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新番超清

      在托里亚城堡中的会议室,斯特瑞兰已经在这里来回踱步了许久……

      「现在各处战况怎幺样了?」斯特瑞兰开口提了一句不知道问了多少次的问题。

      「塔克、范德、范尼三位骑士刚率领士兵回城。」这时有一名士兵走进来报告说。

      「能马上让他们去支援其他堡垒吗?」斯特瑞兰听到后回问了一句。

      「士兵们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可能没有办法……」

      「其他堡垒都没有任何回应,恐怕还在恶战当中……」听到了士兵的回答后,斯特瑞兰皱起眉头思考着……

      「斯诺夫还没进行支援吗?」一旁的军官开口询问了一句。

      「应该还在路上。」另外一名士兵回答。

      「那些人呢?他们有没有赶去支援其他堡垒?」那名军官又提问了。

      「他们都已经出动了。」

      「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传进来…根本没办法知道任何事情……」听到了士兵与军官的问答后,斯特瑞兰坐了下来,让焦急的内心冷却下来……

      「报告!半精灵后方又出现新的敌人了!」这时候,又有一名士兵冲了进来并着急的大喊道。

      「嗯?说详细点!」听到士兵的报告内容后,斯特瑞兰马上回话道。

      「刚刚半精灵撤退后没多久,就有几名半精灵出动了…据说身上都有象徵『风行旅团』的标誌!」

      「他们的动向呢?往哪里?」

      「他们四处分散开来…似乎是要去各个堡垒!」

      「塔克,你要去哪里?」在托里亚城内,范德看塔克稍做休息后就準备走上链接城墙,因此问了一句。

      「我打算去支援其他堡垒。」塔克语气平淡的回答说:「这里已经解决了,但其他堡垒可还没脱离险境。」

      「嗯,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听到塔克说的话后,范尼抓起一旁的长枪跟上前去。

      「等等,我也一起…」看到弟弟的动作后,范德也同样想跟上去,但是因为虚脱导致脚步不稳而差点摔倒……

      「你不是已经没体力了吗?我可不想在战斗的同时分心去保护一个拖油瓶。」看到范德现在连站稳都有困难后,范尼忍不住的嘲讽一句。

      「我怎幺可以输给你呢?范尼。」范德倚靠着长枪,不服输的回了嘴。

      「我也认为范德你留下来会比较好,毕竟你已经没有体力继续战斗了。」塔克看范德范尼即将斗起嘴后,开口调停。

      「小看我吗?我才不会输给你们呢!」范德语气坚硬的回话道。

      「这是战争!不是玩乐!你难道想死在战场上吗?」塔克听到范德的话后便生气的说:「你以为这只是平常的训练?认为输了还能从头再来一遍?在战场上,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疾言厉色的对范德如此说道。

      第一次看到塔克反应这幺激烈的两人,瞬间失去思考,被震慑在原地,乖乖的闭上嘴巴……

      「…留在托里亚好好休息,想支援的话等你体力完全恢复了再说。」过几秒后,塔克接着开口说完,然后就转身走了出去……

      在斯诺夫南边,就是布雷夫等人前往支援的地方─德弗洛斯堡垒……

      将近有一万名士兵驻扎在这个堡垒,但除了圣棠训练完被分配到这边的几名士兵之外,其他普通人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没斗气的士兵上场或许只有被秒杀的份,而有斗气的人又没办法撑过对方的攻击,与其让他们上去送死不如让他们实行『坚守』的任务。

      半精灵似乎想以火力进行压制,从开战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要冲上前来打贴身战的动静;既然敌方没打算冲上前来,那幺就不要耍白痴,自己冲上去当敌人的靶子,拿定主意的几人手持短弓,对位在远方的敌人互相射击箭矢……

      「我没有箭了!」

      「我也没了。」

      「我只剩下三枝。」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弹尽援绝的地步了;其中一人将他仅剩的箭矢扔给另外两个人,三人同时搭箭弯弓……

      「最后的这三枝箭矢一射完,我们就往前冲!」

      「但是统领命令我们不能死呀。」

      「你想要眼睁睁的看着一整座堡垒连同镇守的士兵们都被妖精吞下去吗?」

      「…当然不想!」

      「那就只能这幺做了。」

      「嗯!」

      三人达成了协议后,同时将手中的箭放了出去;箭射出去的同时,三人将短弓扔掉,拔出长剑并且冲出……

      三个人射出去的箭矢被轻易躲开了,然而三人突然冲上前来的举动却吓到了半精灵,因为他们的速度与气势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所以近百名半精灵当场傻住了。

      有半精灵马上反应过来,手中的箭矢立刻朝三人连连射出,箭矢与弓弦的破空声也提醒了旁边还楞住的同伴,然后,就是刚刚那阵骇人的疯狂箭雨……

      三人看到箭雨后开始进行隔挡或闪躲,大概是因为看不起自己的缘故,半精灵他们没有缠绕任何斗气在箭矢上;三人以手中的长剑配合扭动身体就轻鬆的隔挡、避开。

      「叮─噹──」在虚空中,连续且清脆响亮的金属撞击声传出,声声入耳,但却引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人类这边的士兵对眼前那三个勇敢穿梭于箭阵中的人抱以惊呼、讚叹,而半精灵们则是对那三人抱以惊讶、愤怒。

      「乓!」突然,手中的长剑发出了不同的声响,一枝箭矢射穿了剑身!

      「呃!」手中的长剑被强大的力量弹开,那是缠有斗气的箭矢!感受到敌人开始使用斗气后,三人不再进行隔挡而开始採取全面迴避,但是密密麻麻的箭雨完全覆盖住了三人,不管他们怎幺闪避都只能够往后退去,只要向前踏一步!那将有可能被射成刺猬……

      「可恶!」三人纷纷往后退去,彼此身上都有被无法完全避开来的箭矢划到或射中了几箭……

      「斗气等级差太多了…我们的斗气会被妖精轻鬆击散……」其中一人试着将斗气缠上长剑进行防御,但却被对方一箭轻鬆击溃。

      「没办法前进了…连要支撑下去都很难……」

      「等等数到三,我们一口气爆出斗气击散箭矢并往后退!」

      「嗯…一、二……」另外两个人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进行倒数:「三!」随后,三人同时爆出斗气,一举击散即将到来的箭雨!

      成功清出一片空档后,三人立刻向后退去…不对!只有两个人向后退!

      「替我向统领报告一声─我违抗命令,并因此而自愿领死!」没有向后退去的人是如此对背后的两人如此说道,随后就独自向前冲去了……

      那个人才刚向前冲,敌人就将他们的目标全部移转到他的身上去,他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标靶……

      为甚幺不一起向后退去?为甚幺要向前冲去充当靶子?因为他们三人很清楚的知道,即便同时爆发斗气清出一个空档,而一小段的时间也根本不够让他们退后到足以保命的安全区域,那幺消耗了大量斗气的他们接下来会面临甚幺境地?没错,就是死亡。

      「为甚幺不退回来!」往后退去的两人看到前方那孤独的背影后都放声大吼了起来;他们想要想前冲去,但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并肩作战的伙伴身陷于致命危机之中……

      许多锋利的箭矢划开了他的皮肤,随着时间流淌出来的是鲜豔的朱红,不少致命的箭矢刺入了他的身躯,随着时间四溅出来的是醒目的血红。

      独自一人留在箭雨之中的他,即便竭尽全力的闪避、即便是爆出斗气的防御,都没有办法阻止半精灵的箭矢持续对他造成伤害……

      「可恶!」两人奋力的向前奔跑着,他们想要冲进去箭雨中救出那位正在苦苦抵抗的人,他牺牲了自己保住了其余两人,这份牺牲奉献的精神会给他人带来甚幺影响?

      无数目睹了一切的人类士兵在心中是怎幺想的?他们看到了那独自身陷于箭雨中的人努力战斗的身影后又是怎幺想的?他们为甚幺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为甚幺知道很勉强也要冲上前去?为甚幺宁愿赔下性命也要守住这座堡垒?

      人的情绪是会传递的,负面如恐慌,虽如弥天浓雾般垄罩着全数的人类,但正面的情绪又何尝不是?那三个人为了不让自己这群人冲上前去送死而拼尽全力去抵挡,他们明明就能先让其他人先上前去充当盾牌的,为甚幺却要反过来保护士兵呢?

      有人冲出去了,他们不想要让那三个人都丧生于此,跟自己比起来,让他们活下去才是最正确的;那群士兵的心中……

      正是这幺想的!

      「冲啊!」一群人类士兵冲上前去,引爆了全体士兵的情绪,他们已不再去想那三七二十一,他们已经将死亡的恐惧扔到九霄云外了,他们要向前冲!那三个实力远比自己坚强的人都不畏死了,自己这群……砲灰,怎幺能够害怕死亡呢?

      堡垒本来死寂且一面倒的局势开始产生了变化…胜利的天枰也正在摇晃……

      士兵对半精灵的战意已经燃烧起来了,只要他们敢冲上前去,敢以自己的身躯挡在半精灵的箭矢之前,他们就不会打不赢半精灵,只要他们有那个勇气的话!

      「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一定要撑到我们把你救出来!」

      士兵与那两名冲出去救援的人心中都想着同一件事情─一定要救出那名唤醒士兵斗志的人!

      「轰!」就在这时候,有无数的人影窜了进来,同时释放出了强大的斗气震散了箭雨……

      「抱歉,我们来晚了」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时候,那群人其中一人转过头来对后方的士兵们说道。

      「布雷夫!」那三个人认出了来者……那群来自斯诺夫的援兵!

      「嗯,斯诺夫士兵共八十四人赶来救援了。」布雷夫向全体德弗洛斯堡垒的士兵们报告完后就跟着身边的同伴冲了出去:「冲吧!一半的人冲锋,一半的人用弓箭掩护!」

      「是!」听到了布雷夫的指令后,其他人开始展开了他们与半精灵的战斗。

      「救援…终于到了……」终于撑到了布雷夫等人了,终于捉到了一丝曙光,一想到这里,那名独自冲入箭雨中的人心情一鬆,倒头便昏过去……

      劳德诺所在的堡垒里,他还在与半精灵缠斗当中,看到他战斗的身影,所有士兵都只能给予连连的讚叹……

      劳德诺也只是刚开发出斗气而已,除去斗气等级不说,他的斗气含量根本不够支撑长时间的消耗,所以他从刚刚到现在都没甚幺在使用斗气……

      脚步一挪,闪过箭矢的同时顺着动作将一旁的箭矢拔起来,腰一扭闪过箭矢的并对敌人射出反击;在射击出去后,劳德诺根本没有时间确认箭矢有没有击中目标,立刻向旁边空翻,顺手拔起箭矢并躲到石块后方。

      「呼─哈─」劳德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体力早就已经见底了,只是为了等待支援到来而强迫自己去战斗;每次冲出都得面对扑面而来的箭雨,这让劳德诺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剧烈的好像心脏下一秒就会爆出胸膛似的。

      「支援还没到吗…?我已经到极限了呀……」劳德诺望着城墙的方向,他多幺希望有友军会在下一秒出现在那个地方……

      「那只烦人的苍蝇好像没力气了。」就在劳德诺还在喘气的时候,半精灵们察觉到他的攻击已经停下来后便如此说道;听到了半精灵的话后,劳德诺的心立刻坠落谷底,他稍微探出头查看一下情况…有几名半精灵正缓缓朝他走来……

      「呼…」劳德诺大口喘了一下,憋足了气后就冲出巨石,开始了他的反击;快速射出一发箭矢,向侧面一个翻滚,站起来又是一发,向旁边一跳,接着一滚、一跃,而在闪避的时候有任何可以射箭的时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半精灵的箭矢─如暴雨,劳德诺的箭矢─如丝线。

      对方的箭雨如影随形,完全落在劳德诺所在的地方,迫使他必需要持续咬牙消磨着已经是极限的身体去迴避。

      为甚幺还要冲出来战斗?

      为甚幺还要咬牙苦撑?

      难道死亡的阴影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可怕吗?

      劳德诺拼尽全力的反击,甚至连闪避都是在玩命,但这些都没有办法致使他打退堂鼓,为甚幺?

      老实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幺要拼尽全力;只是不知道为甚幺,他的内心一直把持着:『不能退缩,退缩就是丢了堡垒,而任何堡垒都绝不能丢失!』

      即使箭矢划破了皮肤……

      即使箭矢射中了身躯……

      即使箭矢打散了聚焦……

      劳德诺依旧进行着这看似自杀的反击!

      士兵在一旁观战,他们对劳德诺抱以无尽的佩服,即使他像个笨蛋一样,重複着那些看似徒劳的反击,即使他现在就像膛臂挡车般的自寻死路……

      但是他努力奋斗不懈的精神、身影以及斗志时时刻刻都在感染着这群观战的士兵。

      随着劳德诺的一箭射出,射偏了士兵们会失落,射中了士兵们会欢呼。

      随着劳德诺的闪避动作,闪过了士兵们会讚叹,没闪过士兵们会紧张。

      士兵们的情绪起伏已经跟劳德诺完全同步了,成功失败都会直接影响到这群人类士兵……

      「欸…我们是不是休息够了?」看到劳德诺的攻击越来越难得手且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后,有士兵提出了疑问。

      「嗯…差不多了。」一名士兵听完,点了点头并拔出长剑……

      「怎幺了?你们该不会是想……」

      「也是该轮到我们下场战斗了,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战死吧?」

      「可是你们会死呀!」

      「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边观战的话,教官一死就轮到我们了。」

      「跟教官比起来,我们明显没有那幺厉害的能力,既然如此,我宁愿拿我的命去换他的命,至少教官对战争的帮助比我还要大!」

      「就是如此,教官独自一人都敢面对这种困境了,我们一群人还怕个鵰啊?」

      「但是……」

      「你既然怕死的话就留下来吧,我们上去帮忙就好。」

      「嗯,我们不会怪你的,毕竟我们都已经害怕那幺久了,突然要鼓起勇气去面对…的确是有困难的。」

      「…走吧。」

      说完后,一群人就提起圆盾与长剑冲了出去!

      劳德诺的体力与耐力都已经接近极限了,他一个翻滚,準备窜进石头里的时候……

      「咻!」一声异常清脆的弓箭破空声回荡在堡垒之中……

      「呃!」接着就是劳德诺的吃痛声响起……

      「你们在做甚幺?区区一万个废物都打不赢吗?」就在这时,一个声音自堡垒的城墙上传来,那是……

      「蓝色羽翼!那是风行旅团的人!」有人惊呼了声。

      「这家伙似乎是个实力超出普通士兵的人类?」那名半精灵听完走上前来报告的人的话后,低声呢喃一句,然后从箭筒中抽出箭矢搭在弓弦上:「不过,终究也只是个废物!」说完后,一发饱满斗气的箭矢就朝着底下的劳德诺射了出去……

      「该死!」看到风行旅团的人的作为后,那群冲出来的士兵立刻拔腿奔驰,但是他们的速度又怎幺比得上箭矢?

      「可恶───!」士兵们拿出了吃奶的力气狂奔着,但是他们已经来不及救出劳德诺了……

      他们只能够一边奔跑、一边憎恨、一边看着箭矢越飞越近……

      『为甚幺我们不能够早点醒悟过来?为甚幺不能够早点站出来?』看到这一幕,所有的人心中都充满了悔恨,如果早点冲出来的话…如果早点挺身而出的话……

      因为自己的恐惧导致了丧失救援的时机,如果早一点勇敢面对,如果早一点的话…就不会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教官奋死抵抗并因此死去……

      「轰!」突然,一道飓风吹来,将那发即将射中劳德诺的箭矢捲飞了开来……

      「是谁!」看到即将取得的性命被救走后,那名风行旅团的人很生气的望向飓风吹来的地方……

      一群一身洁白的人从西城门走来,他们不管是男是女都拥有一张俊俏豔丽的脸孔,全身上下垄罩在洁白的好似一尘不染的素衣之中,让他们看起来像是一群绽放在黑泥中的莲花般。

      「…精灵!」看到了这群人出现后,风行旅团的人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 名称:十月新番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