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超清

      左衡带着娜娜漫步在夜深的森林中,看着棵棵大树、片片蜿蜒枝叶、朵朵丛生矮树,以及那空隙间挥洒下来的银白月光;空中的玉盘、繁星依旧,闪闪星光相互辉映,满布于天的星辰成就了夜晚的热闹与美景。

      离开艾因赫伦不过数十分钟而已,原本热闹的六人小团队如今只剩下娜丝莉雅与晕眩过去的胧还有刚认识的左衡;而胧与娜娜身上的斑斑血迹与沉沉伤势使得两人显得狼狈许多,而金与里昂能追上来,那说明断后的迪斯他们已经落败……

      这段时间内的变化让人感叹世事的变化难以预料……

      娜娜以风挪动胧跟着左衡走了莫约几分钟后,一栋占地不小的建筑出现在三人眼前;以厚重石块所堆砌成的一座城堡,外型有稜有角且有十公尺左右高,各处都点有赤红的火光,光所照耀的地方都能发现站岗的卫兵,这让无生气的建筑多了层肃杀之气。

      左衡他们走出森林之后立刻就被卫兵们发现了,旋即有人走上前来……

      「这幺晚还在值勤真是辛苦你们了。」还没等他们开口,左衡就先发话了。

      「不敢当,因为这样才能凸显老……」

      「要叫我少爷!」左衡带着微笑的一掌往卫兵的头扒了下去。

      「嗯?少爷?」该卫兵被搧得头脑都愣了……

      「有问题吗?」左衡依旧微笑着,而右手也慢慢抬了起来……

      「我知道了…少爷。」看到左衡的右手后,卫兵立刻摆出笑容并改变了称呼。

      「帮我叫医生来。」

      「少爷?你怎幺了少爷!?受伤了?谁胆敢打伤你?」卫兵吃惊的看向左衡:「哎呀!少爷身上的伤是谁弄的?老子这就去干掉他!」

      「要你叫个医生而已,别啰嗦!」左衡再度拍向对方的头:「能让我这幺狼狈的对手,你说,你被秒杀的机率会不会低于一成?」

      「嘿嘿,一时太过激动…」被打的卫兵立刻又换上笑嘻嘻的脸:「好好好!我马上去叫医生来,别再搧了,会痛啊!」当他看到左衡再度拉高手掌后立刻改口……

      「知道还不快滚!」

      「是是是…」

      左衡领着娜娜进入这栋别墅里,不同于坐落在深山野岭中的古堡,走道两旁都是被如同象牙般白皙透光的支柱支撑起来,让自然的光芒能够照射至走廊内,走过走廊来到一个楼梯前。

      螺旋的楼梯墙上镶嵌着一颗颗的珍珠、翡翠、宝石之类的装饰物品,就连楼梯的扶手包括阶梯都是用厚重的红桧製成的。

      来到二楼后,左衡带着两女来到走廊底端的房间,这间房相当幽静,房内有两张床舖和一些家俱摆设;房间的另一边是以能透光的白皙材质为支柱,作为房间的採光设计,而在外面还有个阳台,可以看见外面的山水景物。

      「妳们就先用这间房吧,这是这栋别墅最好的一间了。」左衡来到阳台前,把被绑在两边的防蚊帐拉开,并把遮光的窗帘拉起,让月光充满房间各个角落。

      「谢谢。」娜娜把胧放到床上后到了声谢。

      「那我就先离开了。」左衡说完后往门移动:「有其他问题的话儘管叫我手下去办,就这样了。」

      「谢谢你。」

      「…嗯。」左衡看着娜丝莉雅脸上的笑容,愣了一下……

  

      左衡离开房间后,转身看向围绕在门外的一伙人……

      「老大,那两个女孩是怎幺回事?」某人发问了。

      「出门散步时救回来的。」左衡回答。

      「能上吗?」

      「如果你想害死她们的话。」左衡摆手说道:「两个人都受了不轻的伤,身子可承受不了。」

      「真可惜了~」

      「嗯嗯,两个都是年轻貌美的,而且那程度还远高过以前上过的任何货色。」

      「而且气质超好的耶~」

      「好啦好啦,要你们去叫医生是叫来了没?不早点治好要怎幺玩?」

      「医生早就绑来啦。」

      「在哪?」

      「您知道的~」

      「去你的!要你们找女医生是要给她们看病不是要给你们上的!」左衡再度引手重拍他们的头。

      过了一会后,一名女医生走进娜丝莉雅所在的房间……

      虽然已经稍稍打理过外表了,但是医生还是有些衣衫不整、脸色绯红、呼吸急促的。

      「说真的…你们有这幺饥渴吗?不先让她救完人?」

      「因为其他兄弟才刚下岗,来不及去快活一番……」

      当女医生进房间后,左衡无奈加无言的看着那群意图对医生不轨的手下们……

      娜娜双眸盯着医生看,欲言却又止声……

      医生坐下后拿出了带在身上的医箱,开始替昏迷的胧进行诊治,之后把绑在胧伤口处的布条通通解开,开始进行伤口处理……

      等到伤口通通处理好后……

      「医生,我姐姐她不要紧吧?」

      「没什幺大碍…只是外伤太严重,休息一阵子就好了。」医生边诊断边说:「…妳们是魔法师吗?」她看了看娜娜与胧的服装,似乎在寻找她们的武器。

      「嗯。」娜娜点了点头:「怎幺了?」

      「…没甚幺。」女医师张开口,準备说甚幺时,却又吃下声来……

      娜娜看着这名女医师,看着她收拾好工具并离开了房间……

      女医师把门关上,转身走出不到五公尺的距离……

      「还以为妳会多嘴呢。」倚靠着墙壁的左衡开口说道。

      「如果不是你的爪牙布满整座城的话……」女医师毫不畏惧,用足以杀人的目光死瞪着左衡。

      「真乖巧。」左衡夸讚了句:「妳的家人肯定会为妳感到骄傲的。」

      那名医师撇过头去,快步离去。

      「不用这幺怕我吧?我有这幺可怕吗?」

      「你自己清楚。」女医师如此说道:「你连那两个女孩也不能放过吗?」

      「哪可能放过?不管气质、容貌都是上等的,我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在挑战我的极限了呢。」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要怎幺样才肯罢休!?」

      「才刚夸奖过妳乖巧的,现在就忘了吗?」

      「你们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

      「到时候再说吧,反倒是妳要先担心自己。」左衡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那名女医师……

      迪斯、范德、范尼、布雷夫各自骑乘着骏马奔驰在森林之中,在赶路的同时,迪斯也用光元素帮忙治疗他们身上的伤……

      「那个小孩到底是怎幺回事?」范德开口询问道。

      「金吗?他是两年前,飞龙事件的受害者。」迪斯解释:「胧因为愧疚所以收他为家人。」

      「可是他那年纪怎幺会有那幺强大的斗气?」范德再度问道。

      「不知道…」迪斯低着头,脑中回想起刚刚的战斗:「里昂……」

      「里昂怎幺会跟金一起追杀胧呢?」

      「不知道。」

      「里昂他…有手下留情吗?」

      「…若非我穿这套光明骑士之铠…那时肯定活不下来的……」

      「为甚幺突然会发生这幺多事情呢?圣棠离开、与胧她们走散、遭里昂背叛……」

      范德与迪斯谈话的同时,双眼也不时看向自己的弟弟……

      『这家伙…还以为他对胧只是单纯的欣赏跟单恋而已……』

      『从一开始的一见锺情,直到见识了胧的温柔…从那时开始就真正迷上胧了…』

      『但是,胧喜欢的是圣棠…而那种程度的…说是喜欢不如说是爱……』

      『圣棠过于优秀了,光是从神圣战争就看得出他有谋略,而比战斗能力就更不用说了,拥有雷亲和力、灵敏身手…且还有过人的学习能力……』

      『有圣棠那种…赢不了的情敌,弟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胧的青睐。』

      『但是,弟弟宁愿在一旁默默守护着胧,宁愿守着那不可能到来的机会…都不愿放弃那颗喜欢胧的心…』

      『读取别人的心事很有趣吗?』范尼不满的声音传进范德的心里。

      『哎呀,你怎幺知道我在想什幺?』

      『你以为我自愿跟你心有灵犀吗?』

      『不用这幺生气吧~』

      ………

      两兄弟在队伍行进的路上,洛特斯菲兄弟正用他们刚获得的能力,无声的交流起来……

      布雷夫一直低着头,嘴巴都未曾张开过,他正在沉思,因为他们正在前往的地方是弗利伦…是自己与青梅竹马所约定的城镇……

      不知道她有没有活下来?

      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自己?

      不知道她…还喜不喜欢自己?

      自从村子被毁后,自己被扔上战场后,抱头鼠窜的虚度战争的日子直到认识圣棠先生…获得力量、打赢战争,这几个月来的经历,我好想跟妳分享,想让妳知道我所改变的事情。

      而我也会倾听妳所诉说的经历,不管那是好是坏,我都愿意听,因为我想要知道这段时间对妳造成的改变是甚幺,我也想知道妳对我的改变的感想,真的很想知道……

      妳会高兴于我的成长吗?

      妳会生气于我的离开吗?

      妳会悲伤于我的遭遇吗?

      妳会喜欢于我的现在吗?

      我真的好想要知道妳的反应,好想要见到妳,好想、好想要……

      好想对妳倾吐我这几个月来所积累的思念,它们急欲涌向妳的身边、妳的关怀、妳的怀抱……

      森林内的某处,圣棠与妮可刚吃完了狼肉之后……

      圣棠将手上那带有油脂的树枝扔入火堆中,看着疲惫的焰花再度精神起来;再扔几根树枝以补充火焰的精力,让它能持续绽放温暖光辉后,圣棠抱着紫雷,依靠身后的大树,闭起双眼,进入梦乡……

      妮可一直看着圣棠,试图从他的动静中读出他的心思,但是……

      无论怎幺努力,圣棠就是心如止水、就是不动如山,如同冻结的冰、如同顽固的岩。

      妮可很难想像圣棠到底是怎幺做到这一步的,让自己的心除了跳动外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可是他刚刚为甚幺又会递给我肉块?他若没有感情的话,应该就不会关心别人了吧?难道失去了情感后,他的关心便成了反射动作?

      嗯…这还满有可能的。

      「唉…刚认识的时候以为你是个傻瓜,上极北冻原的时候知道你是会关心人的傻瓜,逃亡的时候知道你是个会关心又会自我牺牲的傻瓜,战争的时候知道你是个傻瓜、白癡加超级大木头,然而直到现在…」妮可叹了口气,拍动翅膀来到圣棠的面前:「我才知道你还可以是颗石头、是座冰山、是个雕像……」说完后,飞进了圣棠的怀中,用双翅包裹着自己……

      迪斯他们四个人纵马离开了森林,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弗利伦城……

      一座坚固的岩石城墙将他们的去路挡了下来,既使来到了夜晚,城墙上的火依旧亮得足以照亮半边天;火架旁站满了卫兵,一个个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的模样,令人难以直视。

      当迪斯他们出森林之后,马上就被卫兵们发现了,城墙上那些卫兵立刻拿出弓箭来,将箭矢搭载弦上;虽然还未拉弦,但已经对靠近的人们发出了一股气势与压力。

      四个人减慢了速度,慢慢接近城门……

      「你们是谁!?」墙上的一名守将对四人大喊道。

      「我们是教会的圣骑士!」迪斯回答对方。

      「请问教会的圣骑士们为甚幺要深夜造访弗利伦?」

      「我们在追寻同伴,请问他们有没有进城?」

      「今天的入城管制以来,第一位教会访客就是你们。」

      「那幺……」

      「抱歉,今日入城时间已过,你们明日请早!」

      「就连身为骑士的我们也要挡吗?」迪斯说完,跟着一旁的三人一起拉了拉身后的披风。

      「这是城主的规定,请你们海涵。」

      「就连教会的光明骑士也不能通融?」

      「…光明骑士?」守将听到后回答:「请让我稟报一下城主!」

      「喂喂,直接搬出光明骑士的身分好吗?」范德听迪斯一下就搬出自己身分后,询问了一句。

      「没办法,你要睡在森林里吗?再说圣棠还有胧他们的目的地都是弗利伦,我们先到的话就可以拦截他们了,这样不好吗?」迪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幺说也是啦…」听到迪斯的说词后,范德就不再说什幺了。

      「可是胧的背后还有金啊,你怎幺确定胧一定会来到这里?」范尼不高兴的提问道。

      「相信胧跟娜丝莉雅,相信她们的实力,就算她们打不赢金,要用魔法逃脱也不会是问题。」

      「我觉得就这样入城并不妥…」

      「那你要盲目的在森林里搜寻吗?搜寻的时候就有可能跟圣棠和胧错过哦。」

      「嗯……」

      「这里就是弗利伦城吗…」布雷夫抬头看着眼前的城墙,这里就是他与青梅竹马的约束之地……

      「抱歉!我们马上开门让你们进来,请原谅我们的无理!」就在四人等待的时候,那名守将探出头来对他们大喊着。

      城门缓缓开启,而四人也驾马进城……

      在弗利伦城里的某处房间之内……

      自从守城门的卫兵来报后,这里迅速群聚来了几个人,他们围着桌子,正讨论着甚幺事情……

      「为甚幺教会的人会来弗利伦?」

      「难道风声走漏了吗?」

      「先招待那四名教会人士再说,说不定他们其实不知情。」

      「他们就算不知情,也可能会察觉……可是贸然行动又……」

      「静观其变吧。」

  • 名称:来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43: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