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史超清

      圣棠与胧两人在小花园里热吻着,持续的时间已经创下了两人的最新纪录;圣棠本来有意分开的,但是胧的双手狠狠搂着圣棠的项上人头,不让圣棠把那片冰冷的唇拔开……

      圣棠是可以出力将胧推开来的,但既然胧那幺强硬,那就算了吧,硬把她推开的话,可能会对她的心造成伤害的…再说,他自己也很享受这个吻……

      或许是自己的唇,又或是自己的心已经变得冰冷的关係,让胧的吻显得更加温暖,那种像是能暖化人心的热度自亲吻的唇透过神经传导到脑海、到内心去……

      圣棠看着眼前这位闭上眼睛,全心全意投入于接吻的少女,那染满绯红的圆润脸蛋看起来就像是可口的果实一样令人垂涎,圣棠一手抚摸着胧的脸,一手搭在她的腰上,感受着胧逐渐上升的体温……

      「咳!」就在两人吻得忘我时,一声咳嗽声自转角传来……

      「啵…」胧受到这声的惊吓而把与圣棠连结的朱唇收回,发出了一声轻响……

      「虽说光明神并不禁止男女私情,但这里好歹是庄严的圣罗赫教堂哪。」凯尔开口说道,言语虽然带着斥责,但语气却是赤裸裸的取笑……

      「耶~凯尔,你觉得他们两个需要什幺样的惩罚呢?」萨尔斯开口询问着,头上还顶着凯尔赠予的大肿包……

      「要叫我主教!」凯尔并没回答萨尔斯,而是抡起拳头再度送出一个大包子……

      「呕耶耶~~我有吃到饱的肉包了~」萨尔斯摇头晃脑着,他的意识可能被凯尔打晕了吧……

      「你们没有事情的话就去练颂讚歌吧,你们这段时间恐怕也没好好複习过,要是明天唱不出来可就糗了。」凯尔叮咛了一句后就离开了……

      「终于走了…」萨尔斯叹了口气:「你们怎幺不继续了呢?继续呀~我看得正精彩呢~」随后坐在走廊的扶手上,满脸期待的看着圣棠与胧……

      「呃…那个…」胧结结巴巴的说着,同时压下了脸蛋……

      「不用害羞~来,快点快点~」萨尔斯不顾胧的害羞,硬是出声催促着……

      「娜娜,我们走!」胧被逼迫到最后只好立刻快步逃离现场,还顺手拉起正蹲在一旁欣赏花草树木的娜丝莉雅……

      「哦呀~我们的女主角跑了~」萨尔斯轻笑着:「胧的热吻有没有温暖了圣棠‧罗赫的冰冷之心呢?」随后转头问向圣棠。

      「…有一些。」圣棠沉默一下后回答。

      「呿,都是那死老头打扰我看戏…」萨尔斯摆出了不爽的表情说道。

      「…」圣棠无言的看着表情凶狠的萨尔斯……

      「算了算了。」萨尔斯闭眼吐气,并挥了挥手:「来,这是国王给你的信件。」随后挂上了笑容并凭空变出一封信递给了圣棠。

      「这是…?」圣棠接过信件,上面流利且漂亮的文字与质料不朴素的质地,应该是公文之类的信件。

      「问我有什幺用?我又没打开来看过。」萨尔斯不满的回应着:「你以为我是那种会偷看信件的人吗?」

      「嗯…」圣棠想了想之后轻轻的点了下头……

      圣棠动手撕开信件上面的密封蜡,拿出了信件来开始阅读──

      致 圣棠‧罗赫 骑士

            与半精灵的战争中牺牲自我,为人类争取了一个月的时间脱胎换骨,且在各个堡垒的守城战中有过人的战功,更于战事的最后斩杀了妖王,为此次战役写下辉煌的功绩,因此,受册封、升为爵。

            请于六月十五日至皇宫参加册封典礼。

                                                                              ─李喜德‧罗赫

      圣棠看完内容后就将信纸摺好,放回信封袋里……

      「信上写甚幺?」萨尔斯看圣棠把信收起来后开口询问道。

      「国王要赐给我爵位,要我三天后去皇宫受封。」圣棠回答。

      「是喔?那很好不是吗?怎幺你看起来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呢?」萨尔斯看圣棠面无喜感的,好奇的问道:「还有,这是芙娜要给你的信。」随后拿出了一封粉红色的信件来。

      圣棠接过信件,準备打开来时发现密封蜡已经有被拆开过的痕迹了……

      「芙娜大致要说的是册封典礼当天的晚上有盛大的宴会,要你穿帅气点。」萨尔斯看着圣棠的双眼说道:「她信函里面有很多杂七杂八的内容,那种如童话般的冗词赘字相信你也不会想看吧?」

      「你不是说自己不是那种会偷看信件内容的人吗?」圣棠以鄙视的眼神看着萨尔斯……

      「我是先帮你过滤内容。」萨尔斯挥挥手道:「还是你要亲自把信上的一切看完?」随后半瞇着双眼看着圣棠……

      圣棠将少女的信件拿了出来…厚厚的十多张……

      「我先说,那种内容看完包準你会想打人,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屁话。」萨尔斯奸笑着:「亲爱的惊雷骑士圣棠,听我那和蔼、受尽爱戴的国王说想册封你为贵族并赐与你爵位,这消息让我这砰砰的芳心感到强烈的欢喜,因为震撼太过强烈,所以想大胆的邀请你……」

      「…停。」圣棠伸出手来制止了萨尔斯的阐述:「那我该感谢你先帮我看完内容了。」

      「对吧?我是不知道你会怎样啦,不过我很想把那些信纸给撕了。」萨尔斯带着笑容说道:「芙娜她可是非常崇拜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呢,结果太过沉迷了。」

      「嗯…看得出来…」圣棠无言了……

      萨尔斯与圣棠两人漫步在教堂的走廊上……

      「圣棠,你跟胧进展到哪里啦?」萨尔斯开口询问着。

      「甚幺东西?」圣棠不解的询问着。

      「不用装啦~说吧,你们进展到哪里了?一、二垒都有了,三垒不知道有没有呢~?」

      「你在说甚幺东西?我听不懂。」圣棠满脸疑惑……

      「哎呀~你真会装傻~要我问直一点也可以,你们牵手有了、接吻也有了,有没有抚摸彼此的肌肤或是发生什幺关係呢?」萨尔斯问着问着,表情逐渐猥亵了起来……

      「…一言难尽。」圣棠想了想后回答;自以前到现在,圣棠跟胧之间的关係已经…暧昧到两人难以说明了……

      「哦?一言难尽哦?没关係没关係~我会慢慢听你说尽的~」萨尔斯笑咪咪地回答圣棠。

      「我跟胧……」

      「哦!天啊─!」就在圣堂準备开口的时候,一旁的房间立刻传来人们的呻吟声,还有人破门而出……

      「怎幺回事!?」圣棠走上前去关心着……

      「呿!你们一个个来扰我兴致是安怎!?」萨尔斯满脸爆青筋的走上前去,一把抓起瘫倒在地的炎煌斯,把他提起来才注意到,他的双耳流满鲜血……

      「有没有怎幺样呀?」迪斯从房里走出来,并出声询问着……

      「你们…」萨尔斯转头看向房里:「你们那是怎幺回事?谁有那幺大能耐打伤你们的?」全体队长通通站得东倒西歪,而且双耳清一色鲜血直流……

      「对不起,不知道为甚幺,颂讚歌曲唱着唱着就这样了…」迪斯苦笑着回答:「不过没关係,我会帮你们治疗好的,放心吧!」

      「你唱歌?唱成这个样子?」萨尔斯满脸疑惑的看着迪斯:「来,唱几句我听听看。」

      「劝你…千万不要尝试,会死人的…」格鲁特劝戒着,他伸手紧按着耳朵,表情看上去非常痛苦……

      「啊哈哈──」听到这边,萨尔斯邪气的大笑着:「我就知道,魔音组又多一名队员了~」

      「其实…迪斯他唱得也没…」垠特弗说道……

      「没比你或圣棠还要差劲!」炎煌斯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哦哦?真的假的~明天好玩了~」萨尔斯笑得合不拢嘴:「明天我们三个就展现我们的天籁好让听众们惊声加尖叫吧~」随后双手一张,将圣棠与迪斯勾了过来。

      「拒绝。」圣棠躲过萨尔斯的手:「我说过,魔音组只需要你一个人就够了。」以平淡的语气回答完后,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隔天早晨,教会所有人都到了教堂前面的大广场準备,圣骑士们站在台下、台边站岗顺便维持秩序,而祭司们则还在幕后化妆、调整歌喉与状态。

      教会的人在后台準备的时候,舞台的前方也挤满了人群,不管是平民、农夫、渔父、果农或是贵族……只要是人都聚集到此,等着参与这场颂讚与知晓何人为光明骑士。

      「哇…」

      「好惊人的阵仗…」

      「这场面…不比惊雷骑士的颂讚会还要小耶…」

      「说不定比圣棠的那场还要来得大呢。」

      几名探头看向外面场面的祭司们七嘴八舌着。

      「都準备好了吗?」凯尔开口对所有在準备的骑士队长、祭司、大祭司、主教们问道。

      「嗯,差不多了。」大部分的人回答。

      「哈哈,等等看我怎幺用我的天籁征服台下观众吧!」萨尔斯大笑着,他迫不及待要向民众敞开歌喉。

      「…说不定你金喉一开完,我们就要帮民众开一场义疗会了…」在场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驳斥着萨尔斯……

      「开什幺义疗会,我唱歌哪有那幺恐怖?」萨尔斯满脸不悦的询问着:「没关係!我们魔音组还有两名大将,就算听众没被我的歌声感动,还有他们俩呢!」随后发出了狂傲的笑声……

      听到萨尔斯的发言后,众队长双手合十、闭起眼睛、低下头来……

      「你们在做什幺?」斐莉丝看炎煌斯等人沉默后,不解的问道。

      「预先替观众们默哀。」众队长异口同声的回答……

      「娜娜,会不会紧张呢?」胧站起身来,开口问向身旁的妹妹。

      「…嗯。」娜娜点了下头并出声回答,她无论是声音还是动作都在颤抖着。

      「不用太紧张。」胧微笑着,伸手抚摸着娜娜的头:「妳昨天不就练习得很好吗?保持那样子就可以了。」

      「嗯,不需要紧张。」斐莉丝跟走上前来安抚道。

      「对啊,告诉妳哦,胧她呀,第一次唱颂讚歌的时候还唱错呢。」

      「嗯?甚幺时候的事情?」

      「就…圣棠刚当上惊雷骑士的那次啊。」

      「拜託,那次胧压根没上台好吗!?」

      「咦?那是我记错吗?」

      「记错?妳几年前记错,现在还记错,『记』司叫假的啊?」

      「呃…抱歉我错了。」

      其他祭司们走上前来对娜娜爆料着,不过听她们说的,似乎是胡诌的。

      「不需要诋毁我在妹妹心目中的地位吧…」胧无奈的苦笑着……

      「呵呵。」娜娜抿嘴轻笑着。

      「如何?这样就不紧张了吧?」斐莉丝看娜娜笑出来后便开口问道。

      「嗯!」娜娜点了点头。

      「为了逗妳笑,我还得当一次『记』司耍白癡,该怎幺酬谢我呢?」那名记错的祭司开口问向娜丝莉雅。

      「不要刁难我妹妹啦。」胧刻意摆出脸色与那人打闹着。

      「好啦好啦,大不了宵夜我请。」斐莉丝出声打圆场:「时间差不多了,该上台了。」随后,与胧、娜丝莉雅以及那群祭司们一同向房门挪出莲步……

      主教、神官、祭司等神殿的人以及圣棠等八名圣骑士队长相继走上檯,跟两年前一样,队长们站在颂讚台上的右边,而左边是神殿的祭司们,中间是主教与神官。

      由胧、娜娜与斐莉丝等祭司们带头以咏唱之声拉起颂讚的序幕;娜娜与祭司们那宛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迴荡在虚空中,胧与斐莉丝等大祭司则唱出了乐章歌词……

      大祭司们唱完了序章之后,由骑士队长们轮番上阵,先是濂浮克,再来就是魔音三人组的领袖─萨尔斯!

      濂浮克退回队伍之后,萨尔斯昂首、阔步走上前去,他没有注意到后方除了圣棠与迪斯以外,主教、神官、祭司与其他队长纷纷拿出耳塞来……

      萨尔斯满面自信的笑容,当他睁开眼来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民众过半数通通都低着头,像是在準备着甚幺……

      虽然他们都很小心的不让萨尔斯看见手上的动作,但是堂堂的暗夜骑士又怎幺可能会漏看呢?

      『那个是…好哇…你们居然这幺瞧不起我…』看到民众拿在手上的小玩意后,萨尔斯的火气逐渐飘扬上来……

      「魔音…全开!」萨尔斯双眼爆发出光芒,他开始嘶吼起来……

      地面开始震荡起来……

      视线开始迷茫起来……

      耳朵开始耳鸣起来……

      耳塞…根本档不住威力全开的萨尔魔音!

      底下民众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然后有人抱头哀号着……

      耳朵流下的血液,滴滴落至地面上妆点的……

      有人开始因为受不了而纷纷昏厥过去,少数人还保持着意识,望着台上卖力歌唱的男子,咬紧的牙关即将失守……

      『呼~爽了!』萨尔斯很仁慈的折磨了所有人四分钟左右就退下来了……

      萨尔斯退下来之后,轮到格鲁特与垠特弗、炎煌斯、峒,最后来到圣棠……

      圣棠站上前去,开口唱起歌来……

      「呜啊!」底下的百姓发出了一声哀号!

      「怎幺回事!?」又有人惊吼了一句…

      「惊雷骑士的歌…甚幺时候变成这样了!?」某人满脸惊愕的吶喊着……

      不只是台下民众,就连台上的队长们以及主教、祭司们也面露痛苦…他们才刚把耳塞取下来而已……

      「哦天啊!圣棠的歌声什幺时候变回以前的魔音了!?」炎煌斯满面的纠结着……

      「嗯嗯,这才不愧为我的组员啊!」萨尔斯欣慰的点着头……

      圣棠唱歌会突然变得难听,除了许久未曾开金口外,就是他的内心;歌声是反映人心的一种媒介,会不由自主的唱歌就是因为歌符合内心所想,圣棠之前唱得好听是因为歌与内心感触产生了共鸣,而现在难听是因为心中被哀伤所佔据,与歌产生了不良迴响……

      圣棠唱完之后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看了看周围的人们…除了主教等人还应坚持着神智以维持颂讚进行之外,通通进入了恍神之境……

      「我唱得…很难听吗?」就连胧与娜娜都以痛苦的苦笑回应圣棠的目光,这让圣棠疑惑的问道……

      「不会不会~你唱得歌啊…」萨尔斯伸手挥了挥:「超棒!」随后比出了一个讚!

      「棒你个头!」炎煌斯以咆啸来宣洩对萨尔斯的反对……

      「耶~」萨尔斯伸手制止炎煌斯的怒火:「颂讚还在进行呢,怎幺可以肆意咆啸呢?」随后以欠打的得意笑容如此说道……

      「迪斯…轮到你了…」一旁的濂浮克提醒着正茫茫然的迪斯。

      「上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魔音!」萨尔斯伸手拍着迪斯的肩膀;迪斯转头对萨尔斯无奈的笑着,随后走上前去……

      「这位就是新任的光明骑士啊……」看到迪斯上前后,底下的民众纷纷抬起头来看着他,把这名光明骑士牢记在心里。

      迪斯大吸一口气,以空气灌满胸与腹,接着张开口……

      底下的民众诧异的瞪大了双眼……

      他们随后缓缓闭上眼睛……

      接着开始享受这听觉的飨宴……

      迪斯的歌声无论抑、扬、顿、挫,通通都有其出众的特色;低音有濂浮克的低沉与静谧,高音有峒那宛如崇山万岭的澎湃激昂与豪气干云,无论是高与低或顿与挫之间的转换都如同天衣无缝般,引领的人们踏入陶醉之境。

      主神初创世界时的宁静,创造万物时的生命鼓动,诸神并立的璀璨史诗,以及之后,分裂六族的悲歌,世间各族反目的憎恨,万民祈求和平却又不得不战斗的讽刺。

      所有刻绘在石雕,甚至是众人心中的故事,全数随着迪斯的歌声一一迴响在脑海之中。

      迪斯的歌声依旧进行着,但是人都已如癡如醉,虽然闭着眼睛,但却能够看到那虚虚实实的天国之门……

      『咦?怎幺停了?』就在手快要触摸到那道闭锁的大门之时,声音却停止了,而眼前的大门也逐渐消逝……

      人们睁开眼来…发现自己正站在人群之中,但却听不见任何声音,迪斯的嘴巴明明就还在动呀!?

      人们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的脸上也都是疑惑之色,但是他们除了脸上的不解之外…还多了耳朵下的涓涓细流…那红色的细流……

      开始有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湿润的,看了看手指上的液体,是鲜红的血,为甚幺!?

      迪斯注意到台下的吵杂声逐渐大了起来,于是张开眼睛看向底下的民众…所有人的耳朵都在流着赤红……

      迪斯苦笑着,随后运转魔力以及体内的光元素,将元素粒子通通汇聚成能量风暴,藉此治疗着所有听众的耳朵……

      「太惊人了…」台上的一名主教惊呼着……

      「没错…这才叫做天籁啊……」另一名主教满脸感动的点着头……

      「不过我好奇的是…为甚幺耳朵会流血?」有人疑惑的发问着……

      「因为…声音震荡的频率过高或是其他原因,使耳膜承受不住进而受到伤害…」一个较为博学的人回答着……

      「怎幺样?心服口服了吧?」炎煌斯很得意的询问着一旁瞠目结舌的萨尔斯。

      「终于啊!我的魔音队长之名终于找到继承人了!」萨尔斯大声欢呼着。

      「迪斯那是天籁吧?」其他人反驳着。

      「不对!迪斯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是他却能够达到我所无法达成的境界─破坏鼓膜,因此魔音队长非他莫属!」萨尔斯激动的辩驳着。

      「事情过与不及都不好是吗…」濂浮克叹着气说道……

      「萨尔斯的绝对恶质音,圣棠的不确定魔音,迪斯那过于好听而能造成伤害的鼓膜过载音…」格鲁特伸手抚摸着还在抽痛的头……

      「你们三个…确定是教会的魔音组员了!」

  • 名称:罗曼史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1: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