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顶一万句超清

      一群妖精动作非常灵巧安静的打开了堡垒内部建筑的大门,安安静静的走了进去,他们现在要一直保持安静的直到暗杀完主要目标为止,因为不少人都是亲眼见识过圣棠战斗的,他们心中多多少少都有点怕圣棠,所以首要任务为「暗杀圣棠」这项是他们绝对是优先执行的目标。

      妖精们就像是流淌在密密麻麻水管里的水一样每到一个岔路就分开来四处搜寻着主要目标,他们一个一个房门打开来,进去到房间里面不管是不是暗杀的目标都是很简洁俐落的一剑解决了对方的性命,让对方连惨叫的时间都没有。

      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

      当半精灵们来到了某房间门外时,意外发现门缝底下还有些微烛光渗漏出来,是忘记熄灭烛火呢?还是里面的人尚未入睡呢?

      不管答案是哪一个,都无法阻止半精灵的行动……

      对一旁的同伴比了简单的手势,半精灵开始行动起来;一人贴着门準备打开,另外几个则轻轻拔出匕首或短刀,蓄势待发……

      在房间里烛火闪耀着光辉,里面端坐着几个人,他们的神情看起来跟士兵们不同,并非遭受训练折磨的疲惫,而是担忧着甚幺似的忧忡……

      「虽然士兵们在接受圣棠的训练后,体能与肌耐力有显着的提升…但是……」

      「妖精们嚐到了鲜少的失败之后绝不可能默不吭声,说不定他们……」

      话讲到一半,却听见房间里迴响一声,众人纷纷抬头一看,空中亮光一闪,冰凉的金属物穿透肌肤直达骨肉!

      「呜……」痛楚随之缠绕,即将冲破牙关的吼声却被人粗鲁的摀上!

      热血如涌泉般奔腾离体,身驱逐渐冰冷、四肢无力垂下、精神陷入迷茫;几秒前还正在讨论、交流的人们,已经变成几具无力的躯壳被放倒在地上……

      『妖精们果然会採取这种他们自认有伤尊严的夜袭行动。』生命消逝的最后几秒钟,望着昏黑的房间与离去的敌人,已无力开口说话的人最后在心底呢喃着人生的最后一句话。

      在半精灵以为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的同时,他们还不知道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布雷夫并不知道圣棠在夜晚并没有立即进入睡眠,而是在精神世界里接受裏圣棠的摧残,这一点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圣棠盘坐在床上,静谧无声,虽然现在的他正受精神的煎熬,但却没表露出丝毫;而且,当布雷夫晚上归队的时候,圣棠就已经感受到他去的怪异,像是没了灵魂一般。

      圣棠还在专注于磨练的时候,房门被打开来了,因为圣棠跟布雷夫的房间在挺前面的位置,所以半精灵一下就找到这位重要目标了!

      半精灵蹑手蹑脚的走来,就在细剑準备朝圣棠的心脏刺下去时……

      圣棠双眼突睁,伸手抓住对方手腕并将其甩开,另一手併成手刀往对方脖子击去,一击将对方击晕!

      「夜袭吗?我太大意了。」圣棠从床上蹦起,一把抓起一旁的紫雷就冲了出去。

      圣棠刚走出房间就有细剑朝他刺来,他立刻扭头闪过剑锋,旋即将右手紫雷大力朝对方腹部打去,一个来回便轻鬆击倒对方。

      就在圣棠解决这名刺客时,其他刺客也发现异状而赶了过来,圣棠转身将背后的房门关起,开始準备应付其他刺客。

      在狭长的走道里面,圣棠前后都是敌人,对方的目标似乎就是自己,那幺不要将其他人吵起来比较好,如过其它人在这时候醒来并走出房间的话,一定会有危险的!

      决定独自面对的圣棠现在必须专心应付这腹背受敌的情况,不过此时,他却做了个令敌人疑惑的事情;他拿起皮条,将紫雷剑与鞘紧紧绑住,避免剑刃出鞘进而伤害敌人。

      看到这个举动,半精灵们的表情有所变化,但几乎都是转向怒火,看来是以为圣棠的动作是对他们的轻视。

      圣棠抬头巡视周围,发现半精灵手上拿的不是细剑就是匕首,看来对方除了弓之外还会配戴一、两把近身武器。

      第三次交锋,对方手持匕首朝圣棠腹部刺来,而背后还有一细剑準备抓时机偷袭;圣棠左手一推、腰轻扭,将匕首推开的同时将紫雷敲向对方手腕,击落对方的匕首后,出手探向对方的头将其扔向背后的妖精,两人相撞之后纷纷倒下。

      才刚解决两个人,圣棠又立刻扭动自己的腰,将紫雷大力的挥向身前,剑鞘重击了下一个冲上前来的半精灵头部;在对方还没倒下去的时候,圣棠右脚立刻弹腿踢击对方腹部,将对方向后击飞。

      被当成炮弹的半精灵撞上后方的同伴,成功的阻碍了下一波攻势。

      两三下就解决了一个个冲上前来的敌人,圣棠与半精灵们也越打越火热,虽然如此,敌我双方还是很有默契的避免发出声响惊动其他沉睡中的士兵们,妖精他们被击中的同时还要花费力气去压抑已经冲到嘴巴的吃痛声,整个画面就像是在演默剧般。

      留在房间内的布雷夫缓缓睁开双眼,他并没有睡着,因为担忧充满并疯狂谴责的关係,他实在没有心情入睡。

      而没有睡着的他自然知道圣棠不仅没睡还独自出门与敌人战斗,而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听到圣棠为了叫醒士兵而发出的任何声响。

      这是不合逻辑的,因为普通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出声叫醒同伴,携手抵抗敌人的,但是圣棠却没这幺做……

      「圣棠先生他…为甚幺不选择叫起其他人来战斗呢?」布雷夫不解的低头喃喃着,脑中也在思考着:「难道是为了保护我们而选择独自作战吗?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呀……?」想来想去,布雷夫只想到了这幺个可能的答案。

      「为甚幺圣棠先生他会拥有独自面对半精灵的勇气…而我却没有呢…?我的名字所代表的就是勇气呀,为甚幺我会这幺的窝囊……?」

      「不行…我一定要鼓起勇气!我也要跟圣棠先生一起战斗,严格说起来这夜袭是间接因我而起的,我至少也得为此付出点力气,甚至性命!」布雷夫一边以言语激励自己,还不时出手拍击自己的脸颊,试图唤醒消沉的意志。

      鼓足勇气之后,布雷夫也跟着抓起一旁的剑,走到房门前,伸手来握住门把……

      「我一定要…我一定要有勇气,我必须要有勇于承担一切的勇气!」布雷夫再以坚定口吻对自己打气完后,打开了房门……

      黯淡无光的夜晚,斯诺夫堡垒里有恐怖的暗杀者们四处寻找着他们今日的暗杀目标,外面有一群敌人守候戒备着,而内部则又有一群妖精们正游走着……

      得知圣棠所在的敌人们正以他为目标并与其厮杀时……

      「喀─」在圣棠无暇分心的时刻,他身旁的房门被打开来,圣棠受其分心并转头察看,看见了布雷夫那探出来的头后……

      「呃!」布雷夫被圣棠一脚狠狠踹进房间里,因为圣棠出脚的力量满大的,因此布雷夫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重重摔落在地上的布雷夫并没有心思责怪圣棠,因为刚刚如果没有圣棠出脚把布雷夫踹进来的话,布雷夫的脑袋就会被妖精的细剑给贯穿了。

      「待在里面。」圣棠对房间内的人说完后,再度挥舞紫雷继续战斗。

而花了段时间的观察后,敌人不仅摸熟了圣棠的战斗方式,也意识到他不打算杀人的意思,因此敌人开始无所畏惧的冲上前来攻击圣棠!

      圣棠无法造成有效攻击的次数渐渐上升了,其闪避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辛苦。

      左手手肘顶住前方刺客的手臂,右手紫雷也向后方突袭而来的刺客挥去,就在其余刺客们认为已经得手而冲上来时,圣棠双脚出力跳起,扭腰发力踢开两边刺客。

      落地后蹲下蓄力,手上紫雷同时出击接下数把剟刺而来的匕首,左手掌爆出缠绕着雷电的金色斗气,一击横扫扫开眼前的刺客们!

      看到了圣棠的斗气出现后,敌人也跟着爆出斗气,全部都是绿色系的大地斗气,圣棠的金色斗气碰触对方的绿色斗气,除了雷电能稍微电麻对方之外,就像是泥牛入海般甚幺效果都没有。

      看到双方斗气的差异之后,圣棠甩动紫雷,左手立刻凝聚起强大的雷电元素,一技雷爪送给眼前的刺客们;左手的雷电刚挥出,右手又立刻凝聚雷电元素并将其缠绕于紫雷上,朝着背后摸来的敌人刺去!

      刺客反射性的闪开紫雷,圣棠顺着力量将紫雷挑起,势要追击那名刺客,一道紫色的光芒闪现在半空中,随后……

      「铿!」紫雷插进一旁的墙壁之中,这时候圣棠才想起来,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不到三公尺宽的走道里,根本没有那个空间让他做这幺大的动作!

      刺客们见圣棠的兵器插入墙壁后,纷纷冲上前,手中的匕首、细剑皆闪耀着寒光袭来!

      「既然长剑不好用的话……」圣棠放开紫雷,在双手缠上不少的雷元素,以此对付眼前如浪涛般来袭的敌人;敌人刚们开始还以为圣棠疯了,因为剑士通常都不会轻易抛弃配剑的,不过在圣棠使用双手轻轻鬆鬆打倒了几名刺客时,他们才知道他们小看圣棠了……

      一把短剑直刺向圣棠,圣棠左手手背挡开,右手出拳命中对方颜面后贴着刺客的手臂往前转身一百八十度后用左脚朝着自己前方踢出,虽然被挡下来,但圣棠左脚落地时加重了力道,将手上这名已经被打晕的半精灵朝着对方扔去;顺着扔出的动作将双手撑在地上来一个原地空翻,双脚奋力朝后方、前方的敌人往上、往前踢飞出去!

      在房间里不知所措的布雷夫悄悄打开一条细小的门缝探向房外的情况,他从圣棠放弃紫雷时看起。

      刚看到圣棠的武器插入墙壁后布雷夫惊呼着,他在这一剎那间有股想要冲上前去帮圣棠的冲动,不过看到圣棠毅然决然捨弃紫雷并以空手应对的时候,布雷夫在心中充满了自卑……

      「为甚幺圣棠先生可以那幺的勇敢,而我名为勇气却这幺胆怯?」布雷夫一边观察圣棠的一举一动一边暗自叹气着……

      「为甚幺他年龄跟我差不多却有这样的能力与胆识去跟一群妖精们战斗?为甚幺他能够为其他人而挺身面对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怪物们?他…耀眼的太阳般…而我是朵仰望着烈阳的向日葵……」随着观察的时间增加,布雷夫对自己抱持的厌恶提升到了万般。

      厌恶自己没有实力,厌恶自己没有勇气,厌恶自己没有担当……

      「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圣棠先生…整座有士兵把守的堡垒不能只交由圣棠先生一个人守护!」布雷夫想尽办法的给自己加油打气,不过眼睛一闭起来,想到的都是刚刚那把差点贯穿自己脑门的细剑,这让布雷夫感到非常的懊恼,他气愤的赏了自己几巴掌或几拳,欲以痛觉强自压下心中对于死亡的恐惧。

      花几分钟镇定心情后,布雷夫站了起来,再度走到门前,伸手握着门把,就在这一剎那的瞬间,冰冷的感觉从金属握把上传导到了布雷夫的脑海里,这让布雷夫又想到了刚刚那把差点夺走他性命的细剑……

      「不能够一直这幺懦弱下去!」大力的甩了甩头,将恐惧甩开之后,布雷夫第二度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原本已经準备好觉悟的布雷夫走出来时吓到了,因为圣棠已将大部分的刺客打倒在地,与剩下的五名刺客对峙……

      现在圣棠不只呼吸有些许急促、流了不少汗水之外,连身上都多出了不少的伤口,虽然如此,圣棠依旧双目如炬的与他人相视着;而剩下的那五名刺客的脸上,即使天色昏暗、即使包裹面罩,依旧能看出震惊的神色!

      圣棠与眼前五名刺客对视,其中有一名刺客头上戴有一个双翼弓箭形状的额饰,之后再仔细观察着那半精灵的面貌,虽然戴着面罩,不过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看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与莉妮有几分神似的样貌……

      「圣棠先生!」就在此时,布雷夫出生叫唤了圣棠,而圣棠转过头去的瞬间……

      对方五名刺客抓準时机同时扑上前来,圣棠听见脚步声后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背后的布雷夫,伸出右手将墙壁上的紫雷拔出一挥,不过尽数被对方敏捷的扭腰摆臀或者上跳下钻的避开。

      既使挥空,圣棠不慌不忙的改转方向,右手再次扫出,而左手则打偏一刺客的匕首,右脚朝下方潜行而来刺客点出!

      左脚重踏地面跳跃起来,身体跟着腰部扭动,左脚扫向跳到空中的刺客、右脚压向第五位刚準备朝着在空中的圣棠发动攻击之刺客!

      对方虽然是残存下来的最后五名刺客,却因为心中对圣棠的惊恐而导致实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第一名刺客匕首紧贴着紫雷滑向了圣棠,手臂一弯,锐利的刀锋即指向圣棠的胸膛,而在圣棠跳跃起来的时候又顺着力道转动手腕,刀锋亦跟着圣棠的行进路线逼杀过去。

      第二名刺客在细剑被圣棠左手挡下后就转而攻击圣棠的下盘,右脚扫向圣棠的左脚,不得;跟着圣棠跳跃起来,朝圣棠挥出细剑。

      第三名则是潜行出来就被圣棠以脚攻击的人,虽然被圣棠点中,却运用其柔软的身躯化去大部分的力量,且还瞄準圣棠的右脚刺出手中的剑,虽被圣棠以跳跃的方式避开,但刺客的手臂却像灵蛇般的迅速追了上去!

      其余两名刺客,虽已经尽力挡住圣棠的攻击,不过皆被圣棠的强劲力量踢飞出去。

      在这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内所发生的战斗是非常的精细且充满了危机的,如果圣棠与那三名刺客的反射神经或是身体素质不好的话,就会是最先失去战斗能力的一方,就如同刚刚被踢飞的两名刺客一样;在一旁观望的布雷夫也无法完全捕捉到这几秒钟内所发生的所有细微动作,他只有看到六人在短兵相接之后,圣棠的身上多出了几到细微的腥红伤痕。

      「真是太厉害了…」布雷夫在圣棠背后约两公尺的地方看到圣棠的战斗后惊叹着。

      「布雷夫你出来做甚幺?」圣棠询问道,为避免分心,圣棠并没有回头。

      「我出来看看有没有甚幺可以帮忙的……」听到圣棠的语气后,布雷夫心虚的回答。

      「虽然有点伤人…但我必须要说,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没有办法帮助我。」圣棠冷淡回应着,而在这时候,对方的又发动了攻击,三道快速的黑色影子朝着圣棠冲来,圣棠也跟着冲了上去!

      「我去叫醒其他人!」看到圣棠与对方刺客那充满了千钧一髮的危险白兵战后,布雷夫开始担心圣棠而打算去寻找帮手。

      才刚出声完并转身準备离开时,一名刺客抓準空档冲向布雷夫,手上的细剑毫不犹豫的就挥了下去!

      「可恶…」圣棠挡在刺客面前接下对方的细剑:「不叫醒士兵们的话,他们会被暗杀而死,但叫醒他们的话他们又要直接面对这群半精灵,该怎幺办……」圣棠紧咬着牙齿与对方拚力。

      圣棠现正站在岔路前,在两个抉择与左右为难之间游移着……

      「圣棠先生,麻烦请相信我们,即使我们没有办法对付妖精,我们也不愿意坐以待毙!」布雷夫明白圣棠的困难之后,反倒以坚毅着口吻回答,并不顾圣棠的回应就逕自跑向其他人的房间去。

      「相信他们吗…?」圣棠一边应付剩余的三名刺客一边呢喃着……

      「快点起床!有敌军夜袭!」布雷夫一反平常那唯唯诺诺的个性,毫不顾忌的拉开了嗓门大声喊叫着,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叫醒所有士兵与圣棠一起并肩作战!

      「…不要吵啦!」

      「吵甚幺…的啦──」听到了布雷夫的声音后,一些已经睡的不醒人事的士兵们非常不高兴地发出警告。

      「甚幺敌军甚幺夜袭呀!?」

      「真的有妖精夜袭我们了!快点起床!」

      「夜袭…真的有夜袭吗!?」

      在布雷夫锲而不捨的叫唤之下,有人相信布雷夫所说的,开始挥别睡意、爬下床舖、穿起铠甲、拿起武器、走出房间!

      「布雷夫,你说有敌军夜袭,在哪里?」

      「快跟我来,圣棠先生正独自一人应付堡垒内的刺客!」布雷夫立刻拉着已经着装準备好的人走向圣棠所在的方向……

      一群人快步跑到圣棠所在的位置时,看到一幕不可思议的场面,即使是以一打三,但圣棠不会简单的就显露出败向,本应该是如此的……

      但是现在的圣棠身上却布满了伤痕,从伤口上流出来的鲜血,不是原本的腥红色,而是墨绿色的,这表示圣棠…中毒了!

      「圣棠!」看圣棠伤得不轻还中毒的景象后,士兵们惊慌了;比他们强上不知道几倍的圣棠居然也会受到如此重的伤,那像他们这些刚起步的实力又该怎幺面对这群妖精?

      「不要过来!」圣棠大声警告士兵,随后又开始跟冲上前来的三名刺客打了起来;圣棠的动作已不如刚刚那样灵活迅速且虎虎生风了。

      反观刺客,因为目标中毒的关係,使得他们开始对圣棠穷追猛打,每个动作与意图都比刚才要恶毒了不知道多少。

      圣棠的拳脚失利,加上动作逐渐缓慢下来,因此越来越容易受到伤害,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但圣棠仍是没让一旁的士兵过来帮忙。

      「圣棠先生!」布雷夫在一旁观战了几十秒钟后,选择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拔出长剑加入战圈。

      布雷夫横冲直撞的闯进了四人的战斗,打乱所有人的节奏,也因此给一个脱困的机会;不过在圣棠脱困的同时,布雷夫也成为了刺客们的目标,因为是他让煮熟的鸭子飞了的,所以刺客肯定要拿他开刀不可!

      「小心!」圣棠快速伸手拉住布雷夫的后领将其拉退,再探手抓住对方手腕,施力将其往后扳回,右手朝对方打出肘击,可惜被隔挡住!

      圣棠的右手肘立刻变招,拳头由下往上挥了出去,不过被对方以一个后空翻闪过,闪开的同时,另一名刺客从对方的背后冲来,手上细剑快速近逼着圣棠的胸膛!

      圣棠一个迴旋,闪过细剑的同时,右脚脚跟也跟着踢出,不过被第三名刺客反踢了回来;圣棠跟着反弹的力量腾空跳跃起来,一个大迴旋后祭出右脚,身体旋转,带动左脚跟着踢向对方的腰部!

      就在圣棠的双脚準备接触到对方腰上时,一名刺客拿着细剑垂直由上往下刺向圣棠的腹部,此时圣棠是处于最难迴避的状态之下,如果不设法闪开攻击的话…圣棠的腹部就会被刺穿!

      「我们也来帮忙!」在一旁观战许久的士兵终于按耐不住,一个个拔出长剑冲了过来,而布雷夫早就已经来到圣棠身边,试图帮他挡下那把细剑。

      看到这一幕,圣棠的瞳孔快速缩小,感觉到眼前所看见的画面似乎慢慢的停了下来;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布雷夫十有八九会以肉身替圣棠挡下这一剑,而这是圣棠不乐意看见的画面。

      圣棠那已经精疲力儘的双脚快速使出天云步,从对方的细剑之下抽身而退,退开的同时将布雷夫拉退,两人重重的摔落到地上,不过圣棠翻滚受身后立刻站起,迅速的将紫雷横在身前挡下了如影随形的刺客。

      圣棠后脚发力将对方顶了回去,左手快速的朝对方脖子抓去,抓住对方的脖子之后狠狠的将其甩向了一旁的墙壁,对方的背才刚接触到墙壁的瞬间,圣棠的右脚已经重重的踢中了对方的腹部,将其大力的塞进了墙壁之中。

      圣棠的动作没有结束,左脚轻跳,以右脚所踩的人为施力点,飞快冲向了另外两名剩下来的刺客;其中一名立刻摆好了战斗姿势,在圣棠靠近的时候,快速的转身闪开,但是……

      圣棠以脚尖勾住了对方的腰,将其大力的踢向前方墙壁,对方尚未反应过来的同时就已经撞上了墙壁,而圣棠的手肘已重重的凿向对方的胸膛。

      腰部一扭,圣棠双脚踩上第二名刺客的腹部上,出力一踏,整个墙壁龟裂了,而圣棠也因冲刺化身成一道残影杀向最后那头上戴着额饰的半精灵!

      看到圣棠来势汹汹的眼神后,女半精灵震惊一下,最后集中全身上下的精神于面对圣棠的攻击上;这名敌人选择了闪避,跳上空中躲过了圣棠的突击,对方以为暂时安全的这剎那间,圣棠手上已凝聚好雷元素并朝她丢出!

      半精灵看那散发着光芒的雷球飞来后,快速扭腰闪过,并以墙壁为踏脚石,脚施力于那稍微凹凸不平的墙壁就冲了出去,就在女半精灵以为圣棠并没有追上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全身麻痺了起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圣棠站在原地,他刚刚丢出的雷电不过是个幌子,他在确认女妖精的逃跑路线之后,立刻射出雷矢将那名女半精灵电晕了。

      「这些人…」在刺客们通通都倒下之后,圣棠略微喘了几口气后便对身边那些观看战斗而目瞪口呆的士兵们说:「全都没有死,拿绳子将他们绑起来。」一边下命令一边凝聚光元素準备对自己施展治癒术……

      「布雷夫,先将那个头上戴着额饰的女半精灵绑在房间里,她可能是半精灵中的重要人物。」圣棠喘了几口气后再次开口。

      随着圣棠所下的命令,那些士兵们也拿来绳子将一个个半精灵们綑绑起来,他们脸上充满了兴奋与敬畏,因为他们没有活捉过妖精,而这次一捉就是十几名妖精。

      就在士兵们动作时,布雷夫走到圣棠身边……

      「外面可能还有半精灵在…」布雷夫尚未开口,圣棠就抢先说道:「布雷夫,去将其他还没醒来的士兵们叫醒。」

      「是,还有圣棠先生,你身上的伤口…」布雷夫点头后看着圣棠身上那些从墨绿色转成黑色的伤口说道。

      「没事,我会自己治疗好的,你先去叫其他人起来吧。」

      「是!」第二次,布雷夫点头说道,然后走向其他人的房间……

  • 名称:一句顶一万句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7: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