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之花超清

      在弗立伦城堡之中,圣棠与左衡的战斗依旧持续着……

      圣棠一把接下偃刀的兵器之后,迅速注入雷之力!

      左衡感受手指传来的刺痛便立刻出力将刀抽回,心中闪过不对劲的剎那,眼角发现银光急速逼近!

      摆头闪过攻击,再出脚一踢,却发现自己踢中等身高的大剑!

      圣棠出脚踢击左衡的重心脚,将其踢倒后扭身将大剑劈下,却没有命中目标;左衡早已滚出大剑的重击,并看着地面被剑刃劈斩出的龟裂痕迹。

      还来不及爬起身来,左衡便看到眼前一柄长剑迅速射来,挥刀一挡,又看见另一柄长棍紧追在后标射而来!

      连忙拍掌翻起,接着而来的是几发箭矢!连连挥舞弯刀打下箭矢,却看到圣棠持大剑发动第四度攻击!

      「你终于要认真起来了是吗?」左衡一笑,弯刀匕首同时迎上大剑,两人三武器交锋,却没看见任何人的败退!

      圣棠天云步一踏,强势将左衡压下地面,随后捲动身躯,迴旋重剑向下劈斩而去!

      左衡翻身落地,苍蓝斗气迸发而出,弯刀随性一挥,竟将圣棠随手弹飞出去!

      圣棠连连踩踏天云步,不一会就把身形稳定下来,翠绿的斗气跟着迸发绕体,落地之后再度无畏迎战弯刀!

      左衡与圣棠各自变换追击与闪避,灵敏的身躯穿梭在走廊之间,但两人的兵器从来不曾停止过,无数次的交错带来无尽的闪光。

      圣棠再次挥剑砥砺着对方的弯刀,瞬间发力将其打退,随后左手发出一发雷掌,不意外的被躲过。

      左衡闪过雷掌,顺着被弹开弯刀,闪身,以匕首与踢腿连环攻击目标防御薄弱的地方。

      两击得手,圣棠被其击飞,身躯如皮球般蹦跳了好一会才翻身稳住;左衡得意自己攻击命中之刻,背后却受到沉重攻击的疼痛!

      身躯向前倾倒,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左衡抬头望去,发现方才被扔出的长剑飞回圣棠的掌握之间。

      圣棠将大剑收回,脚下步伐一踏,身影闪动,消散于无形!

      左衡即刻起身,却看见眼前一发剑压,撕裂地面扬飞沙尘,来势汹汹!

      迅速闪身避开,余光撇见银茫一闪,而身体抢先思考一步,先行动作;侧身扬手,饱含力量与闪电的大剑劈下,让仅靠反射应对的左衡歪了架式!

      卸力与提劲同时进行,架开大剑同时提腿反击……被挡下;圣棠双脚后跟踏下,将蓄存的第二段力量引爆,硬是将左衡的招架打破,将其扫飞开来!

      将大剑收入手环,迅速拿出腰带里的长弓,配合急速的步伐连连搭箭放射,不留予对方任何余地!

      左衡被扫飞的身躯重重撞上厚实的墙壁,随着龟裂的碎石跌坐在地,与圣棠雷电相接触过的双手与身躯上缠绕的麻痺又更严重许多,甚至连要握紧武器都必须使尽力气。

      但是敌人并没有给予太多的时间,左衡必须马上提刀上阵,不过短短时间,已有无数缠绕雷电的箭矢集火而来,而自己正坐上地上,已来不及起身应对。

      「可恶,这浑蛋!」左衡窝火的咒骂一声,随后提足斗气护身,双手紧护要害,準备起身脱离箭雨的围剿。

      第一箭、第二箭、第三、四……连续许多缠绕着雷电的箭矢落定,切削着左衡的斗气,蓝光与紫色电荷的张牙舞爪配合刺眼的光芒迅速侵占了!

      纵使目视状况很糟糕,但是对于左衡这种习惯战斗的人来说,瞬间的视觉就已经可以让他判断状况了;虽然还要防御连绵不绝的箭矢,但是左衡保留了更多的注意在双眼上,毕竟蜷缩在原地只会受到更多的攻击,何况对方的雷电还会持续麻痺身体知觉。

      光芒闪烁消逝的瞬间,左衡透过指尖看清了眼前情形的剎那,抓到了一丝脱困的机会─圣棠的箭矢在左前方有些许的漏洞可以逃脱出去!

      虽然还很密集,但是随着箭雨进行的时间与角度来判断的话,有瞬间的缺口可以钻出去!眼见机不可失,左衡立刻发力并将脚尖上的斗气爆发,不选择防御,但求逃出生天!

      左衡身如飞箭,逆流冲出封锁线,但是……

      防御姿势尚未解除,左衡透过缝隙窥见的并不是箭矢也不是其后安全的空间,而是一手雷光闪闪的手掌,以及一对难以忘怀的紫色眼眸!

      雷电的刺痛迅速穿透双手的防御,穿透入脑,致使原本清醒的思绪瞬间被掠夺殆尽,进而影响护身斗气的运转;失去斗气的保护,雷电的进取更加狂爆,致使左衡的身躯也不受控制的逐渐捲曲、颤抖起来!

      天云步连续踏出,将已经无力反抗的左衡强压至地,期间不忘加强雷电之力,避免左衡留有反击的余力!

      左衡被压制在地,斗气也散去,而原本苦命挣扎的四肢也停止动弹,目测试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战斗了。

      在走廊上目睹圣棠与左衡之间战斗的妮雅,看战局胜负已定,便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

      曾经妮雅以为,这个会一直掌握她的男人,已经被击倒在地。

      曾经妮雅以为,这名不会表达情感的少年,甚至只把自己当作过客的离开,没想到,今天他竟是站在自己想逃脱的人的面前,将其击倒。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让妮雅难以置信,持续几年的恶梦,就在今天结束!

      「圣…圣棠……」妮雅紧握着双手,痛得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在作梦,随后试着叫唤少年的名字。

      圣棠仅只是看了妮雅一眼,从目光其中,看到了救赎与感谢的眼神之后,就往走廊的一头跑去……

      「等…等一下!」妮雅看圣棠又是一言不发的离去之后,试着叫住对方,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妮雅低头看了倒卧在狼藉战场中的左衡,环视了无人的走廊,确定现在就是自己最好逃脱的时刻,便尽早逃脱出去了。

      「城主的办公室有骚动传出,快去救援!」骚动传出之后,城堡内的卫兵们就像是炸了锅的蚂蚁般,开始在城中上动下窜,随着时间过去,知道城主所在的地方有骚动之后便立刻往那裏涌去。

      「终于有人了!」一个声音传来,随后弗利伦城主跑来:「快!有刺客在办公室那边,快过去追捕!」他向卫兵长招手,指向沿路走来的方向,使唤卫兵上前。

      「城主请先去避难,我等马上就去擒捕刺客!」卫兵长与底下一队的卫兵们纷纷朝城主所指的地方跑去,试图将扰乱城中安宁的兇手逮捕到案。

      「很好,就拜託你们了!」城主鬆懈了下来,看来找到帮手撑腰让他安心了不少。

      「你们就安心去逮捕刺客吧,我们圣骑士会帮你们照看城主的。」先前进来要帮忙的迪斯等人也纷纷到达;虽然范德范尼两兄弟刻意背对着城主,不与其对上眼。

      「你们!?」看到圣骑士来临,正常来说应该会高兴的,然而弗利伦城主脸上的惊讶却远高过欢喜。

      交谈还没多久,不远处开始传来惨叫声,众人纷纷转过头去查看情形……

      「怎幺回事…啊!……」雷电轰鸣的声音一闪而逝,伴随着惨叫声与铿锵铠甲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追上来了!」骚动传来,让本来安心下来的城主又开始慌乱起来……

      「这声音…看来是没错了呢……」迪斯缓缓走上前去,纵使没有亲眼见到祸首是谁,但是光听那轰鸣的雷电声就可以知道,那人就是自己几天来苦追的目标……

      迪斯眼前最后一名卫兵,倒下了,而范德范尼之后的卫兵们也不敢再上前去阻挡,除了是圣骑士们有心或无意的阻拦之外,还有迪斯先行的保护,以及同伴们相继倒地所产生出来的恐惧。

      一个人影迅速的冲进大家的眼帘,原本手指间低声鸣叫的雷电即将随之袭向迪斯的剎那,却被制止了,而那名刺客却向后跳开了一大步,与迪斯四目相交……

      「果然是你……」迪斯轻笑了起来,慢慢走上前去:「圣棠,你不辞而别的,让我们好多人都吓坏了,快点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张开双手,想要跟圣棠相抱……

      「你…你们是一伙的!?」城主看迪斯跟圣棠的对话,误将他们认为同是刺客一流的于是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而原本让布雷夫与迪斯都安心想看的怀抱一幕,并没有成真,因为迪斯的那一抱……

落空了!

      圣棠侧身闪过迪斯的怀抱,并且冲向受到布雷夫与范德等人保护的城主!

      城主吓得紧闭双眼,听到耳边传来许多人的惨叫声,过后又是一片平静……

      缓缓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身边的卫兵们全都倒地口吐白沫,唯有那四名自称圣骑士的少年还好好的站在原地……

      「你们…快!卫兵!把这群伪装成圣骑士的人给我抓起来!」城主看迪斯等人完全不受刺客攻击,已经认定他们是一伙的了,随口冠上罪名,要将其全数逮捕。

      「菲斯特洛先生,你比以前更加堕落了呢,真是让我们两兄弟羞愧。」

      「大胆!是谁敢直呼我的名讳!?」城主一听有人敢直呼自己的姓氏之后,气炸了。

      范德跟范尼同时回头,让原本气昏了头的城主稍微拉回了理智,望着自己熟识的面孔,让城主顿时语塞。

      「你…你们两兄弟!」

      「菲斯特洛先生,我们从城中的风声中获得消息,认为您有利用职务结党营私的嫌疑,希望你能乖乖配合。」范德冷漠的一句话,瞬间将成主吓得直流冷汗。

      「那是诬赖!我并没有!」城主一听,吓得立刻回嘴。

      「范德,不要现在……」在最前方,许久没有动静的迪斯制止范德的作为:「我们现在最优先的任务是追回『惊雷骑士』,不是纠举不当行为。」

      「可是!」

      「我明白,纠举的任务,我写手稿託布雷夫代为处理就好,我们继续追回圣棠。」说完,迪斯回头,脸上满满的失落与不解;他不明白为什幺圣棠连句话都不说就离开,甚至无法理解圣棠那双最能看出情感的眼神都没有了动静,宛如石像般。

      「那为了避免罪人逃脱,我们是不是应该击晕他?」范尼反问了一句,他显然很不想将城主丢给布雷夫去处置。

      「布雷夫,如果有必要,你可以斩下试图脱逃的罪人的四肢。」迪斯向布雷夫说完,就往圣棠可能脱逃的地方跑去。

      范德与范尼也纷纷跟上,唯留下布雷夫一个人看管已经吓得不敢出声的城主。

      在布雷夫不知所措的当下,只好照迪斯所说的,看管好城主了;听迪斯最后所说的话,感觉让城主跑掉的话,好像会很糟糕的样子。

      望着晕倒在四周不停抖动的卫兵们,这场面,唯有在战场上的时候才有幸能看见,不过当时倒卧在地的都是半精灵……

      圣棠先生连对人类都会用这幺粗暴的手段吗?如果是对坏人的话就算了,可是这群人只是卫兵,听从城主的指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责任」而已,有必要下这幺重手吗?

      不知道,布雷夫晃了晃脑袋,他不明白现在的圣棠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不告而别就算了,就连刚刚站在眼前的圣棠也不像是他这段时间来所认识的圣棠一样,更像是路上可见的石雕或是装饰品一般,栩栩如生却没有活气的样子。

      「圣棠先生!请等等我!」从走廊远方,传来了一名女子的声音,让布雷夫不由得生起警戒之心……

      「圣棠先生,我没有跑那幺快,请等我一下…」说完,一名女子跑进了布雷夫的视野。

      「妮雅!?」布雷夫惊呼了一声,没料到曾让他魂牵梦引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想上前去张开双手给予怀抱,但却想起街上那令人心碎的一幕,痛得让布雷夫立刻阻止自己的动作。

      「布…布雷夫!?」突如其来的碰面,吓得妮雅急忙停下脚步。

      两人再次碰面的剎那,同是彼此心中最深层的渴望,然而直到碰面的这一刻,双方却又都停下了脚步,而不是如梦延续的一样上前深情拥抱。

      因为分离的这段时间,双方的经历相差了太多太多。

      双方的眼神彼此深情款款,然而其中又参杂了太多记忆与思绪,让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开口打破沉默,却又不知道该说什幺、该做什幺的两人,只能期望流逝的时间就此停顿……

      一旁,看不懂两人在做什幺的弗利伦城主眼见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便想悄悄的溜走,但才刚动作没多久,嘴却被捂住,接着就是一击深入灵魂的痛楚,令他瘁不及防的晕眩了过去。

      「圣棠先生!?」妮雅看见城主的异样,随后而来的是熟悉的背影。

      「圣棠?」布雷夫一听,立刻转头,确实是本该离开却又没有离开的身影。

      圣棠漫步走到布雷夫身前,将一块布交给布雷夫,布雷夫上面一看,是用血字书写的弗利伦城主有嫌疑而请求蒐证及审判的文章以及圣棠本人的签名。

      「圣棠先生?」布雷夫感到深深的疑惑,为什幺圣棠会交给他这封信,难道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所以才能听见迪斯说要给手稿却没给吗?

      圣棠只有微微的点头,接着踩踏天云雷步,让身形隐去……

      看圣棠离去之后,布雷夫将手稿细心收好,随后回头望了妮雅……

      「布雷夫…那个…刚刚那个是……」或许是意识到稍早之前,左衡捣乱的事实造成了两人之间隔阂这一点,让妮雅试图想要开口解释。

      「妳确实…成为人妻了吧?」布雷夫轻笑了起来,虽然笑容中更多的是与轻鬆不合的失望与无奈:「毕竟,分开了那幺久,而我又生死未卜。」

      「不是的!那个是意外!我也一直按照约定的在弗利伦等你!只是……」

      「只是意外来得太突然了?有个比我还强,比我还帅的人向妳求婚了?」

      「不是的!那是他的作风太强硬了!」

      「强硬的让妳不知道怎幺拒绝吗?也好……不这样的话妳也只会枯等。」

      「不是的!布雷夫,那是他…是他……」

      「不是什幺?反正…等我一个九死一生的人,不如跟比我好的人在一起更好。」

      「布雷夫,我就说了不是这样的!」

      「算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再见,祝妳幸福。」

      说完,布雷夫就转身準备扛起城主离开……

      「我从来都没有接受他,是他抢把我掳走然后强迫我的!」直到布雷夫失魂的想直接逃离的时候,妮雅才无可奈何的把事实说出口:「我一直都只喜欢着你,如果不是因为跟你有约定的话,在我失去初夜的当下我甚至想咬舌自尽!」

      妮雅语音一落,布雷夫惊恐的转头看向妮雅,看着她向是犯了过错怕被责罚着小女一样的,低着头,双手紧扣着……

      布雷夫顿时发现自己似乎太过无理取闹了…甚至还强迫妮雅将本来不想回忆起的过去说出口,逼得对方不得不如此。

      妮雅的眼角已经出现了泪水,似乎有越滚越大的情势。

      布雷夫立刻箭步上前,抢在妮雅的眼泪溃堤之前,给其最能够倚靠的臂弯,这时候要视吝啬的话,会让少女唯一能依靠的约定毁损,而自己,也将成为其眼中的罪人。

      抢在绝望之前的怀抱,让少女大吃一惊,她无法想像布雷夫还愿意接受已经不纯洁了的自己。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可是我怕被你知道我早已失去贞节之后就真的不会接受我了……」溃堤的除了眼泪之外就是言语;既然想保守的秘密已经被对方知道了,那接下来就无须保留了。

      然而,布雷夫清楚,只要对方每说出口一次,就是对自己的心刨下一刀,那早在对方的内心崩坏至无法修复以前,必须要先让对方停止自我伤害!

      能堵住对方的嘴,同时让对方明白自己心意的方法,大概也只有一个了,既然如此,越早行动越好,必须抢在事情无法挽回以前!

      接吻,是布雷夫认为目前最有效的处理方法。

      这一亲,亲得妮雅有话也说不出口,亲得妮雅不再胡思乱想,亲得妮雅明白布雷夫不再对自己心存芥蒂。

      这一刻,才是两人内心深处那真正的美梦的延续。

      离开城堡的圣棠,望着头也不回的持续向西门跑去,既然弗利伦的问题看似解决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迪斯跟布雷夫他们去处理就好,自己只需要继续原本的旅途就行了。

      随着离开行人的视线聚焦处,来到了人不多的街道尾端,圣棠便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蹤,毕竟也没必要性了。

      与左衡对打的消耗,以及长时间使用天云雷步的疲劳通通作用起来,让圣棠忍不住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再出发,不过到时候要出城可能就麻烦了,因为城主遭遇刺客又惹出行政上的问题,治安一定会乱上一段时间,到时一定会严格看守出入城的人流。

      而且自己已经被迪斯他们撞见了,多逗留一段时间都有可能会被找出来,那还不如尽早离开。

      「把疑似荼毒人民的城主送上审判了吗?看来终于可以离开了呢。」长久以来,待在圣棠肩上的妮可终于开心的眉飞色舞:「而且看着个状况,很好很好,是跟圣棠的两人独处呢,我真开心~」

      「圣棠!给我站住,你这个小浑蛋!」就在妮可与圣棠以为骚动就会这样停止下来的时候,在他们的前方传来一声喊叫:「你们怎幺可以吃完饭拍拍屁股就走了呢?害我找得那幺辛苦!」原来,是在餐厅被放鸽子的弗利。

      妮可瞬间脸就沉了下来,而圣棠出于不想表露心情,原本想马上用天云雷步跑走的选项,也就直接剔除掉了。

      「要不是我知道你这王八蛋不喜欢引人注目的话,我早就挤进去城堡找你了,可恶,居然骗我去付钱后就这幺丢下我不管…啊还有那个妮雅,你们两个共犯,都是浑蛋!」弗利走到圣棠身边,持续不断的咒骂着圣棠。

      『早知道就一路天云雷步跑出城了。』在弗利没有察觉到的眼神深处,泛起了微小的无奈波澜……

  • 名称:血肉之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32: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