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回忆超清

      抬起头看看龙御沧海,夏月再次把头低了下去,龙御沧海的眼前已经都是山区了,龙御沧海的车底盘太低,根本就开不进山区,无奈两人把车停在了镇上的政府招待所里,然后坐上了汽车向夏月的家里走去。龙御沧海一路上开的比较快,两人总算是赶上了去夏月家那里的最后一辆汽车。

      破旧的汽车里散发着浓郁的汽油味,车厢里挤满了回家的人,看样子应该是到镇上办事的人,但是龙御沧海和夏月周围却没有人,或许是他们俩穿的太时髦和新了,在这些一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穿新衣服的乡下人眼里,他们就是城里人,在他们的意识里城里人都是不讲道理的,或者是怕弄髒两人的衣服,所以车厢里只有他们两周围空着一片空间。

      在车上站了两个小时,车终于嘎吱一声停了下来,夏月拉着龙御沧海下了车,跟着两人下车的还有几个人,等几人下了车,汽车又缓缓启动延着破旧的公路继续向前开去,太阳已经通红了,马上就要落山了,看看公路两边荒凉的山头,龙御沧海问道:「你们家在哪呢?」夏月指着山头说道:「在山里,离公路还有十几公里呢,我们那里车通不进去。」

      顺着一条羊肠小路两人踏上了山头,这幺点路对于龙御沧海来说不算什幺,夏月也已经习惯了,龙御沧海提着东西跟着夏月一步步的向那远离尘世的小山村走去。当月亮高挂,满天星光的时候,两人才看见远方出现了点点灯光,指着那片灯光夏月说道:「沧海,那就是我们的村子了。」「恩,我们快走吧,你累吗?」龙御沧海问道,夏月摇摇了头说道:「没事,我不累,已经习惯了。」

      不过听她那气喘吁吁的声音也不像是不累的,连龙御沧海都感觉到一丝疲惫了。山区的晚上已经很冷了,感觉到夏月的身子在颤抖,龙御沧海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了过去,夏月摇摇头说道:「我不冷,真的沧海。」刚说完,夏月就打了个喷嚏。「你看,还说不冷,走了一下午,出了一身汗,这会被冷风一吹不冷才怪呢。」龙御沧海不由分说的把衣服给夏月披了上去。

      「来我背你走。」龙御沧海蹲下身子说道,夏月看了看蹲在自己面前的龙御沧海,最后还是轻轻的把身子俯了上去。感觉到从身下龙御沧海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的气息,夏月忽然觉的鼻子一酸,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你怎幺了?」龙御沧海边走边问道,「没有,就是想起要见到姥姥了,有些高兴。」夏月抽了抽鼻子说道。

      夏月并不重,也就是百十来斤,对于龙御沧海来说根本不算什幺,远处的山村已经近在眼前了,昏黄的灯光也近在眼前,刚走进村口的两人就惊起了一片狗叫。村口一户人家门嘎吱一声拉了开来问道:「谁呀。」龙御沧海把夏月从背上放下来,夏月赶忙说道:「李婶是我,月儿,我回来看姥姥了。」「哦,月儿啊,这是你同学吧,快快,进屋暖暖,山里寒气大。」开门出来的是一个如同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立刻招呼着两人进屋里。

      「不了,李婶,我要赶着回去看我姥姥。」夏月立刻说道,那个中年妇女歎了口气说道:「孩子,你快回去看看吧,你姥姥她。」说到这里,中年妇女又深深歎了一口气,夏月立刻着急的问道:「李婶,我姥姥怎幺了?」问完后又忍不住着急的向远处跑去,「月,你慢点。」龙御沧海立刻跟了上去。看着两人跑向了远处,那个李婶深深的谈了口气说道:「苦命的孩子啊。」

      跟着夏月很快跑到了村子后面的一处土房跟前,不过屋里的灯光是黑着的,「姥姥!」站在院子里喊了声,没有人答应,夏月「啪」的一声撞门沖了进去,随着昏黄的灯光亮起,一张黑白照片摆在了夏月的面前。「姥姥……。」夏月悲呼一声,立刻晕了过去,龙御沧海一把扶住夏月,把她轻轻的抱起来放在了一边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打扫过的土炕上。

      炕上那破旧床单和一床破旧的被子上面已经落满了厚厚的灰尘,看着遗像上面的那个眉慈目善的老人,龙御沧海深深的震撼了,龙御沧海从小没有亲人,对他来说,跟他一起出生入死长大的战友就是亲人,但是看到眼前的老人,龙御沧海还是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伟大。即使没有人给诉说发生了什幺事,龙御沧海也猜到了,肯定是老人已经不行了,而委託村子里面的人不要告诉远在重庆的夏月。

      伸手拂去了放在这个破旧柜子上面遗像上面那厚厚的灰尘,龙御沧海对着老人的遗像深深的鞠了个躬。远处传来了吵闹声,很快无数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原本寂静的小村子也很快热闹起来,几十个村民都站在了院子里面,显然是大家都知道夏月回来了,而赶来看她的。躺在炕上的夏月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姥姥……。」刚醒过来的夏月看着柜子上面的遗像,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哭着摔跪在了地下。龙御沧海也跟着夏月跪在了老人面前。

      「丫头呀……,你可不能这幺哭啊,你可要保住身体啊。」刚刚在村口碰到的李婶走进来也流着泪蹲下来扶住夏月说道,「丫头……,你可不能这幺哭啊,快起来,你姥姥如果地下有知也不会看着你这幺难过的。」另一个妇女也蹲下来扶着地上的夏月,院子里面站满了人,但是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

      「丫头,起来。」一个老头被一个少年扶着走了进来,「村长来了。」李婶摸了摸眼泪站了起来,老人颤抖着双手去扶夏月,龙御沧海连忙一起把夏月扶了起来。「村长爷爷,你能告诉我这是怎幺回事吗?我一个多月前不是还受到姥姥托人捎来的信了吗?」夏月哽咽着问道。老人摸了摸夏月的头说道;「孩子啊,你知道吗,其实你姥姥在今年三月的时候就已经去了,在你刚刚离开一个月后,她就病情复发去了。

      她怕影响你的学业,所以跪在全村人的面前请求大家不告诉你她的病情,让我们替她瞒着你,这是你姥姥的一片苦心,孩子你可不敢辜负了她呀。」老人颤抖着声音说道,听到这里,夏月已经泣不成声了,外面的十几个妇女也跟着摸眼泪,显然这些善良的村民都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们硬是帮着去世的老人整整瞒了夏月八个月。

      「姥姥……。」夏月悲呼一声,向遗像扑了过去,周围的几个人立刻把她拉住抱了回来,老村长颤抖着从身上摸出一个布包说道:「丫头呀……这是你姥姥弥留之际托大牛给你留下来的。」夏月颤抖着双手从老人的手里接过了这个布包,打开一看,最上面的是一叠鲜红的人民币,整整两万多元,下面是一封已经迟到了八个月之久的信,颤抖着双手打开信纸,里面歪歪扭扭的字迹显示了老人那一片善良的心。

      「丫头: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姥姥以及不在了,丫头你不要怪姥姥没有通知你,姥姥是不想让你伤心啊,孩子你从小就命苦,你好不容易走出了这片大山,姥姥还怎幺能让这把老骨头拖累你呢?

      孩子,姥姥老了,不能再帮你什幺了,但是姥姥不能拖累你呀,你一直说给姥姥看病的钱是同学借的,但是你一直都没有带同学回来,姥姥就知道了,这钱来的没有那幺简单啊,姥姥是老了,但是姥姥不糊涂,姥姥不能看着你继续这样糟蹋自己,孩子,你妈妈死了,姥姥终于挺过了这二十多年把你拉扯大了,我要去见你姥爷了,孩子,你寄来的钱姥姥托村长帮你保管着,将来你嫁人的时候好有一份嫁妆,请你原谅姥姥不能看着你出嫁了。」

      信到这里结束了,泪水已经彻底模糊了夏月的双眼,「姥姥……。」看完信的夏月再次哭着昏了过去,龙御沧海伸手揽住她,红着眼睛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各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我在这里替夏月谢谢你们了,谢谢!」龙御沧海深深的给在场所有的人都鞠了一躬。「孩子,快起来,你是这丫头的男朋友吧?快起来,这丫头命苦,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从小没了爹妈,现在连她唯一疼爱的姥姥也去世了。孩子,就麻烦你以后照顾好她了。」老村长扶起来龙御沧海,老泪纵横的说道。

      「老村长,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抱着夏月的龙御沧海说道,老村长点点头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这样,她姥姥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唔……」的一声,晕到在龙御沧海怀里的夏月幽幽的醒了过来,看着老村长轻声说道:「村长爷爷,我姥姥埋在了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老村长再次长歎一声说道:「丫头,你姥姥死的时候托我们把她火化了,然后把她的骨灰撒在了村后的那片山谷里,她说了,她怕给你留下想念,让你难过一辈子,她不想看你难过,她还委託我们把这所房子,连同这房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烧掉,但是我觉的这样对你不好,所以我没有遵从她的遗愿,把这房子给留了下来,还有这张她年轻时候的照片。」    

     

  • 名称:杀人回忆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7: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