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解药超清

      「哦,原来妳在这里啊,可爱的美人儿。」一声传来,伴随着两人的梦魇。

      妮雅记得这个声音,而这个人对他做过的事情,更是让她难以忘怀!

      金褐色的短髮,玩世不恭的笑容,以及那痞子风格的说话态度,是今早才刚逃出的城堡的主人─左衡。

      「妮雅,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是谁呢?不会是路上随便一撞就一见锺情的人吧?」左衡贴近到妮雅身边,钩拉着少女的手臂微微出力将其拉进怀里。

      「妮雅…他是怎幺回事?」布雷夫一手抚着痛到无感的腰,挺着颤抖的身躯想尽快站起……

      「哦?妮雅没跟你说吗?我可是得到她初夜的男子。」左衡冷笑一声,伸起手来轻抚着妮雅那颤抖的嘴角:「美人,如果妳对我有甚幺不满可以直说,不需要瞒着我在外面找人满足需求吧?」

      「妮雅…?」布雷夫听完,不敢相信彼此约定好在相见的少女已经成为人妻。

      「可惜啊少年,如果你早个一天撞见她的话,说不定她就是你的了,但她现在可是属于我的。」左衡先是摇头叹气,伪装成对少年的惋惜,但之后的笑容,都是赤裸裸的蔑视。

      「妮雅!我想听妳说……听妳亲口说!」布雷夫发疯似的甩着头,左衡的言语再再腐蚀着这久违重逢的美梦。

      「布雷夫…我……我……」妮雅想讲,但却不知道该怎幺开口,开口说出这残酷的事实。

左衡说的是事实,但却不是妮雅自愿的。

      「小伙子啊,别再缠着我的美人了。」左衡望着半跪在地的布雷夫,心中暗自打算要进一步的欺辱他。

      「你闭嘴!我只要听妮雅说就好!」布雷夫心中的疯狂使他发出咆哮,再次抬起头来时,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愤怒,是连妮雅都不忍直视的怒气!

      「那幺,来打个赌好了。」左衡的嘴角开始勾勒起来:「你能打赢我的话,妮雅就跟你走。」

      「喝啊啊──!」布雷夫拔剑冲上前去,似乎打算直取左衡!

      「你可真着急,怎幺不先让美女走远点后再开始呢?」左衡冷笑一番,转个弯让妮雅挡在身前!

      布雷夫惊觉过来,马上收剑向后退开。

      「真是天真呢。」看到布雷夫自己收剑向退开之后,左衡冷笑一声,拔刀尾随上去:「你应该不管美女的生死,一直线冲上来的;当然,不用去担心会伤到美女,因为我会在那之前先宰了你。」

      布雷夫听完,还来不及生气,银光已经在自己脖子边闪烁,急忙架起长剑一挡,却发现对方单手的一击,竟然能逼得自己动用浑身上下的力道才招架得住!

      「哦?原来还有不错的底子啊?看来要虐起来会更有趣一些呢。」冷笑一声,左衡起脚踢向刀背,加强斩击的力道,一举击溃了布雷夫的招架!

  

      布雷夫迅速受身卸力,即刻再次挥剑一击,两人双双被击退!脚边抵到墙壁,布雷夫已无退势,而眼前,左衡冷笑的对着他勾勾手指。

      受到挑衅,布雷夫难以冷静下来,跃起身来以身后墙壁做为施力点,奋力冲向左衡!双手持剑,加上拚命冲刺的威势,布雷夫打算以此打去对方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哈,有趣。」左衡放声一笑,双脚站定出手一扫,竟然能稳稳接下布雷夫的攻击而不退半步:「挑衅一下就失去理智,横冲直撞,毫无技巧可言,这种对手最好应付了啊!」最后左手一抓,将布雷夫摔向地面,随后出脚狠狠踢击其腹部!

      布雷夫被一脚扫退,随后翻滚数圈才停下,但是腹部遭到重击的翻云覆雨,让他忍不住呕出了一口水。

      在布雷夫慢慢忍住疼痛的时候,左衡依旧老神在在,缓缓走上前来……

赶紧起身,架起长剑,这一脚的剧痛,让布雷夫知道自己应该冷静下来……

      「这眼神才不错,不像刚刚那样,活像见红的蛮牛一样,受人逗弄。」左衡讚叹几许,随后加快速度……上前挥刀!

      布雷夫小角度架开攻击,随后一步踏出抢攻,但却被左衡当做施力点,一脚点开。

      左衡落地,又迅速上前攻击!

      左衡的步伐看似轻描淡写般的举足轻灵,但是手上弯刀举手投足都是沉重的攻击,即便是受过圣棠训练的布雷夫也难以轻鬆招架!

      「虽然有受过训练,但是你的程度还远远不够呢。」左衡扭了扭脖子,几次的来往已经多少让他清楚布雷夫的战斗风格:「我要稍微认真一些了,要挺住啰~」这唤醒了他嗜战的个性,没有甚幺比只知道横冲直撞且只懂挥剑的标靶更好应对的了。

      布雷夫屏气凝神,他知道,对方绝对不好应付,至少跟圣棠与里昂有得比。

      然而就在精神稍微走针的剎那,左衡已经不在原地!

      「背后空门大开啊~」左衡的声音自背后传来,伴随着沉重的一拳狠狠击中后腰;反射动作,使得布雷夫转身挥剑,却被对方的弯刀挡下!

      左衡手肘再次重击布雷夫的后背,在一拳将其打向天空,将弯刀易手,右拳配合步伐奋力击向布雷夫的身躯,将其击飞数尺,身躯狠狠砸入墙壁之中!

      布雷夫紧咬牙关,那几拳的力量已经让他的身体痛得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无论是哪根筋、哪块肌肉在动,都让他疼痛不已;忍不住几口血腥冲上牙关,咳出几口血液。

      「嘿,这不过是第一招而已耶,不会就挺不住了吧?」左衡冷笑着,但他基本上已经使出了最重的力道,看到布雷夫还没昏过去,心底老实说也吃了些许惊讶。

      布雷夫喘息几口气之后,逐渐外放了斗气……银色的气旋逐渐笼罩其身,而他也因此获得了足以起身再战的余力。

      「哦?还有银色的斗气啊?还挺不赖的嘛~」对方看到斗气,依旧不改其语气,甚至连讶异都没有。

      布雷夫单手持剑,静静等待对方使出斗气,但是对方却没有外放斗气,反倒是以正常的状态对他勾勾手指,要他全力以赴!

      对方目中无人的态度,刺痛了布雷夫的心情,让他不由得怒火中烧,但明明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也难以保持冷静……

      布雷夫慢步向前,步伐速度由慢而快,一步步冲向对方!

      对方冷笑一声,苍蓝色的斗气瞬间迸发!左手一架,挡偏布雷夫的长剑,右手已经命中目标的腹部了!

      布雷夫忍住疼痛,旋身踢腿,纵使命中对方,却也是自己的脚被反动力震开!

      对方被力量反震开时,左衡身手抓住对方的衣领,将其翻摔在地,再出拳殴打布雷夫的颜面;两人的斗气互相接触,是银色的斗气极速消耗当中,而力量,也迅速穿透斗气的保护,直击布雷夫的身躯!

      不过两拳,左衡的拳头已经开始见血,但受伤的不是他,而是布雷夫。

      布雷夫死命挣扎,但是却逃不出左衡的掌握,几秒之后,挣扎开始无力,而斗气也缓缓消散……

      「住…快住手!」一直在一旁观望战斗的妮雅终于开口,直到看见布雷夫落败之后,她才开口制止这一面倒战斗。

      「是的,我可爱的美人。」左衡的嘴角开始冷笑起来,顺手抓起布雷夫往一旁的墙壁扔去:「请问美人还有甚幺话想说呢?」

      「左衡…请你……不要再伤害布雷夫了。」妮雅细如蚊蝇的哀求,传入她曾经最憎恨的人的耳里。

      「那幺…」听到这里,左衡笑了出来:「我要你在他面前演戏。」随后,在妮雅的耳边轻声呢喃。

      听完左衡的要求之后,妮雅瞪大了双眼,她几乎不敢想像眼前这个人是多幺喜欢折磨人的混蛋。

      「妮雅……」布雷夫缓缓爬出崩塌的墙壁,慢慢起身想要上前去继续跟左衡争斗…即使他也明白自身的奋力不过是多争取一两秒不败北的必然……

      「布雷夫…请你……接受事实……」妮雅来到左衡身前,遮挡住了左衡那轻蔑的笑容,然后转身与左衡相吻!

      虽然吻不过一秒就分开,但是这一剎那就足以让布雷夫的精神崩毁……

      「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妮雅即转身离去。

      因为打击过大,使得布雷夫并没有注意到,妮雅转身之后流下的泪水……

      「认清现实了吗?小伙子,知道我为甚幺只说明你打赢的奖励吗?因为……」左衡将弯刀收回鞘中,转头对布雷夫说道:「我的胜利是必然的。」说完,跟在妮雅的身后走离现场……

      布雷夫沮丧在当场,受到强烈打击的他,就连一直紧握在手里的剑,也鬆脱而下……支撑着他度过漫长战争的约定,就在刚才,被击得粉碎。

      被殴打成重伤的身躯,也比不上如死灰的内心,失去支撑的心,就这幺冷淡了下来……

      逐渐充斥内心的寒冷与无助,就在几秒之后冲破了屏障,转成泪水从眼眶直流而下;布雷夫双手摀着眼睛,想要避免泪水流下,但是,受尽伤痛的内心反而止不住半点热泪。

      「布雷夫?」迪斯从一旁的转角走出来,注意到似曾相识的身影便连忙走上前来;他看着布雷夫这付悽惨的模样,便一边将其扶起,一边帮忙治疗他的伤痛。

      「怎幺了?怎幺会受这幺重的伤?」迪斯在施展治癒术的时候,发现布雷夫体内几乎有不少地方骨头碎裂、肌肉纤维断裂,还有严重的内出血,单单使用治癒术所能治疗的程度非常有限。

      「妮雅…为甚幺……」但是,布雷夫嘴中依旧喃喃自语着,方才那难以置信的画面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啧……」看布雷夫满脸心不在焉的样子,迪斯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只能自顾自的开始施展起神癒术来根除他身上的伤痛。

      花了些时间,把布雷夫全身上下的伤都治疗的差不多后,迪斯只好把意兴阑珊的布雷夫扛起,一步一步走回会馆……

      回到昨晚下榻的房间之后,迪斯将布雷夫放躺到床上。

      迪斯望着布雷夫,他的意识似乎还很清醒,可是已经目空一切,好像在精神上受了不小的打击,要花些时间才会恢复正常……或者恢复不了。

      想要帮却不知道该怎幺办,这让迪斯不知该如何是好……

      「呿…看来那家伙做了不少大事啊。」

      「他不一直都是这样的鼠辈吗?。」

      坐在桌前苦思的迪斯,听到了房门那边传来的声音,是洛特斯菲兄弟回来了。

      「呦,大家都在啊?」范德看到迪斯与布雷夫,便向两人打了声招呼。

      「你们回来了啊。」迪斯并没有抬头,依旧保持自己的姿势坐着。

      「是啊,怎幺了吗?」范德与范尼拉开椅子坐下,望着眼前这貌似有事情想说的同伴。

      「我……总觉得这座城有问题。」迪斯呢喃道:「许多商家都缺少大量货物,品质也是参差不齐,而且一直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你也察觉到了啊?」范德苦笑起来:「好像是这座城的菲斯特洛城主搞的鬼呢。」

      「你们知道是怎幺回事吗?」迪斯听到相关线索,急忙追问道。

      「大概知道,刚刚外出的时候有探听到一些。」范德点了点头,开始将方才听道的说出来:「菲斯特洛氏在几年前当上城主之后,使用了些藉口,将收税的时间调错开来,慢慢剥削农民与商人,又将这些不法所得拿去雇用佣兵,在暗地里帮他管理这座城镇,让人民离不开也求救不了。」

      「一般的商旅只会停留一两天,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就离开了,不会留意这边的问题…」范尼摆了摆手:「只是,他大概没想到会有教会的人士为了找人而进入这座城里吧?因为要找人的缘故,会很仔细的四处查看,才比较能看出这里的问题。」说完,到了杯茶喝下。

      听完范德与范尼的报告,让迪斯陷入了一番思考……

      「有队貌似在管理的人在监视我们,好像是对的,我今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曾在一间店里打探消息的时候,遇到他们。」一旁,躺在床上的布雷夫加入了范德与范尼的话题。

      「那是他把你打成这样的吗?」迪斯听布雷夫开口说话,即刻提出问题,希望能得到更多资讯。

      「…打伤我的人,不知道身分……只知道特徵是一头金褐色的短髮、玩世不恭的笑容,手持一把弯刀,怀有一身不输给圣棠先生的拳脚功夫。」

      「那幺那队佣兵是确实存在的啰?」范德听到布雷夫的证言,便拍手说道:「难怪菲斯特洛门前会多出那队非正规兵的守卫,就是怕有人去捣乱嘛~」

      「你们?怎幺会找去菲斯特洛家?」迪斯一听到已经有人专程去城主的家后,急忙询问道:「对了……之前过年时分,你们都说要回弗利伦……你们之前就住在这里啊?怎幺没有向教会稟报这边的问题呢?」

      「我们以前的确是住在这里没错,但那个时候还没发生这些问题啊,而且……那时候说要回来也是骗你们的。」范德长叹一口气,将事实告诉迪斯。

      「再来就是…那个时候,菲斯特洛城主刚坐上城主之位,我们不晓得他的阴谋就去教会了。」范尼也坦承自己并非故意不报。

      「嗯……」迪斯听完,继续了沉思:「总而言之,我们来去找城主吧?」

      「果然……」听到这句,范德与范尼同时呢喃道。

      「身为圣骑士,我们不能无视这里的居民所受的苦。」说完,迪斯便走向床铺,将摆放在旁边的光明骑士铠甲一一着装上身。

  • 名称:救命解药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0: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