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入睡前超清

      圣棠被一个人用风魔法慢慢搬进了峭壁的山洞里,在搬移的过程中,圣棠都会在地板上留下殷红的鲜血,不是小小的几滴而是一滩,从落下的位置一直到山洞里的床铺上通通都是一滩滩血所构筑而成的血路……

      圣棠被安置好到石床上后,就有几个人上前来探视其伤口……

      「这小伙子身上一堆被乱刀切割的伤口,严重失血加上坠下造成的骨折,恐怕是救不活了。」六人中,一名眼光锐利的壮年男子正在查看圣棠身上的伤口。

      「不过他还有些微弱的气息,硬要救的话应该救的活。」另外一名白髮苍苍,鬍子长到腰间,看起来是六人中最老的老者说道。

      「我不赞成救他,把他救活了,说不定我们也麻烦了。」一旁一个略微低沉的女性声音传来;这名女性拥有一血红一蔚蓝的异色瞳,尖锐的耳朵则像是蝙蝠翅膀般带有一片紫色的薄膜,这是烨灵的外观特徵。

      「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吧?我想要救他。」在反对救人的女人身旁,另一名女性开口驳斥道;这名女性,长相清丽脱俗,耳朵则有如蜻蛉般粉色的薄膜,那副尖锐的耳朵,正是精灵的象徵。

      「先救他再说吧,我们既然都携手走到现在了,也不该再害怕这种麻烦了。」那位看上去最老的老者思考一会后回答,接着开始凝聚起光元素準备施展魔法治癒圣棠……

      「噁心的措辞…」一开始反对救圣棠的烨灵女性露出一副噁心的神情后,动身离开石室。

      昏厥了一天的胧终于有了动作,闭上许久的眼皮阵阵颤抖,最后缓缓睁开双眼……

      逐渐聚焦的视线,看见自己在一个房间内,摇曳的烛光照亮了这冰冷的空间;而守在一旁的人,有芙娜与娜丝莉雅,但两女似乎又因为疲惫而睡着了。

      缓慢飘落的纷飞之雪,让窗外的冷清多了些生气。

      胧拉开棉被,轻柔的爬下床铺,并用魔法把芙娜与娜娜两人抬到床上,最后为两人盖上棉被,这才走出房间……

      既使不清楚自己所在,独自走在路上的胧也确切明白一件事情─自己获救了,而圣棠必定有危险了。

      胧甩了甩头,想要甩去脑中那不祥的想法,但她无论如何都骗不倒自己……

      最后失去意识的时候,胧正在魔兽森林与那只浑身漆黑的魔物对垒,也是因为被那尖角擦中腹部而昏死过去的;这一次一睁开双眼,人就在房间里还安然无事,那表示战斗已经结束了。

      房间里只看到娜丝莉雅跟芙娜,没有里昂跟圣棠的蹤影……

      虽然不知道详细情形的胧不能够一口断定,但她的内心却早已有了一个预设的答案。

      从三楼下来到大厅,大厅上没有甚幺人在,就连四周的烛火也没点燃,显然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没人进出过了。

      胧走到大门处,试图推开沉重的大门,但才刚昏睡醒来的她,甚至连站稳身子都很勉强了……

      「不快点过去的话……」胧扭开门把,倚靠全身的力气到门上,甚至还召来微风才勉强把门推开;门一打开,阴寒的空气立刻灌入保暖的空间,疯狂肆虐胧的全身肌肤。

      暂时被风吹得无法睁开双眼的胧,才刚踏出几步路,肩膀却被人抓住了!

      「是谁?」胧立刻退开,手上还快速聚集着魔法。

      「妳自己不看路,我可不想被妳撞。」里昂的声音传来,他身后还有波斯提夫、萨尔斯跟其他出外搜救的人们;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好看的表情,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就连萨尔斯也是。

      「嗨…好久不见了。」萨尔斯走上前来,将大门敞开的同时,用身上的斗篷帮胧遮掩寒风。

      「萨尔斯先生…你们去哪里了?」胧被萨尔斯带入大厅的同时询问一群人的去向。

      「我们…去找圣棠。」萨尔斯拉开一张椅子,让胧坐下。

      「果然…那个笨蛋又把自己推入险境了吗…?」听到这句话,胧便垂首……

      波斯提夫看气氛有些凝重,便对其他在场的手下比了些手势,让他们各自回去休息……

      看到手势之后,那些人便动作轻盈的离开现场,他们多少看得出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有任何人来叨扰,更别说是一丝的吵杂,因此他们尽量避免发出噪音,连脚步都谨慎小心……

      这时在三楼处,两个人从上面探头望下来,是芙娜与娜丝莉雅。

      看见外出的里昂等人回来时,两女先是喜出望外的神情,快速在人群里寻找着某人的蹤影,发现怎幺样都找不到后,两女便皱着眉头来到大厅……

      「姊姊,有任何不舒服吗?」来到胧身旁时,娜丝莉雅便询问着。

      胧摇了摇头,转头望向萨尔斯、里昂与波斯提夫,期望着那声最奢望的答案……虽然答案可能早就有了。

      「你们…有找到人吗?」既使胧没开口,芙娜也不难猜出她想要甚幺。

      萨尔斯听完,闭上眼睛,丧气的垂下头……

      里昂则转身,走到边边的墙壁,面壁低头不语……

      波斯提夫叹了一口气,撇过头去,不愿回应……

      单看三人的表现,就能够猜出结果了,娜丝莉雅与芙娜对他们的回应无言以对,纷纷露出伤痛的表情……

      「哪…结果呢?圣棠呢?他平安无事吧?」唯有胧,在气氛降至冰点的时候,发出颤抖的声音追问道……

      「胧,圣棠他…」

      「芙娜给我闭嘴!」胧立刻出声镇住了芙娜,又抬头望向眼前的萨尔斯:「你们是在开玩笑的对吧?其实圣棠现在就躲在门外对吧?还是说他就睡在这里的某间房里?对吧?」胧的眼眶里,两颗宛如内心般颤抖着的瞳孔,正寻求着任何安心的答覆……

      「我们太晚到了,战斗结束了,战场周围没任何人……不管是敌人还是圣棠…都没找到。」萨尔斯以平静的声音回答。

      「那…知道圣棠在哪里吗?只要找到他…我就一定能把他救回来…所以…快点,还有希望……」

      「圣棠坠落悬崖了,恐怕已经摔到赫薙原森里了,我们没办法下去找。」

      「在哪里?我去…我用魔法下去看看…只要找到他就好…我一定能把他救回来的!就算会耗尽全身魔力,我也会把他救回来的!」

      「胧!别无理取闹了!」芙娜走过来,一巴掌掴在胧的脸上:「圣棠用命保护妳不是想看妳变成这个样子的!」

      「走开!」胧出力把芙娜推开,并起身走向大门:「那个笨蛋…明知道我会这样还是选择了抛弃我…他明明知道的!」

      胧漫步走向大门,既使一边脸颊被打得红肿,也无法分散内心的痛楚,那怕是一分半点也没有……

      「都冷静下来吧。」萨尔斯终于开口,唤住情绪低迷的众人:「关于胧,教会有任务要妳去执行;出使已经结束了,现在要妳尽快準备前往战场。」

      听完萨尔斯的通知之后,胧停下脚步……

      内心上无比牵挂圣棠的安危,但现在她奋不顾身的冲出去了又能怎幺样?真的能够找回圣棠吗?真的能救回他吗?芙娜说的话确实说进她心坎里了……

      胧握紧粉拳,又鬆了些,再度绷紧,反反覆覆……

      「请问…」一旁,娜丝莉雅出声询问:「我能不能跟去呢?」她抬头仰望萨尔斯;她不明白自身有没有实力能够助人一臂,但是她知道,圣棠不在的现在…她必须代替圣棠留在胧的身边。

      「我也是。」里昂转过身来面对所有人;现在的他,没有归所、没有熟人,但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代替圣棠保护胧。

      既使里昂不愿意做这件差事,但这却是圣棠捨命保护他们所应付的职责。

      在怕事之前,里昂最讨厌自己积欠别人人情。

      「这种事情不应该问我吧?」萨尔斯摊手摇摇头,并转望向一直没有回应的胧……

      「我也要去。」芙娜也做出了宣言;此话一脱口,波斯提夫立刻露出非常吃惊的表情,并急忙的上前想要劝阻。

      「妳去做什幺?不会剑术、不会魔法、不会弓术、只会嚎叫,这样的妳上战场能做甚幺?妳还是乖乖的回去妳的……」萨尔斯撇眼看向芙娜,无止尽的言语打压铺天盖地压去……

      「叔叔~您就不能通融一下吗~?」芙娜突然上前,伸手摀住萨尔斯的嘴巴,并以阴森的笑容面对着他。

      「不行,妳爸会砍我的,我可以跟妳妥协,但不能跟我自己的命过不去。」萨尔斯抓下芙娜的手:「妳还是乖乖的回去艾因赫伦吧。」

      当两人的唇枪舌战即将开始的时候,胧有了回应…

      「嗯…」胧点了点头,转过头来:「我是教会人士,自然要遵从上头的指令。」

      卡那西镇上的众人误以为圣棠已坠落深渊而亡的时候,在坠落地点下方的某处;有一块突出的基岩,基岩所在的峭壁上有个山洞,洞穴里面被开闢成了居所,沿着走道进去有分许多石室。

      有摆放家俱的卧室,有摆放各样素材、矿物、植物的仓库,有陈设各种器皿与各色液体的药剂室……等的多样化居处。

      而摔落至此的圣棠正躺在其中一个石室里,他身上缠满绷带,一旁桌上也摆了几罐药剂,让房间内充斥着汗臭味、血腥味、药剂味。

      有几名出手救助圣棠的人也在石室里面,端坐在床边或桌前,照顾或阅读或书写……

      「阿玛岚。」坐在桌前埋头书写文字的壮年男子在工作告一段落后抬起头来,以锐利的眼神望向床边阅读书本的老人:「你确定那小伙子现在是活的而不是死的吗?」

      「萧,我认识的你好像不是会关心别人的人呢。」那位年纪最老的老人抬起头来,一边轻笑一边面对朋友:「放心吧,是我操刀治疗的,不会有事情的。」

      「我只是…担心你会拿他当作藉口偷懒而已。」名为萧的男子无奈的吐了口气,继续埋头书写。

      「阿玛岚,我要的那些数据,你整理好了吗?」坐在煌旁边,一名约二十多岁、头上有对龙角、皮肤上带有些许龙鳞的男子放下手上正在整理的资料,对老人询问一句。

      「啊~我忘记了~」老人偏着头,过几秒之后才恍然大悟:「抱歉抱歉,人老了这记忆就退化了呢~」

      「唉…你果然是藉机偷懒哪……」龙族男子放下已经观阅完毕的资料……

      「呃…」圣棠先发出微弱的一声,身躯也缓缓动弹起来……

      「这样还能不死?这小伙子不会是跟我同族的吧?」龙族男子看圣棠开始有了反应,吃惊得都目瞪口呆了。

      这个时候有三个女性走了进来,精灵与半精灵两人手上端着几盘正热气喷发的佳餚走进来,香气顿时驱逐了药剂与血腥的味道,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另外那名烨灵女性则拿着一本厚重的资料走进来……

      「哦?他醒来了吗?」精灵看见圣棠有所动静后,马上将菜餚放好,漫步走到床沿。

      「哼,一想到费尽精力与时间救来的或许是会让我们陷入危机的麻烦,我就想将他扔到底下去。」烨灵放下资料,拉开椅子坐下,以不屑的眼神看着圣棠。

      「反正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再杀他一次的机会,放心吧。」萧拿起烨灵眼前的资料,开始翻阅起来。

      「呵呵,好久没吃人肉,都忘记那滋味了呢~」烨灵露出邪气的笑容。

      「我也是,上次吃人肉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萧冷笑两声,并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

      「你们…别用那种可怕的表情说那样令人害怕的事情好不好……」半精灵听到两人的对话后,缓缓缩到精灵的身边,并小心翼翼的望着正在哈哈大笑的两人。

      圣棠像是对这些迴荡在耳边的声音起了反应一般,缓缓睁开了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五个完全不相容的种族在他周围,其中还有三个人正亮睁睁的眼睛紧盯着自己,让他下一秒吓得急欲起身!但是身上的重伤让他连半丝力气都无法使出……

      「呦,你醒啦?」阿玛岚手一挥,浓厚的光元素粒子立刻灌入体内,化消了正在肆虐的痛楚。

      「你们是…?」圣棠一边喘气,一边询问道;对于眼前这幅难以想像的画面,他暂时还无法接受。

      「不用担心,我们没有打算加害于你。」精灵女子给予圣棠一个安心的微笑,试图让他放鬆精神。

      「是『暂时』。」坐在后面的烨灵刻意加重了语气。

      一听到那句暂时,圣棠立刻爬起身来,结果导致伤口崩裂,剧烈疼痛再次来访……

      「宓妃!妳看,妳吓到人家了啦!」精灵立刻转头斥责正在哈哈大笑的烨灵。

      「你们…到底是谁…这里又是哪里……?」圣棠咬牙忍受着痛苦。

      「我们是个研究团队。」倚靠在墙边的龙族开口回答。

      「这里是分界峭崖上的某处山洞…你总不能期望峭壁如纸般光滑如一吧?」半精灵女孩从精灵身后探出头来。

      「你们…?」圣棠努力抬头巡视眼前的六人:「人类、精灵、半精灵、烨灵、龙族……」

      「其实还有郸族,只是他们本来就是人类,所以区分不出来。」阿玛岚露出和蔼的笑容。

      圣棠听完,确认自己果然没有眼花,眼前这六个人分别就是大陆上的六大种族…也是最不可能走在一起的组合。

      「还没介绍,我是人类,名叫阿玛岚。」老人看圣棠一脸狐疑的表情,便率先自我介绍道。

      「萧,郸族。」正在翻阅资料的壮年男子瞧了圣棠一眼后又再度聚焦于纸本上了。

      「我是煌,龙族人士。」那名龙族男子一边介绍,一边张开收于背后的龙翼。

      「我是兰琦,精灵族人。」坐在床沿的女子介绍完后,再度展开笑颜。

      「我…我是莉妮…是…是…半精灵……」躲在兰琦身后的女子战战兢兢的呢喃着,最后几句的声音几乎细如蚊蝇。

      「宓妃。」烨灵抬起右手,雪白的手掌上立刻涌现出一搓冰冷的惨白烈焰:「烨灵。」

      「我是…圣棠‧罗赫,跟阿玛岚先生一样是人类。」看六个人都自我介绍完之后,圣棠也自动报上姓名。

      「哦?你不是龙族吗?」煌听到圣棠不是自己的同胞后颇为吃惊。

      「我是有跟龙族的人一起生活过…但很可惜我不是龙族。」圣棠露出苦笑。

      「受了那幺重的伤还能活下来…还以为你是同胞呢。」煌对圣棠的身份感到惋惜……

      「煌,你还记得我们有打赌吧?你输了,我的工作就交给你啰~」阿玛岚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唉…不管赌不赌,最后还是得要我来做……」煌叹了一口气,意兴阑珊的走出石室……

      「既然人救活了就快点吃饭吧,吃饱好回去工作了,让暂时没事情的兰琦跟莉妮来照顾就好了。」阿玛岚转身对同伴们说完,从床沿起身到桌边,捧起碗筷开始进食。

      圣棠靠墙坐着,让人一匙一匙的餵食……

      「怎幺样?我煮的饭还不错吃吧?」兰琦餵食圣棠的同时不忘询问圣棠的感想。

      「我…能不能自己来?看妳们好像很忙的样子……」圣棠嚥下一口饭后,想伸手接过兰琦手上的饭碗。

      「这可不行。」兰琦避过圣棠的手:「刚刚递给你,你手抖得都快打翻了,身为病患,你还是乖乖休息比较好。」她边说边舀起下一匙送到圣棠嘴前。

      「兰琦,我先把这些东西收出去啰。」一旁清理完餐桌的莉妮将几个空的餐具拾起,知会一声后走离。

      方才,还有一群人正吃着午餐的热闹空间,现在已经完全沉寂下来,只剩下圣棠与兰琦尴尬的冷清场面……

      「我好像…让妳们很困扰的样子…?」擅于察言观色的圣棠,不难看出其他人的肢体、表情所表达的意思;虽然还有说有笑的,但只要一没了谈话,他们又都板起了一张生冷的面孔。

      「我们每天都被研究压着,现在突然有人来访,我们心喜却又不知道该怎幺跟你沟通才会这样…吓到你了吗?」

      「妳们…在研究什幺呢?」

      「魔导方面的事物,例如:强化现有器具的能力、衍生单位魔具所拥有的能力…等,通通都是我们的研究内容。」

      两人谈话到一半的时候,石室外传来了丝竹的声音,声音是圣棠从未听过的乐器,音如珍珠掉落玉盘的清脆之声。

      「哦?宓妃弹琴了啊~」兰琦一听到琴声,露出了笑容:「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哦,好好欣赏一下吧。」随后又送一匙饭到圣棠嘴前。

      「我有个问题想问…」

      「嗯?」

      「妳们六个人…六大种族…不是无法和平相处的吗?然而为甚幺…妳们会像现在这样待在一起?」圣棠抬头,将他至今最不解的问题提出口。

      兰琦听完,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放下手中的餐具,陷入了沉思……

      「如果我的问题不好回答的话…对不起。」圣棠看兰琦脸上的笑容黯淡下来后便立刻向她道歉。

      「很奇怪吧?人类与半精灵、精灵与烨灵,还有仇视其他族的龙族能这样和蔼的待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生活了数十年……」兰琦苦笑着,手中调羹在汤汁上画着圆圈,象徵着她内心的漩涡:       「因为…我们六个人心中都嚮往和平,所以才能摆脱种族之间的仇恨,和平的共同生活吧?」

      圣棠听完,缓缓低下头来,他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将内心的祝福、钦佩与讚赏说出口;两人之间的对谈,只剩下外头传来的杳杳之音……

      房外的琴音缓缓变了调,由轻柔高雅的节奏急转成了急促缭绕的低沉之音。

      「…但是,我们也开始迷惘了。」下一句,兰琦起身,端着空无一物的盘子走出了石室。

      被留在石室里的圣棠顿时不知道该说甚幺,思绪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乱的他皱起眉头,兰琦的话打得他脑袋多出了更多疑惑与好奇……

      「圣棠,你觉得身体怎幺样了呢?」妮可从圣棠的衣服里钻了出来,并开始翱翔、逡巡着圣棠全身。

      「浑身上下都痠痛无力。」圣棠动了动手指,只要肌肉或肌腱有所动弹都会引起身上一阵疼痛。

      「要赶快痊癒才行啊。」妮可说完,找一处没有伤口的地方开始帮圣棠按摩起来。

      「大概只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就可以痊癒了吧…」圣棠说完,伸手探向左肩,那边早已被麻痺所掠夺,毫无知觉。

      「不过圣棠,也要小心一下那六个人,尤其是那位烨灵。」

      「怎幺了?」

      「这六个人…似乎都不是好惹的对象,而且那个烨灵…好像看得到我,上次在你身边盘旋的时候,那位烨灵的目光似乎一直在看着我。」

      「…我知道了。」圣棠听完,低头沉思着……

  • 名称:在我入睡前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6: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