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一夜超清

      「你的…哥哥?塔克?」脑中把持不住的推敲,致使圣棠语气中的震撼再也遮掩不住……

      「嗯…」因为闭上双眼沉醉在美好的幻想之中,所以芙娜并没有察觉到圣棠的反应:「你…会不会照哥哥说的,照顾我一辈子呢?」

      「塔克是妳的…哥哥…」圣棠的脸上满是震惊……

      「对啊~他自六岁就被父王送进教会去锻鍊了,但是还会常常写信回来向我们联络,我也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了哥哥的对你说的话…」芙娜依旧陶醉在幻想之中:「照顾一辈子…哎呀~~」

      「塔克他…是芙娜的哥哥…」圣棠呢喃着…并迈开步伐,缓缓走离开来……

      「所以说呢…」芙娜幻想完后转过头来:「咦?人呢?」这才发现圣棠已经离开了……

      圣棠彷彿是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样,又好像是醉如烂泥一样的酒客,就这样摇摇晃晃的朝着道路的彼端走去;原本被胧填补得差不多的心,再度被命运的铁鎚敲得粉碎……

      一旁的人有看到圣棠,但他们却没像之前一样上前去跟他搭话,因为此时的圣棠眼神呆滞、泪流满面、走路摇晃,活像是丧尸一样,令人不由得想远离他……

      圣棠一路不停的走…不晓得他的目的地是哪里,他只是一昧的想离开人群,独自一人好好思考……

      自从皇宫出来后没多久,圣棠的朋友就跟他分散开来了;布雷夫、迪斯、胧、翁莉他们都在大街上,参与民众们的热情之中,范德、迪斯、波斯提夫几个比较活泼的人甚至还亲身下去与民众的跳舞、拚酒甚幺的。

      在场的精灵们看到迪斯他们与民众的互动状况后,也被两人的开朗与民众的热情所感染,开始跟着下去参与这次的活动;精灵们彼此邀约下场跳舞,或是邀请布雷夫、迪斯等人下场。

      女精灵的邀约几乎是有求必应,而最惨的就属邀请翁莉、胧与娜娜的男士们了。

      翁莉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她不喝酒也没跟人聊天,仅只拿着一碟菜慢慢咀嚼,有人上前邀约就微微摇头以示拒绝,安安静静的看着同伴与迪斯他们沉浸于欢乐之中。

      胧几乎都挂着笑容,不管是范德跟民众的对话内容,或是迪斯与百姓的奇怪互动,都足以逗得她如金铃的笑声,而有几位青年才俊被胧吸引而上前邀舞,却无论几次都宣告败北。

      娜娜跟在胧的身边,偶尔吃着佳餚,几次被迪斯与范德两人怂恿而嚐了些酒,虽然脸上有些醉酒绯红,但却添加了吸引力,令男性深深着迷于少女的身姿,进而让他们忘了之前听说的身分谣言。

      芙娜慌张的四处搜寻着圣棠的蹤影,不知不觉就撞到了醉醺醺的迪斯……

      「哎呀~」迪斯摇摇晃晃的倒卧在地上:「是谁胆敢撞我!?」

      「你这走路不长眼的…」芙娜正準备破口大骂,却注意到自己撞上的是迪斯与胧等人。

      「芙娜,妳怎幺会在这里?」胧惊呼了一声。

      「我是出来跟我那帅气又强悍的白马王子约会的。」芙娜站起身来,骄傲得趾高气昂。

      「哪一位?在哪里?」迪斯缓缓站起身来,边打醉嗝边问道。

      「就是圣棠啦!他听我说话说到一半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被一语戳破,芙娜甚些难堪,只好顶着羞愧回话:「你们知不知道他会去那里?」

      「我们刚离开皇宫就走散了。」胧摇了摇头:「请问一下,妳们…聊到甚幺话题?」随后问了一句,言语及神色上都隐含着不安。

      「就聊到我兄长对圣棠的交代啊,他交代要圣棠好好照顾我的…哎呀~」芙娜回答,说到最后还害羞的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

      「妳的兄长?对圣棠的交代?要照顾妳?」众人听完,无论甚谁、甚幺神情、甚幺想法,都不由得被这讯息重重敲击了大脑!

      「对啊,塔克皇兄不是有这样说……吗?」芙娜看向大家,这会她才注意到胧他们脸上的震惊……

      圣棠走进圣殿,来到塔克与迪斯的房间,来到早已被收拾乾净的床舖前,爬上故人的床,倚墙坐着,把颜面深深掩埋入双膝之间……

      虽然是在梦中…但塔克曾说过,说圣棠是带来厄运的煞神,这点虽因为胧而被逐渐淡忘,却因为芙娜的言语而浮现眼前!

  

      原本以为…自己只为塔克带来厄运而已…却没想到…连整个赫薙国都受自己的煞气迫害……

      塔克是芙娜的哥哥,而芙娜是公主,那幺…塔克就是李喜德的儿子,是皇室的王子,赫薙国的王位继承人。

      李喜德国王因为用情专一,皇后去世后就不曾再娶,因此他的小孩只有塔克与芙娜…就只有这对王子与公主而已。

      塔克死去,赫薙国没了下一任继承人,那不管芙娜喜欢的是谁、爱的是谁、嫁的又是谁,赫薙国都将成为他人的东西。

      若是被法鲁克王那种空有欲望而没才干的人当王的话……

      又或是被古利迪那种贪婪的家族所操控的话……

      居然…居然是自己…是身为惊雷骑士、身为人类希望的自己…亲手把该保护的百姓推向火坑的……

      圣棠的双眼,那已经被胧以温柔与幸福所安抚下来的泪水,再度以倾盆之势喷溅出来…

      「我…原来不是拯救大家的英雄…我…我是为大家带来厄难的煞神啊!」

      「圣棠…」坐在圣棠肩上的妮可低声呢喃着,并轻轻拍打着他,且不时舞动翅膀飞来飞去的安慰着少年……

      胧、芙娜与布雷夫等人匆忙跑回家里,担忧圣棠的心驱使她们加快脚步,圣棠自从退下战场之后就成了相当极端的悲观主义者。

      「有这幺夸张吗?」迪斯不解地询问道。

      「相信我,以现在的圣棠来说,他一定会把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胧回答着。

      「玛莉安!」胧跑到家后立刻出声叫唤着:「圣棠有没有回来?」

      但是,孤儿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在……

      「快点,去圣棠的房间找他!」胧对芙娜说道,随后跑向圣棠的房间……

      「不在啊…」芙娜看了看房里四周…没有任何人在。

      「为甚幺不直接问翁莉小姐呢?她不是能感应到圣棠吗?」布雷夫询问。

      「我以为圣棠会回来的…」胧低声呢喃着:「快点吧,我们回去问一下翁莉!」随后又冲出了家门……

      在圣殿的塔克房里……

      「我是带给大家厄难的煞神…」

      「那幺…为了不再给大家带来麻烦…」

      「如果与我亲近的人都会遭遇到不幸的话,那我也只能把感情通通封闭起来……」

      圣棠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止住泪水,抬起了他深埋在双膝与臂弯里的头……

      圣棠的嘴角逐渐失去灵动,不在有任何情绪……

      圣棠的眼神已经失去光彩,逐渐冰冷且无生气…

      圣棠他…把自己的情感关在深处的门扉里,接着以破碎的心灵鍊成结实的大锁,层层将感情封锁起来……

      圣棠走下床,将象徵身份的披风脱下,把脖子上的雷之殇取下,把腰间的紫雷也解了下来,将三样东西放到桌上后,离开了房间……

  

      似乎是因为大多人都去参加庆功宴的关係,教堂的走廊冷冷清清的,让心情跌落谷底的圣棠,只身更显悲恸……

      「圣棠,你把这些东西留下来做什幺?」萨尔斯冷淡的声音传来……

      圣棠停下了脚步,缓缓转头看去,并没说任何话……

      「这是身为惊雷骑士与男爵的证明捏,你拿下来要做什幺?」萨尔斯走上前去,并準备帮圣棠将这三样东西挂上……

      「你想要离开教会吗?」凯尔那低沉的嗓音自萨尔斯背后传来……

      圣棠依旧没有回应,如石像般站在原地,无动静、没声响……

      「…唉,看来是无法改变你的决意了。」凯尔走上前去,递给圣棠几张纸:「这是你之前要我帮你查的东西,上面记载的,是能解开胧身上封印的饰品之製作方式与材料,找齐之后,去上面写的地方找我的老朋友,他应该会帮你製作。」他从圣棠了无一切的眼神中,看尽了圣棠的悲伤与决定,便不再婉劝了……

      收到资料后,圣棠看了下,随后收进腰带里。

      「圣棠,想逃避吗?要知道…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萨尔斯帮圣棠一一披上披风、戴上项鍊、挂上紫雷。

      圣棠看着正在帮自己穿戴的萨尔斯,眼神底下,依旧没有感情波动……

      「若是你坚持要离开的话…我不会阻拦你,而你坚持之后,觉得自己的力量不够的话,那就去众神庭院领取你的武器吧。」萨尔斯帮忙穿戴好后,拍了拍圣棠的肩膀,随后转身走进教堂深处的黑暗之中……

      圣棠目送萨尔斯的身影,随后安静走出教会……

      与圣棠告别完后,萨尔斯开始回想圣棠方才的表现……

      『真惨,居然把自己的感情都压抑下来了…』萨尔斯大叹一声……

      『没想到他这幺看重朋友到这种程度…也没想到塔克的死亡跟身份会让他如此震惊,震惊到把情感都压抑得不输身为神的他…应该更严重,他这次似乎连讲话都不想呢……』

      『这下子,不用重药是没办法打开那层层封锁的心了。』

      『…好吧,也该开始行动了。』

      萨尔斯似乎在心中盘算着甚幺如意……

      离开教会后,圣棠用云蹤越过人群进入皇宫,他继续往里面游走,直到他在一间卧室里找到李喜德为止……

      橙色的粉刷,墙上四处的吊柜里摆放着无数的书本、玩偶或者稀奇古怪的东西;鲜豔的色彩,彩绘着天马行空的图画,画中的一切是那幺的美好,但房内的氛围却不像颜色一样的活泼……

      在房内一隅,书本排列整齐的书桌上,一名男子垂散的髮丝……以及面前,无数被摊开却保存好好的信纸印入眼帘。

      李喜德引颈,望着墙上的画像,像里小孩的纯真笑容,伴随着脑海里的阵阵嘻笑声,迴荡在已经失去主人的房间里……

      「…你来了?」李喜德并没有转头,因为现在,没有任何外在因素能够影响他把眼神从挚爱的画像上挪开。

      圣棠走进房内,静静的看着国王与塔克的画像……

      「你要做甚幺?」李喜德抬头看向圣棠。

      「…我想要塔克的大剑。」圣棠沉默许久,才以冰冷的声音开口。

      「为甚幺?」

      「……我…已经害了赫薙国,为了不让大家再受到迫害,所以想离开…临行前来拿他的武器,想替他继续挥剑、继续活着……」

      「你并不是刻意要害他的,而且……你是有能力帮助大家的人,自己闯下的祸该由自己承担,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李喜德将目光收回,并起身:「塔克他常常写信回来,而自从你出现后,信中的内容也开始提到你。」国王边走向书桌边说道……

      「信中,他一直对你讚誉有加,说你实力强、人缘好、个性阳光、意志坚毅……等等,他还曾说想跟你一样,成为一名能带给人们希望的国王,想带领大家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在战场上的时候,他在信里提到最多的也是你,希望你能够成功说服法鲁克王国、希望你能引领大家赢得胜利、希望你能多想起身边朋友的支持,别再独自一人奋战。」

      「他託凯尔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上,写到他也常跟芙娜联络,而芙娜那孩子也说她很喜欢你;那孩子…知道自己既使战死也还能把国家託付给你后,才会因此奋不顾身的保护你吧?因为他明白,身为『希望』的你对人类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李喜德说完,把放在书桌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听我说完之后,你还坚持要离开吗?」李喜德把玩着塔克的收纳手镯,但言语却是对圣棠的拷问……

      「…我……只会带给大家灾难,所以还是离开比较好。」圣棠伸出左手来,语气冰寒刺骨……

      「塔克唯一改不过来的就是那凶狠的表情,所以在圣殿多年也没交到朋友,但是…现在能有你这样为他深深自责的朋友…他想必很高兴……也很痛苦吧?」李喜德苦笑着,并帮圣棠戴上了塔克的手镯……

      「…若你之后想通了的话,欢迎你回来,艾因赫伦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李喜德张开双手抱着圣棠:「你是塔克视如亲兄弟的朋友,也因此,我也将视你为我的嫡子。」

      听完李喜德那只有彼此听到的宣言,但却远比一切更能震撼圣棠的内心……

      塔克死去的画面…逐渐失温的躯体、逐渐阖上的双眼、逐渐远离的生命一一涌现心头,强而有力的抨击着圣棠曾经的自信。

      膨胀的悲怅,好似从地狱深处的恶魔般,死命的蜂拥向牙关……

      但在最后,圣棠忍住了,因为他自认没有哭泣的资格。

      圣棠离开皇宫,以天云雷步疯狂奔驰向南门,他想以此甩脱重压在身上那不堪回首的记忆……该说是梦魇。

      在屋顶飞奔的圣棠,就连放声吶喊也不能,因为他不想惊动底下熙攘的人群,也不想遇上任何认识的民众或熟人……

      「快,翁莉说圣棠在教堂那个方向!」底下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引动圣棠转头凝望底下,那些人都是熟人……正着急的找寻着他的人……也是圣棠最想避开的人们。

      胧……

      娜丝莉雅……

      迪斯……

      范德……

      范尼……

      布雷夫他们……

      还有…已故的塔克……

      与他们相处过的记忆伴随着那些快速移动的景象一一浮现脑海里……

      他们都是亲朋好友,也是绝对不能遭遇厄难的对象,所以……

      身为煞神的自己一定要离开。

      一想到如此,更加深了圣棠离开的决心。

      去意已决的圣棠…有谁能留?

      圣棠来到南门,停下脚步,回头探望依旧热闹的艾因赫伦……

      熟悉的街道……

      众多的人潮……

      热闹的宴会……

      嬉闹的欢呼声……

      铿锵的酒杯声……

      悦耳的乐器声……

      佳餚的香气……

      美酒的芳香……

      女人的香汗…

      最后,圣棠转身朝向城外,毫不犹豫的,迈出步伐……

      斩断对艾音赫伦的一切!

      在圣棠準备离去的同时……

      萨尔斯来到奈斯奇欧家,打开大门走进去……

      一步步踏下的步伐虽然轻快,但却在弹奏着恶魔般的诡谲旋律。

      来到二楼的萨尔斯,在某个房间里找到了一名小孩……

      「你好~」萨尔斯开口向那小孩打了声招呼:「怎幺没有陪你的家人出去玩呢?」随后问了一句。

      「…原来是暗夜骑士啊……」那名小孩从被窝中探出头来,随后又缩了回去:「我…没有家人,早在两年前……被那只龙害死了。」

      这名小孩,是当时在教会门前被圣棠与胧收留的那一名。

      「但你现在不是有新的家人了吗?」萨尔斯开口问道。

      「…是没错……但是我依旧憎恨着那头害死我家人的龙!」

      「你又没有能力杀她,而且你连兇手是谁都不知道呢。」

      「这两年来,我一直努力锻鍊自己,就是为了能够报仇!而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遇到对方的!」

      「真是努力不懈的孩子呢~那就让我帮你一臂之力吧~」萨尔斯说完,伸手放在对方的额头上:「我给你足以复仇的力量,告诉你对方是谁,还帮你找来打手。」随后开始灌入自己的力量……

      「为甚幺…」那名男孩想要回答,但声音却逐渐飘渺起来,最后不再回应……

      「好了。」萨尔斯把手收回……

      「这…」小孩看着自己的手,试图运转才刚获得的力量:「厉害…太厉害了!」随后握紧了拳头,他身上开始冒出了漆黑色的斗气,

      「我给了你天空级的力量还有一些暗元素亲和能力,另外…」萨尔斯对小孩说道,并伸手指向门前的人:「他是里昂‧玛格那斯,是你的帮手。」

      「你好。」里昂面无表情,以冷淡的语气打着招呼……

      「…我的仇人是谁!?」小孩怒目而视,他已经忍不住想要去替家人报仇了。

      「不用太着急,金‧瑞佛」萨尔斯对着那名小孩冷笑着,他在帮金灌力量的时候顺便读取了他的记忆。

      「告诉我,兇手是谁!」金并不在乎对方怎幺知道自己的名字,他只在乎仇人为何人。

      「是胧,胧‧亚玫尼斯。」里昂以冰冷、低沉的声音说道……

  • 名称:两天一夜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34: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