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冲冲冲超清

      「啊啊~真弱啊真弱啊。」

      一句话,一道叹息,唤醒了圣棠的意识,缓缓睁开双眼来,眼前依旧是漆黑的世界……

      「不过是一个蛮力怪物、两个天空级剑士跟一个人偶师而已,为甚幺会打不赢呢?如果是我的话,三两下就能解决掉他们了。」圣棠转头望向一旁,一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正坐在他身边……

      「是你啊……」看到另一个自己,圣棠就知道他身在幻境之中,看来,身边这位少年又打算对自己召开检讨会了……用拳脚检讨。

      「你好像很不想看到我啊。」裏圣棠冷哼一声,酒红色的双眸转向躺在地上的人。

      「嗯…我现在很累…累得几乎无法动弹了,只想好好休息……」圣棠一边喘息一边回答……

      裏圣棠听完,一反常态的没臭骂一顿,反倒抿嘴轻笑着。

      「也是,对你来说,刚刚那场混战打得还算不错。」说完,裏圣棠对圣棠伸出手来:「这是奖励。」

      「…奖励只是握一下手而已吗?」圣棠无奈的笑着,随后伸手握向裏圣棠的手。

      「握手是其一,第二是赠与你一项能力。」

      在悬崖底下的山洞里面,里昂与娜丝莉雅依旧活动着;既使才刚经历过战斗的两人也倍感疲劳,但还是坚持着警戒与照料的职责。

      娜丝莉雅端坐着胧与圣棠之间,不时为两人感测体温、观察伤口、擦拭汗水,偶尔还会捻来星火保持洞内的温度。

      里昂则抱着夏露迪耶倚墙坐在洞口,双眼来回巡视洞外动静,天气果然演变成了暴风雪,被困在洞里了,但四周也没有任何动静,暂时不用担心受到威胁。

      「呜呜……」躺在胧身边的芙娜缓缓甦醒过来:「这里是哪里啊……」

      「醒来了吗?我们现在是在悬崖底下的山洞里。」娜丝莉雅看到有人安然醒来之后,脸上才出现笑容…哪怕只有那一点点。

      「是吗…?看来圣棠那乱来的计策成功了呢……」芙娜揉了揉眼睛后爬起身来,她环顾身边的胧、娜娜与圣棠……

      「怎幺了吗?」娜丝莉雅被芙娜看得有些心虚,毕竟之前在卡那西镇上层被对方兇过……

      芙娜没多说,慢慢把头转回去。

      娜丝莉雅看对方没做任何事情,就把注意力都摆回到胧与圣棠身上……

      有块柔软如布的东西掉到娜丝莉雅的头上,吓得她马上抬头查看;原来是芙娜从她的空间项鍊里拿出一套衣服放到娜丝莉雅头上。

      「穿上吧。」芙娜又拿出第二件衣服铺在地上。

      「为甚幺…?」

      「只是想趁机把过时的衣服扔掉而已。」芙娜起身,把身上的髒汙拍乾净后坐到刚铺好的衣服上。

      而在山崖上面,士克兰德、法纳特与多里三人正在此扎营……

      「士克兰德,你确定他们是往这里跑吗?」法纳特临崖俯勘。

      「他们的确是往这里跑的没有错。」士克兰德一边啃食烤肉一边回答,途中还抓起一颗果实啜饮汤汁。

      「我们追下去吧。」坐在一旁的多里站起身来,慢慢走向悬崖。

      「我也很想啦,只是现在刮暴风雪耶,我可不能保证能安全落地。」法纳特伸手挡下多里,他怕多里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跳下去了。

      「赞成,现在天候那幺糟糕,说不定还没抓到人,自己就先被冻死了。」坐在树林蔽荫下烤火的士克兰德如此说道,拿起架上刚烤好的肉再度啃食起来。

      「…那幺,明天吧,再这里休息一晚后,明天早上就追下去。」多里再怎幺愤怒,也不会因此失去理智…差一点。

      居然被一名金属色斗气的少年打得如此狼狈,这让多里颜面无光,更是对自尊心的强烈打击,也因此,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狙杀圣棠!

      推着多里走回营火处后,法纳特掏出一罐火红色的液体,打开盖子在瓶口呢喃几句话后,液体就自己动了起来;它环绕完三人之后,立刻变成一顶帐篷,液体还会散发出热量维持里面的温度,让冻僵的肌肤逐渐回温。

      「咻─你还真是好用呢~法纳特。」士克兰德看伙伴一下就变出一个温暖的避风港后吹了声口哨。

      「应该是说我的魔法很好用吧?不过,谢谢你的讚赏了。」法纳特轻笑一声,随后倒卧下去準备睡觉。

      「以后我要外出修行的话,带你就可以了~」

      时间越来越晚,历经战斗消磨精力的娜丝莉雅等人也渐渐疲惫了……

      芙娜早败给恶魔而进入睡眠,娜丝莉雅则是努力把持着精神继续照料圣棠与胧;娜娜可爱的头就这幺一点一点的,在即将睡着的瞬间惊醒过来,甩了甩头后又缓缓被拖入梦中……

      里昂看娜丝莉雅一副疲惫却不愿入睡的动作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累了就休息吧,熬夜对小孩子是很不好的。」里昂对娜丝莉雅如此说道。

      「可是姐姐她…」娜丝莉雅想要辩驳,但……

      「不会希望妳熬夜照顾她的,胧或圣棠都是。」

      「没错,圣棠让我来照顾就好了。」趴在圣棠额头上充当冰枕的妮可也赞同里昂的说法。

      听到里昂的话后,娜丝莉雅彻底沉默下来……

      「因为她们都是想独自扛起一切的笨蛋。」里昂冷哼一声,趁两人无法回嘴时偷骂一句。

      「不是啦…我是在想……」娜丝莉雅露出苦笑:「里昂哥不也是个十六岁的小孩子吗?」

      「我已经不是小孩了。」里昂听完,脸色一变,拔出夏露咏唱一句咒语:「晕眩槌。」

      娜丝莉雅的头上突然出现一颗像是玩具般的小槌子往她头上敲下去;轻轻一敲,娜娜随即失去意识,缓缓倾倒下去……

      里昂快步走来,搀扶即将摔倒的娜丝莉雅,把她放躺在地上后替她与胧拉上充当棉被的衣服。

      「夏露…」

      「少爷怎幺了?」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对吧?」

      时间缓缓流逝,暴风雪慢慢平息,乌云逐渐散开,阳光穿透云层透入地面。

      「呜…」圣棠睁开眼睛,这次他看见和煦的阳光,身边的人是娜丝莉雅不是另一个自己。

      「圣棠先生?醒来了吗?」与里昂一起守在洞口的夏露向圣棠打了声招呼。

      「夏露…」圣棠缓缓起身,并伸手接住从额头上摔下来的妮可……

      「你的伤口还没好不是吗?伤患就要好好休养。」正闭着双眼的里昂突然开口制止圣棠的举动。

      「已经没事情了。」圣棠露出苦笑,拆下绑在伤口的布条,底下的伤口已尽数痊癒!

      「恢复力好惊人啊……」看到圣棠没有大碍后,夏露不由得讚叹一句。

      「当然,因为是我细心呵护来的啊。」被摔醒的妮可很是骄傲的自夸着。

      「现在情况怎幺样?」圣棠站起身来,边问边舒展筋骨;睡过一觉后,圣棠的身体又恢复到最佳状态了。

      「胧昏迷不醒,娜丝莉雅跟芙娜还在睡觉,周围也没甚幺动静,这底下似乎没有任何魔物的样子。」里昂向圣棠报告。

      两人开始谈话后没多久,娜丝莉雅便醒了过来……

      「圣棠哥…你醒来了吗?」当看到圣棠平安无事后,立刻上前关心:「怎幺可以把我辛苦绑上的绷带拆掉呢?」注意到圣棠把伤口处的布条都拆掉后,娜丝莉雅看起来有些难过的样子……

      「是妳帮我们包扎的吧?」圣棠看过布条的颜色,跟胧的相仿且都是娜丝莉雅前一套衣服的色调,因此推断:「我的伤都好了,所以不用再绑着了。」

      「骗人…」娜丝莉雅听完,立刻检查昨天的伤处…伤口都痊癒了。

      「对吧?」圣棠伸手安抚娜丝莉雅的头,但娜丝莉雅却又安静下来,不出任何声音……

      「怎幺了?」因为感到好奇,所以圣棠询问道。

      「…我甚幺都没能帮上忙,才让哥哥跟姐姐受到那幺多伤痛……」娜丝莉雅低头呢喃着,情绪越来越低落……

      「如果没有妳负责照料的话,我的伤肯定不会好得这幺快的。」圣棠拍了拍娜丝莉雅的肩膀,试图安慰这名爱哭的妹妹。

      「真的?」

      「真的。」

      说完,娜丝莉雅就埋首进圣棠的怀里,将泪水藏进遮掩之下……

      「又骗了一个女孩。」而坐在圣棠左肩上的妮可冷哼的一声。

      「请原谅我打扰兄妹间的谈话。」里昂这时插入对话:「娜丝莉雅,妳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

      「嗯…」娜丝莉雅从圣棠的怀里探出头来:「我们现在是在魔兽森林中央的一道地堑里,是被悬崖孤立的地带……」她将自己的所在与脑中的地图相契合,但却发现事情变得很糟糕……

      「地堑……没有方法可以上去吗?」里昂与圣棠听完后也理解到问题所在,现在的情况就等于是逃过劫难之后,却落入新的牢笼里!

      「如果有绳索之类的话……」娜丝莉雅快速思考着解决方法,但却苦无解决方法。

      「坠落的时候花了十几秒钟的时间…高度可能有上千公尺,要徒手攀爬上去有点困难。」

      「那要等胧醒来后,看她有没有魔法可以帮助我们上去吗?」

      「…………」

      过没多久,换芙娜被吵醒,她看其他人正在讨论问题时,虽然惊叹圣棠恢复力惊人,却还是翻身继续睡觉;伸手拍向一旁,却摸到一块满是灰尘的布料。

      芙娜没多想,可是手却不安分的慢慢抚摸,发现布料里面有几根类似棒子的硬物;睁开迷糊的双眼,向上望去……

      竟然是副枯骨!

      「呃…啊啊啊啊──」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后,芙娜立刻放声尖叫;洞窟的回音让她本就高昂的尖叫声更加具有破坏力,瞬间就让圣棠他们耳鸣了!

      「吵死了!」里昂立刻怒吼回去,结果又是因为回音造成其他人的耳朵痛楚……

      「可…可是我居然跟一副骨头睡了一整晚!」芙娜立刻蹦跳到圣棠怀里,放声哭喊着。

      「枯骨而已,他或许还要控诉妳对他毛手毛脚呢。」里昂不耐烦的揉着耳朵。

      「喀啦喀啦喀啦……」突然,枯骨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吓得所有人通通都躲到圣棠的背后!

      …………

      圣棠的背后……

      「好挤哦…」娜丝莉雅被挤压得非常难过。

      「走开啦!你不是不会怕骷髅吗!?」芙娜出力将里昂强推开来!

      「你说什幺…是妳自己要挤过来的耶!」

      「唉唉,女孩们就是这幺爱大惊小怪的。」妮可看圣棠身后的三人,不屑的冷哼一声。

      「那你怎幺会缩在我的衣服里呢?」圣棠苦笑着问道。

      「我本来就在这里了!」妮可大声娇斥回去……

      圣棠走上前去查看,这副枯骨看起来像是很颓废的跌坐在地上的样子,手上还拿着一颗约有两颗拳头大的矿石,矿石是通体闪耀着绿中带红的光芒,甚是漂亮。

      「只是被风吹动而已,不用害怕。」圣棠查看完毕后对后头的三人报告道。

      「我…我就知道,不死族什幺的,只是故事里才有的东西……」芙娜听完,便开始强颜欢笑起来。

      「不知道刚刚是谁叫最大声的……」里昂低声冷讽一句。

      「嗯…这不是……」娜丝莉雅走到圣棠身边,当她看到地上的枯骨后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妳认识这个人吗?」圣棠问道。

      「嗯…」娜丝莉雅蹲下身,拉起枯骨的项鍊,是个名牌:「是我之前跟随过的矿工队长。」

      「是吗…」圣棠听完,伸手拍拍娜丝莉雅的头……

      「这个是…」芙娜走上前来,当她看到枯骨手中的矿物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奥里哈钢!」

      「怎幺了吗?」

      「奥里哈钢是全大陆最稀有的珍贵矿物,不仅具有绝佳的硬度、弹性与韧性,还具有吸收、保存、释放元素粒子的魔导性质,是製作武器非常好的材料呢!」芙娜把脑中的知识说给其他人聆听。

      「是吗?有这幺厉害啊。」圣棠与里昂听完,转头看向那颗散发着漂亮光彩的矿物,完全没有受到震撼的样子。

      「说不定…我们有办法离开这里哦。」娜丝莉雅探查枯骨一旁的有微风吹出的山壁:「以前听矿工队说过一次开採矿物的时候遇到魔物,只有少数人逃了回来的事情……」

      「难道妳是想说……」

      「嗯,有微风吹出来的这个山壁后面,说不定有路可以通到卡那西镇!」

      而在山崖上,多里从液体帐篷中走出来,来到山崖前……

      想到法鲁克城外受到那一枪,让圣棠成功逃脱出去,又想到魔兽森林里被圣棠成功逃生,再加上交战时候,一直受到干扰、打击、轰退的事情……

      居然让一名实力不强的猎物从手中逃走两次,这让多里气得拔剑一挥,切断了一块大地,碎裂的岩块受重力吸引而掉落悬崖……

      「一大早就发这幺大火…你有起床气啊?」士克兰德跟着走出来。

      「法纳特,这天气应该可以下去吧?」多里没回答问题。

      「嗯嗯,可以可以。」法纳特将帐篷收好后走来……

      掏出一罐翠绿色的液体,将其撒在地上,手势一下,嘴中呢喃一句,液体便形成一片树叶的样貌。

      「上来吧。」法纳特跳上树叶,并招呼两人跟上;三人都好了之后,法纳特一下指令,树叶便这样缓缓飘落下悬崖……

  • 名称:天才冲冲冲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2: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