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ytt8.net超清

      艾因赫伦西北方向,与教会有段距离的郊外……

      这里是座墓园,安眠于此的通通都是教会的人。

      现在的时间大概是清晨六点多,是太阳刚露脸的时刻;温柔的阳光照耀在这片平坦的草原上,随处点缀着株株树木,凉爽的风吹来,掀动一波波涟漪成为大地的波浪……

      地上的排列整齐的一块块墓碑是人们安眠之地的标誌,这里鲜少有人烟,会突然热闹起来是因为即将有人会安眠于此的缘故……

      今日是墓园不可预测的热闹之日,因为有一名教会的朋友要被安葬于此,其名为塔克‧拉斯特。

      在墓园的一处,神殿的主教们、神官们、祭司们与圣殿的各大队长都来了。

      迪斯等人扛着一个棺材走过来,其中带头的人就是惊雷骑士……

      圣棠他们走进了人群,经过娜丝莉雅、胧、队长们、主教,最后来到了最前面,那地上有一个早就被挖好的大洞,那便是塔克今后要长眠的床……

      圣棠他们缓缓走了过去,而神官们也跟在圣棠他们身后;他们把手上的棺材放进那个洞里,迪斯、范德、范尼纷纷退开……

      凯尔走上前去,翻开了手上的书本,清了清嗓子……

      「教会圣殿所属的圣骑士─塔克‧拉斯特,六岁时发誓效忠教会而成为圣骑士,在教会期间,天天努力接受锻鍊,成为一名体格与个性皆坚忍不拔的优秀骑士,在今年三月三十日时出发参与战争,期间又立下不少功劳,最后为了保护同伴而光荣战死沙场,回到光明神的怀抱之中,今日乃艾德奈曆四四二八年六月十四日,优秀的圣骑士─塔克‧拉斯特将安眠于此。」凯尔唸出了塔克大概的生平经历,随后阖起书本。

      一旁的神官拉开了手上的赫薙国旗,走上前去……

      「请让我来…」圣棠走上前去看着神官……

      神官想了想后,将手上的国旗递给了圣棠;圣堂接过神官手上的国旗后,将其盖在塔克的棺材上……

      圣棠退开之后,人们开始走上前来,将手中的鲜花放到塔克的棺材上面……

      先是凯尔等主教,接着是神官,再来是祭司;胧拉着娜丝莉雅走上前来将手中的第二束花递给圣棠,随后上前去放花……

      神殿的人放完后,接着是圣殿的骑士们,范德、范尼、迪斯、萨尔斯、炎煌斯、濂浮克、峒、格鲁特、垠特弗轮流上前去将手中的花放下,最后轮到圣棠……

      圣棠缓缓上前,弯腰将手中的鲜白花束放到棺木上……

      「塔克…你捨身保了我与胧而丧命,但是,倖存下来的我…仅只能帮你盖上国旗、覆上黄土来作为报答…」圣棠低着头呢喃着……

      此时,几个人走上前来,準备把塔克埋起来。

      「请…让我自己来…」圣棠挥手制止了那些人的动作,最后双手开始抓起一旁的土壤,一把一把的洒下去……

      在场的人看着圣棠的背影,看着他一把把撒下手中的土,心中若有所思……

      迪斯跟范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跟范尼一起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娜娜一手放在胸口,因为她的心伴随着圣棠的动作而隐隐作痛……

      胧的脸蛋早已经挂上了两道细流,她默默的看着圣棠,看着他安静的握住土、伸出手、撒下尘…如此重複着,被那结实的背所遮掩住的地方,圣棠肯定也将参了悲伤的泪水一同撒下去了吧?

      胧走上前去,蹲坐了下来,伸手抓起一把土……

      「让我自己来就好…」圣棠横手一挡,制止了胧的动作。

      「不…我曾对他…对这名挺身保护我们的人说过那句意气用事的话…他并不是懦夫…他命令要我们撤离的时候…内心肯定也很痛苦吧?」胧开口对圣棠说:「我因为着急而甩下那句话与耳光…我真不应该……」

      听完胧的话后,圣棠陷入沉默……

      「请让我跟着你一起帮他撒下黄土吧。」随后转头看着圣棠…看着早已泪流满面的他:「这是最后一次的会面,我希望能将自己的忏悔与敬意,一把把的奉献给我这名英勇果敢的好友。」

      圣棠把手收回,也不再说任何话,胧看他没有制止后,两人便一起撒上那一把把的尘土……

      所有的人都低着头,他们在默哀,而大部分的祭司早已湿了眼眶,甚至还有人紧咬着嘴不让那哽咽的低泣声发出来……

      萨尔斯看着圣棠与胧的背影,脸上的表情也已经黯淡了下来……

      将圣棠拖下水并丢给孤儿院后,他原本冰冷的心逐渐软化了下来,因为孤儿院与迪斯的欢乐气氛带给了他喜;与小孩子们生活了两年后,跟他们产生了感情,在他们受到贵族的欺辱时,圣棠感受到了怒。

      萨尔斯知道圣棠衰落悬崖后被六个人所救,大概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才让圣棠不杀半精灵的吧?被半精灵与人类夹杂于其中而成就出那幺多辉煌战绩的圣棠,最后因为塔克的死而尝到了哀。

      七情里面已经有了三个了,要怎幺让他获得剩下的惧、爱、恶、欲呢?

      萨尔斯心中似乎正盘算着甚幺……

      圣棠与胧填平了塔克之墓后,将墓碑立了起来,看着友人之墓……

      两人已经完全忘了接下来的程序,他们也忘了身旁的大伙们…他们眼中所看到的,就只有眼前的墓碑,双眼焦点已经深深钉在碑上所刻的塔克‧拉斯特上面……

      塔克的个性跟圣棠与里昂差不多,他鲜少开口讲话,很少面露笑容,很少跟朋友互动,他就像是擦肩而过的路人一样,但却是如此寡言的他时常在别人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

      圣棠与胧第一次遇到塔克的时候是在孤儿院门口,当时是因为胧变龙闹出大事情,之后就在教会里面相处了两年多,其中还经历了神圣交战;斐莉丝那时还不愿承认自己有贩卖神术,若不是众人公认其正直的塔克在最后拿来证据的话,她才不会乖乖承认并结束那场闹剧的。

      塔克他信守着骑士道,这也就如同他的个性,他认定错误的事情就绝不会去做,相对的,要是正确的,他就会咬牙直走到最后,也就是因为如此,才会使他在那惊险的剎那,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牺牲自己以保护圣棠他们,因为他知道,惊雷骑士代表人类的希望,而这个希望是不能殒落的。

  

      就在圣棠看着墓碑到出神的时候,胧突然伸手擦拭着圣棠的眼眶……

      原来,圣棠他的眼泪再度溃堤了,满脸的泪水打溼了原本英俊、帅气的脸庞,他的眼神已不复以往的神采飞扬,现在的他,只是一名因为哀悼好友而被痛苦撕裂心肺的少年……

      「不要…再哭了…」胧边抽泣边开口说道,她纤细的手指温柔的替圣棠擦去泪水……

      圣棠抬头看向胧,她那可爱的脸蛋也因为不捨而流淌着泪痕,但是,她却不顾自己,只顾着帮圣棠擦去眼泪。

      「你…是要抬着头、挺着胸,以高昂气势面对大众的英雄……流泪、恸哭、不捨这些与你不衬的情感,由我来代替你就可以了…」胧如此说道,并投以圣棠一个的笑容。

      「每一次想到塔克…就会想到是自己害死了他…要是我早点觉悟的话……」圣棠低下头来,哀伤的吐露着心声……

      「请不要自责…」胧双手捧着圣棠的脸,随后把自己的吻送了上去……

      原本站在幕前的主教、祭司、神官与队长们早已经离开了,现在只剩下圣棠跟胧在此深吻着……

      两人深吻一段时间后才分开来……

      「这样有没有好一点?」胧开口询问着,虽说是她主动亲上去的,但她也因为心中的矜持而满脸红润……

      「嗯…」圣棠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走吧。」胧随后勾起圣棠的手,走向艾因赫伦……

      风吹来,树枝、嫩叶、草芥随风飘动,发出了宁静且祥和的声音,那阵吹拂的风缓缓推着圣棠与胧,像是塔克的送别……

      「在那个时候,塔克有给我一句遗言…」圣棠开口说道:「他要我照顾他的妹妹,但是,他的妹妹是谁?」随后皱起了眉头,与塔克相处的这段时间,圣棠他们都不曾打听过别人的过去与身世背景,塔克也不曾提到过他的家人…

      「主教他们应该会知道吧,要去问他们吗?」胧开口询问着。

      「嗯…这是我能为塔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圣棠表情哀伤的说着,随后转头看着塔克的墓碑,看了好友最后一眼……

      现在时间约是早上七、八点左右,是人们起床準备好要出门的时候,街上除了会有百姓摆摊、逛街、购物之外还会有往来的商团、旅客以及準备出门工作、游乐、四处跑的贵族。

      圣棠与胧从西城门走进艾因赫伦,两人走在大街上,四周的民众纷纷投来关注的眼神,因为现在走上路上的两人是最近话题最多的人物。

      东方战争的英雄─圣棠‧罗赫,刚打赢胜仗回来就被断罪所的人抓去,而且罪名还是包庇敌人的叛逆之罪,虽然教会说那只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但为何这位英雄不在大庭广众下辩驳呢?

      另外一名是大祭司─胧,在战场上的功劳也不小,更是人们流言蜚语中所说的圣棠的女友,她同时也是收留半精灵为妹妹的人,她与圣棠两人究竟是做了甚幺事情呢?

      自从断罪所事件以来,人们一直在讨论这些,虽然话题是负面的,但这对于圣棠他们的形象却也没办法造成多大影响,因为圣棠他们是结束战争的英雄,是击杀了敌人首领的英雄,这点也是毋庸置疑的。

      「圣棠…」胧注意到了周围民众的目光与逐渐大的声音,因此有些不安的拉了拉圣棠的手;圣棠转头看了下胧,她的脸上满是担忧,因为她有些害怕身边的群众,就像两年前所发生的事情一样,怕自己被身旁所有的人排斥,最终只剩孤单的自己。

      圣棠没说甚幺,只是微微一笑,伸手抚摸着胧的脸蛋,藉此让她感到心安……

      胧看着圣棠的笑容,感受着他手掌的温柔,胧便觉得内心的不安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依赖感;胧缓缓靠近圣棠并搂着他的手,像是想要躲开大众的视线,但实际上,胧是想要更多圣棠的温柔。

      「胧…?」圣棠对胧的举动感到疑惑,因为胧是不会这幺大胆的…通常。

      「嗯?」少女抬起头来看着圣棠,等待着他发话。

      「你知道塔克他的遗物在哪里吗?」圣棠突然问了这一句。

      「呃…」胧心中的依赖感消失无蹤…她完全没有没想到圣棠会突然冒出这一句扫兴的话来!

      「你知道吗?」圣棠完全不知道胧内心里的惊滔骇浪……

      「…我记得…教会好像把塔克所有的遗物都交给他的家属了……」胧的语气变得有些僵硬,刚刚充斥在她心中的温暖已经变成了气愤……

      刚刚还表现得一副体贴人的圣棠…他嘴中突然冒出来的问题让胧感到非常的不高兴,胧宁可圣棠不要开口,因为他总会让那美好的气氛蕩然无存……

      「…最后还是要去找主教吗…?」圣棠喃喃自语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胧眼中的无奈与醋意。

      『虽说你重视朋友…但是…为甚幺就不会多注意我…』胧鼓着脸,双眼直盯着圣棠不放。

      「胧。」圣棠突然叫唤了一声,吓得胧身体一震。

      「嗯?」胧立刻镇定下来,发问了一句。

      「我明天要去皇宫参加册封典礼,而我没有适合的衣服,你能不能陪我去逛一下?」圣棠向胧提出了邀约;圣棠的服装基本上都是外面披着大衣、里面穿着短袖上衣、轻铠甲再搭配长裤,穿比较好的那次是之前在托里亚城参加庆功宴的时候。

      「可…可以啊!」胧顿一下后重重的点了头,这似乎是圣棠第一次提出的约会吧?这不答应怎幺行呢?

      「那就走吧。」看胧答应之后,圣棠便拉着胧的手走向服饰街……

      「等等,你有拿钱吗?」胧没想到男方说走就走,也不知道他的钱够不够…

      「钱的话没问题。」圣棠手上突然出现了几枚金币:「蛮尼的腰带里还有好几袋金币。」说完,就把金币放回腰带里。

      「…嗯。」胧看圣棠脸上的悲伤已退却不少后,也不再多说甚幺了,能让他忘记塔克的事情是最好的,这样他才不会深深陷入自责而无法自拔。

      胧跟圣棠走遍了整条专门贩卖衣服的服饰街,两人边挑衣服边聊天边试穿,欢乐的气氛充斥其中,早上还闷闷不乐的圣棠就像是另一个人似的,跟胧身边的人是明显的对比。

      「这件怎幺样?」圣棠走出了试衣间,并对店员与胧展示着身上的衣服。

      「太好看了!」店员忍不住讚赏着。

      「这件不好。」胧却不高兴的回了一句。

      「为甚幺?」圣棠对双方那明显的反差感到不解。

      「因为这件太好看了,我怕会有新的情敌出现。」胧装作气愤的转过头去:「这套感觉起来比较适合正式场合,你进去试试看吧。」随后从一旁的服装堆里挑出一套递给圣棠。

      「…太好看也不行吗?」店员与圣棠同时疑惑的偏着头,不过男方还是乖乖的接过了衣服,进去换装了。

      「你跟圣棠是男女朋友吗?」一旁的店员开口询问道。

      「啊…呃…」胧手足无措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我在艾因赫伦住过一段日子,也听过关于圣棠的传闻,但现在的他看起来不像沉默寡言的人,更像是阳光男孩呢。」店员接了下去;基本上,只要是艾因赫伦的居民都认识圣棠的,因为他在这里还算是个名人。

      胧听完后并没有回应对方,只是安静的看着圣棠所在的试衣间……

      「听说圣棠刚从战场上回来的时候,表情很冷漠,但现在却变得这幺开朗…」店员自顾自的说着,似乎不在乎胧是否有在听……

      『无论如何…圣棠能变得这幺开朗真是太好了。』胧的心中是这幺庆幸着。

      「虽然不知道详细情况是甚幺,但是妳一定是用尽办法才让圣棠笑出来的吧?」突然,店员转头看着胧……

      胧的脸越来越红,也越来越低…为了让圣棠自悲伤中走出来,胧不知道给了多少次吻了……

      买完了圣棠明天所要穿的衣服之后,两人便开始逛起艾因赫伦,这是第一次只有他们小俩口出门逛街。

      圣棠带着胧走向大大小小的街道,从大店面逛到流动摊贩,因为圣棠以前为了工作而在城内四处晃的缘故,因此知道所有景点与熟人的位置在哪里,两人就这样边走、边吃、边玩……

  • 名称:www.dytt8.net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2: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