死亡也就在眼前了。

      里恩喘了口气,冷笑一声看着13名黑衣人说:「哼,就算是我们死,也至少要杀掉人们中的一人!」说完之后,他暴吼一声,与他配合相当默契的大卫立时扑上来为他掩护,而他明明看似攻击向站中间的那名黑衣人,在剑在中途之时突然转向,脱手掷向了站在最边上的那位暗黑魔法师,大卫手中的剑也被掷了出去。这两名去势不衰的黄金战士就这样赤手空拳地朝站在中间的黑衣人扑了过去。

      始料未及的两名暗黑魔法师就算面前布有护盾,但在黄金战士全力掷出的这一剑面前,还是显得有些脆弱,避无可避的他们被那闪耀着金色斗气光芒的两柄重剑準确地削掉了脑袋,只留下了一声不甘心的惨叫。

      撑在中间的这名黑衣人面前的护盾显然要比其他人面前的都厚,所以,强弩之末的里恩与大卫生生被弹了回来。

      这时,他们看到了黑衣人那讥诮的目光,仿佛在讥笑他们的无知,看着黑衣人缓缓举起的黑色魔法杖,里恩与大卫对望了一眼,只有不甘心的认命。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一阵突然传来的轻快而悠扬的歌声打断了黑衣人的魔法,而这种从来没有人听过的歌声让大家在一时之间都忘掉了恐惧,忘掉了杀伐,甚至眼前的一切。他们仿佛都看见了一株真正的兰花草,那带着淡淡幽香的兰花草,在生命即将逝些的此时,这样的歌声无疑是最好的礼物!

      循着歌声望去,从紫荆花佣兵团来的方向,一个身着黑色魔法斗蓬的年青人正挥着一支不知道是从哪里采来的紫荆花,轻快地唱着歌儿,带着一只幼小的白色的动物悠闲地朝素拉旺小镇走来。

      当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爱琳浑身有如遭到雷电一般,几乎晕了过去,她差点就扑出马车大声叫着『里昂』迎了上去,可等那年青人走近了之后,她终于看清楚了,虽然身影很像,甚至连衣服都很像,可他绝对不是杨平,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魔法师,一个胸口别着雷电系高级魔法师标誌的年青魔法师,长相似乎与她印象中的杨平没有一丁点的联繫,可她明明觉得眼前的这个年青魔法师是那幺的熟悉。

      杨平的出现,他两次表演的禁咒魔法被很多行游诗人传唱到大陆上每个角度,几乎成了所有年青魔法师崇拜的偶像。他的魔法,甚至他的形象,都成了所有年青人学习模仿的物件。从爱丁堡北上以来,爱琳已经不知道看到了多少这样的年青魔法师。前段时间,每看到这样的魔法师,她心下都忍不住会生出一股子恨意和厌恶之情来,而现在,一股思念和亲近之情油然而生。

      马车及整个紫荆花佣兵团挡住了进镇的通道,年青人不得不喊道:「对不起,借过!」

      当佣兵们让开一条道路的时候,他看到一地的死人时,忍不住大声惊叫声来,「哦,抢劫,杀人?小龙,我们快跑!」

      可是那头小白猪怎幺也不肯跑,一个劲劲哼哼着朝镇上走去。

      年青魔法师急了,「小龙,别去,当心你的小命!」但当年青魔法师在穿过人群,看到那还站着的11名暗黑魔法师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冷了下来,而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下午还颇为温暖的天气突然寒气逼人起来。

      小龙嗅了一下空气中的味道,打了个喷嚏之后,老实在站到了年青魔法的脚边,仍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带着猪的魔法师的出现,让现在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不管是佣兵,还是爱琳,就是那11个暗黑魔法师也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到了他的身上,大家都无一例外地感受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森冷的气势。

  • 名称:诱人的飞行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1: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