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道超清

      早些时间之前……

      天亮后,而迪斯和布雷夫还未清醒时,范德与范尼同时甦醒过来……

      「唉…心灵相通就是这幺讨厌……」范德洞悉自己醒来之后,长叹一口气,缓缓爬起身来……

      「我还没抱怨过我被你的睡意拖垮呢。」范尼冷哼一声,呼出了一个哈欠。

      别人若是心灵相通,可能会处得和乐融融,但这对兄弟与别人不同,心有灵犀反而让他们的关係更加恶劣;因为随时随地都会因为各自的想法而牵动彼此的想法,现在甚至连日常生活也开始彼此影响……

      「唉…第一次在这幺早的时间自然醒来,好睏…好想睡……」

      「呿,身体明明睡饱了,但是精神却一直昏昏欲睡……」

      兄弟俩一边抱怨一边动身準备,两人对彼此说话的时间减少了,但是做事却像是镜相反映般的同步,也会潜意识里照着对方的想法动作……

      虽然没有明讲,但范德与范尼的确渐渐开始彼此互助起来。

      「你想要回家?忘记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了吗?」梳洗到一半,范尼突然对范德开口道。

      「正事哦?是指追回胧,而不是圣棠吗?我明白,毕竟这是个让胧回心转意的好机会不是吗?」范德冷哼一声,对范尼心底所想一清二楚的他,毫不忌口的揭开了对方的心事:「再说,两年前不顾家里阻拦就跑去艾因赫伦的我们,也是该回家看看了。」

      「那样的家族,我才不想承认是自己家呢。」范尼撇过头去,回应家族的事情而无视了胧的问题。

      「再怎幺说,也是生身父母不是吗?偶尔回去嘲讽一番也无不可,对吧?」范德轻笑着,随后将丝巾挂回原处,将组合枪带上后走出房间。

      「唉…」望着离去的身影,范尼想起刚才关于胧的话题:「一定得想办法切断这该死的心灵相通!」被揭开心底一切的他,跟随在兄长之后离开了房间……

      两人来到路上,随着道路游走在故乡之中,沉浸在昔日的回忆之中……

      「啊~好怀念啊~」范德看到转角一处商店:「嘿,还记不记得那间店?」

      「某人吵着要玩具,买不到之后发脾气,把人家整家店都给砸了。」范尼轻笑几声:「小时候的你最会捣蛋,那次害家里赔了不少钱,自己也没少罚站几个钟头呢。」

      「记得真清楚啊,那幺那边呢?还记得是谁在餐厅里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失禁的啊?」范德也咧嘴笑起声来,然后伸手指向多条岔路边的一间餐厅。

      「哦?你还没把自己的糗事给忘记啊?那次也很丢脸呢。」范尼的笑声再度轻快响起。

      「咦?那次我记得不是…」范德听完,开始皱起眉头,试图想起往事的经过……

      「也是你哦,没想到你的记性这幺好,哈哈─」范尼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范德羞腼得满脸通红。

      两人走着走着,虽然漫无目的,但无形中却受到记忆的牵引,让他们不知不觉,回到了他们厌恶的场所……

      一栋栋建筑,如帘幕般随着行进而揭开,而沉浸在回忆之中的兄弟,随着迷濛而一步步走向厌恶的深处,直到最后,映入他们眼帘的建筑,瞬间敲醒两人的怀念……

      「喂…我们怎幺聊着聊着……就到这里了?」范德轻叹一口气,望着眼前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建筑……

      比记忆中还要宏观的宅邸,比记忆里还要宽阔的佔地,虽然屋舍还残留着记忆中的轮廓,却都已经整修翻新完毕。

      「你不是说想回去看看,才一直往这边走的吗?」范尼也轻叹一口气;虽说他嘴上说不想回来,但在无形中也受到记忆的牵引,逐步回到从前的家门前。

      「好啦好啦,我是真的满想回来看看的啦……毕竟都离家两年没回来了。」范德点头承认;虽然在教会的两次过年期间,他们总说要回家,其实也没踏进弗立伦城半步,只有这次为了追圣棠才真正进城而已。

      「那就走吧。」深呼吸一口气,范尼与范德双双向故居迈出步伐……

      有两个未曾看过的人越来越接近建筑,这让守在附近暗处里的人们提高警觉……

      确定这两人没停下脚步后,守在四周阴暗处里的人们,一个个走出遮蔽,以逐渐快速的步伐冲向即将伸手触摸大门的兄弟俩。

      「两位,你们想做甚幺?」在范德的手即将触摸到沉重的铁门之时,一人出手将其手腕强压下来……

      「绅士们,这里是菲斯特洛家,是城主的府邸,你们可别乱来啊。」在暗地看守着城主的人们一群群围剿上来,他们的语气打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

      「我才想问…」范德轻叹一口气:「你们是谁?」与范尼异口同声问道!

      语音刚落,心灵相通的两人同时出脚踢向胆敢抓住范德手腕的男子;动作一出,让场面宛如炸药般爆出战火!

      两人的反抗引来上前围堵的人的敌视,所有人立刻拔出武器,準备强势压制范德与范尼!

      兄弟俩动作一致,以迅速流畅的动作将组合棍準备就绪,个别持有一长一短的双棍,摆出相反的架式的态势,準备应付眼前的窘境!

      「唉…没想到要先打场架才能进家门……」范德与范尼同时长叹一口气,再度抬头,两人的眼神再也没看走过眼前的任何动静!

      一剑刺来,范德右手长棍挡下,而紧接在后的是范尼左手长棍的点刺;睽违许久的灵蛇戳刺再现,穿过棍与剑与敌人架式的缝隙,一击命中目标胸腔,刺退对方!

      范德长棍弓起,向后扫去,后方敌人架起长剑一挡,却被压得单膝下跪才只能勉强抵挡住这可怕的力量;范德再举起短枪,如范尼般出众的刺击信手拈来,击退敌人!

      围剿的局势并没有因为范德与范尼的攻击而鬆懈,反倒像是被投入石头的湖水般激荡起来!

      敌人看到两兄弟的合作无间,各自使了个眼色,準备将两人分开来个别击破!

      范尼回棍动作完毕,转头一看,发现左侧有人跳上前来,準备强袭!

      范尼左手长棍一扫,重击敌人手腕,打掉对方的兵器之后,右手短棍立刻抬起,强而有力的刺击急起直追,命中敌人胸膛!

      击下一人,却发现有第二人匿藏在其身后,以其为遮蔽跳进眼帘,长剑的银光近在咫尺;范尼短枪即刻回防,却难以抵挡敌人奋力一击,强劲的力量迫使范尼必须滚地闪避!

      范尼还来不及爬起,第三波攻击再次来袭,逼得他双枪抵挡,还只能勉强抵御下来!而两侧,等待这一幕的敌人早已扑上前来,準备夹杀目标!

      另一头的危机不需要动耳听也不需要动眼看,范德早已掌握了那边的情景,甩枪扫退周遭缠斗的敌人,左手短棍反握,藉着横扫的威势投掷出迅猛而不可档的攻击!

      范德的援助才刚射出,范尼就已经知晓;向后一躺,顺势将眼前的敌人向后翻摔出去,接着双枪舞荡,强硬袭捲围杀上来的对手!

      被摔出的人,遭短棍击中,重重摔落之后失去意识;围杀范尼的人,纷纷踏稳脚步挡下强硬的攻击,并催促其他人上前围杀!

  

      失去短棍之后,范德始能专注于长棍之上,纵使敌人多方面夹杀,也能依靠精彩的进退应变而化解险境!

      立棍挡下对方对脚的攻击,脚边侧锋一挑而将对方扫退;身一迴,扫腿、旋棍、身转三重力量叠加在横扫之上,一击打溃敌人的防御!

      手腕一转,带动棍回并击出棍端,再次被挡下!

      迅速将棍拽回,惊觉背后有动静,準备转身之时,脚踝遭人绊住,重心顿时歪斜!

      下意识出棍支撑,但稳住态势时才惊觉自己空门大开!一脚扫上范德的腰部,沉重的力道让他身躯重砸在地!

      呕出一声吃痛之后,范德立刻翻滚,迴避下个攻击,并準备翻身爬起;翻起身后,準备握着长棍的手一起,发现有人踩着手上这唯一的武器!

      双手立刻出力一抽,手握尾端转身一甩,将即将来到眼前的对手扫蕩开来!

      身中一脚,又连连发力扫蕩,让范德的体力一步步逼近极限……

      张嘴準备喘息的剎那,背后再度遭到攻击,让范德的体能再次受到剥夺!

      被偷袭得手,范德却不甘势弱,立刻扫枪向后,手腕却再次被对方抓住!

      知道范德情况危急的范尼,急欲施展浑身解数以摆脱周围的敌人,但对方前仆后继的速度太快,让他没有足够的空间引导出刺击完全的威力。

      纵使知悉怎幺挥扫,但苦无距离施展,难以强力的威力逼退敌人!

      左手长棍的横扫,逐渐不利,右手的短棍,点出的力量不足;无法长短互补的范尼,早已跌落下风,且无法再度翻身。

      扫击被挡下,点刺尾劲不足,范尼的攻击不再有效,纵使脚下步伐再怎幺卖命踏出,依旧无法造成对敌的有效击退。

      无论范尼再怎幺心急如焚,终究是力不从心……

      最终,范尼的双枪被击落,而人也遭对方压制在地!

      「你们是谁?来这里想做甚幺?」将两兄弟强押在地后,这群人开始了对他们的逼供……

      范德与范尼不肯开口,依旧出力试图挣脱压制!

      负责压制的人彼此施了个眼色,接着毫不犹豫的将两人的关节扭至即将脱臼的角度!

      突如其来的举动与疼痛,让两兄弟发出哀嚎,五官瞬间扭曲难分辨!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甚幺!?」这一次,对方的语气明显变得兇狠,依照他们这一扭的动作来看,他们会在下一秒扭断关节也不无可能。

      「呿……我真的很不想在被逼问的情况下说出来意啊……」范德的苦笑,在扭曲的表情上更显得无奈……

      范尼听完,并没有说话,他们明白彼此的想法─决不开口承认自己是为了回家探亲。

      问题投出,得到的是两人的沉默,这让问话的人非常不高兴,并举起手来準备给予惩处……

      「你们…快点住手!」此时,一名妇人的斥喝声传来,让所有人都转投凝视!

      「这声音…?」这熟悉的嗓音,让范德皱起眉头……

      「嗯嗯…是我们最没办法应付的人哪。」范尼点了点头,因为范德心中想起的人,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

      「菲斯特洛夫人,他们刚刚有闯入宅邸的意图,所以被我们抓起来,现在正在拷问中……」问话的人立刻起身向妇人敬礼,并说明现场状况。

      「不需要拷问他们,快放开手吧!」妇人如此说道,并疾言厉色的催促着众人释放范德与范尼。

      「可是…不晓得他们的来意,就这样放他们离去会不会太危险了呢?」

      「不会危险,再说,我也知道他们的来意。」妇人望着被强押在地上的两兄弟,随后拉开手上的摺扇:「他们不过是离家两年后才知道要回家探望父母的兄弟。」

      「他们…?难道说!」听到这边,那人瞪大了双眼,而正进行压制的人也纷纷鬆开对范德与范尼的束缚。

      「嗯,他们两个正是我菲斯特洛的继承者们。」

      …………

  

      范德在菲斯特洛氏的妇女带领下走在宅邸的走廊之中……

      记忆中的屋瓦已经失去了过去的面貌,各式奢华的装饰与摆饰,无论是黄金的梁柱、雕花的摆柜、明亮的装甲,甚至是雕花的角落,无处看不出主人的极尽荣华。

      「哦?没想到家里变得这幺辉煌呢。」范德边走边巡视着,向尽力窥探这许久没归来的住家。

      「最近过得怎幺样呢?」妇女向两人问道,看不见的面容,仅剩下摆动的一角摺扇。

      「除去刚才的不愉快,都过得很快乐。」范尼冷哼一声,并没因为眼前的妇女跟自己有血缘关係而给其面子:「原来妳们生活得比以前还好呢,看来我们的牵怀挂念真如粪土一般,只能让人践踏在脚下。」   

      「范尼,你依旧跟以前一样,嘴巴很臭呢。」妇女的语气并没有改变,依旧高而平滑,没有抑扬顿挫,让人难以捉摸其心事。

      「準备进门就被人殴打强押在地,你说谁的心情会好?」范尼冷哼道,撇过头去:「我记得家里从来没有门口守卫,怎幺会想安排那群人?而且还是守在阴影处?」

      「那是你爸爸安排的,说是为了以防万一。」妇人回答道。

      妇女领着范德与范尼来到餐厅,示意要两人坐下,随后开始吩咐一旁守候的侍者下去準备食物……

      范德依旧四处张望,他努力想找出宅邸跟记忆中相同的地方,但是无论哪里全都不一样,过去生活了十六年的回忆,在这边已经不复存在了。

      「父亲呢?又在哪里跟别人攀关係了吗?」范尼坐下之后,开始了他对妇女的提问。

      「你的父亲,现在没有在跟人攀关係了,反而是别人争相来找他谈事情呢。」妇女搧着风,话中带着骄傲的语气。

      「我想想,是当上弗立伦城的城主了吗?那还真是可喜可贺呢,所以,是怎幺当上的呢?依靠攀言附势吗?」范尼却一点也不觉得光荣,因为在家中待了十六年的他,多少清楚家人的个性了。

      「你父亲他可是努力了许久才坐上这个位置的!」妇女听完范尼的冷嘲热讽,再也忍不住,一把收起摺扇拍桌怒吼道:「哪像你们两个这样毫无上进心,只知道舞刀弄剑!」

      「攀言附势得来的位置?不是自己『实质』上努力得来的,终究会轻易流逝。」范尼站起身来,转身走向餐厅大门:「果然,我们处不来,还是回教会比较自在。」

      「站住!你们要走去哪里!这里才是你们的家!」妇女的尖锐咆哮再度回荡,令人忍不住色变。

      「不好意思,这里是菲斯特洛宅邸,而我…」一直没有开口的范德站起身来,开口向久未蒙面的母亲开口道──

      「是范德‧奈斯奇欧‧洛特斯菲。」

      「是范尼‧奈斯奇欧‧洛特斯菲。」

      「与这间宅邸的氏族毫无关係。」两人异口同声回答,之后纷纷走出餐厅……

      「哦对了,夫人。」走到了餐厅大门口时,范德转头望向怒髮冲冠的妇女:「我们两个现在都是赫薙国的骑士,都是我们在战场上『舞刀弄剑』得来的头衔,跟菲斯特洛城主那靠嘴巴攀来的『头衔』不一样。」

      说完,两人离开餐厅,关上沉重的大门,撂下气得火冒三丈的菲斯特洛氏的妇女。

  • 名称:无间道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9: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