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急的罗曼史超清

      「哦天啊…极北冻原这也太冷了吧…」

      「迎面颳来的风…冷得我都分不清楚打在脸上的雪是水还是鼻涕了……」

      「还没到吗?高耸入云的冻原还没到顶吗?我都快冷死了…」

      在冻原的登山坡道上,萨尔斯双手摩擦肌肤生热来压抑颤抖的冰冷,但是迎面而来的冰岚永不止歇,冷得他连牙齿都开始打哆嗦……

      「早知道就到服饰店去挖几件寒衣出来穿了……艾因赫伦的常服根本不耐寒啊!」萨尔斯一边后悔一边打喷嚏。

      刚打出来的喷嚏瞬间凝结成冰雾,随着风吹打到萨尔斯的脸上……

      而喷嚏打完,鼻涕也跟着流出来了,可是才刚从鼻子探出头来,经过风一吹,马上冻结成滴滴钟乳石。

      「快受不了啦…这什幺鬼地方啊!」最后,他终于因为忍不住而仰天大吼,可是才刚吼出去的气息瞬间又变成冰雾吹打在他的脸上……

      努力保持平常心,萨尔斯最后终于来到了坡道的顶端,正式进入极北冻原。

      「妈呀…比在坡道上还冷啊!迎面吹来的风更强更冷,这是要冻死谁啊?」萨尔斯的脸部因为连连喷嚏加上鼻涕凝结的缘故,已经难以控制肌肤运作了,现正维持在咬牙切齿的状况下。

      「哦哦!那就是卡那西镇吗!?太好了!」当他凝望到一座城市的缩影坐落在雪原上后:「来让身体暖活一下吧,哦啦哦啦──」立刻朝目标拔腿狂奔而去……

 

 

      卡那西镇的街上……

      有许多人在到镇上跟各屋的住户商量的建屋的事情,将一栋栋木建的破屋修筑成更坚固的石砌屋;除了帮居民建造民宅之外,还有的团队是负责企划在镇上修筑出大道,好準备迎接的之后即将来访的商旅。

      虽然法鲁克并没有明文跟赫薙国建立通商的协议,但还是会有很多平民商队会在两国之间流通,而作为两国之间的前哨站就是卡那西镇。

      波斯提夫知道这座小镇没有条件发展农业,那就从商业先着手,等根基扎稳之后再试着加入冶炼、锻造来将这座小镇发展成有自我防御能力的城镇。

      确定好这座城镇的发展方向后,波斯提夫便派出自己的大批手下,到镇上各处商量改建的事宜,毕竟商业城镇是需要注重颜面的。

      街上也早已有些地方开始进行拆除、搭架準备建造的事情,男人们在建地里忙碌的时候,女人们也在家里準备伙食提供给那群正在卖力的男子们。

      卡那西镇虽然曾经发生过蛮尼的惨剧,但是换来的却是欣欣向荣的复甦景象。

 

 

      镇上的某处服饰店里,女老闆边哼着歌边整理檯面上的布料、衣物……

      偶尔拍拍挂在架子上的布幔,将细微的皱褶抚平后一一对齐挂好;将出售的衣物折叠好在堆叠起来,让衣服摆得整整齐齐。

      将衣服、布料整理好后,女老闆便走回柜台里面,将挂在里面墙上的一套衣服重新拉平整齐;那衣服是由蓝色的军服、白色的长裤、蓝色的军靴加上一件粉色披风的套服,是里昂一直穿在身上的那套。

      「不晓得那几个孩子最近过得怎幺样了。」女老闆将店面上所有的一切都整理好后,便望着那套衣服喃喃自语着……

      「老闆!」此时,有个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随着人影一同冲进店里……

      「是的,请问您需要什……」女老闆转过身来,然后:「啊啊──!我没有钱也没有色,不要抢劫我的店啊!!」当他看见男子脸上那被冰雪冻结的狰狞面目后,吓得放声尖叫起来!

      「没有要抢劫!我只需要妳店里最好的保暖衣物!快点!」萨尔斯掏出大把钱币往桌上一拍,随后伸手摀住自己的耳朵:「还有把妳的尖叫给我收回去!」

 

 

      过了一会后……

      「呼~舒服多了~」萨尔斯套上好几层厚衣再加上两件斗篷之后,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

      「那个…客人?」女老闆看男子满意之后,这才战战兢兢的开口叫唤。

      「钱我已经放在桌上啰,那些还不够吗?」萨尔斯转身过来,撇头露出不解的表情。

      「不是啦,只是想跟讲一下您的脸上……」女老闆伸手指向萨尔斯的颜面,似乎有所难言。

      「怎幺样~我是不是长得非常帅气,宛如天仙下凡一样的美艳…啊……」萨尔斯一听完,还以为对方是在称讚自己的容貌,谁知正当他骄傲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脸时…一整个黏稠湿滑。

原来是方才凝结在他脸上的鼻涕、口水都融化的缘故。

      「您这个样子走出去…没有被当成怪物就该偷笑了呢。」女老闆强忍住笑意,转身走进店里,準备打盆清水过来让人洗脸。

      萨尔斯听完,忍住不伸手拿起一旁的衣物擦脸的冲动……

 

 

      利用女老闆热心打来的清水与毛巾将脸上全部擦乾净后,萨尔斯才刚抬起头来,就看到老闆闪亮亮的双眼!

      「哦~真的是帅哥耶~」老闆情不自禁的夸讚一句,还伸手摸向萨尔斯的脸。

      「刚刚不还说我像怪物吗?怎幺一下就变卦了呢?」萨尔斯挂上招牌笑容,并巧妙的闪过女老闆的鹹猪手。

      「唉~年轻人怎幺能这样爱计较的呢?」

      「是妳先伤害到我幼小心灵的。」萨尔斯双手摀住心窝装出非常痛苦的模样:「好啦不玩了,我有点好奇墙上的那套衣服是怎幺回事?」随后指向墙上那套里昂的衣服。

      「那套衣服?那是一位客人找我订做的,因为我自作主张多做了一套,所以就留在店里展示了。」

      「那名客人很特别吗?为甚幺要展示他的衣服呢?」

      「嗯嗯,长得很像女孩的男孩子,还以为会跟外表一样可爱的,却总是爱出言损人,可是实际上又是口是心非的,挺让人哭笑不得的。」女老闆回答:「开玩笑的啦,因为他跟另外两个人是我们卡那西镇的恩人,所以才保留下来的。」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吶…我还有事情要办,先走啰。」萨尔斯点了点头,随后离开店里,离开时不忘向老闆挥手道别。

    

    

      买到御寒衣物之后,萨尔斯终于可以安然走在雪风飘荡的街道上,一边踱步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象。

      有人来来往往的搬运建材,有的爬上爬下架构砖瓦,有的则在底下监督众人的动作,不管男的女的,这座小镇的人依旧埋头在繁忙之中。

      萨尔斯在路上逡巡直到镇上的使馆。这才停下脚步,打量一番后才走上前去……

      「这不是萨尔斯骑士吗?怎幺会想到要造访卡那西呢?」站在门外的卫兵一看见来者是萨尔斯便走上前来打招呼。

      「我当然是有事情要办才会来这冷得要命的地方啊,你们以后还得多待一段时间真是辛苦了呢。」萨尔斯伸手拍了拍两名卫兵的肩膀,随后问说:「请问波斯提夫先生在吗?」

      「主人正在里面批改公文,需要为您通报吗?」

      「不用劳烦了,我进去吓吓他,给他个惊喜也好~」萨尔斯说完,便走向使馆的大门,谁知道……

      「那…非常不好意思,也请先出示证件让我们知道你的真实身分好吗?」

      「我们这也是在工作啊。」

      两名卫兵将萨尔斯拦了下来。

      「我这张俊美的脸孔还不足以代表我就是萨尔斯本人吗?」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需要的是身分的证件。」

      「对啊,听说最近有人研究出怎幺让脸变成其他人的魔法。」

 

 

      萨尔斯最后只好花了些时间,拿出身为暗夜骑士的证明让那两名卫兵放行后,这才安静的潜入使馆里面。

      使馆里似乎没有什幺人在,静谧得彷彿针掉下都能听见一般。

      萨尔斯一路走到最顶层的最里面,最深处的房间里,伸手转动门把,露出些许缝隙,打算一鼓作气冲进去吓唬人的时候……

      「怎幺会想到要来卡那西镇呢?」背后,突然传来熟悉的人的声音,这吓得萨尔斯蹦起,差点摔倒在地!

      「你…你这家伙!别吓我好嘛!会短命耶!」萨尔斯立刻回嘴。

      「萨尔斯叔叔~似乎是你先打算要吓我的吧?」波斯提夫挂上和蔼的笑容回应。

      「哪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吓你了?」

      「双眼都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跟门外的两个卫兵打交道了,临时找不到证件还真是糗啊~」波斯提夫抿嘴轻笑着:「好了,所以叔叔您难得来访是为了什幺呢?应该不是想我才来的吧?」

      「说得我很冷血一样,我这次偏偏就是为了想你才来一趟的。」萨尔斯挺起胸桿,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气样。

      「大概是国王要你上来接公主回皇宫吧?」波斯提夫却不理会对方,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期间还低头看公文甚至啜吸咖啡呢。

      「你还真不给我面子啊…」

      「好几年前就给了,只是你自己扔掉而已。」

      「呃……」

 

 

      「…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看来国王真的被惹怒了呢。」

      「是啊,真没想到法鲁克会去踩他的底线。」

      「是叔叔你吧?国王居然想派你去法鲁克送死耶,只有一个人而已,不知道会挂成什幺样子。」

      「你这家伙…」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既然有这幺重大的『死』命,请早点去完成吧~回程再来找我聊天就好。」

      「你的话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啊…」

      「不过是发音不标準而已嘛~别这幺在意呀~」

      「我挂完法鲁克后,紧接着就是你了。」萨尔斯甩过头,伸手转开门把…一名女孩子顺着门摔了进来……

      「哎呀呀公主啊,偷听人谈话可是很不好的行为哦~」萨尔斯望着摔趴在地上的女孩,轻笑了几声后将其扶起。

      「我只是好奇萨尔斯叔叔在跟波斯提夫聊甚幺嘛。」公主拍了拍衣服上的尘汙后回答。

      「妳都听到啰,就是那样而已。」萨尔斯摆了摆手,回答完后板起脸孔:「还有啊,我说过很多次了,要叫我哥哥!什幺叔叔、伯伯的,年纪轻轻都被妳叫老了。」

      「可是波斯提夫也叫你叔叔啊。」

      「我…」

      「那是因为他够老,妳也才十六岁而已,被妳一叫都显得我老了!」

      「那是甚幺怪异的逻辑啊!」

      「唉…这两个人一见面总是要大吵一番才过瘾……」一旁,想插嘴却无法加入话题的波斯提夫只好再度啜饮咖啡,随后低头审视公文……

 

 

      「妳说妳想跟我去法鲁克?妳脑袋还正常吗?不都知道我要去做什幺了?那里可是会很危险的耶!」萨尔斯与公主之间的斗嘴,一直持续很久都还没停歇下来。

      「有什幺关係嘛!反正还有叔叔跟圣棠他们在啊!」

      「哥哥我还要办事情,没空带着妳这个拖油瓶!」

      「谁要你带啊!我只是要去找圣棠而已!」

      「我带妳就算了,那个只会关心胧的三脚猫更不会注意妳的安全呢!」

      「不要说圣棠的坏话!妳这个笨蛋叔叔!」

      「哦?刚刚本来还想带妳去的,不过妳既然都叫我笨蛋叔叔了…那还是算了吧~」

      「哼!谁怕谁啊!大不了我自己去而已,我才不需要你帮忙呢!」

      「那我走啰~波斯提夫,我晚点再来找你泡茶哦~」

      「嗯嗯,慢走不送。」波斯提夫只有举手挥挥,连头都没从公文上抬起来。

      「好…好啦等我啦!别走那幺快啦!笨蛋叔叔!」公主看萨尔斯果真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这才乖乖认错跟上去……

      「果然,这次还是公主输了呢。」波斯提夫放下杯子,提笔书写公文:「虽然法鲁克会危险…但有萨尔斯跟圣棠在,应该是不会出什幺问题的吧?最重要的是…我终于可以安静下来,好好批改公文了。」

 

 

      萨尔斯带着公主走出卡那西,笔直朝向法鲁克的位置前进……

      「叔叔,你走错地方了啦,法鲁克是在东北方。」公主跟在身后,手上拿着指北针与地图纠正萨尔斯错误的方向。

      「我一直都是随兴行动的哦~说不定我会一时兴起把公主您孤零零的丢在大雪元上哦~」萨尔斯转过头来,以非常闪耀的笑容对公主说道。

      「反正你一定会心软掉头回来找我的。」公主耸了耸肩,丝毫不以为意。

      「呿,猜得真準…」萨尔斯啐了一口,随后乖乖照着公主所指的方向行军。

      「不过,我爸爸真的很狠心呢。」公主将手上的东西收回空间项鍊后,走到萨尔斯身旁。

      「还不都是因为妳,妳看看妳爸多疼爱妳,妳就偶尔陪他吃吃饭、聊聊天、逛逛街咩,省得他一天到晚找我哭诉妳多叛逆、多刁蛮。」

      「我才不要,每天都得乖乖待在皇宫里,被一堆人管、一堆人念、一堆人跟、一堆人看,都快待到罹患精神病了。」

      「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国内多少女性都想要有妳这种生活呢。」

      「那让她们进去被管、被教、被啰嗦吧,不用多久就会哭着要离开了;就算是叔叔你也会抓狂的。」

      「哪会啊~我一直以来都是把皇宫当自己家在走啊~」

      「想像一下,一天到晚都要跟我爸聊天?」

      「…饶了我吧。」最后,一想到平常话不多的国王突然开口稀哩哗啦硬塞了一大堆话到脑袋里的画面后,萨尔斯举双手投降……

  • 名称:焦急的罗曼史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49: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