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巨鳄超清

      在森林中的某处半精灵据点里,一群半精灵聚集在一起,他们所讨论的话题,自然就是才刚从斯诺夫传来的战报;半精灵的据点大多以高塔为主体,由树木搭建成的坚固栅栏环绕着高塔,高塔的周围还有大片树海、幽森虫鸣、和煦微风……

      「听说北边的斯诺夫又发生事情了!」

      「甚幺事情需要搞那幺大?」

      「风行旅团的五名成员带一百多名同胞攻击斯诺夫堡垒,结果你们猜如何?」

      「不就是成功拿下堡垒吗?」

      「不对,再猜!」

      「虽然没有攻下,但却给对方强大的损伤?」

      「不对…这次不只没攻下来,那五名旅团的成员还惨败呢!」

      「你在开玩笑吧?风行旅团的成员怎幺可能惨败?还五名呢!」

      「我刚开始也不相信,不过听说维特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恐怕是回不来了吧…?」

      在圆月散发着温柔光芒的夜晚,半精灵们围着炉火吃着他们的晚餐,眼睛赏月、鼻子闻香、嘴巴喝辣,那幺耳朵就是听别人口中的八卦。

      今晚的最佳话题当然就是一两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五名精锐带着一百名士兵打不下一个小堡垒,这相当于天方夜谭的事无疑是最棒的话题。

      在大家讨论正热烈的时候,有个很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从脚步声音能判断出那是硬底皮鞋的声音,而硬底皮鞋是不适合穿上战场的,半精灵通常都不会穿这种鞋子,也正因此让他们对这声音的主人感到好奇。

      这个声音吸引了不少半精灵的耳目,他们通通转过头去察看来者是何人……

      「哎呀,这不是葛雷吗?」在人群之中的索罗认出来者后很高兴的站起身来并扑了上去。

      「许久不见,索罗先生。」那人开口回答,并且闪过了索罗的飞扑;飞扑落空的索罗稳住身体后,转身看清眼前名为葛雷的少年。

      葛雷有一头黑色的短髮,浏海稍稍遮盖住一蓝一红的邪气双眼以及象徵烨灵的蝠翼双耳;他穿着一袭长袍,胸前以黑、金色线条描绘出的六芒星族徽,腰间别着一个六芒星吊饰,全身上下流淌着一股不凡的气息。

      「嗯嗯…」索罗上下来回仔细的审视这名少年:「你看起来好像变得满厉害的呢,受烨灵王的训练后应该有不小的提升吧?」

      「嗯。」葛雷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过的如何?」

      「如果习惯烨灵王那古怪脾气的话,基本上是很轻鬆的。」

      「哈哈!我们出去外面走走,顺便聊天热络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索罗说完,勾着葛雷的脖子就走了出去……

      索罗与葛雷渐渐走离据点来到人烟稀少的森林之中,看洁白的月光透过稀稀疏疏的叶子散落到地面上,清凉的微风吹拂着,让两人的记忆慢慢的回到了过去……

      「走在树林里吹着风、看着月,这让我回想起以前了呢。」索罗抬头望向高挂的月:「还记得吗?葛雷,两年前你第一次来到凯诺的时候。」

      「…怎幺可能会忘记呢……?」

      「说的也是。」

      两人相视而笑,同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让思绪回到了从前……

      同样是月亮照耀大地的夜晚、也是在森林之中…

      当天葛雷随着父亲所在的一支烨灵队伍来到凯诺,父亲说是有事情要商量,所以让葛雷自己在附近闲逛……

      当时的葛雷因为被这从来没有见过的美景所吸引,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走进了森林深处……

      当葛雷察觉到的时候,他人已经在一颗巨大的神木前面了;葛雷还记的很清楚,那棵神木的半径五十公尺之内没有任何一棵树生长,一大片空旷的草地,更能够看清楚天上的美月、星辰、宇宙。

      看那耸立在眼前的参天大树,葛雷顿时觉得心灵异常的平静,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却有种让人穿越了无尽时空的错觉……

      葛雷站在原地看着神木,潜意识里有种将它当成是最具吸引力的东西似的,一直盯着它看着,那种就像是自己将眼神移开就是滔天大罪的感觉令葛雷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就在葛雷专注于神木时,他完全没有察觉到已经来到身边的危机;一只壮硕的大熊从他的背后挥出兇残的爪,当他察觉到并进行闪避的时候,身体已经被爪出三道深邃的血痕!

      葛雷倒地翻滚,爬起身来的同时朝偷袭他的大熊射出火球;他以为自己很有信心的魔法能够轻鬆击退敌人的,却没想到大熊的动作出乎意料的敏捷,轻鬆闪开了火球并冲上前来,熊爪夹杂着强大了力量挥向了葛雷!

      被熊贴近的葛雷立即挥动衣袖召来一波流水缓冲熊的爪子,不料没有想像中的有效,已经来不及闪躲的他立刻将流水凝成一面冰盾欲挡下熊爪!

      「碰!」仅只一瞬之间,冰盾就被粉碎了,熊爪击中了葛雷并将他打飞出去;葛雷重重的撞上了后方的神木,受到重击的他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看着眼前那蓄势待发的大熊,他也只能坐以待毙了……

      惊险的瞬间,有箭矢破空的声音自远方传来,大熊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而採取闪躲,一发箭矢自天空射下并插入地面,被缠绕在上面的风元素摆脱控制形成了一股微风吹向四面八方……

      「退下!他是我们的客人,不得无礼!」一名女孩的声音传来,葛雷抬起头来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他看见一名少女,一名拥有璀灿金髮的美丽女子现正站在树上,锐利的眼神正盯着刚刚对他发动攻击的大熊看着,那双翠绿的鹰目是葛雷见过至今为止,最美丽眼眸。

      大熊听到少女的话后轻吼几声,然后转身走进了森林之中。

      「对不起,那是守护神木的圣兽,他把你误认成敌人了。」那名少女跑上前来开始替濒死的葛雷处理伤势。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葛雷察看下自己的伤口后回答,当他抬起头来看到少女的眼神时顿时愣住了;虽然少女的眼神如同鹰眼一样锐利,但是其中却隐含着歉意与担忧,这又形成了另一种吸引人的美,让葛雷的脑袋不知不觉变成了空白……

      「迷路了吗?我带你回去。」那名少女听葛雷无事后鬆了口气,随后起身,往凯诺的方向走去……

      「等等,妳是……」

      「妹妹~妳找到人了没有?」就在葛雷打算叫住少女时,一名少年从树林中走出来:「那名烨灵少年听说是很重要的人呢,不赶快找到可不行啊~」

      「找到了,正要带他回去而已。」那名少女的语气依旧平淡,并不因为对方是兄长而有情感。

      「我还以为妳又在神木上偷懒呢…嗯……」听完少女的话后,少年上前来看着葛雷,像是在审视他一样,眼神上下来回,端倪了许久……

      「那个……」

      「长的挺酷的嘛~,好了,赶快回去吧,听说你的领队有事情要找你呢。」少年的笑容一反刚才的严肃,然后一把拉起葛雷就往回走……

      当葛雷等三人回到凯诺后,凯诺的守备士兵们立刻走上前来……

      「索罗少主、雯妮公主、葛雷先生,妖皇与烨灵族朋友都在皇座之厅等着你们。」士兵先对三人敬完礼后,对三人详细报告着。

      「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就会过去,还有,别叫我少主,听起来很不习惯。」

      「是,少主!」

      「你存心找碴嘛……」

      当索罗三个推开石门走进皇座之厅,在场的有烨灵也有半精灵,他们的眼神都看向了索罗等人……

      「葛雷,你怎幺了?」其中有一名烨灵看到了葛雷的伤后马上走了过来并给予关心。

      「我刚在森林里四处游逛,走到一棵神木那边时受到圣兽攻击,然后就被雯妮小姐救了。」葛雷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稍做解释。

      「雯妮?」听到葛雷所说的话后,猷弥叫唤了声。

      「卡艾神木那里。」雯妮语气冷淡的回答。

      「我知道了。」猷弥点了点头后说:「看来连自然女神也很赞成你们的婚约。」

      「甚幺婚约?」索罗、雯妮与葛雷听到之后惊讶道。

      「我们刚刚就是在谈论妳跟葛雷之间的婚约,你们是两族首度通婚的一对。」

      「等等!我们才刚见面不是吗?」雯妮惊讶的询问道。

      「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神圣的卡艾神木面前,这或许就是命运,就是自然女神与伟大的战士─卡艾都赞成两族通婚的神谕。」

      「但是……」

      「葛雷身为贵族,又被烨灵王相中,即将成为最强咒术师之弟子的他将来必是年轻女性嚮往的对象;况且他人长得俊俏,个性也不错,这幺好的对象怎幺能让人抢去?」

      「这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这样一来我只不过是政治婚姻的牺牲者,我拒绝这个婚约!」雯妮生气的怒吼完,转头跑离气氛凝结成冰的室内……

      「大家失陪了。」看到雯妮的反应后,索罗立刻向所有人道歉,随后追了出去。

      「大家不要介意,雯妮在太害羞时都会有这种反应的。」猷弥向在场所有人如此说道,随后走到葛雷的身边对他说:「不用太在意,葛雷贤侄,你有一段时间能慢慢习惯的,习惯我的女儿、你的未婚妻的个性。」

      过了一段时间,葛雷与索罗从记忆中回到了现实,缓缓张开眼睛的两个人看着彼此……

      「你跟我想的是同一件事情吗?」索罗开口问说:「我们三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嗯。」葛雷点头说道:「满怀念的,我记得第一次看见的她在我心中就像天使一样。」

      「噁…我不知道你会突然讲这种肉麻的话。」听到葛雷所说的话后,索罗装呕吐状说道。

      「时间足以改变人的个性吧…」葛雷别过头去说:「雯妮呢?她应该也在吧?」

      「雯妮哦?她在北边参与斯诺夫堡垒攻防战。」

      「那我跟她的目的地一样,我也是要去斯诺夫的。」

      「呃…到了斯诺夫后也不一定看的到她哦,听说她是负责执行秘密任务的。」

      「没关係,总有一天会遇到的。」葛雷说完之后就转身走人了……

      「我现在只希望你别知道才好…」索罗看葛雷走远后才小声呢喃了一句:「别知道雯妮现在成了人类的俘虏……」

      「话说回来,圣棠他会照顾好雯妮吧?希望雯妮她看人的眼光不会错。」想了一下之后,索罗又慢慢的漫步于森林之中……

      「两年前…好像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父亲了吧……」独自走在森林中的葛雷再度回到了刚刚的记忆之中…………

      那天夜晚,妖皇在凯诺中央湖泊上举办了大型宴会,那原本是为了欢迎烨灵到来的,然而更成了雯妮与葛雷两人订婚的庆典,当时除了凯诺外还有许多部落的半精灵都前来到凯诺参加这个盛会。

      很少与别人交流的葛雷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热闹的场面,当时的他相当沉溺于这个庆典;感受别族的文化是如何的有趣,看着人们跳的舞步是如何的动人,品尝温酒的滋味是如何的迷人……

      葛雷他看着倒映在酒中的月亮,想起刚刚救了他的雯妮是如何的美貌动人……

      「葛雷。」就在葛雷沉迷在幻想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父亲叫唤着他。

      「怎…怎幺了?父亲。」葛雷马上抬起头来看着身边唯一的亲人。

      「就叫你别喝酒了,如果因为喝醉而失态的话有损形象的。」葛雷的父亲叮嘱道:「如果公主因为这样而讨厌你的话该怎幺办?」

      「我知道了。」听完话后,葛雷把酒杯放下,正襟危坐的看着半精灵的表演。

      「我明天开始有事情要去忙,你就跟着其他人先回去吧。」父亲看葛雷的动作后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你回去后就要到烨灵王那去专研魔导学了,你一定要好好学,知道吗?」

      「是的!父亲。」

      「嗯……」葛雷的父亲听到他的回答后很满足的点了下头;葛雷当时还没有想到,这些话原来就是他父亲对他的遗嘱……

      葛雷后来才得知他父亲原来是参与两年前绑架人类国王的刺客之一,不只行动失败,而且还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知道了父亲死讯的葛雷从此性格大变,变的无情、变的冷漠、变的阴沉……

      索罗看着天空的月亮,回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两年前的那一天,雯妮听到婚约的事情而跑出去后,索罗紧追在后,不知道追寻多久才终于找到他最疼爱的妹妹……

      记得当时索罗找到雯妮的地点是在卡艾神木,原本以为遇到葛雷的这里最不可能是雯妮会来到的地方,所以索罗几乎跑遍了整座森林最后才在这里找到了雯妮。

      那时雯妮是倚着神木啜泣着,将脸深埋在双膝里的她完全没有察觉到索罗的到来……

      来到雯妮身边的索罗看着哭泣的妹妹,他从来不曾看过自己的妹妹哭的如此伤心,因此他也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雯妮独自哭泣,静静的守着……

      他所熟悉的雯妮大部分都摆出一张冰冷的表情,说着冰冷的言语,不善与人交流的她与自己就像是冰与火一样完全相反的个性。

      从小到大,索罗看到的雯妮也都只有冰冷的外表,很少看她笑过,也鲜少看她流过泪水,更不曾看她如此嚎啕大哭过……

      等雯妮哭了一段时间后,哭声渐停的她抬起头来才看到索罗站在她身边。

      「我还在想自己要罚站多久呢。」索罗对她露出了笑容说道:「我可以坐下来吗?」

      「…可以。」雯妮愣了一会后才点头。

      「妹妹,妳为甚幺那幺反对这个婚姻?而且还哭的那幺伤心呢?」

      「哥,你从小就嚮往自由,不希望受到拘束,父皇因此对你灰心,转而让我继承他的位子成为女皇;为了将我培育成完美的继承人,我从小就不允许有任何自我意识,必须要事事听从他的指令……」雯妮开始叙说起来……

      「只要有任何事情与他所期望的背道而驰,我就会受到他的谴责……我从不曾让人帮我换衣服也不曾穿过礼服,就是因为父皇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

      「你嚮往自由,身为妹妹的我也一样,没有人天生就希望自己受到约束,没有!可是这一次……」

      「婚姻对女性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希望我的伴侣至少是我能够选择的,但父皇他却连我的选择权都剥夺了!」

      「因为会没有威严所以不允许我笑,因为会变的懦弱所以不允许我哭,必须冷冰冰的一辈子我都能接受,但必须与自己不喜欢的人携手共度一辈子,这我无法忍受!我不想痛苦一辈子,只是为了父皇那名留青史的首度通婚或者是过人的成就!」雯妮越说越激动,最后连本该止住的泪水都开始溃堤了……

      安静听完雯妮的自白后,索罗这才知道自己的行为、言语甚至是表情…等种种的自由,都是眼前这名少女以自己所有的自由换来的,是自己害她连做的事情、说的话甚至是脸上的表情都受到了限制……

      索罗缓缓的将眼前的少女抱在怀中……

      「对不起…妹妹,我从来都不知道我是因为妳代替我受苦才能够展出笑容的,我都不知道原来妳不喜欢天天板着一张脸,我都不知道原来妳跟我一样很喜欢笑的,对不起……」

      「哥…哥」

      「哥哥现在能够做那幺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都是因为妳的牺牲,不对,该说是因为我的任性所以才害妳失去自由的,我对不起妳…妹妹。」索罗紧紧搂着怀中的少女:「如果妳真的那幺厌恶这个婚约,如果妳真的那幺想要逃出掌控的话,妳就逃出去吧!离开之后的妳就会得到自由,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妳!」

      「可是哥哥…你该怎幺办,我离开后就换你会受父皇强迫成为半精灵之皇,就会轮到你失去最嚮往的自由呀!」

      「没有关係的,妳已经为我失去了那幺多,如果还因为我的任性害妳失去妳最重视的东西的话,我会无法坦然面对妳的;当妳忍不住而想逃出笼子的话,就逃出去没有关係,我会代替妳的,我们是兄妹不是吗?」

      「…谢谢哥哥……」

      看着天空的月亮,想起了从前的记忆,雯妮的忧伤顿时攀升起来,她现在是离开了名为犹弥的笼子,却又进到了新的牢房里……

      雯妮伸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背,被衣物遮住的地方,有无数被鞭子、利物打伤、割伤所留下的疤痕……

      「哥哥…我现在离开了父皇的掌控,却又落到了人类的手中,如果就这样一直被俘虏的话…你是不是会失去自由一辈子呢?」雯妮透过窗户的铁栏杆看着外面的月亮自言自语着……

      「现在我不用担心婚约、不用担心被迫,我逃出来了,得到最想要的了…但为甚幺我却高兴不起来?为甚幺我会感到空虚?」雯妮非常难过的说道:「难道获得的同时…真的也代表失去吗……?」

      「乓!」就在此时,从房门那边传来了东西打碎的声音……

      「雯妮…妳说…妳有婚约了……?」迪斯瞪得斗原的眼睛直望着雯妮。

      因为迪斯很喜欢走进房里吓雯妮或看她的睡脸,所以他很喜欢不敲门且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里……

      虽然每一次都会获得足以欣喜若狂的战利……

      但是这一次,迪斯所尝到的,不是快乐,而是悲恸怅然……

  • 名称:史前巨鳄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