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 电影超清

      「该準备破城了!」说完,多里奋力将手中的噬元剑朝着面前这道厚重结实的城墙挥下……

      「混元一气!」多里挥剑引动蓝色斗气,伴随紫、金、蓝、红、绿、白、黑七种颜色的萤光汇聚成一巨大斩击落至城墙上,一击将城墙轰出一个缺口!

      「碰!」斩击落下,引起了一阵大爆炸,城墙不只被斩出一道巨大的切口,还因为爆炸而把这道切痕炸开来;在城墙上的士兵难以倖免,他们被多里的这一斩与剧烈的爆炸连累,伤亡人数直线飙升!

      「甚幺!」这突然的遽变引起斯特瑞兰的震惊,他看向爆炸的方位,城墙已经断了一个大缺口:「这是怎幺回事!?」

      「统领!敌人!敌人开始冲刺过来了!」一名士兵扯开喉咙对斯特瑞兰吶喊着,他伸出手指向底下那群半精灵,他们开始涌向城墙的缺口,以他们行进的速度与缺口的大小,根本无法阻止他们冲入托里亚城里。

      「…没办法了……」斯特瑞兰望向底下那名为敌军的潮水直扑过来,无奈的开口说:「弃城吧,托里亚已经守不住了,下令让居民与兄弟们退往艾因赫伦!」斯特瑞兰以平静的口吻对身边的士兵们下达命令。

      「可是统领,放弃托里亚的话……」

      「我知道整个防御线会崩溃…但以我们现在的人力、人数,面对城内、外的敌人,根本守不下这座城。」斯特瑞兰以沉重的口吻对士兵们解说道:「与其让你们留在这里送命,不如撤退好準备抵御,听懂的话就赶紧撤退吧,顺便派兵向其余堡垒发布撤退命令。」

      「…知道了。」听完话后,所有士兵们向统领敬了个礼,接着转身走下城墙……

      斯特瑞兰準备走下城墙时回头望了一眼,看着敌人飞快冲来的画面…接着朝着楼梯迈出了沉重的步伐……

      笵德、范尼与众士兵们依旧在东城门附近跟半精灵激战之中……

      长枪挥出打偏敌人长剑,手臂一扭以枪头追击过去,被架住,手腕一扭弹开敌人兵器加上迴身刺出一记回马枪,成功击退敌人;一名敌人才刚爆退出战圈,另一名立即杀到,无数风刃伴随着斩击编织成了一张攻击网,毫不留情的盖向范德!

      笵德快速将长枪拉回,锐利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风刃之网,接着……

      尖锐的枪头破空所发出的飒飒声响连连回荡在空中,范德手中的枪顿时如同水溅一般的快速点出,连连刺穿构成网状的节点,成功破解了敌人的巨网;风刃之网一解开,敌人手中的细剑也以突进来到范德面前,范德不慌不忙,双手一旋带动长枪旋转导引开敌人的攻击,接着一压、一挑、一刺!

      细剑被带开,接着来倒眼前的就是范德以压、挑、刺组合成的三连击,使得敌人不得不以闪躲来暂避锋芒;压低身子躲开范德强压下的一枪,枪头落地溅起些许沙尘,接着转动手腕以细剑挡住接踵而至的一挑,接着利用武器被弹开的力量转身躲开接下来的一刺!

      「哈─!」范德大喝了一声,快速转动身体带动长枪横扫起来。

      「锵!」敌人快速架起细剑抵挡,枪头与剑身相撞引起了一声清脆!

      「啊!」长枪在瞬间转了一大圈,枪刃砍向敌人的项颈,引起敌人一生的惨叫!

      在另外一边,范尼的努力与其兄不相上下,手中的枪头连连点缀着虚空,逼得敌人不敢进犯半步!

      「叮叮─!」范尼的枪,如箭、如雨般快速、撩乱而精準的喷溅于他人身上,使得空中迴荡着如鞭炮般连续的迴响与璀璨的火花。

      「可恶!」敌人被范尼这不下于机关枪的刺击打得窝火,啐了口的后立刻引爆环绕在身边的斗气将范尼震退,随后立刻贴着他的枪身滑了进去。

      「噹!」范尼立刻拉回长枪,横摆挡住敌人的突袭,两人兵器相冲导致范尼被狠很向后推开,脚下两条清晰可线的滑痕。

      挡下敌人的攻击后,范尼右手立刻向前一推,以长枪将敌人持剑的手压下,接着箭步贴上前去,一个犀利的刺击!

      「呃!」敌方被范尼的这一冲给吓到了,因为使用长枪的人通常都会保持一定距离好让长枪的攻击方式能发挥得淋漓尽致的,但是眼前的人居然选择贴上前来,这究竟是……

      「哼!」范尼闷哼了声,挑起贴地的枪头狠狠扎向眼前的敌人!

      「哈─」敌人大吼了一声,以手掌挡下枪身制住了攻势!

      就在敌人準备握紧枪身的瞬间,范尼立刻回荡身体,以枪身打击着敌人的背;就在敌人反射性的弯下腰来时…范尼短握长枪,朝着对方腹部连连刺出致命枪莲!

      「轰!」正在镇压半精灵的笵德、范尼听到爆炸声后立刻转头望向背后…他们看到曾经构筑成城墙的厚重石块正一块块崩落下来,沉重的碎石块落到地面掀起了一团团烟幕、一波波震动与一声声闷响……

      「怎幺回事!」范德诧异的大吼着,他本身也因长枪停了下而被敌人砍中了一剑。

      「为甚幺城墙会被…!?」范尼听到轰隆声后转过头查看,同样被吓得大吃一惊。

      「啊!」就在这时候,有人类士兵惨叫了声,原来是敌人趁着众人分心的时候挥剑斩杀了某个倒楣鬼。

      「呿…现在这种情况…」范德与范尼两人背对背靠着,双眼盯着逐渐围剿上来的敌人……

      「非常不妙。」范尼开口呢喃着:「一口气打退他们吗?」随后问了一句。

      「体力差不多见底了…要试试看嘛?」范德想了会后回答。

      「嗯。」范尼轻点了一下头。

      笵德范尼同时将体内剩余的斗气通通激发出来,黄金色的斗气顿时照亮了漆黑的街道;看到范德范尼身上那逐渐增强、昇华、发热、刺目的斗气后,敌人全部严阵以待!

      「赫薙双枪!」两两相似的声音自光芒中央传出,这声传入众敌人耳里引得大家沉下身子;范德范尼冲出,垄罩在斗气里的两人如同光球、如陨石、如流星般炫目、炽热、迅速!

      在敌军眼睛眨下的瞬间,两人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手中的枪也毫不客气的发动了攻势,双枪同时发动攻击,一阵刺眼的金色光芒迅速垄罩着所有人的双眼!

      范德手中的枪如大剑般挥洒自如,他双手快速、流畅、连续、不间断的舞动着,双手带动腰、下腹、大腿、双脚跟随手中的长枪摆动,使得每一枪皆带着其最大的力量横扫着敌人!

      范尼手中的枪如箭雨般琳瑯满目,枪尖快如风般,点击的力量、速度、準度皆非他人能比,刺击所引起的震动、声响使得被那些被枪尖锁定的人之内心同样大为震惊!

      范尼以点击的方式将敌人的武器刺穿,手臂震麻,破坏他们的防守架式,并迅速穿刺他们的心脏;范德则是以挥洒的方式攻击大量敌人,被其之枪所横扫的人无不被其威势所逼退,两人挥与刺的极致搭配成功抢佔了上风!

      范德、范尼两人的体外的斗气迅速消退,看来他们的斗气已经消磨至底了!

      遮掩着敌人眼神的刺眼光芒顿时消散,敌人放下用来遮掩的手,缓缓张开了被光所封印的双眼……

      地上躺着十几名同伴的身躯,点缀在上面的是一圈圈的血渍或一痕痕血槽,除此之外还有一摊鲜红血泊环绕在他们的身边并逐渐扩散开来……

      短短十秒左右的时间,范德与范尼两人共同击杀了十几名敌人,这震撼了在场所有人,包刮敌方与我方的士兵。

      「叮!」突然,一个响声带回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循声望去…看到范德与范尼两兄弟将枪插入地面以支撑着自己的身躯,他们张开嘴急促的吞吐着空气。

      「怎幺回事?」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惊讶的问道,没错,包刮敌人。

      「…果然,这会造成很大的负担呢……」范德与范尼低声交谈着,两人的手脚颤抖着,额头也流出了大量汗水,看来,两人放出的那一招对体能是极大的消耗。

      「他们似乎没有体力了!」看到范德范尼脚下一片汗水后,敌人的精神立刻来了!他们马上冲上前去,一旁的小兵被他们无视了,在见识到两人的实力后,杂兵已经对他们不具任何威胁力了。

      「呿…到此为止了吗…」范德两兄弟异口同声的呢喃了句……

      在城堡附近的圣棠、萨尔斯、胧、塔克与其余士兵也同样力抗敌兵,但是情况一样不乐观;士兵们的体力、斗气已经耗完了,而胧因为要帮芙娜治疗而抽不出身,圣棠、萨尔斯、塔克三人则被敌方拆散开来以车轮战的方式牵制住……

      萨尔斯手中的长夜连连刺出,诡异难测、角度刁钻的犀利攻势令人疲于应对,但每到细剑即将取下敌人的时候就会有人冲出来挡剑,不然就是趁隙杀向一旁的小兵,使得萨尔斯不得不止住攻势。

      塔克的大剑虎虎生风,连连打退欲上前进犯的敌人,但即便是塔克也难以将笨重的大剑使用得轻巧如燕,因此敌人勉强能以灵快的身法穿梭在塔克的攻势之中;塔克攻击敌人的同时也要留心于背后的胧与芙娜,因此无法对那些因为露出败势而后退的敌人展开追击。

      圣棠虽然加入了战斗的行列,但是敌人很忌惮圣棠的威名,一开始便是无数敌人冲上前来包围着圣棠,他们彼此配合构成了无缝天衣般的攻势,连连牵制着圣棠的一举一动,打得圣棠难以使出全力应战。

     

      「轰!」就在圣棠等人打得绑手绑脚之时,城墙处传来的擎天巨响与撼地震动;这阵巨变吸引塔克等人转头看向城墙,但他们看到的仅只是漫天烟幕……

      「糟糕…」萨尔斯首先吐出了一句话:「城墙被破了!」

      「怎幺会这样?城墙上的人呢?他们没能守住吗?」一旁的士兵惊讶的开口问道。

      「好了!」就在此时,胧也完成了动作,她成功将芙娜身上的伤给治疗好了;胧搀扶着芙娜缓缓站起身来……

      「城墙已经被破了,敌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从那个缺口杀进城来…」芙娜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如此说道:「托里亚…失守大概已成定局了……」

      「甚幺!」听到芙娜的话后,士兵惊讶的大喊道。

      「萨尔斯,麻烦你帮我保护胧她们撤退吧。」圣棠以冰冷无波澜的口吻对萨尔斯说道,说完,头低低的就走向东城门……

      「你要去哪里?」萨尔斯以长夜贯穿一人后问道。

      「我要去救迪斯,他还在城外吧?」圣棠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们撤退了,你怎幺回来?」芙娜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担忧与劝阻。

      「我会回斯诺夫。」圣棠回答说:「人类的防线,只要有一座城崩溃就容易全部沦陷,而其他堡垒与城寨的人应该需要时间撤退吧?所以……」

      「你又要当诱饵去吸引敌人吗?又要拿自己的命去掩护士兵撤退吗?」听到圣棠的问题后,胧立刻开口打断了他:「全部的人都撤退之后你就会被敌人包围吧?到时候你怎幺办?」

      「只要你们在斯诺夫被攻破之前赶过来的话…」圣棠回答……

      「我们掩护士兵撤退再去救你是需要时间的,你撑得过敌人的围剿吗?你上一次进森林就受到了那幺严重的伤,这次敌人数量肯定不会少于树林里的,你知道吗!?」胧又开口打断了圣棠的话,她是真的生气了,对圣棠这以自己为诱饵的致命行为依旧认为无所谓的态度而感到愤怒。

听到胧的斥责后,圣棠沉默了,他知道这个行动是缺乏理智的鲁莽,但他又不能弃迪斯与其他需要撤退的人于不顾……

  

      「不然这样好了,塔克…还有胧。」就在这时,一直与敌人交战的萨尔斯开口叫唤两人:          「你们两个先去斯诺夫待命,掩护撤退的事情我一个人来就好了,你们人多了,要逃出的机会也就大得多了,如何?」他对圣堂等人提出了一个方案;而在他脚下,倒卧着无数的敌人。

      「…嗯。」三人沉默了一下后点头答应。

      「等等!那我呢?」就在这个时候,芙娜指着自己问了一句。

      「妳乖乖回到妳的皇宫去,妳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扮演的是甚幺角色吗?拖油瓶。」萨尔斯以近乎是命令的口吻对芙娜如此说道。

      「至少我刚刚也有替圣……」芙娜刚要开口反驳,但她想到即将脱口的这句话可能会让圣棠难堪,因此打住了。

      「知道的话就乖乖回去吧,就这样。」萨尔斯对芙娜说完后转头看着圣堂说:「圣棠,你救到迪斯后一定要马上回到斯诺夫堡垒,不能停下来与敌人战斗,不然你会被敌人缠上、接着被拖垮,知道吗?」

      「嗯。」圣棠点了下头,接着快步冲向东城门。

      另外一方,因为战斗而脱力的笵德范尼两人的身上也挂了不少彩,他们的双手、双脚失去了大半力气,反应、动作也迟钝了不少,再这样下去的话……

      「呃!」范德的手臂上又被敌人划出了一道深且长的伤口,范尼的腰也被敌人的剑刃擦过,两人的血液顺着肌肤滑落下来,滴在冰冷的大地之上……

      两人的身体皆染满了鲜红之血、温热之血、黏稠之血,看得人类士兵怵目惊心、毛骨悚然、冷汗直流;范德、范尼受到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他们没有撤退的念头,又或者是没有去执行的体力。

      「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冲上前来,挥剑打退了即将上前来的敌人。

      「统领!」范德范尼闻声后望向来人,那人便是斯特瑞兰。

      「你们都已经尽力了,撤退吧,托里亚已难以挽救了。」斯特瑞兰以沉重的语气对士兵与两人说道:「不要再把自己的热血白白抛撒于此。」

      「可是统领!」众人开口叫唤着斯特瑞兰,但却被他摆手示意而制止。

      「可以了!撤退吧。」斯特瑞兰如此回答,接着使出翠绿色的斗气与半精灵打了起来。

      就在范德范尼拿捏不定的时候,一个人窜进了战圈里,手中的长剑快速攻向周围的半精灵;长剑舞动带动地上粉尘飘扬,一道道轻薄的烟幕瀰漫在众人身边……

      「是谁?」范德范尼立刻提枪戒备,深怕这人是新的不利变数。

      「范德、范尼、统领还有其他人,你们也撤退吧。」等到烟幕稍微散开来后,来者才开口对他们说道,是圣棠!

      「是你呀…」看到是圣棠,范德立刻放鬆戒备。

      「你们快点退到西城门去,萨尔斯会掩护你们撤退。」圣棠开口对他们说道,接着继续走向东城门。

      「惊雷骑士,你要走去哪里?」斯特瑞兰看到圣棠继续向前走去后,既讶异又疑惑的开口问道,似乎是怕他真如韶里所说的,是半精灵的一员,是敌人的间谍。

      「我要出城去救迪斯回来,救到人后我会回斯诺夫去,去当诱饵吸引敌人的战力,好让其他堡垒的士兵有时间撤退。」圣棠说完后,迈步冲了出去!

      看着圣棠离去的背影,范德、范尼听到城门外逐渐变大的嘶吼声,半精灵的队伍已经快要杀到,时间已经紧迫到无法让人犹疑不定了。

      「走吧,撤退了!」斯特瑞兰大声对身边的人喊道,接着便朝西城门退去……

      圣棠以天云雷步冲出了东城门,敌人的部队就在前方约百尺。

      「希望能够安然穿过敌人的眼线…」圣棠低声呢喃着……

      电流随圣棠的意志流窜往双脚,强而有力的刺激着脚部各处的经络,致使圣棠的步伐与身法持续昇华!

      脚下的步伐开始变化,云蹤、迅雷两步融合,使得圣棠身影逐渐幻化消失……

      圣棠的嘴角逐渐狰狞,虽然用雷元素刺激穴道会让双脚的力量与速度得到最大提昇,但伤痛也随之倍数攀升……

      「嗯?」敌方半精灵微皱起眉头,他刚刚似乎看到一道身影快速穿过身体周围,但是一回头却又没看到任何东西。

      「怎幺了?」因为看到同伴有异样而问了一句。

      「没甚幺,大概是我眼花了。」那名半精灵看看了下背后,满满的都是己方同伴而没有可疑的身影,于是如此说道。

      「赶快进城吧,接下来要沿着城墙攻陷人类所有的堡垒!」

      「嗯。」

      圣棠快速穿梭于敌阵之中,因为速度快加上身影虚无飘渺,所以很少人能察觉到圣棠的存在,有的人会感受到一阵微风吹过身旁,最多就是有看到圣棠的一抹浅淡残影,却都只会皱起眉头,接着继续冲向托里亚城。

      圣棠快速窜出了敌阵,来到了焦黑的战场上,上面插满了许多箭矢、细剑,躺着三三两两的半精灵与血迹,看血液的颜色能判断出战斗是在不久之前结束的;圣棠奔驰在战场上,双眼四处搜寻着,企图寻找那拥有一头白金色长髮的少年。

     

      最后,圣棠找到了迪斯,他在战场与森林的交界处,圣棠立刻加快速度,奔向那步履阑珊的少年……

      「迪斯!」圣棠开口叫唤了一声。

      「啊…是哥哥呀……」迪斯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着圣棠:「你出狱啦?」

      「算是吧…」圣棠开口揶揄了句:「…上来吧。」接着他走到迪斯面前背对着他蹲了下来。

      「难得你会揹我呢……」迪斯开口说了句,接着爬上了圣棠的背:「我好像从不曾被你揹过……」

      「嗯…」圣棠站起身来:「你把雯妮送回到索罗手上了?」

      「嗯…我亲手,把雯妮安全送到索罗手上了。」迪斯微笑着,以自豪的语气回答。

      「为了我曾对你说过要照顾雯妮而受到如此的伤…辛苦你了……」

      「不会啦…因为是保护自己所喜欢的人,如果她都保护不了的话,那不是很丢惊雷骑士的脸吗?」迪斯以笑容回答。

      听完迪斯这句话,圣棠陷入沉默……

      「等等…哥哥,你现在是往西北方走耶,怎幺不回去托里亚城?」因为圣棠行进的路线不太对,所以迪斯开口问了句。

      「托里亚城沦陷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斯诺夫堡垒。」圣棠语气平淡的回答。

      「甚幺?」听到这个消息后,迪斯瞠目结舌:「托里亚被攻陷了!?」

      「嗯…」圣棠重点了一下头,随后跟着迪斯看向托里亚城的方向,看着那被火焰焚烧而逐渐火红起来的天空……

  • 名称:鬼怪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8: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