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超清

      里昂把东西带回古利迪家族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大街上依旧热闹非凡,而已经开始有人潮回流至小巷里了,大家脸上除了疲倦之外就是满满的喜悦。

      回到古利迪家后,能听到一些交谈的声音自客厅传来,里昂往里面走去,客厅只有两人,而那两人都是他曾经看过的人,一是多里,第二个则是……

      「哦?回来了吗?」多里看到里昂回来之后说:「把东西交给他吧。」如此吩咐着。

      里昂将空间饰品里的东西拿出来,交到多里的客人手身上。

      「嗯,那个隐藏通道果然需要使用地属性魔法才能破解呢。」男子接过东西的同时微微笑着,那妖异的笑容与酒红色的双眼,让男子看上去就像恶魔一般……

      「哦对了,里昂,除了我之外也要听这个人的命令,知道了吗?」多里对里昂如此说道。

      里昂点了下头,随后转身看向那名拥有黑色长髮的客人。

      「那幺…」那人才刚开口……

      「有人在吗?放我出去!」玛莉安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自二楼的房间传来。

      「看来那女孩醒来了。」多里听到玛莉安的呼喊后对里昂说:「去让她安静下来吧。」随后弹了声响指,暂时将魁儡魔法解除掉。

      魔法一解除,里昂的身体顿时像是断了线一样的瘫倒,幸亏他反应过来,出力支撑,才没摔倒在地。

      「你……就不怕我带人跑掉吗?」里昂脸色难看的回问了一句。

      「那就是你先违反我跟你奠定的契约,这幺一来我就能对那女孩为所欲为,而且你身上的魔法并没有完全根除,我随时都可以发动魔法让你自己回到我面前。」

      「…嗯……」里昂低着头,这答案跟他所想的相差不远……

      「有人在吗?里昂?」玛莉安持续敲门呼唤着,那声音一阵阵敲打在里昂的心上……

      「钥匙给你,去让她安静下来。」多里随手扔了把金製的钥匙给里昂,接着开始跟面前的人交谈起来。

      里昂接住被抛来的,金闪闪的钥匙……

      他沉默了几秒,随后走向阶梯、踏上阶梯、走往房间……

      该怎幺对玛莉安开口?

      该以什幺表情面对她?

      该以什幺心态面对她?

      该怎幺…对她说……?

      说出自已的过往、选择与决心?

      里昂将钥匙插入钥匙孔里,缓缓转动了钥匙,之后转动门把,开启了闭锁的房门……

      门扉打开,房内的情形映入眼帘……

      地上舖有以金、银丝线刺绣出来的高贵红地毯,结实、高大的木製家俱,柔软舒适的床,还有各式各样金银、翠玉的摆设。

      一个房间就有如此奢华的摆设,真不愧为古利迪家族。

      而房间内还有一名穿着朴实无华的女性正坐在房内的椅子上,她双眼注视着开门进房的人……

      「是谁?」玛莉安警戒的蜷缩着,她怕对方心怀不轨。

      里昂并没有回应,他害怕自己开口,就忍不住把一切吐露出来……

      别说开口,就连挺身面对玛莉安也让里昂感到胆怯,面对过无数敌人的他,却从没想过,自己害怕的不是兇狠的魔物,而是自己一心一意想保护的对象…尤其此时此景。

      犹豫不过几秒,里昂选择进房,因为这时候转身离去,就会被看出端倪……

      「里昂?怎幺会是你?」玛莉安看见是里昂后满是诧异,她看见里昂跟别人战斗,而里昂打输了,这里也不是自己的家,那这究竟是怎幺回事?为甚幺里昂会出现在这里?

      里昂并没回答对方,只是静静的看着玛莉安;里昂记得以前,玛莉安知道她被当成人质以威胁自己时,曾想自杀来让自己不必受控制,但是现在,自己要开口说出真相吗?

      说出自己已经成了别人魁儡的事情……

      玛莉安会因此而感到愧疚吗?又会为此而闹自杀吗?那不是里昂所想见到的,他愿意牺牲一切来保护玛莉安,为了那名女性,自己连命都可以抛弃,只要玛莉安可以快乐的活下去……既使自己会怎幺样都无所谓!

      「…我是古利迪家的卧底,要抓身为姊姊的妳来威胁圣棠。」里昂以冷淡的声音回答对方。

      「那为甚幺要跟那个人战斗?」玛莉安立刻抓出了里昂谎言的一处破绽。

      「那是演戏,圣棠是个观察入微的人,不这幺做就骗不到他。」里昂缓缓偏过头去,不正眼看玛莉安。

      「里昂,看着我的眼睛!」玛莉安伸手抓住里昂的肩膀,硬把他的头掰向自己……

      小的时候,抬头所看见的她,总是会温柔的对我微笑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成长,自己不需要再抬头即能看见那个笑容。

      但要与她平起平坐还有些不够。

      父亲对我漠不关心,因此我想要赶快成为不须依赖父亲也能活下去的大人。

      我所希望的事只有两个,全部都是为了…能够成为与她对等的人。

      虽然面貌、瞳孔、髮型通通都是一样的,但是,眼前的玛莉安并不是里昂以前认识的那位玛莉安,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能遇到同样相貌与名称的玛莉安,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玛莉安并不知道我是谁,而我却拥有跟玛莉安生活过的记忆。

      而且…自己现在,好像开始重温起过往的噩梦……

      里昂面无表情的看着玛莉安,看得玛莉安的脸色从难以置信变不得不信;里昂也从玛莉安的表情中看出了她对自己的看法,自己…已经被她当成是叛徒了。

      但是,宁可自己被玛莉安厌恶,也不能看她因为愧疚而难过!

      「…里昂?」玛莉安微微的摇了摇头,她对于里昂的说词感到伤心……居然会被自己的家人背叛……

      「不管妳怎幺哭嚎都改变不了事实的,认命吧,就算我耐心再好,我的同伴也会因为不耐烦而对妳下手。」里昂闭上眼睛说道,他没办法直视玛莉安那难过的神情与泪水。

      「明白的话就安静下来。」里昂转身开门并甩下了一句话,留下玛莉安独自一人在房中掩面哭泣……

      里昂走出房间,将门锁上之后便走到大厅上……

      「嗯~时间差不多了呢。」客人看向窗户,确定天色不早后便站了起来。

      「要走了吗?」多里看对方站起来后便问了句:「别忘了我们俩的约定哦。」

      「知道~那幺,里昂就先借我用啰~」

      「嗯。」多里点头的同时弹了声响指…

      才刚走到多里身后的里昂立刻立正站好,眼神变得死寂…就连最深沉的,那因为玛莉安所勾起的迷茫与痛苦也消失无蹤。

      「跟我走吧。」那个人对里昂勾了勾手指,里昂便自动跟上去。

      「您慢走,我不送啦~」多里对客人挥舞着手,而其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对长年好友道别一样。

      里昂看着自己所跟随着这个人,虽然不熟,但他记得对方是曾经帮助过圣棠的人,而且他们俩人的交情也不错,那为甚幺又会和古利迪的多里那幺要好?是不知道圣棠与多里怨仇吗?还是对方想趁机捞油水?或…利用其中一人甚至两者?

      就在里昂思考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走进了一间豪华的宅子里……

      这间是…奈斯奇欧家!

  

      里昂跟着那人上楼,看着他跟金的互动,听着两人的交谈……

      这个人是暗夜骑士,而圣棠是惊雷骑士,所以他们两人都是教会的人吗?

      两人谈完之后,里昂便自动开口说出了胧的名字,之前从未听说过的名字,竟在脑袋思考之前就先脱口,而重要的一点是─胧是这小孩的仇人?

      萨尔斯还说要我帮他报仇?呿…结果,自己还是必须要背叛同伴吗……

      「甚幺?亚玫尼斯?胧姐…胧她就是我的复仇对象!?」金听到仇人竟是之前收留自己的人后,便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着……

      「怎幺?没办法下手吗?」萨尔斯瞇着眼,以浅淡的微笑看着对方。

      「我很气自己!居然会认仇人为恩人,更做了她的家人长达两年!」金说完之后挥拳打向床铺,饱含愤怒斗气的拳头将床铺打破,棉花、羽毛随风飘落……

      「没必要这幺生气吧~那幺,接下来该怎幺做呢?」

      「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复仇!」金说完之后就走下了床,穿上衣服之后就离开了。

      「里昂,跟着去吧,暂时听他的命令,但绝不对能杀了胧。」萨尔斯对里昂如此说道,里昂接听到后便转身接着消失……

      「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按我所计画的行事呢~」萨尔斯端坐在房内的木椅上,翘着二郎腿、单手托腮,嘴上挂着微笑……

      而当胧等人他们到达教堂后……

      「主教呢?你们知道凯尔主教在哪里吗?」胧立刻找一名祭司来追问凯尔的去处。

      「胧大祭司。」那名女祭司看到胧身上的衣服后立刻敬了个礼,然后说:「主教应该在房里吧。」

      「嗯,谢谢。」胧立刻奔向凯尔的房间,跟在后面的范德、范尼、迪斯、娜娜等人也跟了上去。

      「胧,妳们怎幺匆匆忙忙的?」在走廊上聊天的斐莉丝一伙看到胧着急的神情后问了一句。

      「我现在没有时间解释。」胧随口回了一句,便跑进了转角……

      「…胧怎幺突然变得这幺兇呢?」留在原地的斐莉丝友人疑惑的问了一句。

      「应该跟圣棠有关吧,只要牵扯到圣棠,胧都会变得比较激动。」斐莉丝解释道。

      「好像…是耶。」

      胧来到了凯尔的房间前,伸手打开了主教房门……

      「主教,圣棠他…」胧开门的瞬间对房内吶喊着。

      「圣棠他已经离开艾因赫伦了。」凯尔在房内,而且似乎早就知道胧的来意。

      「甚幺?圣棠离开了?」胧不敢相信自己晚了一步:「他往哪边、甚幺时候走的?」

      「他应该会跟着这张图上的地点走吧。」凯尔递给胧一张纸,纸上所写的就是之前给圣棠的资讯。

      「这是?」胧看着纸上的材料、地点、製作方式与步骤…等等。

      「圣翼。」凯尔回答:「是能够化消附加在妳身上的封印的项鍊。」

      「圣棠他…」胧愣愣地看着纸上的资料,随后立刻转身离开……

      你为甚幺要帮我解除封印?我已经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恢复力量了,我在乎的只有圣棠,只有你啊!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告诉你我很幸福了吗?为甚幺还要离开我?

      「胧,麻烦妳把圣棠带回来,他已死的心必须靠妳才能够唤回。」凯尔对着胧的背影如此说道……

      「嗯,我一定……会把那个傻瓜带回来!」胧坚定的对凯尔说完后就离开了;娜丝莉雅安静的跟在胧的身边,她是胧最可爱且听话的妹妹,不管胧去哪都一定会跟着她。

     

      「要跟去吗?」范德对一旁的弟弟询问道。

      「嗯,怎幺能让胧自己一个去找圣棠?」范尼以低沉的声音说完后就跟着离开了。

      「我当然要保护大嫂,不然圣棠肯定会把我电得金闪闪。」迪斯摊了下手、耸了下肩,接着跟着胧走出去。

      「圣棠啊…你知道吗?不管你跑得再远,你身边的伙伴还是会随时随地追随着你的。」凯尔看着胧她们的身影,嘴中低声呢喃着,同时拿出了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盯着那隐约浮现出来的影像……

  

      而被圣骑士们挡在教会外面的布雷夫等人看到胧她们出来后立刻上前询问,得知圣棠已经离开艾因赫伦后便难过的低下了头……

      「走吧,我们去找他。」胧对布雷夫等人说:「他会先去哪里?」之后摊开了纸张,让其他人能看到材料的地点。

      「哥哥不会去极北冻原,因为他已经有奥里哈钢了。」娜丝莉雅指着唯一位于大陆北端的地方说道;娜娜是众人之中已经知道圣棠有拿到稀有矿物的人。

      「那幺就会是距离艾因赫伦最近的地方─众神山脉。」范德指着距离艾因赫伦最近的山脉。

      「圣棠有没有可能会在弗利伦城停歇?」布雷夫指着自己所在与山脉之间唯一的城镇。

      「有可能!」

      「那走吧,目标是弗利伦城。」胧将那张能追寻圣棠的最重要的资讯收了起来……

      「嗯!」大伙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南城门走去。

      到达了南城门后,所有人发现门前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里昂?」所有人看到那身穿蓝色军服、白色长裤、蓝色长靴的人后呼唤了声:「你终于赶上了,走吧,我们正要去找圣棠……」

      「地刺!」里昂拔出夏露一挥,地板立刻窜出尖锐的石笋!

      「快避开!」看到里昂发动攻势后,迪斯立刻挥手并大喊着。

      「你在做什幺,里昂?」胧躲过尖刺后询问道,但是……

      「纳命来!」一个小孩的声音自天上传来,一名小孩从天俯冲下来,而手中的剑正对着胧!

      「金!你在做什幺!?」迪斯跳上去,一手抓着对方的手腕,一手抓着对方的肩膀。

      「滚开!不要妨碍我!」金立刻引爆斗气,将迪斯轰退开来!

      「咕…」迪斯落地并连连后退,这才稍稍化消了对方的冲击力道:「斗气的威力…比我们都还要强!?」迪斯惊讶的看着金,要不是因为身上有穿光明骑士的铠甲会吸收伤害,不然那下肯定会让自己受重伤的。

      「胧‧亚玫尼斯!我是来为两年前被妳杀死的家人报仇的!纳命来吧!」金吼完之后,再度朝胧冲去;金向前的同时,里昂也使出幻影步消失了!

      「范德、范尼、布雷夫!不要小看金,他的实力高出我们许多!」迪斯转头对身后的人喊道,同时从双手的护手里拿出小盾与长剑,那是盾与剑的收纳手套!

      「知道了。」范尼点了下头,随后拿出两个枪头组合成一长一短的双枪!

      「可以试试新想出来的枪术了呢~」范德兴奋的呢喃着,拿出了与弟弟相同的双枪!

      「嗯。」布雷夫沉重的点了下头,随后抽出了腰间的长剑:「里昂先生…为甚幺……呢?」

      「砰!」几个人的兵器互相撞击爆发出了灿烂的火花与清脆的声响!

  • 名称: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鸟儿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