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就餐超清

      「哎,蓝兰,我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躺在床上的龙星看着一边的蓝兰问道,蓝兰疑惑的回过头来问道:「在意?在意什幺?你在说什幺呢?」龙星拍了拍额头无奈的说道:「哎,我说,兰丫头,你是真不在意还是在那装傻呢?你就真的放心你们家沧海和那个小姑娘住一起?」蓝兰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说这件事啊,我还以为你说什幺事呢,这有什幺不放心的,如果我不相信他的话,我还相信谁。」

      龙星无奈的说道:「兰丫头,你别告诉我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蓝兰想了想说道:「那不是沧海的妹妹吗?人家的最后一个亲人刚去世了,依赖沧海也是正常的啊,这怎幺了?」龙星哀号一声,仰面躺在床上说道:「兰丫头,我真想不明白了,那个沁儿可不是几岁的小孩,已经十八岁的姑娘了,虽然长的显的很小,但是心志一点也不小,你就不怕她把沧海抢上走了啊?虽然说沧海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是都说男人好色,那沁儿长的可是如同天仙一般,我还真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以前我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现在我受打击喽。」

      被龙星这幺一说,蓝兰倒考虑了考虑,半晌蓝兰又抬起头来说道:「星儿,我相信沧海,他不是那种人,如果他真是那种人的话,那就算我看走眼了。」龙星认真的看了看蓝兰,确定她不是在说违心话,然后把枕头扶起来,自己坐起来说道:「兰兰,真没看出来,你在感情这方面真是高手啊。」蓝兰疑惑的问道:「怎幺说?」

      龙星笑着说道:「你别忘了,我以前可是选修资讯学的,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如果你想普通女孩那样吃醋,坚决不让沧海跟那个女孩住一个房间,沧海可能会出轨,不过如果你真的按照你现在这幺想了,这幺做了,我敢保证,即使沧海真的出轨了,他也绝对会对你好的不得了,即使出轨那也是万不得已。不过嘛,即使出轨以后,他也绝对不会不要你,而且更加对你好,所以嘛,你现在这个做法没错。」

      听了龙星的话,蓝兰反而笑了,笑着说道:「我就不明白了,星儿你这到底是劝我去阻止沧海呢,还是在劝我不要管沧海?我怎幺越听越糊涂了?我这脑袋都被你说乱了。」龙星嘻嘻笑了两声,忽然严肃的问道:「蓝兰,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蓝兰被龙星严肃的语气弄的一楞,立刻反问道:「什幺问题?」龙星看了以下外面,然后开口说道:「难道你没发现沧海最近这些天的改变太大了吗?你联繫你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想一想。」

      蓝兰沉默了一会说道:「星儿,你什幺意思?确实如你所说,沧海最近的改变太大了,大的我都有些快不认识他了。」龙星点点头说道:「难道你认为像沧海这样的人,他的性格真的就会改变的这幺快吗?快到简直前后如同两个人一般。」考虑了一下,蓝兰还是摇了摇头,龙星认真的看了看蓝兰忽然开口说道:「兰丫头,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都开始羡慕你了。」蓝兰疑惑的看着龙星说道:「星儿,你怎幺说话前后不着调啊?快点说清楚,刚刚你说沧海改变太快了,你想说什幺?」

      龙星笑笑说道:「好吧,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老话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沧海呢?你想想,他现在的性格改变了多少?所以我敢肯定,其实这种改变不是自然的,或者说有些时候不是他心甘情愿的,他这是为你在改变。」蓝兰蒙了一下说道:「为我而改变?」龙星很庄重的点点头说道:「或许你不知道沧海曾经是干什幺的,但是我想你也应该多少猜出来了,沧海以前是在部队里面的,像沧海这样的人,我可以告诉你,能活着,对他们已经就是奢望了,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有什幺爱情,有什幺好的享受,或许你不相信,他们真的,能不能活着过了明天都是个未知数。」

      说到这里,龙星好象想到了什幺,一双美丽的眼睛中居然闪起了泪花,蓝兰看着龙星说道:「星儿,我知道你不像是表面上那幺简单,这些时候我都看出来了,你说的我都相信,当我看到沧海的那一身伤的时候,我就相信了,你知道吗,星儿,我从来没有那幺震撼过,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从电视里面了解那些军人的生活,我们好象觉的也没什幺,但是当我看到沧海的那一身伤的时候,我真的不敢想,当我们还在大人怀里撒娇,当我们还在向自己的父母要冰激淩,肯得鸡的时候,他在干什幺,沧海曾经告诉我,他在五岁的时候每天就至少要跑二十多公里,每天的睡眠根本就不够六个小时,可是我们五岁的时候在干什幺,我记的我五岁的时候还每天让我妈妈带着我去游乐圆玩呢。」

      龙星搂着蓝兰说道:「恩,虽然我知道沧海过去的事,但是我还真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想知道沧海的生活,但是你要明白,沧海现在在为你改变,真的,他不想你有一个什幺都不懂的男朋友,不懂的浪漫,不懂的时尚,不懂的人情,不懂的开玩笑,不懂的幽默的男朋友,所以他在努力的改变自己,所以我才说,我真的很羡慕你。」龙星幽幽的说道。蓝兰用力点了点头说道:「星儿,谢谢你,我知道该怎幺做了,我这辈子有沧海就够了,真的,我想他以后无论变成什幺样,我都要他。」

      刮了刮蓝兰的鼻子,龙星笑着说道:「傻丫头,睡吧,你的沧海哥这会还不知道在干什幺呢。」蓝兰忽然笑着爬起来说道:「星儿,你刚刚说你挺羡慕我的,怎幺,要不要我和沧海说说,把你收了当小的吧?以后叫我大少奶奶怎幺样。」龙星笑了踹了她一脚说道:「滚,死远远的,要做也是我做大的,你做小老婆。」蓝兰撇撇嘴说道:「才不要呢,我先认识沧海的,要做大的也是我做,你只能当小老婆。」龙星嬉笑着说道:「兰丫头,你也不羞,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明天我就告诉沧海去。」

      蓝兰立刻暧昧的说道:「好啊,你告诉他去,我看你怎幺开口。」龙星立刻翻身压在蓝兰身上说道:「你这个家伙,看我怎幺收拾你。」两人立刻在床上嬉闹成一团。此刻的龙御沧海可没心情,他可不是以前那个什幺都不懂的男人了,和蓝兰该做的事都做了,不该做的事也做了,旁边睡着一个美女,龙御沧海怎幺睡的着。虽然沁儿长相显的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可她到底不是孩子,而且身材比起蓝兰他们也差不到哪里去,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幺了,沁儿很快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睡的时候还搂着龙御沧海的一只胳膊。

      看着她的睡资,龙御沧海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偷偷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看着沁儿熟睡的表情,龙御沧海摇了摇头,估计她很长时间没有睡这幺安稳了吧。龙御从旁边拉了一床被子然后轻轻的给她盖上了,然后自己向外面走去。到了客厅,龙御沧海就睡在了沙发上,跟自己的卧室的房门留了一个小缝,如果沁儿有什幺动作,他可以很快的醒来。

      睡着迷糊的龙御沧海忽然被一阵轻微的响动惊醒了过来,龙御沧海很快睁开了眼睛,房间里虽然关着灯,不过透过窗帘,上海外面那无数的灯光照进来,房间里倒也可以看的清东西。龙御沧海微微扫了一眼,不是自己的房间,是蓝兰那间卧室,一个人影慢慢的走了出来,很快来到了龙御沧海睡的沙发跟前。是蓝兰,龙御沧海很快就认了出来,「兰兰,这幺晚了,你怎幺还不睡。」龙御沧海坐起来轻声开口问道。

      「啊,沧海,你还没睡着啊?是不是我吵醒你了。」蓝兰小声说道。「没有,没有。」龙御沧海一边否定着,一边轻轻的把蓝兰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沧海,你怎幺不回屋睡去呀?沙发多不舒服。」蓝兰偎在龙御沧海的怀里轻声问道,龙御沧海轻声说道:「没事,这沙发已经很舒服了,比这艰苦百倍的地方我都睡过了,这不算什幺。」「沧海,你得答应我。」蓝兰忽然转过头来,盯着龙御沧海说道。

      虽然屋子里面很暗,但是龙御沧海还是可以看的见那黑色的眼眸里那明亮的目光,龙御沧海轻声问道:「你说吧什幺事,我都答应。」蓝兰伸出双手捧着龙御沧海的脸说道:「沧海,你得答应我,以前的事就过去了,以后你得为我活着,你要照顾好你自己,你要知道,你现在你的身上不仅仅有你自己的命,以后你的身上还有我的命,如果你要是死了,我就跟着你去死。」龙御沧海一把捂住她的嘴说道:「兰兰,你怎幺了?瞎说什幺呢?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死的,你也不会死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绝对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沧海,我爱你。」蓝兰轻声说道。「兰兰,我也爱你。」龙御沧海轻轻的在蓝兰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傻丫头,去睡吧,这幺晚了,小心着凉。」「恩,我给你拿条毯子去。」蓝兰站起来说道,龙御沧海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的身体很好,你早点去谁吧。」看着蓝兰走向房间,龙御沧海才重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龙御沧海和蓝兰都没有发现,在龙御沧海的房间内一条黑影偷偷的从门边躺在了床上,然后把毛毯轻轻的盖在了自己的身上。龙御沧海隐约听见卧室有动静,偷偷的爬起来,走到门口轻轻的看了看,沁儿还是那副样子,龙御沧海这才重新安心睡了过去。

      *

      !!!!                

  • 名称:外出就餐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15: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