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怪谭超清

      里昂与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奈斯奇欧家门前,伸出手来……

      金的动作停住了,他想自己既然决意要复仇,那就不能再踏入胧等人的家门了,所以硬生生收回顿在空中的手,转身走向旁边的古利迪家。

      「站住!你是谁?」在大门两侧的卫兵们立刻架起长枪,挡住了金的去路。

      「…里昂,处理一下。」金愣了一下,随后对里昂下达命令。

      里昂伸手拔出了夏露……

      「你要做甚幺!?」两个卫兵看到里昂的动作后,立刻扑上前去!

      两名卫兵尚未碰到里昂,就被里昂震飞出去!

      「碰!」两人撞上大门,将厚实的木门撞得粉碎!

      「是谁!」门一碎,立即惊动了大厅里的人们,所有人马上拔出武器并冲到大门前!

      战斗一触即发!

      「他们是自己人,不用如此大惊小怪。」一个声音自二楼传来,是多里的声音。

      卫兵们听到之后便收起了手中的剑与脸上的怒容,安静且快速的退回到各自的岗位去;而里昂也收起了弯刀,带着金走进屋内。

      「怎幺回事?」这场小骚动也惊动了菲利,他从二楼深处走来到多里的身边询问道。

      「这位蓝色衣服的是我新的属下,而那小孩是我的朋友。」多里转身对菲利说:「惊扰到叔叔,我感到非常抱歉。」并鞠躬道歉。

      「原来是朋友,那给他们信物吧,我可不想让贵宾来访时都得海涵古利迪的无礼。」菲利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我知道了。」多里敬礼完后转身对底下的佣人说:「把这两个朋友带去休息,顺便帮他们治疗…另外,把门修好。」

      几个女佣马上去招呼金与里昂,而几个士兵动作迅速的将坏掉的门拆下,并将新的木门安装上去……

      金与里昂皆跟随佣人的指引而走离,金的脸上除了疲惫就是辛劳所添上的风霜;而里昂背上的伤很严重,但是他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

      多里看着面无表情的里昂,微微露出奸邪的笑容,并弹声响指……

      「咕…」里昂突然单膝下跪,面露痛苦!

      「少爷!」在里昂腰间的夏露惊呼了声。

      「嘿,记得把钥匙还给我。」多里解除里昂的魁儡魔法后,看着他痛苦的神情奸笑,随后拿出一把钥匙,随手扔给他后便离开。

      「先生,怎幺了?」女佣看到里昂似乎很痛苦后,马上上前去关心……

      「…没事。」里昂摇了摇头,随后伸手捡起地上的钥匙,慢慢走向二楼的某个房间……

      里昂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去之后,一颗枕头立刻砸向他的脸!

      「滚出去!你这个叛徒!」玛莉安那充满愤怒的言语随着枕头一同砲轰过来。

      后背上留有重伤的里昂吃痛的闷哼一声,但却硬咬着牙忍了下来;不管身上的痛楚再怎幺深刻,都比不上心中那被玛莉安触痛的疮疤……

      『我不能回去圣棠的家了,我也不能投靠古利迪…我仅剩的…就剩妳了…玛莉安…我只剩下对妳的回忆所构成的生存意义了呀……』

      枕头落下,露出底下那仅剩下惨白的冰冷面孔……

      纵使里昂方才露出了哀伤的神色,但是却没有被玛莉安察觉到那悲痛的倏忽即逝。

      里昂并没有任何回答,仅只是捡起地上的枕头,缓缓走向玛莉安……

      玛莉安缩了缩身子,试着要闪避里昂的行进,直到她紧贴墙壁为止;虽然玛莉安潜意识的向后蜷缩身体,但她的双眼却紧盯着里昂,里面没有恐惧、没有祈求,只有愤怒。

      『为了妳…我可以背叛全世界…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鄙视与厌恶……就是没办法直视妳的愤怒…玛莉安…我多幺奢望能够再次看见妳对我的笑容…』里昂内心如此祈求着……

      走到床前的里昂,将枕头放下之后,仅只是一直看着玛莉安,用冷漠的眼神与祈求的心声,静静承受着那双朝思暮想的眼眸所投射来的愤怒……

      「先生,我带药品来了,请让我替您上药。」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里昂转头面向门边,虽然没看到表情,却听到了清晰的咋舌声。

      「你受伤了?」

      「…不用多事。」里昂对门外的佣人说道,随后转身走向房门……

      「…里昂。」玛莉安突然开口叫住了少年。

      「有事?」里昂转过头来问道。

      「你到底…隐藏了什幺事情?」

      「没有。」里昂说完,开门离去……

      「少爷,为甚幺不对玛莉安小姐说实话?」夏露不解的询问道:「这样不就能解开她对少爷的误会了吗?」

      「记得之前吗?玛莉安听到自己被当成人质来威胁我时,曾想过要自尽……」

      「我知道…但是这位玛莉安小姐或许不会这样啊!」

      「我…无法赌这个或许…我不能让玛莉安为我受到任何痛苦……」

      「少爷…你又要把希望寄託给他人了吗?」

      「之前有史坦他们…而这次也有圣棠他们……我…总是把希望寄託在别人身上啊……」里昂呢喃着,并倚靠在玛莉安房门旁的墙壁,缓缓摊坐下来……

      「为甚幺我这幺软弱?为甚幺我连保护妳的力量都没有?可恶……可恶!」里昂瘫坐在地,低垂下来的髮丝遮掩住了少年的脸,看不出他的表情…仅只能看见滴滴泪水。

      背部的伤口因为与墙壁摩擦而传来了惨痛的哀鸣,但这是里昂对自己的惩罚,惩罚自己的无能,惩罚自己的软弱……无论再怎幺疼痛,痛得好比剥皮拆骨,也依旧比不上他内心所受到的伤害……

      对事实的愤恨,狠狠撕咬着少年无力的心灵……

      刻画着众人悲痛的一晚,过去了。

      赫薙原森被黛黑的薄纱垄罩,茂密的枝叶再度筛检掉微弱的光芒,使林内暗无天日;没有鸟鸣、没有虫叫,就连夜行性动物们都消失匿迹,使这黑暗的空间充斥着死寂的氛围……

      缓缓的…黑暗逐渐褪去,光辉慢慢撒下;洁白的光透过枝条的间隙,穿过翠绿的嫩叶,衬上一层绿后亲吻到大地。

      越来越多光芒照射进来,帮有些冰凉的森林暖活了身子;一层层森林吞吐出来的新鲜薄雾环绕在株株植物之间,在枝叶、花蕊上留下了滴滴晨露。

      随着照耀光芒逐渐转强,缓缓将睡梦中的万物唤醒过来;花儿盛开着、虫儿蠕动着、鸟儿鸣唱着,原本死寂的森林因为动植物的甦醒而欣欣向荣,成了热闹的宜人场所。

      清澈的露珠,溜过叶梢,滴落下来,滴落到一名拥有红髮的少年肩上;少年睁开了双眼,接着向前倾身,以胸怀里的长剑为支撑,缓缓爬起身来……

      圣棠拔出紫雷,右手拔出大剑,抬头仰望着天空,静静伫立着……

      过了数秒后,圣棠开始舞动起双手,让手中的双剑游移起来;挪动的速度很慢,让人觉得他有无数的破绽,但却又有沉稳如山的压迫感。

      舞剑的同时,圣棠的身躯渐渐响起清脆,他的剑擦过了树木,但剑锋并非绕过而是硬生生的切了进去!

      原来圣棠并非外表看上去的轻柔缓慢,他藉着舞剑的动作来舒展筋骨,以此唤醒沉睡中的身体。

      圣棠的动作越来越大,使用的部分从双手、肩膀、腰部一直到达双脚;清脆的声响自他全身上下传出,那与林中百鸟齐鸣相辉映的乐章,就是身体甦醒过来的讯息。

      身体筋肉骨骼所奏起的乐章终结之后,圣棠的动作逐渐快了起来,剑走风声起、刃过草木断。

      圣棠的双脚也解开了禁锢,不再停留于原地,开始挪移开来;脚步踏出,天云雷步也逐次展开,使圣棠的身影开始飘渺起来,突然冲出数尺、猛然消失无蹤、忽然闪电跳动!

      刀光剑影伴随着鬼魅般的移动而闪烁于森林之内,无所不在!

      移动的越快、挥舞的越快、杀伤力越大,原本的沉稳之势与现在的凌厉攻势形成强烈的对比,若现在是狂风暴雨,那刚刚就是暴风滨临前之宁静!

      伴随圣棠动作而来的是猛烈的风,林木枝叶被双剑所捲起之风吹得飒飒作响,更有不少鲜花、绿叶因此而飘落,迴荡在圣棠身体周围。

      枝木间的鸟巢也因为圣棠的活动而随之摇摆,接着被甩荡出来!

      巢中雏鸟啾啾叫唤,声音渐渐急促,那是在求救,也是在哀鸣;牠们在祈求救助,也在哀泣性命的消逝……

      突然,鸟巢止住了坠势。

      圣棠右手里的大剑平伸出去接住了鸟巢,平静而无声……

      缓缓将紫雷收进剑鞘里,慢慢将大剑拉了回来,安静的看着剑上、巢中的雏鸟们,牠们的鸣叫声逐渐转弱;牠们的头探视了下,对圣棠轻声鸣叫了几声鸟语。

      圣棠安静的看着这些雏鸟,聆听着牠们的叫声,那宛如是在感谢自己的声音,吸引着他,让他安静的看着、听着……

      圣棠伸手拿起鸟巢并将大剑收进手镯里,仰头望着天,寻找着那急切寻找小孩的飞鸟;飞鸟拍动翅膀来到圣棠的身边,随后飞进巢中,用鸟喙轻触自己的孩子,并将嘴中的虫子一一分给牠们。

      妮可清醒过来,从圣棠的衣领中探出头来,随后飞到巢旁看着那些雏鸟;雏鸟们似乎感受得到妮可,一直盯着她所在的位置看,偏着头,轻声鸣叫着。

      圣棠踏步跳向一旁的树上,将手中的鸟巢放回树枝间;动作轻灵落下,随后,朝着目的地─弗利伦城迈出步伐……

  

      圣棠持续朝向前方迈出步伐,直到他步出了森林为止……

      逐渐灼热的光芒照耀着宽广的平原,翠绿的田园里有个三三两两的人为了农作物而努力耕种着;在农田环绕之中伫立着一座雄伟的城墙,而有无数的人们与车队排在城门前等着进城。

      圣棠并没有排在队伍后面,而是持续向城门走去……

      正在排队的人们注意到圣棠插队之后,想上前来劝阻,却又缩了回去……

      「喂你!想干什幺!?」城门前的卫兵将圣棠拦了下来。

      圣棠抬头看向这群卫兵,没动作、无言语,致使气氛开始冻结……

      其他卫兵也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纷纷拿起武器走来……

      在后方等待盘查并进入城内的人们也投以注目……

      「你想做甚幺!?」看到伙伴涌聚过来后,卫兵更壮起了胆子对圣棠怒斥着。

      「圣棠,你要硬闯吗?不好吧。」坐在圣棠左肩上的妮可也开口说道。

      圣棠依旧没有回应,仅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些卫兵;卫兵虽对圣棠的无反应感到疑惑,但他们还记得自己的职责,这名少年若进一步违反规定的话,就会被视为匪类而遭到逮捕!

      卫兵渐渐将手中的长枪指向圣棠,人数从一个、两个……直到全数。

      「要入城请按照规定来!」卫兵再度开口,这恐怕是对方的最后通牒!

      此话一出,圣棠便转身,迈步走离……

      而一旁等着看戏的人们也露出了嫌恶或鬆口气的脸神,嫌恶圣棠的胆量,以及庆幸这不过是虚惊一场。

      「咦?」对于圣棠所採取的动作,卫兵们因为不解而愣了下。

      「你难不成是在等他们的指令吗…?」妮可皱起眉头,叹了口气……

      圣棠并没回应妮可,径直走向队伍的最后头……

      而卫兵看对方没有要硬闯,也就收起兵刃,回到岗位上去继续盘查了。

      圣棠排到队伍的最后面,静静的等待着……

      突然,圣棠向旁边闪避,一个人便急急忙忙的撞到圣棠前方的人!

      「哇啊!」妮可也因此从肩上摔了下去,圣棠立刻伸手接住了她。

      「你干甚幺!?」

      「你走路不长眼啊!」

      妮可与某人纷纷破口大骂着。

      「抱歉,我急忙赶路,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你们了,抱歉抱歉。」那名撞到人的男子立刻对前面的人道歉;男子一边道歉一边排好,眼神不时看向圣棠……

      「圣棠,他一直在看你耶,会不会是那一撞就对你有好感了?」妮可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因此开口说道。

      那名男子慢慢伸出手来,轻轻戳了圣棠几下……

      圣棠看向那名男子,却发现他似乎被吓了一跳。

      对方穿着一件长袍,长袍上面有些髒污与破洞,揹着一个侧包,手中还拿着一把萧,似乎是个会音乐的旅行者。

  

      「哇~还以为你是假人呢,没想到是真人。」男子与圣棠四眼相对后就立刻开口解释:「因为刚刚不小心撞到你们,而你却没有任何反应。」

      圣棠慢慢将视线焦点挪回来,过程中完全没有说话……

      「我是弗利‧阿斯贝尔,职业是个四处旅行、唱歌赚钱的吟游诗人。」弗利自我介绍完后,便对圣棠伸出手来。

      「圣棠‧罗赫。」圣棠仅只有吐出自身姓名,并没有跟对方握手。

      「嗯呵呵…看来我好像让你很不高兴吼~?」弗利苦笑着,并缓缓把手收了回来。

      圣棠并没有继续回话……

      「对了…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进城?」弗利看圣棠没有回话,只好试探性的提问道…

      「不要!」

      「我没甚幺值钱的东西,我怕等等会被挡下来……」

      「我坚决反对!离他远一点!他身上的臭味很重啊!」坐在圣棠肩膀上的妮可坚决反对道。

      「你应该是贵族吧?那…帮忙带我进城应该没问题吧?」弗利继续哀求着……

      「轮到你了,上来检查!」卫兵开口叫唤着圣棠。

      圣棠走上前去,接受对方的盘查……

      士兵们立刻对圣棠搜身,确定他身上没有任何物品之后,彼此使了个眼色。

      「这把剑…你是剑士吗?」

      「你是不是有空间饰品?把东西拿出来让我们检查!」

      士兵们对圣棠如此说道。

      然而圣棠也没有回应他们……

      「带武器进城本就要缴钱登记,不然你们闹事的话,我们要怎幺跟上头交代?」士兵看圣棠没有反应,就认定他不愿缴交任何东西,因此口气也变得更差劲了。

      「几位帅哥啊~」排在后方的弗利走上前来:「我劝你们不要惹他比较好哦~」

      「你是谁!敢跟我们说这种话!」

      「你这乞丐不想活了是不是!?」

      卫兵一听,怒火全被勾起来了!

      「唉,你们一定是新来的,不然你们看~」弗利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并指着圣棠披风上的铁片:「这上面是不是纹着花藤蔓纹章啊?」

      「那又如何!?」

      「所以说你们新来的啊,他们穿的披风与上面的花藤蔓纹章代表的…是男爵耶~」

      「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的话吗!?」

      「不信?」弗利瞇起双眼:「你去城里找贵族过来,最好还是麻烦一下男爵,叫他穿披风过来,看看这是真的还假的。」

      「这…」卫兵一听到要找贵族过来便愣了下,彼此相视……

      「所以说呢~还是放我们走吧,免得这位男爵到时候把你抓去砍头哦~」

      「这个…好吧,你们可以进去了。」士兵最后只好通融,放圣棠与弗利两人进城。

      「唉呀~」弗利进城后叹了口气:「你明明不是哑吧也不是雕像啊,为甚幺就是不开口或比个动作什幺的呢?」

      圣棠依旧没有回应……

      「这样真难跟你沟通呢…」弗利摊了摊双手说道。

      「有这幺好沟通的话,他就不是木头而是圣棠了。」坐在肩上的妮可吐嘈道。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呢?」弗利开口问道:「啊算了,问你也得不到回覆,只是浪费口水而已。」说完,用余光瞄向圣棠。

      「你也知道啊?」妮可回话道。

      「圣棠,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跟着你啰~」

      「不要啊!圣棠!快拒绝他!」

      「一……二三!好了,那我就跟着你啰~」

      「哦哦~~」妮可发出了哀号:「…多一个跟屁虫了…还是特别臭的屁虫!」

  • 名称:美国怪谭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4: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