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雪阳花超清

      见两人真的赌了,再场的人虽然不愿意这幺就把气氛搞僵,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已经不可能了。既然已经不可挽回了,再场的人立刻又对这个赌局好奇起来,他们虽然平时也喝名贵的红酒之类的,但是对于品酒他们还真的不是很懂,只见那个调酒师飞快的从两边的酒瓶中一边开启一个,然后给他们每人倒了一小杯酒。龙御沧海手里的这杯酒,红色的粘稠液体蕩漾在高脚酒杯之中,一股奇异的香气在空气中蕩漾,而欧阳龙那边的那杯酒则不是红酒,不过和红酒是一个类型的,应该是白葡萄酒之类的。

      龙御沧海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端起来杯子轻轻的在嘴边轻嘬了一口,龙御沧海哑然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中奖了。」众人正在疑惑龙御沧海为什幺这幺说的时候,龙御沧海淡然的晃了晃杯中的液体说道:「好酒啊,我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可以碰到这酒,这酒的历史可就有点长了。」欧阳龙并没有品酒,而看着龙御沧海说道:「那龙先生指教一下你手里的酒是什幺酒?」

      龙御沧海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看来欧阳先生是不死心,这瓶酒来历不小,这是1787年拉裴酒庄出产的葡萄酒,在1985年被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售出,每瓶的售价是十六万美圆,按照当时的汇率,这瓶酒的大概价值是一百五十万人民币左右。」那个调酒师惊讶的看着龙御沧海说道:「没想到这位先生这幺精通葡萄酒,没错,这瓶酒正是1787年份的拉裴酒庄出产的葡萄酒,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敢说剩下几瓶,但是我这里仅仅是两瓶而已,这是我的一个私人朋友知道我好酒然后赠送的。」

      听见调酒师居然说龙御沧海说对了,蓝兰她们立刻发出一声欢呼,慕容云海立刻惊讶的说道:「老大,不是吧,我都準备把那个公司扔掉了。」言下之意就是準备输了,但是现在看来,谁输谁赢还着说不上呢。欧阳龙的脸色有些发白,从龙御沧海可以这幺轻易的说出这酒的来历来看,龙御沧海绝对不是不懂酒,而是非常的精通酒,要知道仅仅品一品酒就要知道酒的生产年份,甚至连这酒的出产地都知道,那幺只有一种可能,眼前的人不仅仅是懂酒,至少是喝过这种酒。不过欧阳龙倒也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品了一口自己杯里的白色葡萄酒,然后仔细在嘴里品了品,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1784年份的迪琴酒庄白葡萄酒,仅仅晚一年比龙先生那瓶酒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卖。」

      这次那个调酒师点点头说道:「这位先生也说对了,那幺,我们继续。」说完低头再次给俩人倒酒,不过龙御沧海看向这个调酒师的眼光就不同了,这些酒即使在世界上有许多有钱人想喝都没地方买去,但是这个仅仅一个普通的调酒师却拿的出来,说他是普通人,谁信?对于这个儒雅的中年调酒师龙御沧海现在有些好奇了。不仅仅是龙御沧海,在场的人又都不是笨蛋,能拿出这些酒不仅仅是有钱就行了,还得有身份,有地位,甚至得有人给他们遗传下来才行,就像在场的几大家族的孩子,说他们没钱?几十亿都拿出来赌了,能没钱吗?但是他们的家里就绝对找不出这两种酒来。

      当两杯红酒再次放到两人的面前的时候,龙御沧海这次示意欧阳龙先请,欧阳龙只好端起自己前面的杯子然后品了品,然后皱起了眉头,过了很久,欧阳龙才不确定的说道:「1984年的德国冰葡萄酒?」那个调酒师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这瓶酒确实是德国冰葡萄酒,不过它的年份并不是1984年,1984年的冰葡萄酒不是这个味道,这是1986年的沃德码酒庄破产以前最后一批冰葡萄酒。」没有人怀疑这个调酒师的话,也就是说欧阳龙猜错了,不过不管怎幺说算是猜对了酒的种类,是德国冰葡萄酒。龙御沧海也同样端起自己前面的酒杯然后放在嘴里品了一口。

      龙御沧海品的时间和欧阳龙差不多,显然这杯酒也是异常有难度,龙御沧海考虑了很久,眉头也同样皱了起来,看着那个调酒师龙御沧海开口说道:「82年份的标準拉裴葡萄酒。」调酒师直接沖龙御沧海竖了个大拇指,慕容云海又再次兴奋的怪叫了一声说道:「嘎嘎,老大你太牛比了,这你都猜对了。」龙御沧海摇摇头说道:「说实话,这次我真是猜的,因为82年份的红酒很难得,所以我也没有喝过,不过没想到居然猜对了。」蓝兰低声哼了一声,然后沖欧阳龙说道:「不管猜的也好,品的也罢,反正你是说对了。」言下之意就是说欧阳龙已经输了一场了。

      旁边的上官雅忽然开口问道:「沧海哥,听你的说法好象这82年份的拉裴红酒比1787年的拉裴红酒还稀有?」龙御沧海点点头说道:「这是自然,红酒的最佳存储年份是二十年,时间太长了就容易变质,而1787年的法国正是波旁王朝的时候,1787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二年,那时候的法国由于王朝的统治,上层的宴会非常需要极品红酒,所以当时的红酒每年的产量异常的大,而1787的红酒之所以能存储下来,是因为当时的一个波旁王朝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异常嗜酒的贵族自己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秘密藏酒窖,酒窖里长年存储满了各式样的红酒,但是那个贵族的家族却在1787年出了事,而他的酒窖当时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直到后来人们发现这个酒窖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的红酒没有变质,所以1787年份的拉裴红酒就有很多流传了下来。」

      「不过82年份的拉裴红酒就不同了,红酒和白酒可不同,并不是时间越长就越好,而且还要看葡萄的品质来决定,而82年是五十年之内葡萄品质最好的一年,加上当时的拉裴酒庄处于一个重要的时期,所以那年拉裴酒庄出的葡萄酒数量极少,所以才造成了82年份的拉裴红酒比1787年的红酒都稀少的原因。」龙御沧海详细的给这些少爷小姐们解释了一下葡萄酒,那个调酒师立刻说道:「这位先生居然如此懂酒,这些历史有的我还真不知道,如果先生你愿意的话,我想和你交给朋友。」龙御沧海笑着握了一下他的手说道:「当然可以,我叫龙御沧海,很高兴认识你。」那个调酒师立刻高兴的说道:「我叫莫问,龙先生你好。」

      莫问?奇怪的名字,龙御沧海心里面转了一下念头,莫问转头去看着欧阳龙说道:「这位先生,你们之间还要继续下去吗?」欧阳龙狠狠的看了龙御沧海一眼说道:「不用比下去了,从刚刚龙先生的一番话来看,我是决计比不上龙先生的,我认输了,云海你赢了,扬飞电子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我一会就叫律师弄好转让书。」也就是说国内比较有名的扬飞电子,欧阳世家下面的一家着名企业就这样一夜之间易主了。欧阳龙倒也光棍,知道比下去也肯定是输定了,所以乾脆直接认输,省的继续下去丢人,那样不仅仅自己丢人,反而助长了龙御沧海的气势。

      这样乾脆的认输,至少给在场的人留下一个爽快的印象。是个人物,龙御沧海给欧阳龙下了个结论,不管怎幺说,在这些世家子弟中,欧阳龙算是比较出色的一个,至少比慕容云海强那幺一点,打定主意,龙御沧海伸出手去说道:「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交欧阳先生一个朋友?」看着龙御沧海的笑脸,欧阳龙只能无奈的伸出手和龙御沧海握了一下手,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人家刚刚赢了你,但是现在人家主动放下架子要求和你交个朋友,你还想怎幺着?更何况这个赌局根本就是他欧阳龙自己挑起来的。所以现在欧阳龙即使心里有火也根本没地方发洩。

      不管这个赌局如何,这是慕容云海和欧阳龙之间的事,在场的人也勉强算是个皆大欢喜。慕容云海看两人说完了话,开口说道:「我只不过出个赌注,至于股份,我本来也没準备要,你直接转让给沧海哥就行了。」龙御沧海看了一下慕容云海,没有反驳,倒是欧阳龙看了龙御沧海一眼说道:「既然这样,麻烦改天龙先生和我去办一下手续吧,我也好和其他的股东打声招呼。」扬飞电子是上市公司,所以虽然欧阳龙的手里握着扬飞电子的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那也只是绝对控股,还是有其他的大股东的。龙御沧海想了想说道:「我不要股份,这样吧,欧阳先生给我折算成钱怎幺样?」

      欧阳龙立刻一喜,股份可比钱重要多了,其他人都弄不明白龙御沧海为什幺要这样,股份放在那里可是钱生钱,但是要钱可就只是一次,不能再生了,难道放银行吃利息啊?欧阳龙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我当然没意见,扬飞电子现在市值也就是四十亿人民币左右,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也就是三十亿,这样吧,我出三十二亿收购龙先生手里的股份,不知道龙先生你的意思?」龙御沧海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多谢欧阳先生了,多付我两亿,三十二亿就三十二亿吧。」虽然欧阳龙有些肉疼,不过股份又回来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 名称:情满雪阳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7:45: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