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国无双7超清

      「这个山壁后面,说不定有路可以通到卡那西镇!」娜丝莉雅想到这个可能之后,脸上顿时充满惊喜!

      「是吗?」圣棠听说有路可以离开后,来到山壁前,思考着如何开出一条路来。

      「办得到吗?夏露。」里昂拔出夏露来到圣棠身边,并询问一句。

      「当然没有问题!」夏露回答完,里昂便举起夏露,一刀插进山壁之中;弯刀的核心发出光芒,光芒缓缓传导致山壁上,将原本坚硬的岩石化成元素粒子吸收殆尽。

      山壁一消失,后方出现了一条道路,似乎可以通到何处。

      「谢谢。」圣棠向里昂道谢。

      「小事。」里昂随手将刀收回鞘里。

      此时,山洞外突然有动静,有重物落地的震动与声响传进来!

      「这是什幺?」芙娜转头望去,山洞外依稀能看见雪幕飘扬!

      「不会是追兵吧?」里昂皱起眉头,现在要是遇上那三个人的话,真的会逃不了:「快点进洞窟里!」

      圣棠马上冲到胧的身边将其抱起,冲进坑洞中;娜丝莉雅与里昂简单巡视完山洞,确定没有重要的东西被遗留下来后就跟着进去了。

      芙娜望向被铺在地上的衣服,现在这种紧急的时刻,或许回去收拾的几秒钟就能致命了,那乾脆抛弃那件衣服;收回目光的时候,扫视到了脚边的奥里哈钢,她马上弯腰将其捡起,随后走进坑洞里。

      「岩墙。」等所有人都进来之后,里昂马上使用魔法将坑洞入口封起来。

      当山洞里恢复平静后,外头又开始喧嚣起来……

      法纳特使用魔法承载另外两个人降到悬崖底下,四周平静无声,只有方才被岩石扬起的烟幕正随风飘荡……

      「你啊…没事切岩石做甚幺?」士克兰德挥散扑鼻的烟幕,并不时抱怨着。

      「洩愤。」多里冷哼一声,接着开始四处寻找目标的蹤影。

      「这里有非常淡的血迹…颜色还很新…看来这是他们昨天掉落的位置没有错。」法纳特发现地上有些浅淡的深红色,便拨开覆盖在上面的雪,翻出一片面积不小的血渍。

      「他们应该还在附近,快找。」多里听完,马上对其他两人下达命令。

      「先等等,我尿急。」士克兰德说完,立刻跑到一块岩石的后面……

      「他们在哪里呢?」多里越找越气愤,一想到那几个屡屡逃出生天的人,怒火就越烧越旺……

      「嘿!这边有个山洞耶~」过了几秒后,士克兰德的声音从岩石后面传来;多里与法纳特听完,马上来到士克兰德所在的地方……

      在后面果然有个山洞,因为被岩石挡住的缘故,如果没有走过来的话是不太好找到的。

      走进山洞之后,多里与法纳特开始观视洞内状况,不希望遗漏任何蛛丝马迹!

      多里注意到铺在地上的衣服,又发现了几许染血的布条,地上的灰尘还有人躺卧在地上的痕迹,痕迹都还很新,最近才刚有人来过这里!

      「最近才有人来过而已……」法纳特弯下腰,以手擦向有人躺过的地方,手上的灰尘浅淡,其余的地方则会染黑整片指尖。

      「确定是他们吗?」士克兰德抓了抓头,动脑筋的事情他不太拿手。

      「嗯,这套衣服的设计是目前的新潮流,所以不会有错的。」多里拿起铺在地面上的女装,仔细端倪一下之后回答。

      「你怎幺会知道女装的资讯呢…?」法纳特感到无言,他第一次听说过女装还有设计潮流的。

      「纯粹有兴趣而已。」多里回答完,又嗅闻了几下:「这味道是玫瑰香,调製的比例不差,应是贵族以上阶级的人才负担得起的消耗品……」

      「…好友。」法纳特走向士克兰德,并以悄悄话的方式对他说:「以后我们要各自小心点了。」

      「这个味道…是那个女的没错。」多里闻完之后,非常断定的下了结论。

      「你这幺确定?」法纳特挑眉一问。

      「五个人里面,只有一个女的身上有这种香水味,就算有段距离也闻得到。」多里点了点头,非常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问题。

      「我闻不到啊。」士克兰德摇了摇头,他无论怎幺深呼吸就是没能闻到味道。

      「你是狗吗?鼻子真灵敏……」法纳特彻底无言了,没想到多里不仅对女装有研究,连女性在用的香水味也分辨得出来……

      「可是,他们已经离开了,往哪里去了呢?」士克兰德挠挠头问道。

      「昨晚是暴风雪,他们不太可能会选择那时候离开,但直到刚才,风雪才稍微减缓下来,所以他们有可能是跟我们同时间行动的,可是外面却没有任何脚印……」法纳特回头望向洞外,地面上的雪并没有留下任何足迹。

      「所以可能是往洞里走了吗?」多里思索了下,漫步走向深处……

      多里发现里面,有一副枯骨瘫坐在地,外表看上去像是自然死亡的样子,保存的非常完好,唯有手掌处有些不规则的扭曲。

      再度抬头巡视周围,深处没有路了,根本不可能再往里面走,但……

      枯骨身边的山壁上,却有些奇怪,石头纹路的走向没有连贯也不一致,颜色跟其他地方比起来要鲜明许多,可能是最近才额外长出来的。

      「这边。」多里招了招手,将两名同伴招呼过来:「这面墙壁,看起来像不像是额外添加上去的?」

      「嗯…很有可能。」法纳特仔细探视一番后,拿出一罐液体,将其泼洒到墙壁上,嘴中叨念一句咒语,药水立刻将墙壁蚀化,裸露出后方的道路。

      「有路…难道他们躲进去里面了吗?」看见山洞后面的坑道后,士克兰德呢喃道。

      「当然,不然为甚幺要用魔法把路堵起来?」法纳特点了点头,把泼出去的液体召回瓶子里收好。

      「我来看看…」多里拔出长剑,念出一句咒语后,剑身发出绿色的光芒,一道翠绿的微风吹进坑道里……

      「这是…」

      「他们有两个人之前被我的风魔法打到,我就趁机种了追蹤讯号在上面。」多里将剑收回鞘中,同时回答问题。

      「你有这幺方便的魔法就不能早点拿出来嘛!?」法纳特很无奈的叨念一句。

      「对不起…我刚刚才想起来。」

      虽然进入坑道里,也把入口封起来了,但圣棠他们却没有因此鬆懈下来,一路上他们一直在奔波着,因为后方有随时都可能追上来的追兵!

      「就不能…慢慢来吗?」又被甩在队伍后头的芙娜边喘气边问道。

      「妳也知道后面有追兵吧?」里昂回头,抛给芙娜一个问题。

      「都把入口封起来了…对方…也不一定会追上来啊…」芙娜知道追兵确实已经来到了身后,但是没有受过锻鍊的她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不行了…」说完就停下脚步,瘫坐在地上……

      「很喘的时候坐下来是会对身体造成伤害的。」圣棠转头过来,将芙娜搀扶起来。

      「可是人家我跑不动了啦!」芙娜却自暴自弃起来了……

      「那就只好把妳丢在这里了。」里昂冷哼一声,双手叉在胸前。

      「里昂哥好兇哦。」娜丝莉雅皱眉走过里昂,来到芙娜身前:「请再坚持一下,我会多加快妳的速度。」

      「不是速度的问题,我累了。」芙娜一边喘气一边擦汗,手一抚过,汗水淋漓……

      就在圣棠他们脑中开始考虑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阵子的时候……

      后方,有一股翠绿的微风吹来,环绕着圣棠与胧的衣服吹拂一阵子之后才消失不见……

      「这难道是…」看到这一幕,里昂的脸上浮出遮不住的吃惊。

      「追蹤性魔法?」芙娜与娜娜异口同声惊呼着!

      「里昂,麻烦你揹芙娜,要快点离开了!」圣棠一声令下,要里昂揹上体力不支的少女。

      「呿…要不是事态紧急的话……」里昂啐了一口,动作俐落的把芙娜揹在身后。

      「这才是我要说的话吧?我比较想被圣棠揹啊。」芙娜也露出失落的表情,望向一旁的圣棠。

      「先离开这里再说!」圣棠说完,快步跑了出去!

      矿坑里面错综複杂,但好险圣棠他们是从末端跑向起点,所以可以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矿坑因为一段时间没有人使用,所以里面几乎没留下什幺东西,只是在路途上偶尔可以看见一些人类或魔物的枯骨、尸首……

      看来这个矿坑会出事情,可能是因为不小心吵醒正在沉睡的魔物,因而被魔物围杀吧?

      好在这些工人还愿意捨命围剿这些魔物,将牠们通通击杀在坑道里,不然卡那西镇就危险了。

      「对了圣棠,这个,给你吧。」当芙娜不必赶路之后,就从项鍊中把刚才拾取起来的奥里哈钢拿出来:「这种武器的稀有矿物对我来说没有用,不如给你比较实在。」

      「抱歉,能不能等我有空再给我呢?」圣棠苦笑着,双手抱着胧的他实在没有余力边跑边收东西。

      「其实很简单,你眼睛对着物品,意念一动就可以把东西收、取起来了。」芙娜解说完,手上的东西就凭空消失了……

      「这东西真方便呢。」圣棠轻笑一声,看来是他把东西收进腰带里的。

      「是啊,只是收、取东西的最大极限是一公尺左右而已,而且只要中间隔有东西或是物品上带有阻断魔法的,都没办法用这方法就是了。」

      「两位,我们好像到出口了。」里昂出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一个洞口形状的亮光正在他们的前方散发着光芒,外面正是雪白的世界;一口气跑到洞口之后,外面还下着大雪。

      「这里是哪里?」圣棠低头询问走在前头的娜丝莉雅。

      「这里…」娜丝莉雅看了看洞口周围,虽然没有任何名牌与指示,但她认得出这里,因为自己曾经来过这个矿坑:「是卡那西镇北方的丘陵地带。」

      「我知道了。」圣棠点了点头,随后蹲了下来:「芙娜,借我一件衣服。」说完,开始将胧身上的祭司服脱去。

      「怎幺了?」芙娜偏着头,想不出原因,但还是将衣服拿出来交给圣棠。

      「刚才那道追蹤魔法是绿色的吧?只环绕在我跟胧身边就表示…我跟胧都曾被风魔法打中,只要把衣服替换掉的话,就只有我会被追蹤而已。」圣棠快速将胧的衣服换好后,把胧的祭司服收进腰带里。

      「难道你又要……」芙娜听完,也差不多猜到圣棠的意图了。

      「嗯,如果我把他们引开,就能避免他们进入卡那西镇,你们跟镇上的居民就安全了。」圣棠动作做完,将胧交给背对着他们的里昂:「里昂,胧跟娜丝莉雅她们就拜託你了。」

      「圣棠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选择吗?」夏露发出疑问,虽然圣棠昨天平安归来了,但不保证这一次的断后也能安然脱身。

      「抵御不赢、逃避不了,如果这时候没有人留下来的话,不仅是我,连你们也会受到威胁。」圣棠摇了摇头,对夏露说道:「自己造的孽,当然是要自己去承担。」说完,依序拍过里昂与芙娜的肩膀,抚摸娜丝莉雅的头。

      随后,圣棠奔向洞口的左方,朝向空无一物的空白雪原冲去……

      「走吧。」与其他人一同目送圣棠离开的背影后,里昂开口说了一句,便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而全速追在后头的多里等人也在几分钟之后追出坑道,前面是一片白雪霭霭的大地,全然没有目标的蹤影……

      多里立刻探望地上,但因为大雪的缘故,什幺都被掩盖了,根本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现在呢?要往哪里走?」士克兰德不解的问道。

      「等我一下…」多里立刻拔出长剑,咏唱咒语放出魔法,一道流风朝洞口的左方飘去:「这边!」看到方向后,多里立刻追了出去。

      大雪依旧倾泻着,漫天的雪花令人颤抖不已,寒风伴随冰雪吹动髮梢与衣领,让人不由得鸡皮疙瘩……

      但是多里全然抛弃杂念,只管快速奔跑着,就算肌肤的汗水让寒冷更加彻骨,他也不曾露出痛苦的表情,毕竟现在的他……

      只剩下唯一的念头─杀戮。

      快步奔驰了许久,终于在雪白的地平线上看到了一个人影……

      「就在前面不远!」

      圣棠站在雪地之中,认为距离已经够远的他停下脚步,调整着呼吸,準备面对即将上演的战斗。

      他明白独自一人就已经无法战胜任何一人了,何况是一对三的局面呢?但是,圣棠并没有放弃希望!

      「又来了呢,笨蛋圣棠。」妮可飞到圣棠的左肩上坐下,一边叹气一边摆动双脚。

      「可是我别无他法,就算我跟着他们进卡那西镇,也不能断言他们不会波及到镇上居民,所以我必须要把他们引到这里来,才能够避免拖累他人。」圣棠说道。

      「是啊…但偏偏你自己一个人也打不赢他们,基本上你这幺做就等于是死定了呢。」

      「但是,我说不定还有机会。」

      「怎幺说呢?」

      「一对一的话,我赢不了他们,但一对三的话,他们有可能会互相干扰,反而给了我逃脱的机会。」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也还满有机会的。」

      「再说…」圣棠轻叹一口气,一想到自己若不幸葬身于此的话:「我可不想被胧抓起来鞭尸啊……」

      两人交谈到一半的时候,一道翠绿的微风吹来,化成两道,环绕在圣棠跟腰带周围……

      「好险,没变装跟着进卡那西镇是正确的决定。」看到一股风环绕在皮带扣子上时,圣棠鬆了一口气。

      而在后方,有三个人影正快速奔驰过来,两个人手上闪耀着寒光,应该是已经拔出兵器準备攻击了吧?

      「妮可,如果我死在这里的话,妳要怎幺办呢?」圣棠缓缓拔出腰后的紫雷。

      「不是说你不打算死在这里的吗?」妮可一听,皱着眉头鼓着脸颊撇过头去。

      「假如。」

      「守在你身边吧,毕竟你是我的笨蛋主人。」

      「真苦了妳呢,连我死了也不能离去。」

      「说笑吗?你就算知道了还不是会做出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

      两人的对话才刚到一个段落,士克兰德、法纳特与多里已近在眼前!

      「那幺,我可得好好的想办法活下来才行啊。」圣棠叹了口气,抬眼望向三人的时候,双眼里正闪烁着不屈的眼神!

  • 名称:真三国无双7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3: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