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行闪耀的流星超清

      圣棠深呼吸几口,他花几分钟时间凝聚好光元素施展最简单的魔法清除掉体内的毒素,将体内的毒素净化到不会碍事的程度。

      将伤势减缓下来后,圣棠张开双眼,等待着所有人到齐……

      「人都到齐了吗?」圣堂询问道。

      「能到的…都到齐了。」某名士兵回答。

      「是吗…」圣棠皱着眉头说道,眼神扫过了到场的士兵们,比之前少了许多,恐怕那些没来的士兵是不能来了……

      「我从墙壁的裂缝看到外面大约有四、五十名左右的敌人,而我们现在能够战斗的士兵大约有八十名左右,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以现有的人力去打退那些守在外面的半精灵们。」圣棠以沉重的语气对在场士兵们说道。

      「虽然数量上是我们比较多,但以实力来看的话是我们处于下风,因此我要你们趁现在就做好觉悟。」圣棠语重心长,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

      说完之后,整个空间顿时瀰漫着沉重的氛围,所有人都低头不语着,眼神中有着些微的恐惧与不安。

      「我不害怕,有圣棠先生在的话肯定能打赢的!」布雷夫首先出声说着,语气中没有迷惘与不安,完完全全的信任与坚定。

      「没错,有圣棠在的话一定打的赢的!」听到了布雷夫的话之后,在场的人纷纷出言附和着,他们因为布雷夫的坚定语气而驱逐了心中的不安。

      「嗯。」圣棠点了点头:「那幺现在开始说明作战计画…」

      在堡垒里面的空地上,把守在外面的半精灵们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起来,从第一波暗杀的人进去已经过了三十分钟左右,而这段时间内里面完全没有甚幺反应,照他们的想法与自信来看,这三十分钟够他们暗杀一百个人了。

      「怎幺这幺慢?」

      「一百多个睡死的人类而已,应该不需要这幺久吧?」

      「等到他们出来之后要笑死他们。」

      「这幺久还办不好事情,是免不了嘲笑他们一番的。」

      「是谁!」就在半精灵们各自私聊起来的时候,有人突然大叫了起来。

      「那个是…红头髮的少年,我们的主要目标!」第一个目击到目标的人大声的喊叫着,完全忘记了他们现在是前来暗杀人的刺客。

      「也就是说我们的暗杀行动失败了吗!?」看见圣棠还活着后,带头的半精灵动怒了,他从没有现在这幺气愤过:「杀了他!」并在暴怒的当下发布命令,所有半精灵听令后,立刻抽出箭矢搭弓準备射击!

      圣棠踏出迅雷步,朝下令的人冲去,手上紫雷飞快舞动着,轻鬆打散或打晕了阻碍在圣棠面前的半精灵,不一会就来到了目标面前!

      手中的紫雷往前一送,剑便挟带着强劲的气流与威力刺向对方;对方看见圣棠快速扑来后,立刻拔出腰间细剑并将斗气注入其中,成功挡下紫雷,丝毫没有半步退却!

      「呿。」因为没有一击得手,圣棠因此不满,脚往地面重重一踏以跳跃起来;才刚跃起就有不少箭矢插入刚才所站的位置,若是再晚上一秒,圣棠就有可能被射成刺猬。

      「一定要杀了他!」敌人的领头者非常不高兴,下达命令后跳起,追了上去!

      即使来到半空之中,圣棠也不能大意,因为在空中,对方可以毫无忌惮的朝他发射箭矢,而在空中无法闪避自如的圣棠只能挥舞着手中的紫雷弹开一枝枝的箭矢,才刚弹飞了最后一枝时,领头者手上的细剑便已杀到圣棠面前!

      「锵!」灰暗的天空顿时有火花闪亮了一下并发出了武器交击的清脆响声,圣棠与对方双双飞退,圣棠后翻落地后快速往背后的堡垒冲去……

      「追!」对方落地后很冷酷帅气的对身旁的手下下着命令,命令刚下达没多久,所有的半精灵就朝着圣棠所消失的方向冲去……

      半精灵们鱼贯冲进堡垒内部,他们快速穿梭于通道之中,急切寻找着圣棠的蹤影……

      「你们走那边,我们走这里。」每每来到岔路时,半精灵他们就会开始对半拆开,分头搜寻着……

      「看来计画很顺利呢…」圣棠使用云蹤步跟在附近观望着,一直到他们持续分散到最后时才喃喃说着……

      「是谁!」听到了圣棠低声呢喃的声音后,被其跟蹤的三名半精灵瞬间绷紧神经大吼着。

      「我是你们要找的目标!」圣棠才刚说完,在三人中央现形,双手快速的朝着三人打去,其中一人因为反应不及而被打晕,而其余两人则是接下了圣棠的攻击并被打退几步!

      两人快速稳下身子,才刚化去大部份的力量而已,圣棠就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了!」圣棠眼神一转锐利,腰一扭、左脚带动全身重心往前一踏,右拳趁势笔直挥向其中一名半精灵!

      对方不以为意的伸手去接下圣棠的拳头,但在接触到并开始施力缓冲的时候,他才发现到圣棠的拳头威力有多幺的强横霸道;由于判断错误导致施予缓冲的力道与圣棠的力量差距太大,半精灵被狠狠的轰飞了出去,撞破了墙壁掉了下去……

      圣棠才刚打飞一名半精灵,右脚往五点钟方向一踏,重心快速移动,叠加着全身的力量于右手上往第二名半精灵挥去,强大的力量使得对方不敢硬接转而选择了闪避!

      脚才刚发力跳开来而已,圣棠的轰雷步立刻连接上迅雷步,如影随形跟到了对方的面前:    「你也逃不了!」圣棠如此说着,右拳的食指略微凸出来,朝着对方腹部的穴位打去……

      「呃…」对方被击中之后,痛苦的闷叫了声,旋即翻了白眼,撞上了墙壁,墙壁因此龟裂了开来。

      轻鬆收拾了三名半精灵之后,圣棠立刻使出了迅雷步,朝着其他人所在的方向跑去……

      在堡垒的其他地方,其他被分散开来的半精灵们都受到了人类士兵的埋伏,他们既诧异又气愤,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把人类是为蝼蚁,而现在却被瞧不起的蝼蚁反咬一口,令他们怒火中烧;半精灵们立刻展开了反扑,不过原本以为立刻就能消灭的蝼蚁,竟然花上了比之前还要久的时间才只能堪堪击退而已,这让原本就已经不愉快的半精灵们更加的愤怒。

      「你们这群该死的蚂蚁!」半精灵对眼前胆敢阻挠他们人类怒吼着,并急冲上去;不过才刚冲出没多久,一名红髮少年出现在面前,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段,就已经被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上墙壁后昏了过去……

      「有没有怎幺样?」圣棠并没有去理会那被他打飞的半精灵,而是马上关心着与半精灵战斗的士兵。

      「没…没有事情」士兵因为圣棠的关心而迟疑了一下,随后立即回答。

      「将半精灵们绑起来,记住,不要伤害到他们的性命。」圣棠看士兵除了皮肉伤之外就没有其他严重的伤口后,交代几句就跑去支援其他人了。

      圣棠就这样快速的奔驰于堡垒里面,四处帮助那些与半精灵战斗的士兵们……

      随着救援的次数越多,圣棠对士兵实力的认知就刷新得越快,虽然他只准许士兵偷袭、缠斗与扰乱,但圣棠却依旧认为半精灵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士兵的。

      但直到现在,受伤最严重也不过是大量失血而已,没有直接毙命的人员出现。

      「我去帮其他人。」在救援了不知道多少次,不清楚说过同样话多少次之后,圣棠的语气越来越平淡了,原本那充满紧张的口气早已消散无形。

      「没想到士兵们真的能够挡住半精灵那幺久…」圣棠一边赶路一边呢喃着,看来他真的太小看这些士兵了。

      时间又再度过去了二十分钟,堡垒的广场上只剩下一个人影焦躁不安的来回踌躇着,他就是带领半精灵前来夜袭的人,他已经很久没这幺生气了。

      经历过无数战斗,只有这一次是让他觉得愤怒的不顺。

      「这群饭桶,怎幺那幺久都没有半个人出来?」踌躇完之后,他抬头看向同伴走进去的入口:「不过是些弱不禁风的人类而已,居然花了将近一小时还没能攻下这座堡垒!」气愤完后,他朝入口迈出步伐……

      「是你太低估我们了。」从入口处传来某人的声音:「你是最后一名倖存者了。」随后,一名红髮少年走了出来。

      「是你!难不成那群饭通他们……」

      「没错,都被你所瞧不起的我们俘虏了。」圣棠冷酷无情的给予答覆。

      「该死的!」那半精灵低吼完,拔出细剑冲了上去。

      圣棠立刻挥动手中紫雷迎上去,两者相撞击,也皆被震飞;稍作缓冲后,圣棠将斗气与雷之力缠绕于紫雷之上,脚往后奋力一踏,在身后引起了一阵沙尘并冲上前去,与对方那缠绕满绿色斗气的细剑交击在一起。

      「锵!」两人的武器相互牴触在一起,彼此出力比拼着。

      「我就不信你能有多幺惊人的实力!」对方咬牙切齿说道。

      「等你败伏之后就会明白了。」圣棠回答完,剑上的雷元素突然发出刺眼的闪光并爆炸起来;面对雷电元素的肆虐,对方立刻向后飞退。

      快速退开,对方将细剑收进鞘中并跳起来,取下收在背后的长弓,弯弓搭箭朝圣棠连射两箭,落地之后一个右迴旋后,凝聚全身力道发出第三发利箭!

      圣棠挥动紫雷接下第一枝箭,却被那充满了斗气的箭矢轰退了几步,还来不及稳定身形,圣棠就立即挥出第二剑迎上第二发箭矢,再度后退了几步并将剑横在身前挡下了第三发箭矢;这次,圣棠被强大的力量击退了几公尺,在地上留下了两条明显的痕迹!

      「咻咻─咻!」圣棠尚在缓冲力量的同时,前方又传来了三发箭矢的破空声,通通都是朝着圣棠射来!

      圣棠迅速凝聚更多斗气跟雷元素到剑上,朝着前方连续挥出了三发充满雷元素与斗气的剑压,脚下大力一踏,朝着目标冲去。

      「碰碰─轰!」三发箭矢与三道剑压交击在一起,引发了爆炸、爆风与粉尘掩盖了整个空地上的视线,不过这些粉尘没有遮盖住圣棠与对方的视线,双方一人逼近一人远离像是磁铁相斥般维持着一样的距离在堡垒内快速移动着。

      「怎幺了?追不到我吗?」对方对圣棠以充满了狡诈的奸笑说着;而圣棠依旧不发一语的紧追在后……

      半精灵一边移动一边发射着箭矢,而圣棠也渐渐不去防御,而是採用电光石火般的闪避来应对那一发发的箭矢,就这样一直持续着……

      虽然单调,但这等同于高空走绳索般的惊险画面令人看的冷汗直流,随着时间的推移,半精灵流出的汗水已经弄湿了衣服,其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他的体力逐渐损耗至极限了。

      反观圣棠,他脸上却只有些许汗水而已,体力也还维持在能与其周旋的範围之内,情况逐渐转变……

      「怎幺了?笑不出来了吗?」圣棠冷淡的反讽着对方,因为对方脸上原本狡诈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狰狞难看的表情。

      「你这…家伙!」由于喘息的关係,对方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既然那幺疲累了…就乖乖休息吧!」圣棠语毕同时出脚一踏,正是迅雷步;圣棠这快如疾风的一脚,瞬间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为零!

      「甚幺!」对方惊呼了一声,还来不及反应的他只能呆看着窜进到怀中的圣棠……

      「瞬雷天舞!」身体前倾,右肩重重的撞上了对方的胸膛,顺着动作,右手肘、右拳皆重重打击着对方的身体,腰一扭,左拳将对方打上了天空,双脚一屈,一跃上天。

      对方整个精神恍惚着,双眼还没找回聚焦,圣棠就已经来到面前翻身,以右脚跟击中对方脑袋,大力将对方送往地面;对方摔落地面,除了将地面砸陷下去外还扬起一片沙尘,遭受如此强劲的力道冲击后,对方却还试图以摇头晃脑的方式解除晕眩。

      「还真耐打…」圣棠看对方还保有意识后低声说道。

      「呜…」急欲将晕眩甩掉的对方接收到身体悽惨的哀号,并因为这痛苦而呻吟了声……

      「轰雷!」圣棠并不打算给他机会,落地时右手凝聚着雷元素重重打上了对方的腹部,将原本已经凹陷的地面再度打陷了几分……

      「咯啊──」对方惨叫一声,随后翻白眼晕了过去……

      缓缓站起身来,圣棠深吸一口气,望向晕倒在地的半精灵。

      「你轻敌了。」圣棠冷声说道。

      亲眼目睹整场战斗完结的这时候,一旁的士兵们冲上前来,将圣棠抬起来,将其抛上抛下,其间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欢呼。

      「圣棠万岁!圣棠万岁!」众人欢呼着,而圣棠则看着底下士兵的满脸灿烂笑容,心中充斥着喜悦……

      隔天,夜袭的半精灵们都醒了过来,他们发现自己被一直瞧不起的人类所俘虏时,所有人都气的想咬舌自尽,这次他们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圣棠他们已经清点出来了夜袭的死伤人数,全部士兵几乎都有受到伤害,而其中的重伤者有四十几名,死亡人数为三十余名,而黎尹诺、铁面与其他较资深的士兵们也都罹难了。

      如果是以之前的夜袭纪录来看,这次的夜袭除了是损失最轻微之外还是唯一以胜利收尾的一次。

      虽然半精灵们也没发动过多少次夜袭就是了…………

      因为他们并不急着收下堡垒,也不屑以这种手段攻下这座堡垒……

      清扫战场的时候,圣棠他们将那三十八名死者的遗体清洗完后火化成骨灰收了起来,打算之后拜託固定运送物资的人将他们送回到各自的家人身边。

      虽然如此,却还是有些死者无家可归,这些失去家人的士兵之骨灰,圣棠他们决定将他们埋在堡垒里,希望那些人能够保佑祂们的同伴……

      夜袭结束之后,圣棠要士兵们静养伤口,不过却没有士兵愿意安静休息,所有士兵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接受训练,因为他们已经体验到训练所带来的效果……

      那能够抵御并拖住半精灵的身体素质!

      最后实在无法劝住那些士兵们,圣棠也只好祭出比以往还沉重的训练来让那群士兵们知难而退……

      不过这并没让士兵们退却,反而更让他们咬紧牙关的支撑着,就算重伤的人得花更多时间来完成,但他们却都没有任何怨言的继续训练着,将这些士兵的反应看在眼里的圣棠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解散。」某天傍晚,圣棠对面前的士兵宣布解散后,转身走离训练场;缓缓来到了西城墙上面,抬头看着西方的落日余晖……

      「圣棠先生…」布雷夫从背后出声叫唤圣棠。

      「怎幺了,布雷夫?」圣棠问道。

      「我想要跟圣棠先生说一件事情…」布雷夫低声说着,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

      「要说你早就知道夜袭的事情吗?」圣棠以平淡的语气回问;听到这句话与其语气后,布雷夫觉得身体突然发冷了起来。

      「真的猜中了吗…」

      「为甚幺…?」

      「因为夜袭当天,我没有出声叫唤你,但你这位平常最晚起来的人却最快起来的,所以我才会这幺猜测。」

      「是吗…」

      「为甚幺你不愿意在事情发生之前讲出来?」

      「因为…」布雷夫被问到后,先是沉默下来,内心挣扎犹豫着……

      彷彿被人逼问的画面还在眼前播映,彷彿即将贯穿脑门的细剑还在般,光是回想就让他浑身发颤……

      「因为我很懦弱!我被他们抓走时…他们对我使用魔法拷问我,不管是你还是堡垒的所有资讯……我回来后原本是打算要说的,不过因为个性懦弱再加上精神创伤……害怕说出来后会引起恐慌……害怕被人厌恶、排挤与欺辱,所以…所以……」说完之后,布雷夫的双眼一直盯着圣棠的背影,一直祈祷眼前的人会有任何动作……或者不要有动作……

      「如果你在事情发生前有说的话…或许那些人就不用死了……」

      「圣棠先生,现在的我已经做好觉悟了,我会去向那些人赔罪的!」布雷夫像早就知道圣棠的反应似的,说完话后从腰间拔出匕首,朝着自己的心脏刺去……

      「…真正的赔罪并不是一命抵一命,而是勇敢的活下来赎罪。」圣棠像是早就猜到布雷夫的举动般,立刻转身一把抓下他手上的匕首!

      「你如果真的认为自己对不起那些亡者,甚至是对不起所有堡垒的人的话…就勇敢的活下去,代替那死去的人们活着。」说完后,圣棠将匕首扔到一旁,随着他的动作,有些许血液低落而下,渲染着灰黑的城墙。

      「…是!」布雷夫在听完话后,双眼开始流出泪水……

      「我以我的姓名发誓,我会…代替那三十八个人,勇敢的活下去!」口中说出的这句话的同时,布雷夫已经在心中暗自立下了另一个誓约,那就是──

      以那三十八个人与圣棠先生手上的鲜血为誓,现在落下的热泪,将是他今生为懦弱与屈辱所流的最后一滴眼泪!

  • 名称:昼行闪耀的流星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8: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