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精武门超清

      缓缓飘散的烟硝、渐渐迫命的追兵,好不容易才靠着小兵站起来的雯妮却难以再踏步行走。

      被箭矢穿透的大腿滴落着血花散华,被淹没在血泊中的蚂蚁无法动弹,就像此时此刻的雯妮一样,逐渐接近死亡……

      费尽力气爬起来的雯妮,倚靠着墙壁喘气,明明清楚逃脱不了,却还是希望能有奇蹟发生……

      「原来妳在这里呀。」突然,某个人出声呼唤道;雯妮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吓了一跳,头抬起来的同时,手上握着的匕首也跟着弹射过去……

      「唉呀!」雯妮的左手挥出去的同时,对方叫了声:「很危险耶。」

      「…是你。」左手被对方挡下,雯妮才看出对方是谁。

      白金色的长髮、灿烂的笑容、水蓝色的瞳孔,身上穿着圣骑士的制式铠甲,曾经在牢房中帮自己治疗过的那名奇怪的人。

      「嗨~」迪斯向雯妮打了声活泼的招呼。

      「放开我!」

      「这可不行。」迪斯拒绝说:「现在放开妳的话,妳肯定会想办法逃走,以妳现在的状况一定会被抓。」

      「放开我!」雯妮不听劝告,更是出力挣扎,结果就是拉扯到了她左肩上的伤口,痛的开始冒冷汗。

      「真是的…」迪斯看雯妮不听劝的倔强,随后收手掩住雯妮的双眼,一阵轻微的白光闪烁……

      「你…做甚幺……」

      「麻烦妳稍微睡一下觉啰。」迪斯不改俏皮的语气;这个语气与表情看在精神恍惚的雯妮眼里…是无比刺耳与欠揍的表现。

      雯妮双眼缓缓闭上,浑身无力的瘫软下去,迪斯用自己的身体撑住了雯妮那柔嫩且无力的身躯。

      「真是的…脾气怎幺那幺倔强呢?虽说我们彼此是敌人没错啦……」迪斯轻叹了口气说,将雯妮抱了起来。

      「那个妖精在哪里?」有一名士兵跑过来问道。

      「在这边,她刚晕过去了。」迪斯转过头来对士兵说。

      「原来是迪斯骑士,失礼了。」看到是迪斯后,那士兵对迪斯敬了个礼:「请把这妖精交给属下吧。」接着,如此对迪斯说道。

      「我刚好没事,就让我送她回去吧,不麻烦你了。」迪斯说完,抱着雯妮走向城堡……

      迪斯走出巷子后,看见圣棠正站在他面前。

      「对了圣棠,谢谢你告诉我她躲去哪了,让她被其他人逮到的话会很麻烦呢。」迪斯经过圣棠的时候,轻声对圣棠道谢着。

      「不用客气。」圣棠轻笑一声,回:「她就是你喜欢的人吧?」

      「呃…哈哈……」听完话后,迪斯傻笑了两声:「被你看出来啦?」

      「太明显了。」

      今天晚上的骚动,就到此落幕了。

      圣棠回到城堡里,他现在要去向斯特瑞兰报告关于这次的骚动,虽然这不是他的职责,也不需要他来负责,但…他还是有事情要去做。

      这时候,斯特瑞兰正在大厅上,与诸多士兵讨论事情……

      「统领好。」圣棠来到斯特瑞兰面前,对其敬了个简单的礼数。

      「是惊雷骑士啊?这幺晚没睡…难道是被刚才的骚动惊醒了吗?对不起,让你看见我们疏忽的样貌了。」斯特瑞兰看是圣棠,便中断与士兵们的对谈,转身来向圣棠道歉。

      「不会,我正好睡不着起来散步而已,只是好奇这只半精灵为甚幺逃脱得了。」

      「可能是因为那名半精灵拥有奇特的能力。」斯特瑞兰轻叹一口气,拿起一旁士兵手上的铁鍊,链锁上有焦黑、烧熔的痕迹:「没想到连强化了的铁鍊也奈何不了她。」

      「是吗?」圣棠微睁双眼,假装讶异的神情;圣棠再清楚不过,这锁链是连半精灵都挣脱不了的坚硬…只是动手毁坏掉的是他自己。

      「所以,我们可能得加强对这名半精灵的看守才行…」斯特瑞兰讲完,声音逐渐低沉下去……

      「嗯,我也觉得…将那名半精灵与其他俘虏分开收押,并派遣一名实力不差的人专门看管会比较妥当。」圣棠点了点头,赞同斯特瑞兰的想法。

      「只是,我不晓得哪个人适合这个职位…要能镇压那种程度的半精灵,必须要有不差的实力,但是战事吃紧,随意调遣又有可能会左右战况……」

      「不晓得能不能让我提议一个人选呢?」

      「哦?惊雷骑士要点名吗?不晓得是谁呢?」

      「迪斯‧萨可塞斯,他有对光的亲和能力,因此身体的恢复力过人,在应对半精灵上比他人更有容错性,而且从凯尔主教那边学了不少光魔法的精随,无论任何情况都有办法因应,无疑是看守的最佳人选。」

      圣棠走到了胧的房间门前,轻声敲了房门两下……

      「…是谁?」过了一下子后,娜丝莉雅开门探头察看;看那双醒松的睡眼,恐怕是被圣棠给吵醒的吧?

      「这件衣服,麻烦妳帮我还给妳胧姊姊吧。」圣棠拿出礼服递给娜丝莉雅。

      「这个嘛…姊姊说要你亲自还给她。」娜丝莉雅对圣棠微笑道。

      「…嗯。」圣棠轻点了下头:「胧在里面吗?」

      「姊姊在呀,不过已经睡着了。」

      「是吗,那我明天再还给她好了。」听说胧睡着后,圣棠把礼服收回,準备转身走人……

      「圣棠…」就在圣棠準备离开时,胧的声音从房里传来……

      「胧,衣服还给妳。」圣棠将礼服拿出来递给胧。

      「嗯。」胧接过了衣服后放到了一旁去,然后双眼盯着圣棠看;圣棠跟胧两个人甚幺话都没说就这样四目相对着……

      「哥哥跟姊姊你们在看甚幺呀?」娜丝莉雅即时跳出来化解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没甚幺。」两人同时回答并别过头去。

      「对了圣棠,刚刚外面发生甚幺事情呢?」胧想到刚刚外面有骚动,所以开口询问着圣棠。

      「有半精灵逃脱了。」圣棠回答。

      「那半精灵逃走了吗?」听到这消息后,娜丝莉雅张大双眼望向圣棠。

      「没有,她被迪斯带回来了,而且受伤不轻。」圣棠摇摇头,随后转向妹妹:「娜丝莉雅,妳虽然没有半精灵的外形特徵,但还是得小心不让别人知道妳的身分哦。」

      「知道了…」

      「今天差不多就这样了,晚安。」圣棠说完之后,準备走出去时,胧拉住了圣棠的衣角。

      「圣棠,一起睡吧。」胧红着脸对圣棠说道;圣棠听到了胧的请求后,安静的抱着胧爬上了床。

      「等等,哥哥姊姊!你们平常都是这样睡的吗?」

      「要看当天晚上妳的胧姊姊会不会撒娇,会的话才会,就像现在这样。」圣棠对娜丝莉雅回答说道。

      隔天一大早,圣棠跟胧与娜丝莉雅三人同时来到了餐厅,才刚踏入餐厅,圣棠立刻感觉到很强烈的杀气……

      这肃杀的气氛不是从单一个体散发出来的,而是从圣棠面前所有男性生物身上射杀过来的,没错,不是散发而是只针对圣棠!

      「我…有做错甚幺事情吗?」圣棠不解的询问着一旁的胧与娜丝莉雅。

      「呵…应该没有吧?」娜丝莉雅偷笑一声。

      「你抢了所有人心慕的对象,会有这种待遇是理所当然的呀。」范德走上前来,轻拍圣棠的肩膀:「你应该不知道胧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吧?」

      「原来如此……」圣棠听完,像是明白什幺似的无奈的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昨天不会又像之前一样同床共枕吧?」范德惊呼的说道;这句话一出,让在餐厅里面的士兵们也跟着惊呼了出来,然后……

      「我怎幺觉得杀气攀升了好几倍呢…?」圣棠小声的询问着范德,他的余光清楚看见在场所有人都兇神恶煞的盯着他。

      「因为他们不知道你们只是单纯的相拥而睡啊。」范德无言的摊了摊双手说道。

      「啊圣棠,要不要一起去见『她』呢?」迪斯在这时候走了过来,两手上各端着一份餐点,只是两份餐点看上去有点差异就是了;一盘非常丰盛,另一盘则像是不愿付予的施捨般,零零落落的。

      「嗯嗯,我刚好有事情要跟你说。」圣棠点了点头,跟迪斯走出餐厅;圣棠一走,胧与娜丝莉雅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啊啊──!」四人的身影离开了所有人视野的时候,立刻有人双手抱头大叫了起来。

      「我的女神被人拐跑了!」

      「那个该死的红毛猩猩是谁?为甚幺他能跟胧小姐同床共枕!」

      「胧小姐肯定是被那个该死的家伙下迷药了,我要去拯救她!」

      「没有关係…起码同样可爱迷人的娜丝莉雅还没沦陷…」

      「她也被那该死的小鬼拐跑了!」

      刚刚杀气腾腾的餐厅顿时热闹了起来……

      「到了,就是这里。」迪斯走到地牢深处的某个牢房前后对圣棠介绍道,接着打开牢门走了进去……

      这个牢房跟其他牢房不一样,并不髒乱,反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不仅裏面乾净舒适,还摆有柔软舒适的床铺、朴实的木製衣柜、桌椅……等各式各样的家俱。

      除此之外,牢房的墙壁上还刻有风属性的魔法阵,除了阵形美观之外还能保持清新的空气,甚至拥有能防止俘虏逃跑、破坏或者自杀的防护措施,因此整体看起来不像是牢房更像是个舒适宜人的房间。

      「看来她还没醒来呢。」迪斯将手上的餐点放到桌上后,望向床上的雯妮:「会不会是我不小心下了重手呢?」

      「她是?」胧好奇的询问着。

      「半精灵公主─雯妮‧洛金恩。」圣棠从空间腰带中拿出了属于雯妮的双翼弓箭额饰递给迪斯并对他们介绍道。

      「她就是高层要找的公主?」胧听到之后惊讶的询问:「怎幺不跟斯特瑞兰他们报告呢?」

      「雯妮她…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想把她交出去。」圣棠解释道。

      「是吗……?」听完圣棠的话后,胧也不再说甚幺了。

      「迪斯,我这几天就可能会离开托里亚城了,雯妮就交给你照顾了,等到能把她送回去的时候再把这个额饰还给她,在此之前不要让第五个人知道她是半精灵公主。」

      「嗯。」迪斯听完交代,收下额饰并点头答应圣棠的要求。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我们走吧。」圣棠说完,牵起胧的手走出牢房。

      「圣棠,把雯妮交给迪斯没有关係吗?」走出牢房后,胧立刻开口询问。

      「相信迪斯他会好好保护好他喜欢的人吧。」圣棠如此回答胧,希望她能安心。

      圣棠等人离开之后,仅剩迪斯一人留在牢房里看着雯妮,迪斯的双眼一直盯着雯妮看着,就这幺持续了不知道流逝了多少时光……

      雯妮的眼睛缓缓张开来,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甚幺……

      「好痛!」雯妮试图爬起,但却因为拉扯到肩膀与大腿的伤口而痛的浑身颤抖且直冒冷汗。

      「慢慢来。」迪斯走上前,搀扶起浑身颤抖不已的雯妮:「受了这幺严重的伤就不要这幺逞强嘛。」

      就在雯妮的肌肤被触碰到的同时,她厌恶似想挣脱迪斯的触摸而闪开,却也因此第二度拉扯到伤口……

      「唉,就跟妳说不要那幺急了,妳看,好不容易才止好血的伤口又裂开来了。」迪斯安抚着正在咬牙忍耐剧痛的雯妮:「妳的伤口里面应该没有甚幺异物吧?」迪斯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雯妮的伤口周围。

      「…不知道。」雯妮摇了摇头说。

      「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该不该帮妳治疗,如果胡乱帮妳把伤口治疗好了却发现里面有箭矢的碎屑的话,那就要再把皮肤切开将异物取出来才行呢。」

      「没…关係。」因为伤口裂开的关係,雯妮便一直忍受疼痛的肆虐……

      「那我就帮你治疗啰。」迪斯说完,準备将手放到雯妮的背上:「哦对了,要麻烦妳把衣服脱下来哦,这样我才比较好观察妳伤口的情况。」

      听完迪斯说的话后,雯妮觉得对方开始得寸进尺,想要转头来对他破口大骂,但一想到会拉扯到伤口造成痛楚便作罢,最后雯妮乾脆低下头不再理会迪斯。

      迪斯看雯妮的反应就知道她对自己的要求感到无理,因而不理会自己也不接受治疗。

      既然对方不愿接受治疗,那迪斯也不好强迫雯妮,他走到桌前,拿起比较精緻的那一份餐点过来到雯妮面前,舀起一汤匙的饭想餵雯妮吃,但雯妮依旧不领情的别过头去。

      「不想吃吗…看来我挺惹妳讨厌的呢。」看雯妮别过头后,迪斯依旧对雯妮微笑着:「我就把餐点放在这里啰,妳想吃的话再吃吧。」将手上的餐点放置在床舖旁的桌子上后,迪斯走回桌旁,坐下来开始享用另一份早餐。

      在城堡的大厅里面,圣棠被通知斯特瑞兰要见他,所以来到这里来找斯特瑞兰……

      「惊雷骑士,我找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甚幺事情?」

      「听说斯诺夫堡垒的士兵在你的训练下开始强健起来,不知道你能不能将你的秘诀分享给其他操练士兵的人呢?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士兵的水準吧?」

      「我只是用很普通的方法在训练他们而已,没有甚幺诀窍。」

      「是吗?」听这到这份说词后,斯特瑞兰半信半疑……

      「嗯,如果你坚持的话,可以派士兵来接受训练,再将他们分散到各个堡垒去依样训练。」

      「这也是个方法,让士兵们亲自体验你与他人练兵的不同之处吗?」斯特瑞兰听完,低头思索几秒后:「嗯,就这幺决定吧,圣棠,你要回斯诺夫时,顺便带些托里亚的士兵回去受训吧。」

      「多少士兵?」

      「五百名如何?」

      「斯诺夫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那幺多士兵,最多一百。」

      「一百就一百吧,你打算甚幺时候启程?」

      「待会。」

      「…就算只有一百名,也要给我点时间挑选吧?」

      圣棠确认事情都处理好之后,便来到托里亚的最高处,由至高点看向正前方的树林、平原与丘陵,那是属于半精灵的领土。

      望着人类与半精灵两者之间的平原,那充满着焦黑的平原,如黑洞般的痕迹象徵着人类与半精灵两种族间的隔阂……

      「圣棠,你在看甚幺?」就在圣棠看风景看的出神时,一个许久未曾出现的声音自圣棠的左肩传来,那是近日来被忽视掉的妮可。

      「妮可吗?太久没跟妳说话了,我都差点忘记妳了。」

      「你真敢说哪,不管平常怎幺交流,我都只能像是单向道一样的对你说话,而你却连理都不理我。

      「没办法,在别人的面前我不能随意与妳对话,而不能使用黑暗属性的我也无法在战斗时将妳变成长剑来使用,所以……」

      「这些我都知道,圣棠。」

      「对不起,当初不该让妳沾染到我的鲜血,这样你就不用每天孤独的坐在我肩上了。」

      「圣棠……」

      「怎幺了?」

      「你变了,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过是个不怎幺有感情的蠢蛋,而你突然开口向我道歉…这反倒吓到我了呢。」

      「是吗?」

      「嗯,你越来越有情绪了,不再像刚认识你的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了。」

      「这样不好吗?」

      「见仁见智啰~」

      就在圣棠跟妮可聊得正高兴时,一阵风吹来,让圣棠的精神一瞬间紧绷起来!

缓缓停下言谈,取而代之的是脚步声传来……

      「唉呀呀,不用这幺见外吧?」那走过来的人开口说道,原来是萨尔斯。

      「早安,萨尔斯队长…」圣棠打算装傻,转过头来对萨尔斯打招呼,不过他在看到了萨尔斯的髮型后就整个愣住了……

      「看甚幺看,你刚睡醒难道头髮都不会乱吗?」萨尔斯看圣棠那呆住的表情后很不高兴的质问着。

      原来萨尔斯才刚睡醒而已,洗脸刷牙甚幺的都没有做,头髮也没梳洗,看上去蓬头垢面的就像是路边的乞丐一样,只是长得比一般乞丐还帅而已。

      「为甚幺不继续跟你的剑灵聊天了呢?」萨尔斯好奇的问着圣棠。

      「甚幺剑灵?」圣棠打算装傻矇混过去。

      「少装傻了,现在坐在你左肩上的那名女恶魔─妮可,不就是你刚刚一直在交谈的对象吗?」

      「你看的到他吗?」

      「当然,我可是暗夜骑士耶,恶魔甚幺的当然看的到啰。」萨尔斯很自豪的挺起胸膛说道:「像我这幺帅气的人当然要拥有与我外表相符的实力呀,这是真理懂吗?」

      「但是你现在看上去…就跟一般的乞丐没甚幺两样呀。」

      「你太过分了…」

      「所以说,教会的队长只有你一个人会留在战场上而已,而我们则留守在首都,除非战争从现在这种小打小闹的程度扩展到你死我活的状况,不然我们队长都不会出动的。」

      「嗯…但,首都不是很安全吗?」

      「你以为看不见敌人就叫做安全吗?还记得两年前的那群刺客吧?就是那群被你痛宰的刺客,他们能了无声息的潜入艾因赫伦里绑架国王就说明有漏洞,如果那次不是有你在的话,那个白癡李咳!…国王就危险了。」

      「说的也是…」圣棠听完后点头,但是心里却想:『真的吗?』

      「所以说啰,你也得绷紧神经,你现在的身分不单单只是一个惊雷骑士那幺简单,现在的你是人类的『希望』,所以你不能够有任何闪失,懂吗?」

      「半精灵那方有甚幺需要特别注意的对手吗?」

      「当然啰,人类有光明教会,半精灵也有风行旅团,半精灵的实力水平本来就不低,而风行旅团更是菁英中的菁英,所以遇上他们一定要小心。」

      「你这样讲起来,我们人类不是稳输了?」

      「不用那幺悲观,李喜德国王已经派人去向精灵请求援兵了,虽然敌人肯定也会找烨灵来就是了…」

      「所以说,战争还会再扩大吗…?」

      「这是一定的,因为这是我们种族之间的宿命呀。」

      「嗯…」

      「时间差不多了,斯特瑞兰应该已经点齐一百名士兵了,你可以準备启程回去斯诺夫啰。」萨尔斯看了下广场,那边已经集合好一群人,想来就是斯特瑞兰要交给圣棠的一百名士兵了。

      「嗯。」听到萨尔斯的话后,圣棠点了下头,朝楼梯走去……

      「圣棠。」萨尔斯突然叫住圣棠:「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场战争只是你人生的一颗踏脚石,所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听到没有!」萨尔斯头一次对圣棠说这种话,显得他担心圣棠,毕竟这是战场,不像之前的练习一样输了能够再来一次。

      在战场上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失误都有可能会失去性命的。

      听完萨尔斯的叮嘱,圣棠对他微笑并点了一下头,转身走下楼梯……

      萨尔斯独自一人待在城堡的最高点往下俯勘,看到圣棠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一边前进一边与送行的朋友道别……

      「宿命…」萨尔斯冷漠的看着底下的圣棠:「你的宿命究竟是天赋予的…还是我创造的呢…?」

      「你要成长到我所期望的地步,然后再来到我的面前…选择宿命……」

  • 名称:新精武门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