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网超清

      遗留在艾因赫伦南城门这边的迪斯四人与里昂两人持续战斗着,范德范尼两兄弟缠上金,阻止其前往追击胧,而迪斯与布雷夫则牵制着里昂,阻挠他去帮助金。

      迪斯像是抛开心中芥蒂般,身体的动作,出手收手已不像刚才一样留情,就连魔法也不再处处留手,肆意施展出来,迪斯他…已经不再因为对手是里昂而打得绑手绑脚了!

      迪斯将大量光元素聚集在金阳上面,使得原本白金的剑身染满了七色的彩光,剑在空中的行进轨迹也因此成了绚烂的残影;不仅如此,金阳似乎有增幅能力,使迪斯灌入剑中的光元素满得都溢了出来!

      里昂连连挥刀与迪斯奋斗,但那些溢出来的光元素都自动变成一把把光剑像里昂飙射过来,让他疲于应付;里昂手中的夏露虽然能自在使用地魔法,但是那必须要里昂与夏露迪耶两人同心协力才有办法达到迪斯那种程度,而现在的里昂只是个意识与肉体被分离的魁儡。

      「里昂!为甚幺要跟我们为敌?」迪斯一边攻击一边询问道,语气中带着不解与些许愤怒,并对里昂挥出了一剑。

      里昂挥动手中的弯刀挡开了迪斯的剑,然而隐藏在剑里的光剑如飞弹般射向他,使得他旋身以短剑朝上一挥,挥出一道带有斗气的斩击才将光剑打掉;光剑与斗气波接触的瞬间产生爆炸,将两人逼退数步!

      里昂左手五指进抓在地,地面因此被爪出了指痕与脚痕共七条疤。

      「里昂,你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吗?」布雷夫跳了出来,手中的剑奋力挥下,那力量已不复先前的文柔,而是刚毅;布雷夫已经去掉了敬词,他对里昂的行径感到不解,而且他能感受得到里昂刚刚是真的想要杀死自己。

      面对这位战场上的战友,面对训练的教官,面对眼前的朋友…布雷夫跟迪斯一样抛开了情面,专心应对里昂,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留情就会被杀,这是沾染在冰冷刀刃上的血液所倾诉的残酷!

      里昂向后一仰,长剑那锋利的剑刃自髮梢划过;向前一冲,里昂快速站起身来,对布雷夫挥出了一刀!

      布雷夫扭身闪过里昂的刀锋,然而,斗气被夏露上的斗气削掉,接着那锋锐的刀刃擦肩而过,一块皮被削起,使其健壮的身躯再度添上一块红!

      「咻!」布雷夫躲过斩击之后,一发光剑射向里昂!

      里昂立刻挥舞短剑打掉光剑,威力惊人的爆炸瞬间在他与布雷夫之间引爆!

      里昂快速踏出步伐以向后撤退,每每踏出一步的下个瞬间,原本脚踏的地方就被光剑轰出一个坑来!

      「里昂…」迪斯冲了上来:「我不记得你是哑巴啊!」他使出全身力气,扭动全身朝里昂辉下手上那七彩斑斓的金阳!

      长剑切过里昂的身躯,但只见到他的身影缓缓消逝…

      「为甚幺…为甚幺要背叛我们!」迪斯再次扭腰挥剑朝一旁砍去,将大量从地上生长出来的地刺斩断,并朝躲在岩石后方的里昂扫出一发剑压。

      里昂将左右手的武器架起来挡下了这波剑气,剑气爆发出来的烟幕垄罩在他的四面八方;下一秒,一道风吹散了烟雾,布雷夫的攻势伴随着他的人来到了里昂面前!

      「噹!」夏露的刀身与布雷夫的剑撞在一起,撞击的力量产生一股旋风将所有的烟雾吹开。

里昂向前踏出一步,双手同时出力将布雷夫弹了出去,接着开始斩出了一刀又一刀…

      挥出的下一刀夹带上一刀的力量,连绵不绝的攻击形成了暴风雨,不停歇的风、没间隙的雨,两者形成飞天之龙,对龙眼所锁定的猎物连连挥出毫不留情的龙爪与龙牙!

      所有的风和雨都是针对位处于暴风眼的布雷夫而去,龙爪与龙牙接连不断的攻向他,既使布雷夫再怎幺努力抵挡,还是无法挣脱出去,只能被慢慢拖入死亡之中…

      突然,数道光芒穿透了刀光剑影而透射进来…

      「砰砰砰──」接着,数起爆炸声响起,强烈的暴风硬是搅乱了狂风暴雨,将被围困在里面的布雷夫救了下来;布雷夫被这股爆炸轰飞出去,重重落到地上,晕了过去。

      里昂抬头看着不远处的迪斯,他的背后有一把巨型大剑,整把剑通体金黄,而剑身如同镜面白纯净得能够反映一切,而且不只剑身,连护手、握把、剑柄上都有精美的雕刻图案,精美得让人为其驻足不前。

      「为甚幺!为甚幺要背叛家人!?」迪斯大声咆啸着,他的脸上浮出了从未见过的愤怒,他挥下金阳,身后的剑也应声炸裂,化作成千上万柄长剑,全数射向里昂,而他自己也奋力冲向对方,背后最后的数把光剑凝聚到金阳上,使得整把剑变得灿烂夺目!

      里昂转动手腕,将反握的短剑转回,接着交叉起双手,手中的弯刀与短剑开始燃起火焰…

      几分钟前的另外一方,范德、范尼与金的战斗…

      金看到胧逃脱之后,心中的仇恨越燃越烈,使得他的攻势越发凌厉、力道越加沉重,使得与其应对的范德、范尼两人越来越吃力!

      斗气失利的两人在金的面前本就没多少比拚之力,再加上两人对于双枪的用法并不熟悉,而他们也知道只精通于挥扫或直刺的自己根本就打不赢对方。

      技巧与力量的谁优谁劣要取决于双方,但若是遇上了绝对性的力量,那再好的技巧只会让自己尝到更多痛苦而已。

      范德范尼他们两个曾遇过的对手也不过是到大地等级的半精灵,那还有得拚,但是斗气只到金色的两人,既没有圣棠的特殊步伐或属性亲和能力,那对上天空等级的金,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还没死是因为金的心思都在胧身上罢了。

      金努力想要冲上前去追胧,但是范德与范尼却死命缠着金,不管金出手有多重,两人身上的伤有多痛,他们还是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并对金摆出了战斗架式,完全不理会金脸上的表情有多幺恐怖。

      「你们两个…很烦呢…你们真以为我不敢动手杀人吗!?」金再度看到范尼那挂满伤势的身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后,眼睛里的怒火便炽热的足以焚烧一切了。

      「绝对…不能让你追上去…」范尼边喘气边回答着,已经虚弱下来的他几乎是以意志力来支撑着自己。

      「是啊…不能让你伤害我们的朋友。」范德嘿嘿了两声后,对金如此说道。

      「你们知不知道她是龙族!」金破口大骂:「你们知不知道她杀害了多少人、毁了多少家庭!?」

      听到金的话后,范德、范尼都陷入了沉默,经历过神圣交战的他们是知道胧的真实身分的,但她是龙族又如何?在那段时间里,他们俩人都有见识过胧的柔弱,知道胧跟人类一样有血有泪、有苦有痛,她并不是只懂得杀戮的怪物啊。

      范尼在注视胧的时候发现到,胧只要安静下来,脸上都会带有一丝哀痛的神色,那应该是在为自己双手染上无辜之人的血而叹息吧?他们也因此而猜测胧是真心为自己当时所误杀的人们感到难过,并因此忏悔。

      就算是龙族又如何?胧她呀,那温柔的个性与善良的心肠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你们…就这幺为她着想吗!?怎幺不为我们这些受到龙族残害的同胞抱以同情呢?为甚幺还要跟自己的同胞刀剑相向呢!?」金大声咆啸着,双眼逐渐变得血红:「杀人犯受到同情与保护,被害者受到憎恶与攻击…这是你们的正义吗!?教会的圣骑士们哪!?」

      「如果你放下仇恨去接受胧的话…」范尼开口说道…

      「闭嘴!有谁会想去接受那个兇手?有谁能放下心中芥蒂去跟兇手嘻嘻哈哈的!?那个龙族…她是杀了我至亲家人的恶魔啊!」金开口打断了范尼的话,其言语里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我连我自己都难以原谅…我居然…曾想过要将兇手当成是最疼我的姊姊…既使只有一剎那,光是这一个想法就足以让我被千刀万剐了!」金大声咆啸着,其声音…那复仇者的怒吼里所充满的仇恨,已经庞大的惊天动地。

      「呿,我还不够狠呢…」金低下头啐了口:「…任何阻挠在我面前的人…都该被我的仇恨燃烧殆尽!」随后抬起头来,双眼紧盯范德、范尼!

      就在金抬起头来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冰冷、他脚下的大地开始龟裂、他身后的虚空开始扭曲,数条暗黑色的丝线自他体内飘出,越来越多、越来越粗,接着是非常大量的黑暗粒子以他为中心而汇聚过来,将条条线缕变成炽热的漆黑之火。

      范德苦笑着,看看眼前这个敌人,还是个尚未长大的小孩呢,拥有这幺恐怖的力量又不懂得去思考如何运用它,只知道用那力量来刬除阻碍自己路线的东西,这样下去迟早会惹火自焚的…

      不过,自己是颗会被刬除掉的绊脚石,不是能够引领他的指路标…

      「范德…我们要阻止他。」范尼轻声呼唤着范德。

      「但是我们没有能力阻止他啊…」范德的声音低了下去…

      「不管有没有能力都要阻止他!就算只能拖延时间也可以,多拖一秒,胧有多一秒的生机,只要她找到圣棠……圣棠就一定能够保护好她!」范尼如此说道。

      「嗯…圣棠的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范德点了下头,随后挺起身来。

      「那幺…就用那一招吧,哥哥!」

      「嗯,没问题,弟弟!」

      「你们两个去死吧!」金一步冲上前去,并在冲刺的同时将全部的火焰通通凝聚到了剑上,原本闪烁着金属银光的剑身瞬间漆黑如墨!

      「那幺,我们要上了!」范德与范尼两人异口同声喊道:「赫薙双枪!」喊完之后,两人浑身上下的斗气通通爆发出来,将周围的一切包括他们自己都染成了黄金色!

      范德与范尼同时冲上前去,他们的双手开始动作,两对长短枪同时发动了攻势!

      三人相撞在一起,漆黑的火焰立刻炸开来,将所有的一切通通垄罩起来,就连原本光耀天地的金色光芒也在瞬间被吞噬的一乾二净!

      在那黑暗的空间里面,范德与范尼两人与金的最终一次对决开始了!

      范德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长短双枪,其威力、其速度都已经大大跃升了好几的档次,那几乎能够碎石崩云的挥扫攻击,就算只有擦到边也是能够轻鬆造成毁灭的!

      范尼快速刺出双手上的枪,那精準度、那攻击力,完全不输给哥哥的直线破坏能力连连啄刺着被他瞄準的金,看那强劲的穿透威能,就算是城墙也有被一枪捅破的可能!

      被两人锁定的金完全不惧怕他们的挑战,直直冲上前去,他手中那把浓缩、汇聚了大量黑暗元素的剑正灼烧着烈火,且剑身还频频滴下漆黑的水滴,水滴落到地面时将大地点燃了朵朵火花,那简直就像是岩浆一样恐怖的液体!

      金挥舞了下手中的剑,剑身对两人溅出了一波波的水滴!

      范德与范尼两人不退缩,他们还是持续朝向前方冲去,而手上的攻击也已经形成了,那丝毫不输给迪斯的铺天盖地之势如同海啸般朝金猛然扑去!

      虽然双胞胎的攻击成功将金所撒出的水滴通通拦截下来,但他们的长枪已经开始起火燃烧,而两人的身体周围也蒙上了一层飞灰。

      既使情况如此恶劣,两人也没有停止攻击,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停了,生命是否危险这点先不说,被他们所保护的胧必定会有危险,所以,一定要撑下去,直到自己不能再动弹为止!

      金的斩击、范德的挥扫、范尼的穿刺,三人共五把武器接触的瞬间!

      「砰─」这一剎那的声响听在范德与范尼的耳中如同数分钟一样漫长,而伴随着这声音的画面则是范德与范尼手中的双枪纷纷迸裂,枪头随着余力向远方飞去,而金的斩击穿过枪身的切痕而逐渐靠近两人…

      范德与范尼的攻势瞬间瓦解!

      但是……

      就在下一个瞬间,范德与范尼的攻势再度复甦,而且组成方式又有了改变!

      范德、范尼手中的短枪与枪柄再度挥出攻势,而且不再像刚刚一样分成挥扫与直刺,而是各自一手挥、一手刺,两人的攻势完全合併起来,挥中有刺、刺中有挥!

      金在诧异的瞬间,已经逃不出这个攻势了!

      「碰!」垄罩在三人周围的漆黑空间伴随着三人的第二度撞击而爆炸开来…

      另外一边,迪斯与里昂的战斗似乎也来到了尾声。

      柄柄长剑如风、把把利剑如雨,成千上万的光剑飙射至里昂的眼前,那所形成的气势已经不再是小打小闹的程度了,而是真正想致人于死地的!

      但只见里昂带着一股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气势,将双手交叉起来……

      「化为尘埃吧!」里昂左脚向前踏出一箭步,双手奋力向前一挥!

      自短剑与夏露的刀锋燃烧起强烈且炎热的红、蓝之焰,随着里昂双手的挥舞而朝前方大力散射出去,将所有扑杀而来的光剑通通点上一搓火!

      不只是光剑,所有被火焰沾染到的一切都开始焚烧起来,扑鼻的刺鼻味瞬间瀰漫开来!

      光剑被里昂的火焰缠上之后居然像冰块一样以飞快的速度消融,最后通通爆炸开来,强大的暴风肆虐在平原上,倾倒片片青草、摧残株株鲜花、刮裂寸寸大地!

      刚刚那惊心动魄的无数光剑…在这一秒钟就散成了漫天的光彩……

      但是里昂还有动作!他把刀与剑拉到了背后,全身蓄力等待着!

      迪斯穿过了火焰的焚烧之地,他冲刺过来的旋风将地上的残火吹开来,形成一条通向里昂的燃烧道路。

      「里昂──!」迪斯双眼紧盯着里昂不放,手中的金阳也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那剑锋所指…就是里昂‧玛格那斯!

      「净破灭烧焰!」里昂将收在背后的短剑与弯刀向前奋力挥下……

      红与蓝,两火融合成为黑中带紫的不祥之火,狠狠斩落到迪斯的身上……

      里昂面前的空气已经因为高温而扭动起来……

      里昂面前的大地已经因为火焰而焚烧起来……

      里昂面前的迪斯已经因为中招而消失在漆黑的火焰里……

      「拥抱黑暗之火,随风幻灭吧。」里昂站直了身体,口中的言语如同眼神般没有丝毫怜悯。

      「咻─」突然,一把光剑自火焰中射出来,直直射中了里昂的心窝!

      「碰!」光剑穿过里昂的身体,离体的时候爆出了一声,将里昂身后的大地炸出了一抹飞灰!

      一个人影踏出了漆黑的火焰,一步步走向里昂……

      「呼…呼…」那拥有一头白金色长髮的少年喘着气,他身上多是被高温焚烧过后的伤口,但似乎有一股力量保护着他,让他所受到的伤害大大减轻许多,不然刚刚那一击就足以让他灰飞烟灭了。

      迪斯将右手上的长剑提了起来,直指向里昂的额头,一步步向前踏去,而里昂就这样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只能看到金阳的剑锋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金阳向旁边一偏,剑身擦过了里昂的脸颊,没有留下任何伤口。

      「玛莉安是自小支撑着我们天空的人,是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呵护的对象……站在家人的立场上来说,我必须替姐姐把关她的伴侣,因为你看起来不怎幺可靠,个性也很难相处……所以我才讨厌你,不想让你接近姐姐…但是…我是打从心底把你当成家人的啊…里昂…喜欢玛莉安的你……为甚幺要背叛姊姊?为甚幺要背叛我们?」迪斯贴近里昂,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着,说完之后,滴滴泪水点到里昂肩上,随后整个人倾倒在里昂身上,缓缓滑落、倒地……

      刚刚那发光剑虽射中了里昂,但是,那把光剑里并没有任何杀意,完全没有伤害到里昂丝毫,反而替他治疗了身体的伤口与疲劳,因为…迪斯本来就无意杀他。

      「里昂‧玛格那斯,我们走,快去追龙!」另外一方传来了金的呼唤声,而里昂将双手上的武器进鞘里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跟在金的背后……

      金与范德、范尼的战斗也已经分出了胜负,范德范尼完败,两人现在昏倒在地,两人身上的与地上的斑斑血迹说明了他们所受的伤是如何的多与严重……

      然而被两人夹击的金虽然在最后吃了一惊,但是有天空斗气保护他并没受到很严重的伤,只有衣服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外加身上被刻下不少鲜红的伤口。

      「没想到两人在最后会发动那种攻击,那他们之前都在保留实力吗?」金开始朝着胧离开的方向跑去……

      金在最后会诧异是因为一开始与范德与范尼打的时候,就多少能感受到他们的攻击方式只有精通于挥或刺而已,但是最后那波攻势,两人的挥与刺居然达到了同水準,甚至还高出了些许,怎幺会这样?

      范德两人原本的攻击就像是对上两个专家一样,既使他们搭配起来会使威势高出许多,但那在金这压倒性的力量面前来说是不足挂齿的;但最后那波攻势却是一口气对上四个专家,且四个专家还像四胞胎一样心意相通,彼此补足与加强,那所跃升的等级就是以倍数来计算的了。

      范德与范尼虽为双胞胎却从未彼此完全接纳过,范德总是欺负范尼,而范尼则一直看轻范德,但就在刚刚那生死搏斗之中,两人才真正的敞开心胸,也因此心意相通,将两人的专精互相拓印到彼此身上。

      能够心意相通的两人在技巧上已经得到了大幅提升,若非如此根本伤不到金,且现在也已成为对方的剑下亡魂。

  

      金与里昂逐渐走远,而中途失去意识的布雷夫才缓缓醒来,他扫视周围,稍微审视了下迪斯、范德、范尼三人的伤势之后,就立刻回到城里去寻求协助…

  • 名称:迅雷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9: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