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斯超清

      被留在石室里的圣棠顿时不知道该说甚幺,思绪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乱的他皱起眉头,兰琦的话打得他脑袋多出了更多疑惑与好奇……

      「圣棠,你觉得身体怎幺样了呢?」妮可从圣棠的衣服里钻了出来,并开始翱翔、逡巡着圣棠全身。

      「浑身上下都痠痛无力。」圣棠动了动手指,只要肌肉或肌腱有所动弹都会引起身上一阵疼痛。

      「要赶快痊癒才行啊。」妮可说完,找一处没有伤口的地方开始帮圣棠按摩起来。

      「大概睡一觉就可以痊癒了吧…」圣棠说完,伸手探向左肩,那边早已被麻痺所掠夺,毫无知觉。

      「不过圣棠,也要小心一下那六个人,尤其是那位烨灵。」

      「怎幺了?」

      「这六个人…似乎都不是好惹的对象,而那位烨灵…好像看得到我,上次在你身边盘旋的时候,那位烨灵的目光似乎一直在看着我。」

      「…我知道了。」圣棠听完,低头沉思着……

      因为没有事情可以做…也没有办法起身下床的圣棠,只好乖乖躺回床上,想让自己进入睡眠;虽然知道左肩膀上的伤还没好,而梦中也没有遇到另一个自己,但圣棠还是想进入梦乡,好让自己的伤能好得快一些。

      知道自己安全了的圣棠,一想到自己成功从死难中活下来后,心中不由得心喜一番,回想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战斗,胸腔里的心与血也缓缓沸腾起来。

      「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呢。」趴伏在圣棠胸前的妮可自然感受得到他心脏砰然演奏的乐曲,再看他脸上浅淡的笑容,脸上便苦笑起来……

      「没想到还能活下来呢…」

      「是啊,当你坠落悬崖的时候,我吓得连眼泪都快喷出来了呢。」

      「那真可惜,我好像还没看妳流泪过呢。」

      「…没办法,因为我的眼泪是笨蛋看不到的。」妮可沉下心来;跟随圣棠已经两年多了,而她没有哭给圣棠看过……从来没有。

      「为甚幺呢?」

      「伤患还是乖乖静养会比较好哦。」妮可搧动翅膀,用魔法强迫圣棠的精神进入睡眠。

当圣棠缓缓闭上眼睛后,妮可的表情便阴沉下来……

      「因为你只会注视着胧,当然看不到我的泪呀……」

      而在洞窟外面的宓妃停下了弹奏,端坐在地,不知道在想什幺……

      「想家了吗?」兰琦来到宓妃身后站着;身为彼此的世仇,精灵与烨灵能像现在这样待在一起而不大打出手已经是大陆上非常难见的场面。

      「我并没有『家』。」宓妃站起身来,将琴收入身上的空间饰品里。

      「我听得出来哦,妳弹奏的乐曲里,有浓厚的思念之音。」

      「呿…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讨厌弹琴。」宓妃冷哼一声,漫步走回洞窟里:「哪…我们研究『那个』已经多久了呢?」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

      「记不清了…我们…至今所走的路到底对还是错呢?」

      「寄託着我们的愿望的『那个』…」

      门外,两女无语问苍天的同时,洞窟内的某石室里,四个人正焦头烂额的忙碌着。

      石室内,地上刻有没见过的魔法阵、墙上写有不知义的文字;而阿玛岚正喘着气,手中拿着被高热燻黑的资料,仔细校阅着上面的内容……

      「阿玛岚,你再计算一下元素融合率,每次开始进入第三种以上的粒子融合时总会出现不稳。」

      「我校验不下五次了,这应该是最符合这项材料的比例了。」

      「但是我、莉妮、煌每次要灌入元素的时候都会失败啊。」

      「要不要换换看其他素材呢?」

      「我们的素材存库已经见底了,现在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做实验。」

      「那…还要再合金看看吗?说不定可以製造出更好的魔导材料哦。」

      「现存的素材跟组合都已经试验过了,都不行。」

      「嗯…我知道了,那我再重新计算一次融合率好了。」

      相对其他六人的无语、迷惑、忙碌,只需要躺在床上安静休养的圣棠反而是最轻鬆的人。

      太阳西沉、月亮东昇,斗转星移的最后又是新的旦日……

      既使在山洞内并不能知道外面时间,已经养成在固定时段醒来的圣棠依旧被唤醒;睡过一觉之后,圣棠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好转一些,只少动作起来不再疼痛。

      将趴伏在胸前的妮可捧入手心后爬起身来,圣棠走下床铺,四处查探一番,今天意外没有任何人留在身边照顾自己。

      圣棠将妮可放回床上,替她拉好被子之后就离开了石室……

      顺着阳光前进着,路径上经过很多石室,但是却都没有任何声音传来,那六个人似乎都还在睡梦中,没有活动的样子。

      可以自由下床行动又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的圣棠走出山洞,开始呼吸新鲜空气起来;躺在床上许久,受了药水陶冶的圣棠觉得自己的肺都充满了郁闷,这一口深呼吸,让整个胸腔都甦醒了起来。

      今天天气很好,没有云层遮挡暖阳,直线放射的温柔是上天赐予大地的礼物;僵硬的身躯吸收着阳光的滋润,圣棠顿时觉得身体轻鬆许多,动了动筋骨,疼痛比起昨天已经减轻许多。

      做了些暖身的动作,了解身上伤口目前的状况之后,圣棠的动作就开始从热身进入到武斗上;打出的拳、踢出的腿、飘动的髮丝、抖动的肌肉、挥洒的汗水,是圣棠最喜欢的运动。

      「既然是伤患就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在圣棠活动到一半的时候,阿玛岚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让圣棠的动作为之一僵!

      圣棠刚好来到跳跃踢腿的动作,双脚落地之后却发现突然使不上力气,身体向前一倾,即将跌落前方悬崖!

      「你看你看,明知道自己失血过多还要做这种激烈运动……」阿玛岚伸手一张,一股微风将圣棠拉了回来:「要不是有我在啊,你摔落悬崖了还没人知道呢。」说完,慢慢把圣棠拖回山洞裏面……

      「那个…」莉妮刚想冲出来找阿玛岚,但一看到他正用魔法搬动圣棠走回就又突然停了下来。

      「找到了,这不要命的小伙子刚拖着伤躯在外面跳舞,还差点摔落悬崖呢。」阿玛岚叹气到,还把圣棠当成是小猫般拎了起来。

      「非常对不起,我刚看他还没醒来就先去梳洗一番,没想到差点酿祸……」莉妮听完,吓得连忙弯身道歉,眼眶还吓得流出了些许泪珠。

      「又不是在责怪妳,不用紧张~」阿玛岚伸手抚摸莉妮的头,随后搬着圣棠进入原本的石室。

      将圣棠放回床上后,阿玛岚立刻召来光元素对圣棠施放治癒术,让他身上的不适减轻许多。

      「你的恢复能力很好呢…不过,贫血的问题还在,不能够随意下床活动。」简单的治疗过后,阿玛岚便叮咛着圣棠。

      「其实…刚才只是被……」圣棠想开口反驳,其实刚才会腿软主要是因为被吓了一跳。

      「伤患就是伤患,别顶嘴。」阿玛岚却声压了圣棠,打断了他的发言。

      「…对不起。」突如其来的精神压迫,压得圣棠无法辩驳,而且这种感觉…跟当初与凯尔对峙的时候一模一样!

      「接下来就让伤口慢慢恢复吧,治癒术也不全然是好的。」阿玛岚治疗到一个程度之后就把术式收回了。

      「谢谢你。」圣棠坐起身来,并向老者道谢。

      「莉妮,接下来就由妳来接手了,我要回头去计算融合率。」阿玛岚起身望向躲在门外的半精灵,然后走出石室……

      「…好的。」莉妮微弱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接着,她缓缓走进房里,期间不时瞟向圣棠,活像个怯生生的小女孩。

      莉妮拉张椅子到圣棠床边坐下后,几乎正眼都不敢瞧他一眼;圣棠并不知道莉妮为甚幺这幺害怕的原因,只是好奇的望着对方……

      莉妮有一头金色的长髮,额头上戴着一个双翼额饰,有双圆润而柔似水的翠绿眼眸,修长而细緻的身躯;虽然动作与表情看起来像是女孩,但若仔细观察的话,却拥有高贵的气质。

      「那个…请你乖乖躺在床上…不要乱动哦。」莉妮注意到了圣棠的目光后立刻撇开视线,并劝导一句。

      圣棠点了点头,就不再回应了。

      「圣棠!你快压死我了!」这时,被圣棠压在底下的妮可发出哀号,圣棠听见后立刻弓起腰来,让妮可逃离灭顶的危机……

      但是,圣棠一动,莉妮却被吓得立刻跳起来,瞬间在手里聚集出一把风元素之弓,并拉满弦瞄準圣棠!

      「别…别想乱动!不然我…我就射箭!」莉妮表情充满害怕与紧张,看来她误以为圣棠刚刚那一动是有所企图。

      「我只是压到了东西,觉得不舒服才转身的。」圣棠不由得苦笑一番,没有这一动,他还真不知道原来莉妮是六个人里面,最有可能下手杀他的人。

      「真的…?」莉妮露出狐疑的表情。

      「嗯。」圣棠点了点头。

      「对…对不起…我以为你有不良的企图才会……」莉妮马上散去聚集成弓的风元素,并弯腰道歉。

      道歉完后,莉妮再度回到椅子上坐下;虽然她撤去了武装,但却没有完全卸下戒心,这从她战战兢兢的动作就能看得出来。

      「没想到这半精灵的动作迅速且乾净俐落的呢。」看对方撤去弓箭之后,妮可鬆了一大口气,她差点害得圣棠被当场击毙……

      「我有个问题想请问一下。」圣棠一边伸手抚摸妮可一边发问:「为甚幺妳会这幺怕我呢?」

      「因…因为你不是人类吗?」莉妮唯唯诺诺的开口,深怕自己说出来的话会引发不好的结果。

      「嗯,我是人类没错,怎幺了吗?」

      「人类…不是都会想对半精灵做些甚幺动作吗?」

      听到这句,圣棠明白对方为甚幺会这幺怕自己了,因为人类与半精灵是世仇。

      虽然圣棠自己不会,但不代表其他人类不会对半精灵出手;其他人看到像是莉妮这样漂亮的半精灵,一定会有不良意图。

      而莉妮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对圣棠保持戒心;但是因为她与阿玛兰、萧生活了一段时间,知道人类之中也有好人存在,所以才没立刻发难。

      「我对半精灵没有抱持甚幺排异思想…老实说…我还有一个半精灵妹妹呢。」圣棠想了几秒后,开口回答。

      「嗯?」莉妮露出不相信的惊讶神情,她下意识的将这个讯息判定成谎言。

      「我是个孤儿,但却有一个家,家里面所有人都没有血缘关係,但是大家却还是把彼此当成是兄弟姊妹,因为他们都知道没有亲友的孤独是多幺痛苦,所以才想帮助彼此脱离苦海。」

      「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会想要去帮助其他人,虽然我不知道弟弟妹妹他们会怎幺想,但是我认为……只要是需要帮助的人,就算是其他种族的也没有关係。」

      「我昨天有说过吧?我曾跟龙族一起生活了两年…是我们家族所有的人类都跟她一起生活了两年,她也融入了我们的生活……」

      「所以,我相信只要真心诚意,一定能化消族群之间的隔阂。」

      圣棠说完,静静的看着莉妮,等待着她的回应……

      「兄弟姊妹吗…?真好,我就只有一个严厉的父亲而已……」过了一段时间,莉妮才开口。

      「如果妳想要的话,可以加入我们的家族,如此一来的话,就可以多出很多兄弟姊妹了。」

      「是吗…?」

      「嗯,以后有机会,我会带妳去认识我的家人,玛莉安、里昂、迪斯、胧、娜丝莉雅……我全部的家人。」

      「…嗯。」莉妮点了点头,转身面对圣棠,那害怕的神情已经一扫而空,转而代之的是笑容。

  • 名称:陶斯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