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学美剧超清

      多里高举手中的长剑,剑刃指向面前缓缓爬起的少年,俯瞰的眼神中充满藐视与无情。

      「大名鼎鼎的惊雷骑士居然会死在我手上,这对我来说可是光荣呢。」多里冷笑一声,随后将剑挥下……

      圣棠并不打算到此为止,他强迫无力的四肢赶快动作起来,不管是右手举剑抵挡或是双脚走动移位,任何的动作都有可能避免受到致命一击的结果!

      「快动啊…」就连妮可也努力拍动翅膀,想帮助圣棠避开这要命的一剑!

      要无力的身躯使劲只会换来颤抖,已经被伤口、疼痛、冻寒所攻占的躯体,已经无法再随圣棠的意念行动了!

      「再见了,惊雷骑士。」多里最后的冷笑袭来,让圣棠与妮可的精神为之一绷!

      「射邪魔枪!」倏忽,一把漆黑的尖枪破空射来,直接命中多里!

      来不及反应的多里倚仗身上有斗气保护,任凭其击中身体;枪尖接触到多里的身躯时,却轻鬆的贯穿了斗气,直插入身躯!

      「怎幺可能!?」感受到身上传来一阵疼痛,痛楚从命中之处迅速扩散到全身上下!

      「圣棠!没事吧?」里昂快步跑来,伸手支撑住圣棠的身躯。

 

 

      当里昂伸手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圣棠,避免其倒卧地面……

      「这个是…甚幺?」多里的表情越加痛苦,苦中还孕育着深深的愤怒!但无论他怎幺挣扎,身躯就是无法动弹,而方才贯入体内的魔枪还未消失。

      「恶魔之枪的一把,能够暂时封住敌人的动作。」里昂解说完,仔细端倪着多里的身躯:「呿,没办法破开斗气真是可惜啊。」虽然魔枪将多里定住了,但外围的斗气却依然运作中,这样就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了。

      「是啊…没办法取我的性命真是残念哪。」多里冷笑一声,凝望着準备走离的两人:「你们就儘管逃吧,我总有一天会将这些帐都一併讨回的。」并将内心的怨恨化为句句憎恶吐出。

 

 

      芙娜跟揹着胧的娜丝莉雅终于来到了魔兽森林的入口处,将胧小心翼翼的放下之后,娜丝莉雅抬头望向方才与里昂分道扬镳的地方……

      「不晓得哥哥他们怎幺样了…」娜丝莉雅穷尽双眼的凝视远方,但除了一片雾茫茫之外就什幺都看不见了。

      「应该…是不会有事情的。」芙娜走到女孩身边,抬头仰望远方。

      「可是…妳刚刚不还说里昂哥他们很危险的吗?」

      「我相信圣棠会没事情的。」芙娜闭眼、低头轻笑一声。

      「为甚幺呢!?」

      「因为…」芙娜低声呢喃一句,缓缓伸起双手抚上脸颊:「因为圣棠是那幺的英俊、帅气、潇洒,他简直就像是上天赐予人间不!是赐予给我的礼物,这样清新脱俗的美少年怎幺可能这幺简单的就回归于天呢?不管怎幺想都绝不可能的对吧?对吧对吧?」

      娜丝莉雅看芙娜突然发难,吓得快步退到胧的身边,以异样的眼光观望芙娜的各式诡异幻想……

 

 

      端坐在雪上的胧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视野开始清晰,被击晕的她先是感到一震剧痛,因此发出闷哼声;伸手去抚摸伤处,仍是悽惨无比的剧烈痛楚……

      「好痛…」胧立刻凝聚光粒子治疗并加予按摩一阵子,这才让痛楚减缓许多。

      「姊姊!」娜丝莉雅听到声音,立刻转头,当她看到胧平安无事之后立刻簇拥上前,一把扑入胧的怀里:「妳终于醒来了~」

      「嗯,我没事,只是头还有点晕而已,并没有大碍。」胧马上挂上笑容,一手轻拍娜哪的背,一手轻抚她的柔髮:「还有啊…那个说过会平安无事的人呢?既然敢出手打晕我的话,就表示他有信心一定会平安归来的吧?」

      「可是…可是…」娜丝莉雅抬起头来,眼角边缘蕴含着泪水:「不仅圣棠哥哥没有回来,里昂哥也被迫留下来断后了……」

      「是这样吗…」胧低下头来,思索了几秒后:「好,我要回去找他们。」

      「妳说真的吗?」一听到这里,芙娜中断天马行空,转头追问:「圣棠与里昂都没能拦下来的追兵,就算是妳也很难应付吧?再说对方拿的武器可能拥有魔法无效化的特性,妳在他的面前软弱的跟婴儿的一样啊!」

      「我知道,我也相信圣棠跟里昂同样明白敌我之间的差别,但是他们依旧选择留下来了。」胧站起身来,伸手拍去裙襬上的髒汙:「再说…我不能也不想放圣棠孤单一个人留在陌生的地方,无论生死都一样。」

      「可是…」芙娜听完,内心开始动摇;看过战况的她多少猜得出彼此之间的差距,而她选择了逃走。

      「我去就可以了,妳们先回卡那西镇吧。」胧停下脚步,回头给予娜娜与芙娜笑容……

      「姊姊…请妳带我一起去!」娜丝莉雅的神情逐渐转为坚定,随后快步上前:「无论要去哪里,我都要跟着姊姊!」

 

 

      「拜託一下…我们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的,妳们别再回去了好吗?」就在三女谈话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是…?」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三女的谈话,三人同时回头望去……

      是里昂!里昂搀扶着浑身浴血的圣棠走了过来!

      里昂的衣服满是破洞,而底下的肌肤同样被利物切割得伤痕满布,将原本乾净的衣服染成紫红色。

      虽然里昂的伤势沉重,但相比其搀扶的圣棠却逊色许多;圣棠的衣物早已成了一块破布,身躯满是乾涸的血迹,少数没被血液沾染的部分却被寒风冻伤变成深紫色的样貌。

      「你们还活着啊!」胧立刻奔出去,途中不忘聚集元素準备治疗。

      「里昂哥!欢迎回来!」娜丝莉雅也跟上,来到里昂与圣棠身前準备给予怀抱。

      「我可不想死在这个冷死人的地方呢。」里昂冷哼一声。

      「…呼……」而被回归的两人给吓到的芙娜,目瞪口呆一阵子后,才呼出一口气,慢慢走上前去……

 

 

      过了几秒钟的时间,里昂身上的伤口被尽数治疗完毕,就连双脚上的痠痛也处理好了,整个人又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还有哪里有伤痛吗?」胧治疗完后,细心的询问着里昂。

      「没有了。」里昂动了动身体,确定都无大碍后摇了摇头。

      「少爷,这魔法不管几次都觉得很神奇呢。」夏露看里昂的遍体鳞伤迅速痊癒之后,不由得讚叹道。

      「我比较在意的是…为甚幺妳不先治疗圣棠呢?照理来说妳应该会以他为首要吧?」里昂转问向胧。

      「把他交给我吧。」胧伸手从里昂的搀扶中接过圣棠:「你问我为甚幺不先治疗他哦?」

      胧将奄奄一息的圣棠楼过来后,双手出力将其紧紧勒进怀里!圣棠浑身上下的伤口全因为这一勒的拉扯而撕裂,痛得圣棠发出些惨叫声!

      「妳在做甚幺啊!?」芙娜看到胧动手弄痛圣棠,不由得斥责一句。

      「好痛苦!快放手啊!」而一直待在圣棠怀中的妮可,也因为胧的搂抱而呼吸痛苦!

      「这是报复!谁叫圣棠要击晕我!」胧不理会其他几个人的反应,继续向圣棠施暴;不过一会之后,胧的身体散发出刺眼的鹅黄色光芒,将两人包裹起来,期间,圣棠的惨叫声缓缓减轻直到最后消逝……

 

 

      光芒慢慢消失,而被包覆的两人也慢慢现型…圣棠已经醒来,而他身上的伤口也随着治疗而消失无蹤……

      「姊姊?」娜丝莉雅偏着头,因为胧方才的举动与发言是她尚未见识过的一面,因此有些害怕……

      「不用担心,不过是回敬而已。」胧露出笑容,只是脸蛋上多了许多红晕。

      「妳…该不会是用魔法遮掩视线后亲吻上去了吧?」芙娜却瞇起双眼,慢慢逼近胧:「真是个好回敬啊~」

      「居然猜对了!?」鼓着一张脸缩在圣棠怀里的妮可吃惊于芙娜的猜测。

      「跟我想的一样。」里昂点点头做附和。

      「大家都没事就好了。」此时,圣棠突然切入话题:「我们快点进入魔兽森林吧,多里并没被解决掉,我们只是争取了些微时间而已。」

      「这种事情要早点说吧?」胧与芙娜听到之后异口同声说道。

      「不知道是谁要玩亲密惩罚的?」里昂却趁势毒舌一句:「既然知道后头还有危机就快点走吧。」

      「对不起咩…」胧听完,嘟着嘴低下头来,乖乖跟着走进森林之中……

 

 

      而在城门外不远处,被射日魔枪定在原地的多里正试图挣脱身上的魔枪……

      不管怎幺发力,魔枪就是没有任何动静,就连多里也是一样,浑身上下就连髮梢都无法被风吹动……

      多里只能看着魔枪上闪闪光辉慢慢流逝,直到点点斑斓从魔枪尾端流进体内、再流到枪头时,漆黑的魔枪才慢慢收缩、消失。

      当魔枪一消失后,多里的身体瞬间动作,他还差点因为反应不来而摔倒!

      「好痛…」等到身体开始能动之后,被魔枪射到的地方才开始流出鲜血,而原本消失的痛楚又再度涌现上来。

      「『射邪魔枪』吗?感觉起来挺棘手的啊…」多里倚剑支撑起身躯,抬头凝望圣棠离去的方向…那片坐落在地平线上的森林。

      「多里?你怎幺会在这里?」这时,一名男子从天空降落,强劲的冲击吹起大量飞雪!

      「嗨好久不见了,法…」看见来者,多里刚準备打招呼时……

      「多里,法纳特?」又一个人从城门处跑来:「法鲁克城那是怎幺回事?而那些居民又怎幺会这样?发生了什幺事情?」

      「士克兰德?难得连你也被惊动了呢。」

      「我们好歹也是护国卫士,发生那幺大事情都没反应的话也太失职了吧?」

      「多里…你受伤了?」法纳特看多里身上有一句斑斓的血迹,颇为吃惊,并开始伸手翻找身上的物品……

      「嗯,刚才跟一群嫌疑犯交战,不小心受了些伤。」多里挠挠头,对自己的失态感到羞腼。

      「哦?对手很强吗?」士克兰德看对方能伤到多里,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不,只是有些麻烦的能力而已。」多里回答。

 

 

      而此时,法纳特拿出一瓶药剂,走上前去,打开瓶子,在伤口处洒上些许药水……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伤口碰到药水后,像是拥有生命一样,像是碰到滚油般的虫般蠕动,并慢慢缩小直到最后癒合消失!

      「这种治疗的方式…不管怎幺看都觉得好噁心哪……」多里拍了拍伤口,确定没有痛楚后,呕心了一句。

      「这可是我精心研发的特疗药耶,不爽不要用啊!」法纳特听多里嫌弃,五指一握,瞬间捻来一阵狂风!

      「噁心归噁心,不过效用却是非常出色的呢~」多里一看,立刻改口,这才让法纳特将手收回……

      「呼…肚子差点就又要开花了……」多里鬆了一口气,转头望向森林:「如何?要先追捕嫌疑犯呢?还是先回头审查城里状况呢?」

      「当然是先追捕嫌疑犯啦!被他跑了我们之后怎幺交差啊?」士克兰德立刻表态。

      「嗯。」法纳特将药水收好后回答:「城里状况之后也能审视,但犯人逃走就麻烦了。」

      「他们刚刚是往魔兽森林走去的,方向是东南方。」多里指明方向后,开始迈步走去……

 

 

      圣棠、里昂、胧、娜丝莉雅与芙娜五人第二度踏入魔兽森林,但是这一次,他们都察觉到了森林里的异样气息!

      第一次进入森林的时候,森林里面静谧无声,而这一次,四周不仅有声声低鸣,甚至还有无法言喻的压力瀰漫其中。

      对森林有所知晓的娜丝莉雅也明白现在的况状异常,盘踞在森林中的魔物基本上都处于冬眠的状况,除非被吵醒,不然是不会醒来行动的,但是现在……

      周围的低声轰鸣是森林的警告,就算悄然无声的经过,都有可能遭到魔兽前仆后继的捕食!

      「气氛好像有点奇怪…」察觉异相的圣棠警戒着四周,小心翼翼的丝毫不敢大意。

      「嗯…好像魔物们都已经醒来蓄势待发了……」胧也把状态调整到最好,现在的她就算只是草木有些微动作都能瞬间使用魔法反击!

      「要不要加快脚步呢?感觉随时都会有事情发生的样子……」紧黏在圣棠身后的芙娜也难得正经起来了。

      「芙娜,你先爬上我的背吧。」而圣棠则先行提议,因为芙娜是五人之中唯一没有自保能力的人,这样要是有突发事情的话……

      「不用了,你们现在应该要积蓄体力。」芙娜摇了摇头,婉拒圣棠的邀请。

      圣棠点了点头,一行人便开始加快脚步,这危机四伏的草木皆兵,能尽早脱离就是种解脱。

 

 

      而在森林的深处……

      一名拥有黑长马尾、酒红双眸、邪气笑容的男子正站在这里,他的身前还有一只魔物……

      魔物以四脚站立,头上有角如镰,嘴前有两道长牙似刀,躯体两侧还有两只尖端长有骨刀的手臂,骨骼外露、皮肤光滑亮丽,却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压迫感。

      「听好了,待会圣棠他们经过的话,要尽全力狙杀他们哦~」男子伸手拍了拍魔物,以笑容下达命令。

      魔兽听完,前蹄连连践踏着地面,虽然下脚轻盈却引发出沉重轰鸣,震荡德州为枝叶飒飒作响!

      「好了,那我就先走啰,期待你的表现~」男子说完,浑身被一股黑色的烟幕包围后消失无蹤……

  • 名称:犯罪心理学美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0: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