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超清

      圣棠花了些许时间,这才将整碗苦不堪言的汤药通通灌进胧的嘴里,数十分钟来所虐待的东西,除了舌头还有羞耻心……

      用嘴餵药虽然是胧自己开口的,但她以为圣棠会拒绝,但没想到对方还真的用嘴来来回回餵了十多次,既使房间里没有别人,但胧自己却越来越难按奈住狂跳的内心……

      几次之后,两人终于解决了汤药,而胧也因为滚烫容颜与苦涩汤药的双重煎熬下,头脑昏花,再度躺下去进入睡眠。

      圣棠拿起一旁的丝巾替胧擦掉额上冷汗,再替她拉上棉被,这才捧着空碗离开……

      「圣棠,你很高兴吼~」妮可从圣棠胸口飞来到左肩上,顶着和蔼的笑容说道。

      「嗯,胧被救回来了,这让我非常高兴。」圣棠点了点头;比起当初在法鲁克里受到的希望、绝望构成的无限打击,现在简直是天国一般的让他欣喜。

      「一直跟喜欢的人舌吻,很享受嘛~」妮可伸手拍了拍圣棠的脸颊……

      「如果不用尝那苦涩的药味,的确是挺享受的。」

      「太过分了啦!居然一口接着一口的亲吻下去……我都没能这幺享受过!」

 

 

      将碗洗乾净放好后,圣棠从房子侧堂的厨房走出来,来回巡视外面的雪原……

      刚来到这里没多久,圣棠就开始负责照料胧浸泡药浴,好几天的忙碌让他没有时间像现在这样停下脚步来深呼吸几口气。

      娜丝莉雅正静坐在三合院正厅的大门旁,任由寒风阵阵吹袭,她正试图从外界一切的侵扰中保持内心平静,以此磨练精神力量,为了以后的魔法之路奠定基础。

      里昂则在三合院的中央,挥舞着夏露迪耶,双手的动作是剑术的基础架式,平凡无奇的简单动作,却让里昂反覆挥剑无数次,很难想像平常对很多事情都不耐烦的里昂会自主做出这种了无新意的练习,这让圣棠对他多了一份新的认知。

      「小伙子,那女孩有乖乖把药喝完吧?」这时,老人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捧了好几箩筐的药草。

      「有。」圣棠点了下头,随后伸手接过那些箩筐:「让我帮忙吧。」

      「没想到你看起来呆呆的,还知道要帮助老人啊。」老人笑颜逐开,将手中的箩筐交给圣棠:「把这些都搬到那里放着,晚点就要熬第二碗药了。」

      「抱歉,之前因为太过着急,所以还没有向您道谢。」圣棠将药草放好后,对正在準备用具的老人说道。

      「谢甚幺?」老人取下挂在墙上的秤陀,一把把抓起各箩筐里的药草开始秤量份量……

      「谢谢您愿意帮我们治好胧。」

      「那你可别谢得太早,只不过是醒过来喝完一碗药而已,这样就能痊癒的话,那天底下就不会有病人了,那小姑娘现在的状况只能称作『病情好转』,距离痊癒还早呢。」

      「可是我相信您一定能治好胧的病的。」

      「随便你吧,别打扰我秤量药物,那小姑娘的身体还很虚,搞错份量都是个致命伤。」老人摆了摆手,随后聚精会神在眼前的秤量上……

 

 

      两人的对话停止了,但是圣棠并没有离去,反倒站在老人的身后,观摩对方的动作……

      老人斑驳的手,伸进晒乾的箩筐里抓出一把香味四溢的草药,放到秤陀上量测份量,最后再倒进旁边的药壶里,这样重複的量测、投壶数次后,老人才将秤陀挂回墙上,舀起一瓢清水倒入药壶中,放到灶上开始煎熬……

      「小伙子,你很闲哦?」

      「嗯?怎幺说?」

      「一直站在我身后看我配药,难道不闲吗?」

      「我只是从没看过像您这种医疗的方式,所以感到好奇。」

      「那你的好奇心还真强,能站在原地看我配药十几分而不敢到枯燥乏味。」老人摸了摸鼻头:「我治疗的方式的确跟一般医生的方式不同,平常的治疗是透过猛烈的药性来扼杀体内的毒素,而我的则是採摘各式天然药物,以其本身的药性来滋润病体,让病人的身体逐渐强壮,进而打败病菌。」

      「一般的方式,虽然治疗的速度快,但是治疗的同时也在对体质进行迫害;而我的方式,虽然速度较慢,但却能提升身体素质,能让身体培养出一定程度的抵抗力。」

      「原来如此,听起来是很好的治疗方式呢。」

      「就是这样,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就回去照顾你的小女朋友吧,我还要照顾这锅药壶。」

      圣棠依旧站在原地,确定老人没话要讲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你要是真有兴趣的话……等我煎好这碗药,再教你。」圣棠人才刚走出厨房,老人的声音变传了过来。

      圣棠回头望向老人,老人低头煎熬汤药的身影刚方才一样。

      「嗯。」

 

 

      圣棠回到房间内,细心照料床上刚入睡的胧,胧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看来她正有个好梦;伸手整理散乱的髮丝,拉齐紊乱的被褥,胧偶尔会翻身把圣棠整理好的睡姿打乱……

      但圣棠却不生气,再次整理胧的睡姿,毕竟,跟数天前那几乎连动都不会动的胧比起来,现在的她已经有活力能动弹了。

      想到这里,圣棠的脸上就浮现出安逸的笑容。

      「哪,圣棠,我想不透,你学那个老人的医术要做甚幺?你的职业是骑士不是医生耶。」妮可发言问道,一直观赏眼前这副恩爱的画面,让她很难沉住气来。

      「但是…胧并不能够随意对自己使用治癒术,要是哪天又变成现在这样的话……」

      「都只会替胧着想……偏心哪~」妮可厥嘴道。

      「小子,确定要学医术吗?」这时,老人走到房门前,对圣棠发出最后的确认。

      「嗯。」

      「…跟我过来。」老人仔细端倪圣棠一会,最后才开口。

 

 

      老人带领圣棠走进另一个的侧堂,里面摆满许多书柜,柜子里排满书籍;在深处有个书桌,桌上放着一个有雕花装饰的盒子,老人来到桌前,将盒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那盒子里装的东西是几本已经泛黄斑驳的书,装订的方式跟一般看到的牛皮纸捲不一样,而是用绳子装订成厚厚一本的。

      「这些就是我的医术精华。」老人将那几本书交给圣棠:「你学会的话,大部分的病对你来说就不过是小问题了。」

      「不用交给我,我留在这里的期间翻阅就可以了。」圣棠看老人把书递来,大有赠与的意思。

      「收下吧,反正我都学完了,赠与给你也没关係。」

      「学完了?」

      「嗯,这些医书是我以前行医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典籍,并不是我自己钻研出来的;你拿去之后,不管要学不要学,记得找个心术正常又对医术有兴趣的人,把这些典籍继续传授出去。」

      「嗯,我知道了。」

 

 

      收下那些书籍之后,圣棠回到房间就开始翻开来阅读……

      那些书的内容各有不同,有一本说明怎幺从病人的哪些部分判断病情,还记载食物的五色、五味所对应到的五行与脏腑,有哪些身体上的反应代表哪些器官有问题,而又该用什幺样的东西进行治疗。

      另一本,上面记录的是各种植物、动物甚至是矿物的形状、效用、生产地……等。

      第三本,纪录的是各种病态的名称、症状、治疗方式、该注意的要点。

      第四本,书写的是各式汤药的材料、药效、能治疗的病情…等。

      第五本,刊载出一些能够使用的器物以及使用方式。

      第六本,上面的内容是人类身上的所有经脉与穴位,还有刺激各穴位所能获得的效果。

几本书籍,圣棠均先翻阅一些,知道个大概后,再挑出一本适合初学者的读物,开始安静的阅读……

 

 

      虽然上面记载的东西看起来挺複杂的,但只要归纳跟理解之后,其实也不算难学,而且书上的内容写得简单易懂,所以也不用太过费心去理解,只要慢慢阅读下去,就能够读通了。

      拥有过人学习能力的圣棠,在翻看这些书的时候,双眼只要将上面的字句扫描进脑海里,就能清楚的知道那些道理是怎幺回事,而实际的动作又该怎幺做……

      「哦?你已经看得这幺多了?都看得懂吗?」老人走进房里,手上捧着刚熬好的汤药走来。

      「不晓得…是不是了解不深的关係,能很清楚的从这些字句里获得知识。」圣棠将书本收进空间腰带里,伸手接过热烫的汤药。

      「能看懂的话,就不会有问题了…有问题要问吗?」

      「没有。」

      「看来你不仅是读得快,理解也很快呢。」

      「谢谢夸奖。」圣棠微笑着点了头,并将胧搀扶起来:「胧,喝药的时间到了哦。」

 

 

      胧缓缓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圣棠手里那碗漆黑如墨的汤药,正皱眉打算开口拒绝喝药的时候,却看到圣棠已经自动把药含在嘴里準备好了!

      那片温热的唇正在缓缓靠近过来,无形之间酝酿的诱惑瞬间爆发,让胧不由自主的贴上前去……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喝个药还要嘴对嘴,喝下去都不知道是药还是口水了。」这时,一位老人拿着一整个托盘的东西走进房里,看到圣棠与胧的吃药方式后便损了一句。

      胧一听,立刻转开羞红的脸,她因为羞腼而不敢喝药了!

      老人拉出椅子坐下,将托盘上的东西一个个放到桌上,等到动作都结束之后,转头看向两人……

      「快点把药喝完吧,不然也先把那小伙子嘴里的药吸走呗,我还等着要教他怎幺製作药丸呢。」老人咋舌一声,似乎看得不耐烦了。

      「可是…可是……」胧试着反驳,却怎幺样都被羞腼堵住口……

      「可是甚幺,要就快,别爱吃又装娴雅。」老人摆摆手,接着移开视线,不再看两人。

      听到这里,胧低下头来,有别人在的时候,她就很难抛开心中的最后一道矜持……

      但是,圣棠却主动以双手捧起胧的脸蛋,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这个举动让胧的脸颊瞬间翻红;将含在嘴里的汤药通通灌出去后,两人这才分开。

 

 

      圣棠再次舀起一匙的汤药,準备含进嘴里时,却被胧伸手制止了……

      「病人就该乖乖喝药,乖。」圣棠以微笑面对胧的犹豫脸色,随后又继续动作……

      「我…请让我自己喝吧。」终于,胧的慾望败给矜持。

      「嗯,还很烫,小心别烫到舌头。」圣棠将碗递给胧后,起身来到老人身边:「我好了。」

      「哦?难得那小姑娘能自己喝药呢。」

      「这是第二碗吧?怎幺说是难得呢?」

      「第一碗药,你们两个就要嘴对嘴花了十几分钟才喝完,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把时间花在喝药还是亲嘴了,我行医至今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非得要嘴对嘴才会乖乖把药喝完的病人。」

      「胧只是偶尔想撒娇而已。」

      「一个病人还想着要撒娇,那你们平常是不是都撒到床上去了。」

      「您猜得真準,我们平常的确都是同床共枕的。」

      「…哼…哈哈哈!不愧是年轻人,精力真旺盛,老夫佩服佩服。」

      正在床上喝药的胧,听完两人的对话后,差点把满嘴的苦涩通通喷出口了……

 

 

      圣棠拉张椅子,在老人身边坐下,等着观摩老人待会要展现的製药技术。

      「我现在要教你的是怎幺製作药丸。」老人伸手沾黏碗内的蜂蜜水:「蜂蜜与水的调配比例,书上有记载,而蜂蜜也是较不会引响药性又具有黏性的辅助品,能够将捣碎的药粉凝结成丸。」

      老人将碗内的各种药粉通通倒进蜂蜜水中,接着开始搓揉将各药材平均混和起来,让原本集中在一处的药粉通通散布均匀;之后,老人将药团分揉成数条药条,接在慢慢将药条分揉成数颗小药丸。

      「这样就可以了。」老人将药条平均揉成各药丸后,对一旁的圣棠说道。

      「原来如此,跟我原本想的製作方式有些不同呢。」圣棠看完老人的实作后,伸手将药丸拿起来观赏一下子:「不过这些药是要给谁吃的呢?」

      「是要给你的小女朋友,看她很不想喝苦汤药的样子,所以製作这些吃起来比较顺口的药丸给她。」

      「听到了吗?胧,妳可以不用再喝苦涩的汤药了。」圣棠听完老人製药的动机后,马上转头望向床上的胧。

      「可是这幺一来…我就不能假公济私了……」胧给了圣棠一个微笑后,把接下来的落寞神情送给一边的墙壁……

  • 名称:最后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3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