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超清

      事实上杨平在踏上亚宁大陆东海岸的那一刻,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远大的理想。权、钱、色,这是所有人都渴望的,至高无上的权力,用之不尽的财富以及天下最绝色的美女,他没有高尚的情操,上天让他来到了这个世界,或许是要他履行另一段使命,可是这并不妨碍他谋他想要的一切。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只想做一个了不起的游侠。在他看来,这个大陆上什幺都轮不到他来插手,权力分配已经达到了泡和,经济容量与局势都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更不可能与那大陆第一大商会塞尔格隆对抗,儘管他有着许多上古的魔法装备,可是他更清楚,只要拿出上百件来,这些装备的价值极有可能将会贬到与现在市面的普通极品装备的一般价值,当然,特殊情况下的需求除外。既是这样,又何必让这些两千年前英灵们留下的东西蒙尘呢?所以,倒还不如好好在这个大陆上游历一番,追求几个自己看得中的美女,凭着自己这一身奇怪的本事,自保应该不会有什幺大问题,自由自在、幸福美满地过完这一生,那就万事阿弥托佛了……

      现在看来,一切仿佛都变了。他隐约感觉到,那片存在于海岛上空的雷云肯定是制约空间裂缝再度开启的封印,而他却将雷云的大部分能量都吸收了过来。自己是强大了,而这个大陆的百姓却因此而危险了。杨平虽然爱冲动,但绝对不是个胆小而卑鄙的人,该他自己的责任,他绝对会承担起来。现在,他甚至已经开始梦想魔族入侵的那一天,他是如何当上联军的统帅的!

      杜勒姆先生现在已经没有心思来关心杨平的来历以及他的东西又是如何得到的,有着高尚情操和使命感的西斯尔家族后裔注定要为这个大陆奉献出他们的一切,所以,他当天就起身赶回家去了,临走时只是交待杨平一切慎重行事。

     

      教会的仪式刚一结束,杨平就出现在了爱琳的身边。看着这个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的精灵女子,杨平没由来一阵心痛。杨平对精灵两姐妹的感情,有着本质的区别,爱雅就像他疼爱的小妹妹一样,用尽一切力量都要去呵护好她,而爱琳就像,就像……懵懂的初恋情人那般,还谈不上爱,更多的只是仰慕与喜欢。

      然而,主教大人给出的结果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光明神的救赎』只对他最忠实的信徒管用,而爱雅信奉的是精灵女神,所以30位牧师祈求来的神力也不能完全化去暗黑魔法师以生命及灵魂种下的诅咒。

      「怎幺会这样?」杨平当场就呆了。这不可能吧?30位牧师都化解不了一个暗黑法师沖下的生命诅咒?这些家伙是不是没有收钱而偷懒?

      「请原谅,西斯尔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主教先生一脸的谦意,而爱琳却是神情木然,淩乱的头髮披在头上,已经看不到她的眼神了。

      「不,主教先生,我想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杨平拉着这个慈祥的老头,就算现在要他跪下来求这个神棍,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只要能救爱雅,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弃点什幺。

      「西斯尔先生,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该做的了。现在这位精灵小姐所中的诅咒已经被最大限度的压制,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送他回精灵森林,相信以精灵女王以精灵族的月之祭司的智慧,应该会有办法解除这个诅咒的!」主教大人说完之后,还不忘给杨平加了个定心术,圣洁的白光将发呆的杨平笼罩在其中,主教大人道了声罪过就退了下去。事实上,若非杜勒姆拉出了西斯尔家族这杆大旗,主教是绝不会为一个异教徒甚至是异族而使用『光明神的救赎』的,更何况教会与精灵族之间还存在说不清的介蒂。

      「爱琳,起来,我们要儘快把爱雅送回精灵森林去!」杨平试着扶起跪在昏迷的爱雅旁边的爱琳,但爱琳猛力挣开他的手吼道:「不,请你离开我们,你这个杀人恶魔。是你,是你让爱雅中了这如此恶毒的诅咒。你知道吗?我现在完全能感觉到妹妹有多幺的痛苦,这一切都是你害的!」爱琳的泪水如泉涌般淌下了那晶莹的面颊,杨平没由来一阵心痛。

      「我承认我是冲动了一点,可是,我不杀了那个暗黑魔法师,爱雅就不会中诅咒了吗?」杨平虽然心里很愧疚,可他的火气还在抑制不住了腾了起来。

      「最年青的禁咒法师,你的本事是多幺的伟大呀。为了彰显你的强大,你不惜杀死了如此多无辜的人,如果你真的是想救爱雅的话,就不是动手杀手,而是把儘量满足他们的要求!」爱琳儘量避开杨平,她的双眼迸射出的寒光让杨平如坠冰窟。

      「是的,我承认我有些偏激了。可是,我的精灵小姐,你知道吗?如果我把他们所要的东西给了他们,那幺受罪的将不只是一个人,而是整个阿拉斯坦的700万百姓。900万魔晶币,你知道能武装多少军队吗?足足30到50个标準的步兵军团,25个骑兵军团,我给了他们,你难道就忍心看到可怜的阿拉斯坦百姓倒在欧比昂的屠刀之下吗?」杨平的怒火完全的喷发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本是善良的精灵为什幺是如此的不可理喻!他的确想救爱雅,可他更不愿看到数百万人因此而惨遭杀戳。

      「你这是藉口!人类哪一年不发生战争?是的,我们与你无亲无故,你没有必要花费如此巨额的财富来营救我的妹妹,西斯尔先生,本以为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人,可是,你的行为再一次让我明白,人类永远都是自私和残忍的!」爱琳吼道,然后抱起昏迷的爱雅就沖出了教堂。

      此时的杨平被怒火冲击得忍不住就要出手把整个大教堂给毁掉了,但是他忍住了,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又追了出去。可是,他还是很伤心,因为他是真实实意想救爱雅,爱琳再笨也能分辨出来,她现在这样说,无疑就是否定了杨平为爱雅所做的一切,能不让她伤心吗?

      爱琳是一个讲道理的好女孩,他相信在给他讲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后,他能明白他的这份苦心。可是,爱雅的确是因为他的冲动才中了暗黑魔法师以生命及灵魂的诅咒,这种诅咒无疑提所有诅咒里最难解的,如果爱雅身上的诅咒驱除不掉的话,她将永世要承受无尽的痛苦与折磨,肉体毁灭了,连灵魂都逃脱不掉。一想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杨平的心就像针扎一样,这幺可爱的小妹妹就要死了吗?难道就没有拯救的方法?

      爱琳跑得很快,当杨平追上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魔法师公会叫人为她準备马车,他要马上回精灵森林。

      「爱琳,请允许我能与你一起上路,爱雅的事情我有责任,为了帮她儘快解除诅咒……」杨平才说到这里,爱琳就吼道,「不,尊贵的西斯尔先生,卑微的精灵承受不起你的施捨,而且,精灵森林也不欢迎你这种杀人恶魔!」

      「爱琳……」杨平感到一阵无力,这对精灵双胞胎姐妹如果不跟他在一起的话,也许不会经受这些苦难,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又让他无能为力。

      马上已经準备好了,并在车里铺上了厚厚的软垫,爱琳把爱雅抱上马车放好之后,走下来恭敬地杨平鞠了一躬冷冷地说:「西斯尔先生,感谢你这幺久来对我们的照顾。告辞!」说完,对车夫交待了一声,爬上了马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远去的马车的身影,杨平手脚冰凉,而五内如火般焚烧了起来。

     

      杨平先生在魔法师公会接见了达利皇帝的特使后,并表达了愿意加入达利帝国的意思,当然,他的要求就是必须得做达利帝国的首席魔法师,而且还必须得让皇帝陛下亲自下旨,可以让他组建一个全新的魔导军团。

      大陆上稍的实力的国家都有魔法军团,整个军团全部由魔法师组成,作为战略兵种之一,他们最大的作用不是作战,而是威慑。在逼不得已拉上战场的时候,大多是用来召唤大型禁咒打击敌方的战略设施和士气。魔法师培养起来相当的困难,必须要高级魔法师才有资格加入魔法军团,所以,几乎大陆上所有的国家都没有一个满员编制的魔法军团。而由政府来培养魔法师,这笔开支几乎不是一个国家能承担得起的,即便像达利这样的大帝国也只有一个不到三千人的魔法军团而矣,而每年花在魔法军团上的钱至少是国家十分之一的赋税,试想如此沉重的负担,哪量个国家能长期承担得起的?

      杨平所谓的魔导军团则并非全由魔法师组成,而是一个由混合了魔法师与各种职业兵种集战略战术为一体的军团,在两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之时,魔导军团一直存在,并是每个国家的主力军团之一,但因为神魔大战时期的巨大耗损,以及后来魔法文明的严重倒退,所以魔导军团逐渐消失,既而成了一段辉煌的历史。

      很显然,魔导军团的整体要求和单兵素质要比魔法军团更高,杨平提出这个要求多少有些为难达利皇帝的意思。本以为那位特使先生肯定会等上报了皇帝之后再给他答覆,哪知杨平才把这个意思一提出来,特使先生就说:「只要西斯尔先生愿意屈尊,皇帝陛下可以答应所有的条件!」

      这下杨平就傻了,难道这位达利皇帝陛下真的是『求才若渴』幺?看样子不像呀?这个达利皇帝虽然没有什幺恶名,但也无贤名,只不过一庸碌之辈,继位三十多年来,既无大的建树,也无大的过错,勉强算个守成之君而矣。看这个奉旨而来的特使先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杨平却又犹豫了。

      可他在提了将近十个相当苛刻的要求后,特使都毫不含糊地答应了之后,杨平彻底无语。最后,他只得先说,因为还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最近不得不赶去北部的罗恩王国一趟,就职仪式就等明年他回来之后再举行,特使这下才沉默了一分钟,然后他又爽快地答应了。这下杨平再也提不出哪怕一个小小的要求了,人家就连魔导军团军政自治、听调不听宣等条件都可以答应,这些小问题又怎幺会不首肯呢?

      第二天,达利帝国就把杨平这位西斯尔先生成为达利帝国首席魔法师兼第一任魔导军团军团长的消息公布了出去,大陆上一时掀起了无尽的波澜。而我们的杨平先生已经没有心情和时间来观注这些流言了,他在简单在化了个妆之后,就起程北上。爱雅所中的诅咒毕竟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如果不解开的话,他这一生都不会心安的。再说如果将来发生神魔大战,精灵族还是一个强大的依仗,他也不想因此而把关係给搞僵了。而罗德里格斯的约会他也不得不去赴!

      而他这次没有再用杨平莱昂纳多这个名字,毕竟,最年青的禁咒法师已经成了大陆上最有名的青年,他可不想背着这个可以与太阳的光芒相比的身份朝北走去。恐怕这一路北上,麻烦也会无穷无尽的跟着他走下去。

      杨平,这个他本以为不会再用到的本名,现在又重新被他自己叫了起来,这时,他才真正感觉到,原来还是自己的名字最亲切,最让他感觉舒心。

      其实,杨平这个名字在大陆上也并不显得奇怪,毕竟这个大陆上还是有少数人在用着这种中国式的名字。可惜的是,作为这种名字的原生种族,两千多年前生活在亚宁大陆东部的华族人在抵挡魔族入侵的战争中就差不多就被屠杀怠尽了,仅存的华族人差不多成了大陆上的一个极少数种族,而作为华族后裔现存的唯一代表却是那个弱小的阿拉斯坦公国。关于这一段历史,还是杨平在爱丁堡魔法师公会的图书馆内一些差不多将近失传的史书上看来的。当看完这段历史的时候,他这才悟过来,为什幺对阿拉斯坦那个弱小的公国为什幺感觉那幺亲近。

      北上的路途是相当的遥远,重新做回自己的杨平在走出爱丁堡后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自从在迷惘森林里见到凯威尔的那一刻起,莱昂纳多这个名字就一直伴随着他,也不知道是因为西斯尔家族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耀眼了,莱昂纳多这个名字逐渐让他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堪重负。很多时候,他都在回忆自己所走过的路,原本是想来到这个大陆之后,开始一段完美的人生,可是哪知道结果却是如此的糟糕,几乎是不堪回首。而那个已经让整个大陆都记住了的名字,莱昂纳多.明.西斯尔,甚至没有被赋予一个完整的灵魂,一切就像一个五花八门的拼凑物,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后,我们的主角先生甚至搞不懂莱昂纳多到底是自己的一个支配物,还是自己只是莱昂纳多的一个影子。

      对于自己人生及命运的操控能力如此之弱,杨平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能力来,难道自己连自己想走一条什幺样的路出来都控制不好吗?

      半个月后,他走出达利帝国,到达巴塔拉公国的首都巴塔拉的时候,他第一次对那个可爱的旅店登记员说出了他的真实名字,也是他第一次让自己的真实名字出现在这个大陆上。

      「我叫杨平!」说出这个名字之后,杨平下定决心,一切都将要重新开始。他必须得为自己找到一个準确的定位和一条适合自己走到人生终点的路,现在想来,莱昂纳多那个新来的魔法师先生,或许就是一个人生失败的产物,至少与他理想中的人生之路相差太大了。此刻他并没有想到,他这一生或许都甩不掉『莱昂纳多』这个身份了,毕竟创造了如此辉煌的成就,早就被大陆所记住了,哪里是他想摆脱就能摆脱的?杨平毕竟太年轻了,人生的经历也太少了,所以才会简单的认为可以轻易地摆脱一个已经成形的身份,等他以后认识到的时候,才知道莱昂纳多也好,杨平也罢,终于都是他,这有什幺分别呢?名字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称呼的代号,根本没有多深刻的含义,更没有必要为一个名字搞那幺多沉重的负担来。

  • 名称:苍井空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