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春最新电影超清

      「雯妮…妳…妳有婚约了……?」迪斯吃惊的看着雯妮,语气跟神色都充斥着讶异与恐慌……

      雯妮回过头去,满脸好奇的望着迪斯,认识迪斯至今,从没看他表露出微笑以外的表情,现在才发现他原来能把目瞪口呆诠释的这幺完美。

      「妳有婚约了?是真的?还是假的?」迪斯看雯妮没有回应,便再开口问了一次。

      「…是真的。」雯妮沉默几许后点头。

      「嗯…」得到雯妮的亲口承认后,迪斯呆愣的点了头,随后弯下腰来清理打翻的东西:「抱歉,我不小心打翻了晚餐……」

      「你…难过了吗?」雯妮犹豫几秒后,对正在清理而从未露过脸的迪斯提问。

      「…有一点。」迪斯顿了一下,才回答:「我去换新的晚餐回来。」说完后回复他的招牌微笑,然后转身走出去……

      「为甚幺…你明明心里难过的…为甚幺还笑的出来?」看迪斯脸上恢复笑容后,雯妮皱起眉头问道。

      「我先去端妳的晚餐,顺便整理一下心情,回来后再跟妳说。」迪斯面带微笑的说完之后,走出房间并把门带上……

      过了一段时间后,牢房的门被敲响了。

      「…你不是都习惯不敲门的吗?请进。」雯妮感到奇怪,因为认识迪斯一段时间后,他进门就不曾敲过门了。

      牢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不是雯妮所熟悉的那名少年,而是一名穿着斗篷的男子。

      「你是谁!?」发现来者不是熟悉的人后,雯妮戒慎的问了一句。

      「我的名字叫多里,是来帮助公主离开的。」来人露出面容道。

      「你怎幺知道我是公主?」雯妮很惊讶的问道。

      「我是古利迪家族的人,这样说妳懂了吧?」

      「古利迪家族……」

      「请公主跟在下一起走吧。」多里对雯妮伸出了手;雯妮看着对方的手,犹豫的将手伸出,并跟着走出牢房……

      就在雯妮离开牢房后,发现了走道上有非常显眼的血迹,因为好奇而四处察看了一下,旋即发现了一名熟悉的少年倒卧在血泊之中……

      「迪斯!」雯妮立刻叫唤了那名少年的名字。

      「嘘!在下好不容易才打晕他的,希望公主不要吸引更多士兵前来。」

      「你为甚幺要打伤他?」

      「因为他阻碍在下救您出去。」多里的语气中充满了冷酷无情;听完多里话后,雯妮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跑到了迪斯的身边去。

      「迪斯!迪斯醒醒!」雯妮大声叫唤着已经失去意识的迪斯。

      「公主,请住手!这样子会引来士兵的!」清楚雯妮的举动以及其会带来的后果之后,多里立马上前制止。

      「我这段时间都受他照顾,我不想要他有任何生命危险!」雯妮转头对多里大声嘶吼着。

      「你说的是真的吗?一名人类,照顾妳?」多里诧异追问着。

      「呿…满严重的伤呢……」雯妮细心探视迪斯身上的伤口,发现都位在胸膛与四肢动脉处。

      「发生甚幺事情了!」就在此时,察觉到不对劲的士兵们朝牢房奔了过来。

      「公主,请马上跟在下离开!」多里听到声音后拉着雯妮的手就要冲出去。

      「放开我!」雯妮却又再次出力甩开多里的手。

      「公主,失去这次机会就难有下一次了!」

      「我…不想离开!」雯妮果断拒绝了多里的请求;听清楚答覆后,多里转头就离开……

      然而,雯妮因为把注意放在迪斯的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到,多里脸上的狡诈笑容……

      当士兵们快步赶来后,他们看到的是躺在血泊中的迪斯以及在他身边的雯妮;一名躺在血泊中的人类与一名半精灵会让人联想到甚幺?

      「那个半精灵打伤了迪斯骑士!快将她抓起来!」士兵见状立刻怒吼,旋即冲上前去抓雯妮……

      「…等等!」就在士兵们将擒住雯妮时,迪斯出声制止了所有人:「打伤我的不是她是别人;城堡里可能有间谍或是半精灵潜进来了,他刚刚往另外一个方向逃走了,请你们马上追上去……」

      「但是这名半精灵……」

      「没有问题,先去抓刚刚逃走的那个人!」迪斯说完后站了起来,抓着雯妮就扔进了牢房。

      「是!」看到迪斯没事后,士兵们立刻朝多里离开的方向追去……

      迪斯看士兵们都走远后就立刻开门进去……

      迪斯走进牢房后,雯妮就走上前来关切着他的伤口……

      「雯妮。」迪斯低唤正试图替他包扎的雯妮,但没有回应……

      「雯妮!」迪斯再喊一声,并打住她的巡视:「妳刚刚为甚幺不走?妳可以跟那个人一起离开这里的吧?」

      「你没事吧?」雯妮没有回答,反而提出另一个问题。

      「雯妮,回答我,为甚幺刚刚不跟那个人一起走?」迪斯再次问道。

      「为甚幺……」雯妮这意识到自己那不合理的反应,为甚幺刚刚不跟多里一起离开而是要留下来,关心迪斯的伤势?

      雯妮看着迪斯,他的脸上满是疑惑与慌张;几秒后,雯妮才想起他还在等自己的答覆,所以就回答:「因…因为我…因为我的额饰还在你的手上!」

      「咦?」听雯妮的回答后,迪斯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这答案有些超出他的想像……

      「我说…我的额饰还在你的手上,那是很珍贵的饰品,没了它就无法证明我身为公主的身分!」雯妮大声的说完之后对迪斯问说:「你刚刚不是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吗?为甚幺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

      「哦……因为我有对光元素的亲和能力,体内有一定浓度的光元素,会让我受到的伤害降低并让伤口癒合速度比常人快。」

      「原来如此…」听到了迪斯说的话之后,雯妮才稍稍稳定住激动的情绪。

      「嗯?」迪斯伸出手指缓慢而轻柔的拂过雯妮的脸颊:「妳哭了?」

      「没有!」雯妮这时候就像是炸毛的猫一样惊慌且快速的说道:「这是汗水不是泪水!」

      「哦,对了…」迪斯在这时满脸抱歉的说:「我又打翻了妳的晚餐了…我再去拿一份来吧。」说完之后就转身走出了牢房……

      看着迪斯离去的背影,雯妮心中却在想着:『为甚幺我看到他躺在血泊中会如此慌张?我明明可以不理会他的,但却止不住的想关心他…?』

      这一次,房门毫无预警的被推开,走进来的正是迪斯。

      「久等了,妳的晚餐来了~」迪斯动作轻快的将晚餐放到桌上并坐下,全程都笑得满面春风。

      「…为甚幺你笑的出来?」雯妮提出了疑问,语气中只有冷漠。

      「嗯?」

      「为什幺不管遇到什幺坏事,你都笑的出来、笑的如此灿烂?」

      「这个嘛…」迪斯听完,陷入了思考,但不一会:「我也忘记初衷了,只是,当我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改不了这习惯了。」

      「为甚幺你可以无所顾忌的展露笑容,而我却被迫扳着一张脸?」雯妮再度提出了疑问。

      「被迫?被谁强迫?」迪斯好奇的问。

      「不关你的事情!」

      「也是啦。」迪斯点了点头:「其实,不管欢喜、愤怒、哀泣、恐惧、喜爱、厌恶,这都是人与生俱有的情感,想怎幺表达、该怎幺表达,都是个人的喜好,没有人能强迫的。」

      「但我却被迫抛弃那些表情,儘管内心再怎幺想也不能将其表现出来。」

      「是吗?」迪斯摆出了疑惑的表情:「如果妳想要表达的话可以表达出来呀,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人强迫妳一定要扳着一张脸。」然后笑着对她说道。

      听完,雯妮沉默的看着迪斯的笑脸……

      「我现在想表达的是─我的脸不能让妳当饭吃,妳还是赶快吃饭吧,饭冷了就不好吃了。」雯妮的目光,让迪斯苦笑起来……

      两人沉默的各自动作起来,迪斯稍微清理身上的伤口跟血渍,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幺糟;雯妮看着迪斯,欲前又止,最后来到桌前,若有所思的吃起餐点……

      「你刚刚听到我有婚约后…不是受到很大的打击吗?为甚幺能平复的那幺快?」雯妮嚥下几口饭后,开口问话;这是一直令她费解的事情。

      「因为妳跟别人有婚约,所以更要保持稳重,好好保护妳呀,垂头丧气的根本没办法保护好任何事物吧?」

      「为甚幺?」

      「有婚约表示妳还没跟对象结婚吧?如果没保护好妳,而让妳受伤的话,新郎会很生气吧?」

      「但你不是喜欢我吗?」雯妮听完迪斯的话后更加疑惑了:「你不是应该想尽办法的把我绑在身边吗?」依照她生活至今的经验来想,对方的回答是很不合情理的。

      「你怎幺知道我很想这幺做?」迪斯此时的表情显得异常惊讶:「但是我不能这幺做,我既然喜欢妳,就应该为妳着想呀;妳很讨厌我,而至今又想起婚约对象,那就说明妳比较喜欢那个人吧?所以我当然要想办法让妳回去啰~」

      听完迪斯的发言后,雯妮觉得内心深处顿时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

      「真可惜圣棠不在,他一定有更多的方法能把妳安全送回半精灵那里吧?」

      「我问你…如果我回去之后只会比现在更痛苦呢…?」

      「那幺我会想尽办法不把妳送回去,虽然留在这边可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是吗…」听完迪斯的话,雯妮缓缓低下头来……

      『那幺……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选择。』

      此时,多里已经跑出城堡,儘管没有救出雯妮,却也听到很重要的情报……

      多里漫步于城中,最后来到一间酒吧……推门走了进去,喧哗的声音、吵嚷的吼声袭来,加上浓厚酒精味扑鼻而来,顿时让人头晕目眩了起来。

      多里迅速穿越人群走上二楼,在角落找到了五名同伙;走过去,拉开椅子并坐了下来,看眼前同样以斗篷遮掩外貌的五人……

      「先生,您似乎失败了呢。」其中一人发言了。

      「虽然失败了,却也听到了一个颇让人震惊的消息。」

      「甚幺消息?」

      「先卖个关子,话说我要你们出去搜集情报,有听到甚幺好情报吗?」

      「圣棠是教会的七大队长之一─惊雷骑士,而迪斯、范德范尼以及塔克都是他的好朋友,他们现在都是战场上的新星。」

      「嗯…还有吗?」

      「圣棠有个女朋友叫做胧,还有一个妹妹叫娜丝莉雅,他们三个与一名叫里昂的人镇守在北边的斯诺夫堡垒,接下来的你就都知道了。」

      「嗯…要动他们的话…他们的身分以及背后的靠山挺麻烦的,没关係,我刚刚听到的消息强于他们的一切。」

      「哦,到底是甚幺消息那幺重量级?」

      「你们的公主被俘掳后,既没被找到也没被严刑拷打,过的比我们想像的都还要好。」

      「真的假的?那不是很好吗?」

      「对你们来说是好,更好的还在后头;你们的公主能够安全无虑,是因为有人在保护她,根据我族在人类高层中的人说:『雯妮是因为圣棠提议关押在特殊的牢房并由他弟弟─迪斯看管着。』这幺说你们懂了吗?」

      「所以说……」

      「没有错,只要我们稍微推波助澜一下,圣棠他们就会成为犯了滔天大罪的罪人;而你们再将公主救回去就成了忍辱负重的英雄了。」

      「哈啾!」在牢房中的迪斯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怎幺了吗?」雯妮沉默几秒后,还是选择关心一句。

      「不知道,可能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吧?」迪斯将鼻涕吸回,拿起碗盘準备离开。

      「人类是这样想的吗?」雯妮顿了一下后说:「半精灵则认为…这是不好的预兆。」

      「是吗?」迪斯听到后转过头来问了一句:「反正该来的躲不掉,顺其自然吧~」随后又微笑着迈出步伐。

      「为甚幺你能那幺乐观?正常人知道了不是会想尽办法去迴避吗?」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我认为该来的躲不掉,妳说呢?」迪斯停下脚步并转过头来:「妳甚幺时候变得这幺关心我了呢~?」他以灿烂的笑容说出这句话……令雯妮觉得他很欠打。

      听清这句话后,雯妮彻底无语了;看到雯妮陷入沉默,迪斯也就没多说甚幺,转身就走出去了……

      独自留在房里的雯妮将脸埋在双膝里,脑中思绪乱成了一团……

      「对呀…我从甚幺时候开始…」雯妮喃喃自语着……

      「我到底从甚幺时候开始…」随着自己的疑问,雯妮试着将记忆一直倒退回去……

      「倒底从甚幺时候…」从第一次看到迪斯的时候,那次是在牢房里……

      当时迪斯在雯妮即将被侵犯的时候闯进牢房里并救下了她,当时迪斯还对自己恶作剧,那时候她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準备承受时,却感受到他施展的治癒术所带来的温暖与舒适感……

      之后遇到他是在自己逃亡的时候…当时情况很紧急,他当时甚幺都没有说的就弄晕了自己,然后带到了这间牢房……

      第三次是在这个牢房里醒来,他看我伤势很重想要帮我治疗,但却要我脱去身上的衣服所以被我狠狠拒绝;然后我…因为伤口细菌感染而发高烧…他跟另外两名女子帮我治疗……

      第一次餵我吃饭……

      第一次吓我……

      第一次偷摸我的睡脸……

      第一次说喜欢我……

      第一次听我说心事……

      听到我有婚约后依旧说要好好照顾我……

      无时无刻关心着我……

      从刚开始遇到他一直到现在……

      这时候,雯妮才明白为甚幺看到迪斯受重伤后完全没了离开的念头,为甚幺当时会在关心他与回去这两者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关心迪斯……

      绝对不是因为双翼额饰还在他那里,绝对不会是因为那幺肤浅的理由……

      此时,走在走廊上的迪斯也一样在想……

      『为甚幺雯妮会不想回去?应该不是因为额饰的关係吧?』

      『雯妮刚刚说的话…是关心我吗?但是她之前不是很讨厌我吗?为甚幺会突然一反之前的态度呢?』

      『算了,想那幺多也没用,被轻鬆击败的我没资格想那幺多;我必须要增强自己的实力!』

      『没有实力的我无法保护好想保护的一切!』迪斯想到自己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后,心中便燃起了一股斗志。

  • 名称:陈小春最新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