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4电影下载超清

      天空中,几只纯色的白鸽振翅翱游着,从寒气逼人的冻原上一路飞向气候宜人的赫薙原森,最后进入艾因赫伦;底下闪逝的景物,从房舍、街道、城墙到雪原,接着再从雪原、树林、绿地、城墙、街道、住屋一直来到了城堡。

      到达皇宫的一处房间外,几只白鸽拍拍翅膀,降落在阳台扶手上,等着哪个人能取下、阅读其脚上所绑的信件……

      沉静的大门敞开,一名身戴整齐的男子走进来,他将头上戴的王冠、手上拿的权杖、背后挂的披风通通解下放到一边,来到阳台,伸手将信鸽脚上的信件一一取下。

      几名白鸽将信件交出去后,一一展翅、扶摇直上,直到广阔的蓝天中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为止。

      国王目送信鸽离去后,这才将手上的信件一一摊开阅读。

      敬爱的国王陛下,微臣将向您报告与法鲁克协商的结果──

      此次的结果以失败告终,而且这次的出使恐怕将是两国之间的最后一次来往。

      在会议上,因为我国长年秉持的方针,以及这次与各国发送请求的原因被对方戳破,再加上其余原因,我等只好选择压低姿态好继续协商……

      但是法鲁克王开出的条件,却是我等始料未及的联姻,我想,对方可能是想藉此,让我国唯二的王位继承人都到法鲁克,再藉此谋害王子,以此夺取赫薙国的王位继承权。

      一想到此,我等便禁不住怒髮冲冠,撕破双方颜面。

      我等有辱王命,破坏两国之间的和气,在此请求国王降罪。

      赫薙国王─李喜德在看完第一封信后,接着翻看第二封、第三、第四、第五封,五封信分别是五位使节各自书写的;只要有使节出使,回信报告都会由各位使者各自书写,这除了避免信件遗落之外,还为了避免有心人士从中作梗。

      五个人的内容,语气与措词各有不同,但是内容描述与结果呈述却都相同。

      「果然…跟我所猜的结果差不多啊。」李喜德闭上眼睛、仰头吁气:「那个贪婪的自私鬼,还想着要夺取人类第一强国的名号…为此居然敢动脑筋到我的儿女身上,既使面临局势也毫不犹豫的选择利益,法鲁克那家伙真的没想过妖精若打进来会造成什幺样的后果吗?」

李喜德看起来非常头疼,将手中的信纸放到桌上,坐下来伸手搓揉额头……

      「真难得看见你伤脑筋呢~」房门被打开,有人走进国王的寝室,甚至以非常轻率的口吻向李喜德说话。

      「说什幺话,我一直都很伤脑筋呢,像是不听话的儿子、喜欢离家出走的女儿,不管哪个都让我头痛得要命。」李喜德抬头望向已经坐在床上的男子:「我又不像你啊萨尔斯,没有公务要处置、没有臣子要管理、没有儿女要担心,自由自在的想去哪就去哪。」

      「谁叫你要当赫薙国王啊?外表风光、内心哀伤,赶快娶个新老婆来服侍你啦,整天回来没人可以发洩,自己要独守空闺又喜欢唉唉叫,很烦的耶。」萨尔斯露出一副非常不耐烦的脸色回应国王。

      「没办法啊,我长得不帅,又没有什幺才艺,哪有人会喜欢我?」

      「你自己揹个徵婚的牌子到街上晃一圈,我就不相信没有。」萨尔斯摆摆手,伸手托腮摆出了无兴趣的表情:「没才艺?字迹龙飞凤舞、阅读一目十行、思维高人一等、知识学富五车、体格秾纤合度、体力充沛旺盛、剑术屈指可数……集万般才能于一身,你确定没人喜欢你?」

      「努力治理国家、阅读诸多公文,几年下来要有这幺点能力是正常的啊。」

      「你是国王又不是将军,不用保家卫国的你练就一身好功夫做什幺?你说啊、你说啊。」

      「别说这个了…」

      「还说别人不喜欢你,你看看你桌上放了多少情书啊?」

      「这几张?这是使节们的协商报告。」

      「不是你面前的那些,是旁边几叠厚得跟山一样高的那些。」

      「呃……」

      萨尔斯与李喜德之间一言一语,来往交谈中伴随着欢声嘻笑,宛如在场的两人并不是骑士长与赫薙王,而是久未相逢的知心好友般。

      「果然哪,那贪婪无度的法鲁克王肖想娶你那如花似玉的公主。」

      「是啊,长得是挺不错的,但就是刁蛮又叛逆,美轮美奂的皇宫不住,偏偏爱离家到外面争风吃醋。」

      「谁叫他的父王忙于公务,连一丁点的父爱都不愿意施捨。」

      「我有啊,我近年来天天抽空找她散步、吃饭、洗澡、睡觉,是她都不要的耶。」

      「你个死色鬼,你女儿都十几岁了还一起洗澡睡觉,是我、我也不要!」

      「真不晓得那种讨人厌的小女孩有谁喜欢……」

      「我想想…北方的法鲁克王啦、南边的坎夫王啦……」

      「可是法鲁克王却胆敢向我们提出联姻的请求,看使者们回函来说,他们甚至还有羞辱我们的发言、意图与作为。」

      「我想也是,他们不是一直想要坐上人类最强国的宝座吗?就是意图太明显,行事也太高调了,让人很反感。」

      「是啊,与他们撕破脸也好,先王他们一直忍耐法鲁克很久了,现在又意图染指我赫薙国,这些还不打紧,居然还把脑筋动到我可爱的儿女头上,这就非处理不可了。」

      「怎幺处理呢?不会是派人刺杀法鲁克王吧?」

      「不,我打算做得更绝一点。」

      「那幺,东方战线怎幺处理呢?」

      「我们自己就有能力抵御半精灵了,会请求援助只是为了藉机防止他国侵扰我国边境,现在诸国都派兵帮助了,那我们只要给法鲁克一个强烈打击,其他有心侵略我国的人们就会因为害怕而不敢轻举妄动了。」

      「原来如此,看来你似乎决定好了?」

      「嗯,在明天早朝之前,我会再三思量,想想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避免多余的后续事情发生。」

      「若需要的话,再通知我哦~当然,要有意思才行啰~」

      「我知道,唉~要是可以的话,真想直接派你去扫蕩半精灵……」

      「可以啊~虽然这样会太明目张胆就是了。」

      「不行哪,我会担心。」

      「安啦,我可是天下无敌的。」

      「不是担心你啦,你离开的话,我会没有安全感……」

      「你个死变态,难怪你女儿不要你,给我滚!」

      夜晚,李喜德座守在房间里,桌上的烛光闪烁妖异,而在桌前的国王依旧专心动笔,一一批改眼前待审的公文;字里行间,每字每句的进出都是对头脑的操劳……

      吸收、转化、理解,之后思索再拟定方案去应对;虽然是静坐在桌前、椅上,但是疲劳的累计却远远高出估量。

      但此刻的李喜德,其思绪不仅是专心于眼前的公文上而已,其脑袋还在思考其他的事情,比公文还要重要的事情……

      法鲁克王的协商失败,比起失败,成功会更让他感到惊讶,所以他不会特别去留心;但是现在麻烦的问题,在于我方离席的态度过于强硬、火爆……

      要联姻,考虑到其他条件的话,绝不可能允诺,这等于是把自己疼爱的两个儿女还有王位继承权都暂时交给对方,而对方只需要拨出一丁点的兵力而已。

      利益权衡后,不可能会答应对方的要求,但是使者们在会议上最后给的却是撕破双方的脸……要是被对方抓此大作文章,联合其他国家来纠缠赫薙国的话…不仅会影响到国内的军民百姓,还可能被东方虎视眈眈的半精灵趁虚而入……

      赫薙国身兼维持人类自身的和谐,与抵御半精灵的重要使命,其他国家多多少少就该有所意会,但依旧有法鲁克王那种该死的混帐想着要争夺无谓的名誉与权力!

      这种时候不联手对抗半精灵就算了,就算想着要侵扰赫薙国也就罢了,但那种无德无能又贪得无厌的混帐家伙居然敢肖想我惹人疼爱的赫薙之花!

      一想到这里,李喜德愤恨的重重拍击桌面,将手中正在舞动的笔拍成好几段……

      隔天早晨,赫薙国的王公大臣纷纷汇聚到艾因赫伦北区的皇宫,準备召开每日例行的朝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应该到来的人一个个就位,所有人翘首期盼,只剩理应坐在最前方王位上的李喜德;金黄色的光芒从窗户间穿透进来,照亮气派的大厅与所有人,而现场的骚动也逐渐攀升……

      国王,每天都一定会準时到达的人,今天却迟迟未现身,会不会是发生了什幺变故?

      大臣们交头接耳,彼此低声询问着,甚至还有人提议要去国王的寝室查看情况。

      就在众臣即将起身行动的时候,厚重的大厅之门被敲响,引动所有人转向凝望入口,是迟到许久的人影!

      李喜德穿戴整齐,跟平常没什幺两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脸上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还要严肃许多。

      看到国王现身,众臣的纷扰在三秒之内沉寂下来,众目所望的是同一个焦点;李喜德等到大厅都安静下来后,这才不疾不徐的朝着王位走去……

      每一步,缓慢而致行云流水……

      每一步,简单不失雍容华贵……

      每一步,轻灵却又沉重无比……

      从大门到皇座一百尺左右的距离,李喜德却花了比平日更冗长的时间,但是,在场的所有人,没人发出怨言、没人露出随兴。

      早在国王迈步的时候,他们就立刻回位,正襟危坐的目送李喜德走完这不短的距离;就算没人开口说话,诸位臣子也知道现在的他们应该要做什幺,也知道现在的他们不能够做甚幺。

      因为眼前的国王正火冒三丈,要是不小心触怒了他,就是犯了滔天大罪!

      来到王位前,甩身坐下,李喜德的双眼来回扫视眼前的上百位的臣子。

      「众臣,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不久前有派出一队使节去法鲁克协商吧?你们也应该知道两国之间长久以来一直处不来吧?」李喜德开口,语气与平常的和蔼不同,是大家鲜少听过的愤怒。

      众臣没人回答,他们都知道,坐在前面发话的王也明白,这句话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为了接下来的言语所做的铺陈。

      「出使的结果已经回来了,就在这里。」国王说完,拿出五封信纸扔向底下:「在会议上羞辱我方使者,有心嘲笑我国的无能,还以联亲当作唯一交涉条件,藉此得到我国继承权、这……众臣能否忍受?」

      「法鲁克认为我国无能管理人类诸国、不能抵御半精灵、只剩下大片江山能够赠与他们,再这样简而言之,你们觉得如何呢?」李喜德再次开口询问底下的死寂,得到却也是同样的鸦雀无声。

      「先王一直忍受法鲁克,无论是檯面上的无礼还是私底下的动作,长久以来,不管对方的动作怎幺明显怎幺贪得无厌,只要他们没有危害到我们,我们都可以忍受,但这一次,他们却把矛头指向了我国的皇位继承权,这我无法忍受!」

      「既然他们在协商的会议上,嘲笑我国的无能,那幺我决定……一个人,就只有一个人!我只要派出一个人去给予他们惨痛的损害以示警告!」

      在广阔的空间里坐满了近百的众臣,却只有李喜德一个人在演说,前面的愤怒与底下的沉寂,所有人都闭上嘴巴让本该商议的议题成为独白,让诸臣的议事厅成了国王个人的演艺厅……

      李喜德的话说完了,他在等待底下的人反驳,现在的他是愤怒的,缺少冷静的他需要有人来制止……

      但他期望的人始终都没有出来……

      「萨尔斯。」李喜德闭上眼睛,呼唤了好友的名字;他明白,自己说出去的决定多幺残酷,但是……

      君无戏言!

      「在。」萨尔斯的声音,从大厅的门口传来,他跪在地上,等待国王的发落。

      「我相信你办得到的。」李喜德做出了选择,他所选定的那个人,就是萨尔斯。

      「请问我王,目标与目的为何?」无情的声音,让萨尔斯嘴上昂扬的笑意昇华成了最美的残忍。

      「法鲁克城─破,法鲁克王─死。」

      「我知道了。」萨尔斯回答完,挺身走出大厅……

      「对了,吾友,有另外一件事情要麻烦你。」李喜德再度开口把人叫住。

      「请问还有什幺命令需要我执行呢?」萨尔斯华丽的迴身,再度跪在地上听后差遣……

      「…我那刁蛮的女孩现在人在卡那西镇,麻烦你顺路把她带回来。」李喜德脸上的冷漠瞬间融化,变成苦笑与不好意思。

      「…我知道了……」萨尔斯脸上浅淡的笑容,也在听完话后,瞬间沉下…成了无奈……

  • 名称:mp4电影下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