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超清

      圣棠与维特的战斗已经来到了尾声,彼此的最后一招将会把两人的战斗涌上高潮并画下句点!

      紫雷放出刺眼的光芒,无数晴天霹雳连连劈落缠绕于其剑锋上,让淡紫色的剑身染上紫色炫光而更加绚丽!

      搭在弦上的箭矢持续吸收着大气中的风,使其化身为颱风暴风眼,持续压缩八方汇聚而来的元素!

      天上的太阳正释放出炽热的光芒普照着大地,然而位于堡垒里面的两人所汇聚来的元素凝聚形成的能量,彼此发出了与太阳不相上下的光芒;一边是狂风大作,一边是雷霆万钧,双方势均力敌的场面压抑着所有人的心情,在场的人类与半精灵皆屏息以待!

      圣棠与维特两人蓄积的能量已佔满了堡垒所有的空间,这两个能量外围的元素彼此接触的瞬间擦出了火花,以此为信号,两人同时将手中的招示朝着对方放了出去!

      「雷亟斩!」圣棠旋身一圈,轰雷一步往前重重一踏,使尽全力将手中的极招斩出,一道由雷电元素形成的半透明巨剑挟带擎天撼地的威力扫向前方!

      「山岚风星河!」维特双指一放,弦上那吸纳大量暴风的箭矢朝圣棠掠杀而去,箭矢快速旋转,化为一蛟龙张牙舞爪!

      怒雷之剑以雷霆万钧之姿迎上张牙舞爪的风龙,接触瞬间扬起大片沙尘,狂暴的烈风瞬间席捲全场,无数的士兵皆被这场狂风吹的东倒西歪!

      两者砥砺之后,彼此锐减的风雷元素因为摆脱控制而形成第一波冲击,无数风刃、雷电朝四面八方肆虐开来,在大地上与城墙上留下了恐怖的伤痕,那一道道深且长的切痕与一片片散发出高热的焦黑痕迹正是风雷元素肆虐所留下的证据!

      绿色的风龙与紫色大剑最先接触到的龙头与剑尖先后崩溃了,拥有强大破坏力的第二波冲击来袭!

      锋芒毕露的剑锋与威风凛凛的龙头炸裂开来,随狂暴旋风一同四散出来的雷电如冲出牢房的歹人一样以飞快的速度四散开来,这些元素疯狂的流窜着!

      狂风如疯狂的嗜血者一样四处吹拂收割着,无论是脚下大地、四週之城墙亦或者是墙上的士兵们皆被无情的切割出一道道怵目惊心的痕迹。

      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扩散出去,无论天空或大地甚至是才刚被风刃无情切斩过的士兵们都受到了雷电流窜之苦。

      「碰!」风龙与雷剑之间再度发出了强烈的爆炸声,巨剑的气势居然被一口气消除减弱甚至是崩溃于无形!

      紫色的巨剑被风龙钻破了,巨剑一口气炸散,黑色的烟幕随爆风四散最终笼罩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烟幕…不!该称做是乌云里面,无数的雷电流窜于其中,轰声隆隆,强烈的紫色雷光瞬间将伸手不见五指的乌云照耀得如天照大地般明亮!

      「轰轰!」突然一阵狂风大作,眨眼之间吹散肆虐的雷霆,随后一枝化身成为风龙的箭矢持续嗜咬凿穿了堡垒的城墙,发出震耳欲聋巨大声响!

      若不是因为人们被先前的骚动惊扰而后退的话,势必又有不少人会被这最后冲击捲入而受到重伤……

      这一阵风吹散了掩盖视线的乌云,揭开了所有观众最期待的结果…圣棠与维特两人决战的最终画面!

      「咚咚─」城墙的碎石如雨点般落下,沉重的声响更加体现出众人的心惊胆跳……

      「你…赢了……」维特对面前的敌手呢喃道。

      「你也没输。」圣棠眼神迷离却又坚定的盯着眼前的对手。

      两人决战的最后画面……

      圣棠身上遍体鳞伤,衣服大多都被狂乱的风刃割破了,袒露出来的肌肤没有一寸是完好的;但即使身上的疼痛已经超出极限了,他依旧紧握着手中的紫雷维持着挥击的姿势站在维特的面前。

      维特的情况也没有比圣棠好上多少,胸前一道从左肩到右腹的伤口,伤口附近还附有焦黑的痕迹,想必这一剑除了刀剑伤外还有电击伤。

      彼此的厮杀已在他们所站的地方留下大摊血迹,除此之外,被狂风挥洒四溅的血迹几乎遍布至各处。

      大地被狂风无情的撕裂开来,除了撕裂外还有片片焦黑的斑驳,这些被风与雷走过所留下的痕迹对在场的人述说着两人刚刚那两招碰撞的激烈程度。

      「没想到你…决斗之余还有心情去救人。」两人分开,维特摇摇晃晃地向后退却,期间不忘自嘲着:「如果你专心战斗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对你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维特说完,倒下陷入昏迷……

      听完这句话后,站在城门边的一百名士兵立刻抬头向上,城墙上那些挟持人质的半精灵们都已经被电昏了,被迫跪在地上的人质们因为有墙垛挡住而没被四处肆虐的风刃伤害到。

      强敌倒下,而圣棠还屹立于大地之上,看见这情况的人类士兵们立刻一拥而上。

冲到圣棠身边的士兵个个都兴奋异常,对圣棠的鼓动毫不遮掩。

      「圣棠先生,真是对不起,害你如此操心了…」原本被挟持在城墙上的布雷夫以飞快的速度来到圣棠身边,满怀歉意的向他道歉着,随后:「圣棠先生?」他发现圣棠没有任何的回应后出生叫唤着对方。

      「惊雷骑士您怎幺了吗?」士兵们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便纷纷开口对圣棠呼唤道。

      「该不会……」布雷夫紧皱眉头的说道,伸出手来在圣棠的面前挥了挥,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因为他虽然还张着眼睛注视着前方…其实他已经因为伤势过于严重于陷入了昏迷……

      「快点把圣棠先生送到医疗室去!」布雷夫见圣棠已经陷入昏迷后立刻对身边的士兵们大吼着,然后圣棠就这样被送往了医疗室了……

      圣棠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这次他并没有遇上裏圣棠,或许是因为左肩受到太过惨重的伤导致裏圣棠不能出来训话的缘故吧?

      「你真爱玩命呢。」意识尚未清醒过来,但圣棠的确听见某恶魔的娇斥。

      圣棠张开了双眼,出现在眼前的依旧是一片黑,他没看到裏圣棠的身影,而是那变成一般人大小的妮可站在他的面前。

      「认你当我的主人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妮可伸出细指抚摸着自己痛得快要爆炸的额头说道。

      妮可那盘在脑后的火红色头髮衬托出头上那对恶魔之角,仅盖住肩膀至大腿根部的宽鬆丝衣依旧挡不住衣服下那凹凸有致的惹火身材,而丝衣底下的黑色紧身衣则能让妮可的四肢更加细长柔美。

      「没有办法,我不能对布雷夫他们视而不见。」圣棠语重心长道:「虽然我不想杀害半精灵,但他们可不会因为我不下杀手而不狠心。」

      「我有一个问题!」妮可举起了手对圣棠提问:「为甚幺你不下杀手?」

      「因为我要帮助阿玛岚他们,他们不能被六族接受是因为种族之间的仇恨,而我现在必须投身于两族甚至是四族的战争中,虽然我不能够阻止战争,但我并不想要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与仇恨。」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啊…圣棠……你太天真了。」妮可听完圣棠的话后,长叹一口气:「生于这个战祸不断的乱世,而你却还想对敌人手下留情?」

      「我不能抛下迪斯他们,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避免在战争中杀害任何人了。」

      「所以才说你天真呀~可爱的圣棠弟弟。」妮可头一次以如此轻浮的语气对圣棠说:「对敌人慈悲就是对自己残忍,乱世之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不想染上对方的鲜血,那幺你就会被自己的血所溅染…不过也不会全是你自己的血,还会有你间接伤害到的人的血,就像是那些被你俘虏的半精灵们,真不知道身处于地牢之中的他们现在受到怎幺样的酷刑呢~」说着说着,妮可话锋一转,嘴上露出了些许奸笑。

      圣棠听完妮可的话后陷入沉默,妮可则看圣棠低头思索也就不再多话了。

      妮可拍动着恶魔翅膀飞到圣棠的身边坐下,头靠在圣棠的左肩上不发一语,仅只默默的望着圣棠那因为思考而皱紧的表情……

      再度睁开双眼,圣棠这次真的醒来了,精神才刚与身体连接上的他立刻感受到身体的哀号。

      与维特一战时身上所受到的伤口基本上已经超过常人所能忍受的极限,就在圣棠醒来的那一剎那间,所有创伤同时将疼痛传达给他,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刚醒来的圣棠昏死过去……

      「呃…」圣棠一边喘气一边忍受着,全身无处不痛的酷刑持续折磨着圣棠的精神。

      「不要出力呀圣棠,你身上那些割裂伤好不容易才处理好,你要是再乱出力导致伤口裂开来的话会很麻烦的。」坐在左肩上的妮可好言劝阻着,圣棠这才慢慢安静下来……

      圣棠边喘气边看着天花板,从那熟悉的天花板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在斯诺夫的某个房间里,稍微闻了下週围的气味,浓厚的药水与血腥味,从现在所知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是斯诺夫堡垒的医疗室。

      「其他人呢?」圣棠开口询问了下:「布雷夫他们人呢?」

      「你说那些士兵吗?听说他们要去清理满目疮痍的堡垒,还因为自己的失态所以要加倍锻鍊自己,估计现在应该是忙碌中吧。」妮可听到问题后用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回答。

      「是吗…」圣棠听到后就全身放鬆的躺在床上:「我昏睡多久了?」

      「我想想看哦…」妮可掐指一算:「一天一夜。」

      「一整天吗…」圣棠张嘴说道,不过因为胸腔起伏连带拉扯到身上的伤口而让圣棠痛到直冒冷汗。

      「圣棠,你到底有甚幺样的魔力?」妮可拍动翅膀来到圣棠胸前,凝望着圣棠的脸:「为甚幺你总是能够在无形之间影响到你身边的人呢?」说完后,双手掬着脸蛋。

      「谁知道呢…?」圣棠忍着疼痛对妮可强挤出笑容说道。

      因为剧烈疼痛持续虐待着圣棠的精神,他因此无法聚精会神的施展治癒术;无法治疗自己也无法入眠的他只好望着天花板思索着,想着妮可的那些话……

      『人类与半精灵之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战火已如星火燎原般延烧出去了,萨尔斯如果没说错的话,精灵跟烨灵也有可能会参战…战争只会越打越激烈而已,堆积起来的亡魂与尸骸也将越堆越高……』

      『迪斯、塔克、范德范尼他们必须参加战争,他们的双手所染的鲜血已经形成一道枷锁,要脱离枷锁只有两个方法,结束战争或者…接受死亡……』

      『我不能让迪斯他们丧命在战场上,我也只能跟着加入战争…这是我无法避免的道路。』

      『建造功绩的同时,仇恨也在累积……』

      『我本该挥舞利刃,冲杀于敌军之中,以此结束战争,但是我却因为遇上阿玛岚他们…要帮助他们的方法就只有化解六族之间的仇怨,因此我不能够挥剑斩杀任何一名敌人……』

      『战争带来的只有无尽的仇恨与鲜血,我避免杀害敌人的决意只会持续对我自己造成伤害,妮可所说的话并没有错。』

      『为了避免杀害敌人,我能对半精灵做的只有俘虏或放逐,放逐的话他们就会再度回到战场上与我们敌对,因此我选择了俘虏他们;俘虏他们后,把他们留在自己身边还好处理,如果被上层要求押送俘虏到他们那边去的话,我就无法帮助他们,变成了俘虏的他们就会受到酷刑,痛不欲生……』

      『我选择以不杀的方式面对这场战争、面对我的敌人,俘虏他们却是将他们推向下一个施暴者的手上…我也成了间接伤害他们的加害者……』

      『到底…该怎幺做才能两全其美?』圣棠以乱糟糟的思绪思考着他上战场的原因、选择、问题以及结果,最后还是没有办法避免让半精灵他们不心生仇恨,这让圣棠顿时觉得心情无比沉重与无奈……

      时间随着圣棠无止尽的思索而流逝,原本高挂于天空的烈阳已落到地平线上,火红色的阳光由窗户斜射进医疗室,温柔的观望着紧皱眉头的圣棠……

      专注于思索中的圣棠听到了医疗室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他继续陷入无尽的思考……

      「圣棠!」突然,医疗室的们被打了开来,伴随着某名少女焦急的吶喊声传进了圣棠的耳里;圣棠抬头望向门边,看到胧着急的神色,她二话不说开始凝聚光元素对圣棠施展治癒术……

      「真是的…怎幺受到这幺严重的伤……」胧因为专心治疗,更能仔细观察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也因此更加难过……

      「妳…」圣棠注意到又有其他人走进医疗室,随后又将双眼焦点放到满脸忧愁的胧身上:    「妳们怎幺会来斯诺夫?」他好奇的询问刚走进医疗室的里昂与娜丝莉雅。

      「因为有个笨蛋把自己搞成重伤!」听到了圣棠的问题后,胧脸上的担忧立刻替换成生气嘟嘴的表情对圣棠说道。

      「因为你受了重伤,斯诺夫的人就主动派人到托里亚城请求教会的祭司帮忙。」里昂对圣棠解释道:「斯特瑞兰一听你受重伤后二话不说就让我们过来支援了。」

      「是吗…」圣棠听完后点头,等身上的伤都被胧治疗得差不多时,圣棠就準备爬起身来……

      「等等!」胧看圣棠準备爬起来时立刻伸出手指点着他的额头不让他爬起来:「娜丝莉雅还有里昂,麻烦一下,我需要一点空间跟这个笨蛋沟通一下!」胧转头向身后的两人说道,两人点头后转头离开,顺便把门关上并遣散门外偷听的士兵们……

      胧确认门外完全没有动静后,便转头看向床上的圣棠,圣棠也望向胧,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四眼相对着……

      几秒钟之后,胧的眼眶湿润了起来,情绪开始失去控制,忍不住抽泣着,然后紧紧的抱住圣棠。

      「笨蛋!为甚幺要做这幺危险的事情呀?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胧忍不住大声责骂着:「听斯诺夫的士兵说你为了救他们而受重伤的时候,你知道我们有多幺的焦急吗?就连塔克听到之后都瞪大双眼了呀!迪斯也差点丢下雯妮赶过来替你治疗了你知道吗?」胧的声音渐渐变的大声了,也曾从他的语气中听到明显的哭泣声。

      圣棠低头看着在他怀中哭泣的胧,圣棠缓缓的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透过指尖,圣棠很清楚的能感受到胧身体的颤抖,那因为痛苦与恐惧而颤抖的身体……

      虽然说受重伤的是自己,但此时圣棠才体会到─胧心中的痛苦一定比自己身上的疼痛要来的剧烈。

      胧抬头看着圣棠,圣棠也能看见她那哭红了眼的面貌…十分的惹人怜爱。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绝对不允许你就这样离我而去!」胧看着圣棠的眼神,嘟起的嘴像君王宣示般不容拒绝。

      上一秒的怜爱变成了现在无可匹敌的娇柔与可爱,让圣棠情不自禁的被深深吸引着……

      圣棠将自己双唇印上胧的小嘴,两人闭上眼睛的深吻着,就在此时,圣棠终于在千头万绪之中找到了自己参与战争的原因……

      『我要守护所有我所重视的人,为此不惜任何代价。』

  • 名称:暹罗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7: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