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思敏金瓶梅超清

      这场宴会没白参加,三十二亿,龙御沧海古怪的看着对面的欧阳龙,不知道欧阳龙是怎幺想的,反正整场宴会倒也再没有找过龙御沧海的麻烦,反而有说有笑的和旁边的人说个没完,龙御沧海现在倒有些看不懂他了,说起来龙御沧海看人并不是很准,但是欧阳龙前后的表现就有点差别太大了,如果说现在欧阳龙气急败坏,不住的跟他找麻烦,龙御沧海反而认为挺正常的,但是现在损失了三十多个亿,居然脸色不变,马上跟众人有说有笑,这气度也太大了吧。

      根据他先前的表现,龙御沧海可不认为欧阳龙是这幺有气度的人,既然他现在不準备找麻烦,那幺就是以后準备找麻烦喽。龙御沧海想通这点也就不担心了,现在龙御沧海不怕他,以后更不会怕他。不得不说,有钱人常常进行这样的宴会还是很有用处的,虽然慕容云海他们现在还是学生,没有什幺生意要做,但是他们都已经是各个家族的未来继承人了,所以也各自都有自己的公司,不论这个公司是大是小,都是为了锻炼自己。

      所以虽然是为了给龙星接风,但是慕容云海和上官清硬是谈成了两笔生意,让龙御沧海佩服不已,这点时间都不放过,如果慕容云海能把在学校的时间多放一点在公司上,恐怕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不过宴会上龙御沧海倒是发现夏雪和上官雅的关係倒是缓和不少,至于这个缓和是故意做给人看的,还是真的缓和了,那恐怕就只有她们两个知道了。

      总算是结束了这场让人头疼的宴会,临出来的时候,龙御沧海根本就没看欧阳龙的脸色,直接把喝酒喝的有些晕呼的蓝兰拦腰抱起,然后就那样扬长而去,而欧阳龙则是脸色发青的看着两人的背影走进了电梯,然后铁青这脸也离开了宴会,都没有来的急和龙星打招呼,可想而知欧阳龙的心里愤怒到了什幺程度。离开酒店的欧阳龙,快速坐上一辆宾士车,离开了酒店。

      坐上车的欧阳龙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哗啦」一下,把旁边车里的一瓶红酒直接摔在了地上,对跟在他身边的一个人说道:「妈的,你们赶快给我去查这个混蛋到底是什幺来路,给我不惜代价去查,我就不信我查不出他来。」旁边跟着的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人立刻微微点头说道:「是的少爷,今天的事?」欧阳龙吼道:「行了!我知道了,不用告诉老爷了,三十几亿我还出的起的,这几年我也没少赚。」那个老年管家立刻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行了,走,先回别墅,我还有事。」随着宾士车离开了酒店,送走了龙星的夏雪他们才从酒店里面出来。

      「你说他会不会对付沧海?」夏雪问旁边的慕容云海,慕容云海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几年没见真是看不透欧阳龙了,他今天的表现太不正常了,我只所以敢拿那个公司来赌,是因为那个公司本来就是我爷爷奖励给我的,我随便折腾没什幺事,但是扬飞电子虽然在欧阳家算不上什幺,但是欧阳龙拿出三十亿面不改色,太不正常了,欧阳家和我们家不同,欧阳鹤和欧阳云可是随时等着找他的麻烦呢。」站在慕容云海旁边的上官雅说道:「我已经派人调查了他在英国的所作所为,别的不太知道,但是他在英国的几年里根本就没拿家里一分钱,但是他在那边也最少花了上亿以上,这里面肯定有什幺猫腻。」

      一直跟着上官雅的上官清说道:「姐姐,你记的不记得庞克?」慕容云海几人回过头问道:「庞克?」上官清点点头说道:「就是欧阳家的管家,那个人我也派人调查过,但是没查出什幺来,只知道他一直跟在欧阳天蓝的身边,在欧阳龙十一岁的时候才改为一直跟着欧阳龙,刚刚他也在大厅里面,欧阳龙输了三十多亿庞克应该知道,但是他却也没有任何表情,甚至都没有通知欧阳天蓝,所以我觉的欧阳龙现在在欧阳家的地位不像表面上那幺简单。」上官雅惊讶的看着这个一向文弱的弟弟说道:「没想到小弟你这幺上心,我回去让爸爸给你个公司玩玩。」上官清摇摇头说道:「不用了姐姐,让大哥二哥他们忙去吧。我懒的管那些事情,姐姐你放心,我养活姐姐你还是没问题的。」上官清的表情很坚决。

      上官雅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说道:「行拉,你个小鬼头。」夏雪和慕容云海互相看看,两人面色古怪的把头转向了一边,假装什幺都没看见。上官雅很快就感觉到了夏雪和慕容云海的动作,立刻红着脸说道:「你们别瞎想,小清就是从小依赖我而已。」慕容云海古怪的说道:「我们没瞎想,我们就是在看风景。」夏雪立刻猛点头,说道;「对对对,我们在看风景,看风景。」上官雅哼了一声说道:「不理你们了,走了,走了,回学校了,明天星星要搬过来了,让她住哪里啊?要不住你们那里?」

      上官雅是和夏雪说的,夏雪立刻无奈的说道:「我们这里已经多了两口人了,还往哪住啊?」上官雅奇怪的说道:「不是就你和蓝兰吗?怎幺多了两口人?」旁边的慕容云海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沧海哥非要和蓝兰住,我怕他不干好事,所以我也住了进去,监督沧海哥。」上官翻了白眼,看了看夏雪又看了看慕容云海,古怪的说道:「貌似某人的真实目的不是这个吧?」「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龙御沧海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了过来,几人惊讶的回过头才看见龙御沧海抱着蓝兰刚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

      慕容云海奇怪的问道;「沧海哥,你不是回去了吗?怎幺才从里面出来。」龙御沧海朝怀中的蓝兰努了努下巴说道:「她刚刚出酒了,我带她去卫生间了。」看着已经醉的不成样子的蓝兰,慕容云海惊讶的说道:「沧海哥,你带她进女卫生间拉?」龙御沧海点点头说道:「怎幺了?不就是女厕所吗?有什幺问题吗?」站在酒店门口的几人面面相嘘一番,都没有说话,一起向龙御沧海竖了个大拇指。「我们走吧,没想到你们还没走,在这里干嘛呢?」无视几个人那古怪的表情,龙御沧海开口问道。

      慕容云海摇摇头说道:「没什幺,我们刚刚正讨论欧阳龙呢。」龙御沧海摇摇头,抱着蓝兰向前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讨论他干什幺,一个人的路一个人的走法,只要他不和你发生交集,你管他干嘛?」随着龙御沧海的声音,几人都摇了摇头,虽然他们很多年没见欧阳龙了,但是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要是欧阳龙不想办法报复龙御沧海那才是见鬼了呢,不过见龙御沧海不放在心上,几人也只得无奈的跟着龙御沧海向停车场走去。

      「云海,你今天别忘了跟老师请假,我一会去买机票,我今天去乌鲁木齐。」慕容云海点点头说道:「行,没问题,不过沧海哥,你路上小心点,我们国家的对那个东西查的可是很严格的。」龙御沧海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蓝兰还在熟睡中,龙御沧海也捨不得吵醒她,只得拜託慕容云海和蓝兰解释一下,然后龙御沧海才打了个车开往机场。本来龙御沧海是準备坐火车的,但是从重庆到乌鲁木齐的火车也就那幺几趟,而且得好几天,龙御沧海又不想耽搁,加上昨天刚刚赢了三十多亿,就奢侈一把。

      到了机场,龙御沧海看了看最近的一班航班是二小时以后,买了一张经济仓的票龙御沧海在一边的咖啡馆坐了下来,叫了一杯咖啡,龙御沧海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这几乎是本能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龙御沧海的视线,不过正好饶过一边的拐角脱离了龙御沧海的视线。龙御沧海楞了一下,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不过龙御沧海立刻下意识的站起来,跟了上去,不过等龙娱沧海转过那边的时候,视线里面根本没有自己所看到的那个人影,龙御沧海皱了下眉头,再次在整个咖啡馆四处转了转,仔细看了看,确实没有任何眼热的人,龙御沧海这才压下自己的疑惑坐回了刚刚的位置。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龙御沧海又不确定了,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龙御沧海不敢想下去了,反正如果真是那个人,绝对没有好事,那根本就是个灾星。摇摇头,把脑海里的念头摔出去,龙御沧海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专心的喝咖啡。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龙御沧海这才站起来,出了咖啡厅向登机口走去,心里又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皱了皱眉头,龙御沧海看了看时间还有四十分钟,立刻转身重新回到了咖啡厅,到咖啡厅的一处人看不见的角落,龙御沧海摸出了刚刚自己偷偷藏起的枪,刚刚龙御沧海喝咖啡是假,藏枪才是真的。

      拿回自己的枪,龙御沧海再次走向了登机口,虽然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股感觉是怎幺来的,但是龙御沧海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谨慎是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重要之道!走过等机口,离飞机起飞还有二十分钟,龙御沧海看了看周围没有什幺特殊的人,排队上飞机的乘     客也早就上去了,龙御沧海把自己的枪拿出来连同枪证一起递给那个安检员。看见枪的安检员先是楞了一下,差点张嘴叫了出来,看见枪上面那枪证这才反映过来,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嘴,脸红的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以为你是抢劫的了。」龙御沧海差点没一头栽倒,有来这里抢劫的吗?

     

       

  • 名称:杨思敏金瓶梅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56: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