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超清

      发生诸多事情的一夜过去了……

      翌日下午,在斯诺夫堡垒里,圣棠与里昂正在堡垒里,準备让士兵们接受新的训练……

      「经过昨天的战斗让我知道一件事情…」站在所有人之前的圣棠大声对底下的人宣告:「没有斗气的你们难以与半精灵抗衡!」

      这句明显贬低人们实力的语句,却没有让在场的人萌生任何迁怒,听见这句话之后,士兵反而更睁双眼,準备听取接下来的发言。

      士兵们明白,圣棠的本意不会是贬低,因为能给予他们战斗的实力的人,是圣棠,贬低了士兵就等于是他贬低了自己。

      「所以,今天下午要进行的训练,就是教你们如何使用斗气。」圣棠接下来,是这样对所有人宣告的,他真正的用意,是要人们获得真正能与半精灵匹敌的力量!

      听完圣棠的发言后,没有半个人欢呼,经过训练的他们,已经清楚明白自己想要获得甚幺样的力量,就必须付出怎幺样的血与汗,虽然这是令人高兴的讯息,但这说明之后有更惨痛的训练。

      「你们有没有已经学会斗气的人?」圣棠询问底下的士兵:「有的话麻烦站出来。」又追加了一句。

      听完圣棠的问题后,有寥寥数人走出队伍,这十六人边走边用斗气垄罩全身,直到他们走出队伍时,斗气也早已遍布全身。

      「你们知道怎幺教人使用斗气吗?」圣棠对走上前来的这几的人问了一句;圣棠没对他们那像是炫耀的举动表示甚幺,只有这样才能激起其人急起直追的动力与欲望。

      「知道。」这十六人点了点头。

      「嗯,麻烦你们跟里昂一起教其他人如何使用斗气。」圣棠对这十六人吩咐完事情,后转头对底下的士兵说:「今天由里昂与这十六个人教你们怎幺激发、学会使用斗气,我先去準备明天训练内容与需要的道具,有任何问题吗?」

      「没有!」

      「那就开始训练吧!」说完,圣棠转身离开了训练场……

      「锻鍊斗气…锻鍊斗气……」离开训练场后,圣棠在走道里踱步呢喃着,老实说他真不知道该怎幺去锻鍊士兵的斗气。

      「圣棠,你在烦恼甚幺呢?」在圣棠烦恼的时候,一旁忙着训练妹妹的胧上前搭问。

      「我在想要怎幺训练士兵的斗气。」圣棠回答。

      「其实你一直以来都是在锻鍊他们的斗气呀。」胧微笑的说道:「斗气,只要透过刻苦的训练或战斗,就能开发体内的容体,增加斗气存量与精粹度。」

      「这幺说来……」

      「没有错,持续锻鍊、持续使用、持续消耗,因为要付出许多辛劳才能强化这股力量,因此才会被称为斗气。」

      「听妳这幺说来还有几分道理呢……」圣棠听完胧的话后,开始陷入思考……

      「如果这些对你有帮助就好了。」胧说完,打算回去继续训练……

      「我很好奇一点,妳专职魔法,为甚幺会知道关于斗气的事情?」圣棠看胧準备离去时,立刻提出疑问。

      「忘了我是龙族吗?龙族自小就要接受魔法与斗气的训练,只是我最后选择魔法而已。」

      「为甚幺不选斗气呢?」

      「因为训练到后来会浑身长满肌肉嘛~人家讨厌自己满身肌肉。」胧以近乎撒娇的语气说道,嘟着嘴加上脸颊的绯红搭配这句话让她看上去只有说不出的可爱。

      「嗯…谢谢妳。」道谢完后,圣棠再度走向训练场…

      「龙族吗…」看圣棠走远的背影,胧小声呢喃:「这段时间,连我都忘了自己身为龙族的事实了。」一想到跟圣棠度过的这段日子,胧的脸上就不自觉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圣棠走出大门,看见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像是在闭目养神般,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里昂与那十六名有斗气的人在人群间游走,不时给予指导……

      「试着去感受体外的游离能量。」里昂站在最前头,颇不耐烦的指点着。

      「里昂,进行的怎幺样?」圣棠走过来并问了一句。

      「还没人能激发出斗气。」里昂回答完后:「你不是去準备明天的训练道具了吗?」补问一句。

      「不用了,只要将士兵的斗气激发出来后,就能够锻鍊斗气了」

      「他们现在连要激发斗气都有困难啊。」

      「但…要尽快,敌人并不会等你準备好才打过来的。」

      「嗯。」

      「半精灵的攻势会越来越兇猛,士兵若没斗气,跟半精灵打就像以卵击石一样。」

      圣棠、里昂与那十六名士兵游走在众人之中,不时给予他们指点……

      「专心感受游离能量。」

      「感受到的也不要太高兴,试着将那些能量以意念吸收进入体内。」

      「将自己想像成海绵持续吸收那些能量。」

      「持续吸收、持续累积,累积到一定数量后设法以那些能量冲破体内的穴道!」

      共十八个人持续给予意见……

      「等等圣棠!」里昂突然叫了下圣棠问:「甚幺是穴道?」

      「医佬有跟我说过,穴道是人体内气血流动的枢纽,有一些穴道打通后能帮助体内气血循环。」圣棠解释道:「应该是这个样子。」

      「……总而言之,先让他们吸收累积那些能量并慢慢转化成自己能使用的斗气再说吧。」关于穴道的解说,里昂虽听了,却不确定其真伪。

      圣棠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去指导那些还没激发出斗气的士兵们。

      其实有不少人已经成功吸收并累积游离能量了,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让那些能量冲破体内那似有似无的枷锁,进而让能量转化形成斗气并储存于体内……

      但是不管这些人如何出力,体内的能量还是没有任何动弹,他们仅只能靠意念去驱动能量,那幺要能冲破枷锁所需要的就是强大的意志力,而这一步只能够靠自己……

      此时站在人群当中的布雷夫紧闭着双眼,同样能够吸收、累积游离能量的他现在所想的是如何用斗气沖破体内那道枷锁……

      布雷夫知道这一步需要的是甚幺东西,但是来到走到这一步后如果没有让体内的能量冲破枷锁成为斗气的话,那些能量会越积越多,虽然最后也会冲破体内枷锁,但那时也将成为废人……

      这一步的结果只有两个─不成功便成仁。

      隐约知道后果的布雷夫感到紧张,为甚幺圣棠他们并没有说出失败的后果?

      『大概是因为圣棠他们太优秀了,所以他们在训练斗气的时候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吧?』布雷夫在脑袋裏面想着,但是其余那些人呢?

      说圣棠跟里昂优秀,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但是其他十六名士兵呢?为甚幺他们也不说出来?

      『难道说……是因为即使说出来我们也不会拒绝,所以乾脆不说?』布雷夫是如此解释的。

      『因为说出来,圣棠先生会因此不让我们冒险而取消这个训练吧?』

      『虽然知道有危险真的会吓一跳呢…不过既然已经进行了,就成功吧!』布雷夫如此想着,随后準备开始冲击体内那到枷锁……

      那些在四周飘淡的游离能量看似轻巧,也很容易就被身体所吸收,可是……

      一进入体内之后,那些能量顿时重如岩石、黏如糯米,囤积在身体各处而难以驱动,不管怎幺命令,那些能量也不受控制……

      『为甚幺还是冲不开?』不管试了多少次,依旧无法让冲过那道枷锁……

      『体内已经快蓄满能量了…再不快点的话就会死亡!』

      『可恶!为甚幺还是冲不开?』布雷夫尽全力去冲击那道枷锁,但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而在冲击过后,他已经能感受到体内被巨大力量压迫的痛苦!

      『死亡…这是我第一次那幺接近呢……』明白死亡逐渐逼近,布雷夫也开始紧张,胡乱发力以求夺得一线生机,但是……每次的失败,都会致使极限的身躯遭受更强烈的磨难,最后,布雷夫不敌痛楚,晕厥过去……

      「布雷夫─!」布雷夫似乎听到了某人的叫喊声,此时的他已经分不出来是谁在叫他了……

      布雷夫感觉四周围安静无声……

      「呜…」仅只有一个小男孩哽咽的哭声……

      「布雷夫。」一个女孩叫唤着他的名字……

      「布雷夫?名为『勇气』却那幺懦弱,你以后改名算了!」

      「哈哈哈,懦弱的布雷夫!」

      布雷夫只听到了一群小孩的嘲笑声与被埋没于笑声中的哭泣声……

      「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保护……」布雷夫想起来了…这是以前的他,因为胆小而被其他人欺负的情景……

      而当天晚上……

      布雷夫居住的村子来了一名贵族,名字叫做蛮尼‧古利迪……

      「把你们值钱的东西通通交出来!」蛮尼大肆搜刮村里的财富,只要是起身违抗的人就会被杀死……

      「把全部的人都抓起来,男的都扔去前线,女的只要留下漂亮的就好!」抢夺完财富后,蛮尼还打算将整个村子的人都抓起来……

      当时不少人通通都被抓到了,就连布雷夫的家人都是,而布雷夫跟他喜欢的女孩,因为进森林採野菜而受欺负的关係,所以较晚回到村子里……

      布雷夫还记得很清楚,晚上他跟那名女孩回去时,看到的是正在烧着熊熊大火的家园,除了村子面目全非外,就是满地的鲜血……

      看到这一幕的两人不小心惊呼了出来,理所当然的马上就被发现了,布雷夫当机立断,立刻拉着女孩的手奔入森林之中……

      「布雷夫…我们是不是会死?」那女孩边跑边哭,她哭的眼框都红了。

      「不…不会的。」布雷夫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的语吃,是因为坚信还是因为害怕,直到他看清楚男孩的表情:「我会…保护妳的!」

      「你刚刚不是还因为被欺负而流泪的吗,为甚幺…?」

      「因为现在再不保护妳的话…我就得再痛哭一次。」男孩露出浅淡的笑容,笑容里还藏有明显的害怕:「妳先在……这里躲好,我…去将那些人引开!」虽然语气坚定,但是布雷夫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是多幺害怕的……

      「布雷夫,但是你…」

      「在弗利伦城等我,我们约好了哦!」

      「但是你会死呀!」

      「不会的,我们都会好好活着,然后在弗利伦城相遇!」说完后,布雷夫就冲了出去……

      之后的事情,布雷夫很清楚。

      成功引开追兵,但也被抓到了,接着,在不知道女孩情况下,抱着恐惧与担忧的心情被扔上战场……

      「在弗利伦城,我们约好了!」这句话回荡在布雷夫的脑海中,伴随着这句话的是那名女孩的脸蛋。

      无意间回想到过去的布雷夫惊醒了过来,他要实现那个诺言,他已经誓下诺言了!

      到底该怎幺样去冲破那道枷锁?靠意志力。

      到底该怎幺样去拥有那种意志?靠精神力。

      到底该怎幺样去锻鍊自身精神?这必须要靠自己去摸索,强大的精神力就是自身的想法,虽说是想法却不是想想就能够达到的,必须去摸索自身的心底深处……

      从以前遇过的挫折、从以前经历的事情,强迫自己去想那些不想再经历的恶梦;从挫折之中找回勇气、从恐惧之中找回自我,只要克服了内心中的障碍,那幺自身的精神与意志就会更上一层楼!

      「我怎幺可以…在这里死去呢!?」布雷夫放声咆啸;如果在这里死去,他就不能够在见那女孩一面了,如果那名女孩因此孤独,甚至遭遇到不好的事情,这都必须怪自己没有能力去保护好她!

      「轰!」意念一转,布雷夫体内的能量竟然一口气冲破了枷锁成了他自身的斗气。

      「呼…呼……」布雷夫蹲了下来,痛苦的呼吸着;最后这一手,已经耗尽了他的精神与意志,浑身汗水如雨而下。

      「恭喜你,布雷夫。」圣棠走来,对布雷夫伸出手……

      「圣棠先生…其他人呢?」布雷夫看着圣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其他人……

      「你这小子这次怎幺那幺慢呢?」

      「真是急死人了,还以为你会是唯一一个失败的人呢。」

      疑问才刚出口,众人纷纷涌上前来,更有不少人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

      「大家…都没事情吗?」布雷夫惊讶的询问道。

      「小看我们吗?布雷夫。」

      「我们可不像你一样有心理阴影。」

      「不过就是累积能量一口气冲破身体枷锁而已,三岁小孩都会!」

      「好了,最后一个人也成功了,你们现在各自感受一下斗气的感觉。」圣棠这时出声制止所有人的打闹。

      听到圣棠的口令后,所有人立刻停止嘻笑,闭眼感受环绕在身体周围与体内的斗气……

      「今天就给你们好好体会一下斗气。」圣棠开口说道:「从现在到解散之前不准让斗气散体,散体一次伏地挺身、仰卧起坐、青蛙跳各一百次!」说完之后,爆出了体内的金色斗气。

      「托里亚的朋友,我们的训练全部结束了,你们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圣棠转身来对那一百名前来参与训练的托里亚士兵说道。

      「嗯。」那些士兵听完之后点了下头,随后全体对圣棠敬了一个礼,动作整齐划一、气势非凡。

      「感谢各位这段时间来的参与。」圣棠对这一百名士兵回敬了一个礼。

      夜晚,布雷夫回到了房间里躺在床上,脑中想到的都是过往…

      布雷夫将自己的衣服拉开,看着遍布于腹部那里的疤痕,这都是那次出去引开那些人的时候留下来的伤口……

      「这里还有一个男孩!」

      「放开我!」布雷夫被对方抓住了,当时他恐惧的大喊着。

      「没想到这个小子身材臃肿,却跑得很快呢。」抓到布雷夫的人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这小子也要丢去前线吗?」

      「嗯…」蛮尼上下打量着布雷夫:「他这样子上战场也只能当盘菜而已,不如杀了吧。」

      「我…」听到了蛮尼说的话后,布雷夫吓的说不出话来……

      「你想说甚幺?」

      「我…我不可以死!」布雷夫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能说出这五个字。

      「为甚幺?」

      「因为我跟别人有约,所以我不可以死!」

      「呼呼,有约就能不死吗?你的约定就这幺有神奇的力量能保你不死吗?」

      「哈哈哈─」听到了布雷夫的话后,在场所有人都笑了出来。

      「哼哼,我想到了一个点子能考验你那可笑的约定……」蛮尼止住笑声后从空间腰带里拿出了一把银币:「如果我把你打成重伤扔到森林里三天,你要是能不死的话……我就『不杀你』。」说完之后就将手上的银币全数扔向了布雷夫:「洒银三千!」

      …………

      「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布雷夫呢喃一句;不知道后来那个女孩过的如何,不知道她这段时间来遇到了哪些事情,不知道有没有遇到坏事……之类的。

      布雷夫眼神扫视着房间,最后发现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圣堂先生!」布雷夫看到坐在另一个床位上的圣棠后,吓得直蹦跳起来。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圣棠以饱含歉意的语气说道:「我并不知道将游离能量转化成斗气有那幺危险。」随后对布雷夫鞠躬道了个歉。

      「没…没关係的,反正我现在也没甚幺事情……」布雷夫是第一次看圣棠有这种举动,因此吓的说话结结巴巴的:「对了圣棠先生…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如果你会介意的话我会马上忘掉。」

      「是不会啦…只是想问你,你有没有曾经悔恨过?」

      「…有过一次。」

      「我…刚刚在为自己的懦弱与无力痛心……没能保护好一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女孩……」听完圣棠的话后,布雷夫鬆了口气:「以前,我因为没有力量,不只因此受了重伤,甚至连自己到底有没有保护好她都不知道……」

      「我的话…因为实力不够,不仅没守好对一个别族女孩的约定,还害她事后遇上坏事,因此背负罪业。」圣棠听完后回答:「因为我太过自以为是,结果受伤晕厥了过去;当我赶到约定的地点时,我才知道我不只破坏了誓约,还重重的伤了那女孩的心。」

      圣棠说完后与布雷夫相视一眼,最后两人都笑了出来。

      「没想到,圣棠先生跟我感到悔恨的事情是差不多的呢。」

      「嗯。」圣棠点了下头并微笑的说。

      「…我现在更加努力的话…能不能试着去挽回?」

      「已经发生的事情就难以挽回,但若因此丧气而不试着努力的话,那就无法左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该说是连预防的能力都没有。」

      「…嗯。」

  • 名称:勇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3: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