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的哥哥超清

      「人数大约有……一万多人…」妮可的双眸圆瞪,第二波的攻势汹涌得超出她的预期!

      「虽然大家的伤都已经好了…但翁莉跟迪斯他们的魔力…还有我们的斗气却没得到回复,这仗难打了……」圣棠低声呢喃着,随后转头对底下的人大喊:「敌军来袭!全体人员上岗位待命!」

      「呿,敌人又来了吗…?」一听到圣棠的吶喊后,里昂立刻睁开双眼,起身伸展筋骨。

      「大家快醒来,敌军袭来了!」布雷夫爬起身来,并转身对所有人大吼着。

      「不需要叫这幺大声吧…」其他人回应着布雷夫。

      「嗯,我们早就起来了…」另外一个人揉了揉耳朵说道。

      「才刚闭起眼睛而已,是能有多难叫啊?」他们纷纷向刚刚大吼的布雷夫抱怨……

      「抱歉…」看到每个人都无奈的看着自己,布雷夫只好道歉了……

      「又要打了吗?」迪斯叹了口气后说:「这次我可以上阵吗~」

      「不行,你是负责治疗的医护兵。」范德伸出手指来摇了摇说:「你看过医护兵上场作战杀敌的吗?」

      「嗯…」迪斯伸手摸了摸下巴,想了许久后说:「真没看过呢~」

      「那就对啦~」范德拍了下手后对迪斯说:「你怎幺可以打破医护兵的这个常理呢~」

      「哦哦~我知道了。」迪斯点了点头,随后对范德笑道。

      「不会吧…真这幺好骗…?」其他人听这两人的对话,皆无言以对…

      「…知道你个雕!我原本是骑士不是医护兵!」迪斯沉默了一下后立刻反驳了一句。

      「还以为你真的被我唬了呢~」范德扯开笑容说道。

      「你以为我是……」

      「敌军都来了,你们两个白癡还在做什幺!?」站在一旁的里昂因为受不了两人的对话而发飙了……

      「是─!」两人被骂得立刻敬个礼,接着去各自的位置待命……

      「吶,里昂,我要去哪里待命啊?」迪斯开口问向里昂……

      「哪里都可以!」里昂不耐烦的回答。

      「圣棠,敌人在哪里?」来到城墙上之后,胧开口询问着。

      「以扇形包围上来,距离斯诺夫最远为九百公尺、最近为五百公尺。」妮可对圣棠说道。

      「扇形、最远九百、最近五百。」圣棠複颂道。

      「现在天色还这幺暗…你怎幺知道这确切的数字?」一名男精灵不解的询问道。

      「娜娜。」胧转头呼唤着妹妹:「用魔法照明一下。」

      「嗯!」娜丝莉雅点了一下头,随后两人同时朝着远方扔出了一发火球……

      「砰砰─」两发火球相继炸开,强烈的火焰替黑夜之下的森林渲染上一层光……

      森林中有些许风吹草动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若是整片树林掀起了一片波浪舞,而且是持续朝着自己逼近而来呢?可以说这是风吹的,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风往身上吹呢?

      「喂…这是……」当火花掉落至森林里,视野变暗后,一名士兵忍不住开口,虽然只有一下子,但是那个几秒的画面与传来的声音已经烙印在脑中,难以抹灭。

      「嗯…」圣棠点了下头。

      「依照那个波动看来,人数应该不少。」里昂以平静的语气说道。

      「嗯,大约有一万多人。」圣棠以冰冷的语气说道。

      「一万人…」听到这个数字,有些人的表情明显出现了动摇……

      「有时间害怕的话不如早点準备好迎敌。」从语气中听出了士兵的害怕后,里昂对他们如此说道,并拔出腰间的银色弯刀。

      「準备开始战斗!」圣棠扯开喉咙对所有人喊道。

      两军的战斗开始!

      「咻咻…」森林之中散发出了翠绿色的光芒,而缓缓有微风被捲向那些光芒…那个是!

      「敌人在凝聚风元素!」圣棠双眼盯着那一团团光芒:「里昂,準备防御!」确定那就是心中所想的东西后圣棠立刻对里昂下指令。

      里昂并没有回应圣棠,因为他正聚精会神的準备魔法!

      「来了!」塔克双眼紧盯着前方,那一团团翠绿色被释放出来了!

      「山岚风星河!」众敌人大声吶喊道,接着将手上準备的技能释放了出来……

      「圣棠!」胧对圣棠叫唤了一声。

      「嗯!」圣棠重点一下头,接着与对眼前一张手……

      一片雷电护照立刻伸展开来,与疾驶而来的风矢相撞!

      那一发发足以披靡钻头的风矢正疯狂侵蚀着圣堂的护盾,逼得圣棠必须催动体内魔力以吸引更多的雷元素,但是无论他再怎幺拚命,那些风矢依旧一点一滴的破坏着雷盾!

      「砰─」清脆的一声响,圣棠的防御被打破了!

      「快避开!」护盾崩裂的瞬间,圣棠立刻对身边的伙伴的大吼着。

      几发雷矢落到城墙上,激速扭转的风矢立刻肆虐着坚固的城墙,把墙钻得千疮百孔!

      「大地之怒!」里昂对咏唱完咒语,将手中的弯刀朝着前方一指,大地开始晃动、崩裂,接着有无数粗大的尖锐地刺从地面窜出,将眼前的森林与里面的半精灵全部扫荡开来,接着全数崩落;大地不只攻击眼前的整片範围,更将城墙被破坏的部分通通修补完毕。

  

      「大家没事吧?」

      「嗯…」范德、范尼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没事。」塔克以无波动的声音回答。

      「现在不是关心大家的时候,又要来了!」里昂呼唤声,接着又开始咏唱魔法。

      「轰轰─」一发发风矢迎面而来,第一波就已经打得圣棠他们露出破绽了,那第二波……

      就在风矢即将击中城墙的时候突然消散掉,一片片涟漪自虚空中扩散开来……

      「翁莉!?」看到那绿色涟漪令胧想到了使用微风的精灵,她转头望向一旁,翁莉正张手挡着面前的攻击,金褐色长髮随风飘逸着。

      「姊姊,需要反击吗?」娜丝莉雅开口询问胧,手中已经聚集了一团炙热。

      「嗯,反击吧!」圣棠点了下头,手中爆出一片紫光;圣棠点头的同时,胧、翁莉、娜娜与其他负责魔法攻击的人通通将手中的魔法往前方的敌人扔去……

      圣棠的雷、翁莉的风、胧的冰锥、娜娜的火、精灵的魔法全数发向底下的敌军,但是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火墙将所有人的魔法通通挡了下来,又是阵阵爆破声响彻云霄!

      「烨灵吗…」看到烨灵的身影出现在缓缓消散的火墙后方,圣棠呢喃着……

      「準备放箭!」布雷夫抽出了箭矢并对身边的同伴吼道。

      「第三波来了!」范德指向眼前,又是数发威力强劲的风矢疾速掠来!

      「翁莉,敌军的风矢就麻烦妳了。」圣棠对翁莉说道,接着拿出刃弓对逐渐逼近的敌军射击。

      翁莉点了下头,接着开始以风墙抵挡一发又一发的攻击。

      「大家不需要集中攻击,这样容易被对方挡下来,把火力分散开来!」胧对其他他精灵说道。

      「知道了。」众人回应完就开始施展魔法对底下持续逼近的敌人发出攻击。

      「娜娜,要开始啰!」胧转头对身边的妹妹说道。

      「嗯!」娜丝莉雅点头。

      两人双脚一踏,元素粒子汇聚至脚底化成片片如花朵盛开般的魔法阵,孕育各式魔法蓄势待发!

      「圣棠,敌军来到城下了!」范尼对圣棠大叫着,并伸手指向距离城门不到三十公尺的敌人。

      「里昂!」圣棠边射箭边叫唤着。

      「岩墙!」里昂对着前方挥出了弯刀,无数的岩石立刻砸落下来,将斯诺夫城门堵得水洩不通。

      「岩石风暴!」使用完岩墙阻挡敌人后,里昂立刻空挥数刀,将一波波金黄色的致命风暴扫向被挡在门外的敌人!

      「就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吗?」看到圣棠、布雷夫、里昂他们都在努力奋斗着,而自己却完全帮不上忙,范德因此心有不甘。

      「啊!」就在这时,有人叫出了吃痛声,他藏身的城垛被敌人的斗气矢炸碎,连人也受到波及;那人的持弓的左手被飞溅的石块砸伤,现已瘀青肿胀,然而他依旧咬牙爬起,拿起长弓欲继续作战。

      「你已经受伤了,先退下去治疗吧!」范德看着那名士兵努力想张开弓,却无能为力的画面后走上前去劝说道。

      「大家都在拚命战斗…我怎幺能够退下去休息……」那人咬牙忍受着手臂上的疼痛,对着范德这幺说的。

      「笨蛋,你有勇气战斗是好事,既然状况不好却还要为了争口气或争面子而奋斗就是莽夫的行为!」看到他坚决不后退疗伤,导致手臂伤处越来越肿后,范德忍不住骂道;范德一骂完,那个士兵就陷入了沉默。

      「我会先帮你顶住,你先下去找迪斯治疗,伤好了再回来!」范德伸手将士兵手上的弓拿了过来,并将他背上的箭筒取了过来,随后开始弯弓射箭;士兵看范德开始射击后,就转身走下城墙去找迪斯治疗了。

      「想要玩弓就说,说什幺人生大道理?」一旁的范尼低声吐槽着。

      「你说什幺?」范德射完箭后立刻顺势转身以拳头敲向范尼……

      斯诺夫的战况非常激烈,胧与娜娜等人的魔法如雨般挥洒而出,每落至地上便能一次击杀为数不少的敌人,然而烨灵的魔法伴随着半精灵的风矢持续打向城墙;而翁莉的风组成了一道结实耐用的墙,可以抵消风星河,也能挡下烨灵的魔法,那一波波涟漪给了斯诺夫的人安心与信任。

      圣棠与布雷夫率领着斯诺夫的士兵努力对着底下持续涌上来的敌人射出箭矢,一次数十发的箭矢组成的箭雨如同小雨般宣洩而下;然而半精灵也不甘示弱,他们几千人同时释放出的箭矢就如同崩山海啸般,城墙与城门前的大地上钉满着箭矢!

      里昂也尽他与夏露所能的施展地属性魔法,空中时时刻刻都有巨岩落下,偶尔还会有一波波碎石狂风席捲而来,甚至还会来个局部性突发地震加上无数尖锐岩刺窜出地面,打得那些兵临城下的半精灵无法轻易破城。

  

      在这时,一个坐镇在敌军后方的半精灵正以冰冷的眼神看着斯诺夫,拥有与索罗相似外表的他正是妖皇─猷弥‧洛金恩。

      「还没打下来吗?」猷弥以冰冷的语气问道。

      「敌人正顽强等抗着我军,但相信不久之后便无力反击。」旁边一名半精灵将军回答道。

      「人类光明教会的惊雷骑士,真有那幺厉害吗?」猷弥用手托着下巴问道。

      「是,他曾以一人之力扭转了斯诺夫的局面,又曾独自一人进入森林阻挠我们游击兵的行动,更重要的是…他提高了人类士兵的平均水準。」一名军官解释道。

      「试着活捉他,我要押着他到艾因赫伦……」猷弥边说边伸出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砍下他的头颅!」随后用力一握。

      「是!」说完,那名军官便走了出去。

      「哼,竟敢煽动索罗那个笨蛋夺走『那个东西』…还想让雯妮逃出我的掌控……」猷弥越说越气愤,他的表情也越发阴沉:「这人类非死不可!」

      斯诺夫的战争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

      因为要防守数千人的箭矢与魔法,又得反击以舒缓士兵们的压力,蜡烛的两头烧让精灵们的魔法开始捉襟见肘。

      防御的速度跟不上,致使敌人的攻击逐渐能攻击到城墙,一时半刻的话还不是问题,但持续下去的话,纵使是固若金汤的城也会逐渐受损。

      仅靠里昂与夏露的力量,在这种持续且大量消耗的情况下,也逐渐露出了疲态,即使咬牙切齿忍受着魔力持续运转所带来的晕眩与痛楚,里昂也不想就此放弃。

      战争持续的时间越久,守城方的态势就越是萎靡,但是不愿吞败的坚持却持续燃烧着无尽的斗志。

      与数量上万的敌军周旋,越是战斗,精神的疲惫、身体的睏倦就越是沉重。

      然而,不管这场战争带来的苦楚是如何的煎熬,守城的众人都不曾迷离过内心最后的希望。

      因为圣棠还在前方,还不愿意束手就擒,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开拓希望,扭转局势。

      「呼…呼…」胧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她的魔力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她身边飘荡的元素粒子正缓慢减少……

      「姐姐,我的魔力…」娜丝莉雅一边喘气,一边痛苦对胧说道。

      「我知道…我也是…」胧一边回答一边準备魔法……

      「我们的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精灵们也开始反应,他们身上早已汗水涔涔。

      「对方人数太多了,就算少了烨灵,其他半精灵也还能够使用风魔法进行攻击……」胧看着底下,被挤在后方的半精灵持续凝聚、準备着那威力不俗的风矢,而己方都已经精疲力竭了……

      「我还能支持一段时间,妳们趁现在休息。」而维持着微风护盾的翁莉是如此对胧等人说的。

      「嗯。」胧点了点头,接着闭上眼睛让精神安稳下来……

      「夏露,还支持的下去吗?」里昂向前方扔出一发魔法后问道。

      「能量快要消耗完了,不过目前存量还可以施放三次大地之怒。」夏露回答。

      「嗯。」里昂点了下头。

      「少爷,你觉得这仗能打赢吗?」夏露开口问道。

      「我觉得不太可能。」里昂回答完,对着底下的敌人扔了颗落石:「不过,还有一丝希望。」

      「双方兵力相差太悬殊,所以唯一能赢的方法就是……」

      「嗯,就看他了。」说完,以余光望向圣棠。

      「里昂,我那边的伤患都处理好了,但是我的魔力也差不多了…」就在这时,在后方治疗伤兵的迪斯走上前来:「还有你在跟谁说话啊?」随后以异样的眼光看着里昂。

      「跟一个笨蛋。」里昂转过头去,以冰冷的语气说。

      「你好像很讨厌我呢,我看你跟圣棠就比较好,难不成闷骚系的会惺惺相惜?」

      「闭嘴。」里昂不满的说道,并顺手向底下的敌军扔出了数波岩石风暴。

      「还有没有箭矢啊!?」有一名士兵射完箭矢的士兵立刻开口对身边的同伴吼道。

      「我也没有了!」一个人摸了摸自己的箭筒,空空如也。

      「没有!」一个人看了看别人身上的箭筒与摆放在一旁做预备的箭筒…通通都没了!

      「能回收别人的箭矢吗?」有人问道。

      「不行,对方似乎知道我们会回收箭矢继续使用,所以都在箭上缠了斗气!」

      「呿,与其让箭矢爆炸也不愿让我们回收吗?」

      「那现在怎幺办?」

      「我不知道!」

      「没有箭矢的人就先退下去,你们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圣棠将最后一发箭矢射出去后对身边的人说道。

      「圣棠先生,请让我们下去跟他们战斗!」布雷夫对圣棠要求着。

      「不行,让你们留下来不是要你们去送死的!」圣棠拒绝之余,顺手朝着正试图爬上来的敌人甩出了一发雷矢。

      「那现在要怎幺办?」

      「……你们聚集到西城门去,等等我冲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你们再趁机从西城门逃走。」圣棠想了想后回答。

      「圣棠,你又要出去当诱饵?」范德一听这个提议后瞪大了双眼。

      「只有这个方法了,不这幺做的话大家都会死!」圣棠回答:「快点去西城门準备逃脱,我準备要走了。」

      「圣棠,我跟你一起。」塔克拍了下圣棠的肩膀说。

      「不,就我一个人去,你们通通别跟来!」圣棠拒绝完,接着对他们说:「…帮我阻止胧……我知道她一定会跟上来的。」说完,转身看向面前以排山倒海之势涌上来的敌军……

      听完这句话,众人通通陷入沉默,他们知道这次的行动,连圣棠自己也知道生存机率无限接近于零……

      「…知道了。」范尼打破沉默说道。

      「塔克,撤退的时机由你决定。」圣棠并没有转身看着塔克:「我相信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做出正确的抉择。」说完,便跳下了城墙……

  

      在圣棠一跃跳入敌群之后……

      「塔克!你真要让圣棠独自一人去吗?」范德开口问道。

      「去西城门準备逃脱。」塔克以冰冷的语气对布雷夫等人说道。

      「塔克先生,我们也要跟圣棠一起战斗!」斯诺夫的士兵们对塔克请求着。

      「没听到圣棠的命令吗?去西城门準备逃出。」塔克依旧以冰冷的语气回答。

      「红髮少年!是惊雷骑士!」就在这时,城外传来了半精灵的吶喊声,他们已经跟圣棠开战了。

      「塔克!」范德以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去西城门待命,準备逃出。」塔克的声音已经冰冷得足以冻伤人了。

      「塔克!圣棠呢?」就在这时,胧跑了过来:「那个笨蛋在哪里!?」

      「圣棠他跳下去跟敌军拚命了!」范德抢先回答:「然而塔克他却见死不救!」

      「牺牲他自己换取一百多人的性命。」塔克回答:「这对他来说是值得的。」

      「…我要出去帮他!」胧听到这里时已经忍不住而抿嘴,但这却阻碍不了她多少时间,迅速转身就準备跳下城墙去追随圣棠的脚步。

      「不行。」塔克伸手抓住了胧的手:「现在的情形是出去多少人就会死多少人,牺牲他一人是最好的选择。」

      「放开我!」胧使力挣脱,最后转身……

      「啪─」空中响起了清脆的耳光声……

      「说什幺牺牲?说甚幺值得不值得!肯定会有大家都不用死的方法!你不去摸索这个方法而优先选择牺牲别人来保全自己的性命……」胧含着眼泪对塔克说道:「塔克,你这个懦夫!」说完便跳下了城墙。

      「胧!」范尼试着抓住胧,明明近在咫尺,但是……

      范尼的内心却害怕,拦下胧之后就会被讨厌,这个想法的萌生进而迟疑了準备伸出去的手……

      「现在怎幺办?」范德询问着身边的一旁沉默不语的迪斯、里昂与翁莉。

      众人无语,堵住他们的,是数不尽的万千思绪……

      像是:要怎幺样才能够救回圣棠?

      亦或是:準备牺牲性命的觉悟。

      「……等我施展魔法将挡在前面的士兵扫蕩开来之后,立刻冲出去将他们两个带回来。」里昂以平淡的语气说完便开始咏唱魔法。

      「嗯!」一听到里昂要帮忙之后,布雷夫与其他士兵们重点了一下头。

      但是这份苦思并没有困扰他们许久,所有人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无论如何都要把圣棠救回来!」

  • 名称:认识的哥哥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4: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