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英雄超清

      初次造访陌生的城市,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圣棠的脚步并没因此显得迷惑困顿,他明白,时间继续拖延下去的话,胧的身体就会一直恶化,直到最后……

      造访许多病院、叨扰许多医生,得到的却都是同样的答覆─无药可救。

      一次次、一句句都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对圣棠来说却是痛彻心扉的宣判,无情的审判一遍遍在耳中震荡、在脑中迴响,伤害的对象不仅是胧的身体,更是圣棠的内心。

      不清楚是第几个医生宣判了…

      不记得是第几家病院登门了…

      不晓得是第几次夺门而出了…

      不知道是第几步奔波迈出了…

      圣棠没有顾忌体力丝毫,紧抱胧在怀中,一路、一步、一分、一寸的踏遍了这首次造访的陌生城镇,为的就是能够找寻到哪个能让胧痊癒的或许。

      可惜,那个可能始终没有降临。

      每个寻觅,都是乔装的绝望,对心如死灰的圣棠泼出一盆盆寒霜刺骨的冷水。

      最终,圣棠回到一个广场,是他与使节团分手的地方,也是最初的起点,但是,心情早已迥然不同,抱着胧的双手紧握的再也不是希望……

      揹着里昂的娜丝莉雅赶了上来,来到圣棠身边,只能安静凝望着圣棠的身影,看不见的眼神、看不见的气场,只剩那痕嘴唇透露出来的无法捉摸。

      圣棠抱着胧,慢慢走到街道旁的椅子上坐下,压低的头,是他内心的写照。

      凝望怀中的胧,红润的脸蛋已被惨白霸佔,安逸的笑容也不翼而飞,痛苦的眉宇所构成的哀悽深深扎入圣棠的心,落地生根化作蔷薇紧紧缠绕着,无止尽的蹂虐着濒临崩溃的灵魂。

      伸手探去,高烧的体温已经退去,因为身体已经变得冰冷,远比周围的寒霜还要刺骨;胧呼出的气息也虚弱到几乎无法感觉到,虚弱、寒冷的鼻息,在圣棠的心里捲成漫天冰雪,让他止不住的摇头、颤抖……

      「明明还活着…为甚幺会没办法救?」圣棠握紧拳头,吐露出的语气是从没出口过的哀伤:「为甚幺没有任何医生可以出手拯救妳?妳明明就还有心跳…明明就还有呼吸…为甚幺会说妳没有救!?」

      「圣棠哥,不要灰心啊,一定…城里一定还有人能够救姊姊的,如果你累了的话,我可以去找…」娜丝莉雅蹲下身来,抬头仰望着圣棠,并出言打气道。

      「到底还有哪里…还有哪里有希望能够救她!?跑遍了法鲁克…踏遍所有医院、问过所有医生,得到的全都是同样的宣判…这要我去哪里寻找新的希望!?」圣棠摇了摇头,对着娜丝莉雅一阵咆啸,一口气将心中的绝望全部吼了出来。

      「可恶…还有哪里…还有哪个人…还有甚幺方法可以救她…?」圣棠屈伏着身躯,紧紧抱着胧,并不想将自己最牵挂的人拱手送给恶魔。

      里昂与娜丝莉雅只能站在圣棠身前,保持沉默的守望着圣棠……

      三人之间的这份沉默,充满绝望。

      「喂你们!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在这时刻,有几个人走上前来,大声咆啸着。

      「你们是谁?」娜丝莉雅转身望向这群走上前来的小队伍。

      「你们是外来的吧?那就让我告诉你们吧。」其中一人看里昂等人的服饰风格不一样,便猜出三人都是外国人:「我们是这座城的守护者,凡是这座城里的人都要付给我们保护费,不然都会被我们轰出去。」

      「哼,不过就土匪而已。」里昂冷哼了一声。

      「你说什幺!?」听到里昂的话后,那群人被激怒了!

      「算了啦里昂哥。」娜丝莉雅先是劝慰里昂,随后转头问那些人:「请问这座城最好的病院在哪里啊?」

      「哦,这位可爱的小妹妹倒很识大体啊,来让哥哥我带妳去。」看到可爱的女孩跳出来调停,那群人立刻露出贼笑。

      「娜丝莉雅,我有方法…」里昂抽出夏露迪耶:「把他们送去就知道哪间病院最好了。」说完,浑身爆发出震慑人的气息。

      「哦~这方法不错耶。」娜丝莉雅恍然大悟,随后翻手召出一发魔法。

      里昂、娜丝莉雅与那群人的争执立刻擦出火花,就算对方人多又有斗气,也不过是几名不入流的角色而已,战况从一开始就是一面倒的情况。

      圣棠依旧坐在椅子上,抱紧胧的双手从没有鬆懈过,内心逐渐死寂的他连眼前发生的争执都隔绝了;脑袋一片空白、内心一片虚无,整个人宛如石像般坐在椅子上……

      「这个小姑娘怎幺了?」一滩死水般的心,被一句话扬起波澜。

      「嗯…?」圣棠抬头,仰望着眼前的一名老人;老人的毛髮雪白,如廉布垂下的长眉掩去对方的双眼,仅能从缝隙中窥伺那双明亮的双眼。

      「这个病状…不太常见啊。」老人望着胧的脸,喃喃自语着。

      「您…是医生吗?您也是医生吗?」圣棠看对方低声呢喃着,口中叨念着几个跟病状有关的词语,让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也是一名医生。

      「哎,这可真不妙啊。」老人最后摇了摇头,转身走离……

      「为甚幺…难道您也认为胧没有救吗…?」看老人摇头,又转身离去,圣棠的心再度沉落无底深渊之中……

      「小子,要想医病的话就快点跟上来,她的情况危急,容不得拖延。」但这时,对方却转头对圣棠吶喊了一句,又回身去继续迈步。

      「有救…?您说胧有救!?」听到这里,圣棠立刻蹦起,抱着胧快步跟上去。

      「哪里昂哥,圣棠哥哥要走了。」娜丝莉雅注意到圣棠的动向后立刻向另一个人报告。

      「我知道了。」里昂点了点头,踏出幻影步掠过对手的身体,一把抓起女孩钻入人群……

      圣棠心中的死寂消失了,递换之的是炽热的希望与感激,这股动力致使他抱着胧,快步跟上前去,甚至还希望这名老人能走更快点;里昂与娜丝莉雅跟在两侧,他们虽然都有疑虑,但现在不管什幺都没有那句「有救」还要有吸引力。

      里昂更在身后仔细观察这名老人的姿态,第一眼注视到的外表落在对方的肌肤、髮色与神韵;这名老人的髮色银白柔亮,肌肤虽有老斑却不具皱纹,神韵更是一般老人所没有的精神、健康。

      第二眼关注的是对方的姿态,老人并没有拄着拐杖,也没有驼背更没有跛脚,走起路来甚至比壮年男子还要端正、稳健,颇有贵族的仪态。

      就里昂的观察,对方虽然来路不明,但应该真的有一套方法。

      三人跟着老人走进巷子里,走了一段距离、拐了几个弯道,最后来到一处死巷子里……

      「死巷子?」看到眼前的无路可走,圣棠等人显然都吃了些许惊讶。

      「这是在耍我们吗?」里昂冷哼了一句,语气里带有些微火气。

      但是老人没有回答,他伸手在虚空中画了几笔,空无一物的巷子里却逐渐显现出一道魔法阵,眼前的墙壁也开始幻化;灰濛的天空、雪白的建筑、白洁的雪地通通都消失无形,反倒有新的空间显现出来。

      整齐的书架、归纳的药草,透入雪光的室内呈现在魔法阵的彼端!

      「眼睛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啊,小朋友们。」老人转头对三人笑了一句,随后穿过魔法阵…

      圣棠毫不迟疑,立刻跟上前去;而里昂与娜丝莉雅则相视一眼,随后跟进。

      三人穿过魔法阵后,魔法阵与另一侧的画面立刻消失无蹤,变成了原本一无所有的坚硬墙壁与死路。

      穿过魔法阵后,三人感觉脑袋有瞬间的空白,身体也有瞬间腾空的感觉,再次意识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踏在方才看见的空间里了。

      「这个是…」三人诧异的呢喃着,这宛如瞬间移动的魔法是他们没有过的体验,更是这个大陆至今前所未闻的创举!

      「把那女孩放到那边床上,别拖拖拉拉的。」老人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

      听到老人的吩咐后,圣棠立刻将胧安放到房间里的床铺上,等待下一个指示;娜丝莉雅也立刻抛弃心中的震撼,跟来到床边等待指示。

      里昂回头望了下背后,魔法阵的光芒逐渐黯淡,阵式与上面的文字也消失不见了;里昂看了看,只是感到新奇,随后跟到圣棠身边去。

      「请问您真的能治好她吗?」圣棠望着老人匆忙的背影,将心中最大的疑惑抛了出去。

      「我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个症状,不过我想应该可以。」老人依旧忙碌着。

      「您为甚幺愿意伸手帮助我们呢?」圣棠继续询问道。

      「为甚幺啊…」老人沉思了段时间:「我年经的时候,跟一个行医的朋友立下比试,要看谁医治的疑难杂症最多、最奇怪。」

      「原来如此。」圣棠点了点头:「请问您有什幺作为医疗的条件吗?」

      「你们不用担心,因为已经有了」老人起身走过来:「这个女孩的病状够奇特、够严重、够难度。」

      「…嗯。」圣棠听完,无言的低下头。

      「这…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

      「你们,先把这女孩身上裹的厚布都解开,这样我没办法下针。」老人走过来,手上拿着一个布质的卷轴,他解开绳结,将其展开,里面装满一根根细小且形状有所差异的针。

      「下针?」圣棠发出疑问,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但另一边,娜丝莉雅则开始动手将胧身上保暖的衣物全数解开,只剩下最初的祭司服。

      「她浑身都有病灶,我看是因为伤口受到感染后又被用治癒术治疗好才会这样的,因为病菌还没隔离就被包在体内的缘故。」老人坐到床边,一手捻起银针,一手放到胧身上。

      「你要做甚幺!?」看到老人有意扎针到胧身上,圣棠便打算出手制止。

      「我要透过针灸缓和病菌的侵蚀,延长她身体败坏的时间,不然她撑不到第一帖汤药熬好。」老人回答一句:「要我治疗的话就照我的方法来,不然就带着她离开。」

      「呃…」圣棠听完,缓缓收手…

      「虽然治癒术将伤口癒合会让病菌无法隔离出体外,但那对一般人来说并不是问题。」老人一边下针,一边解说:「人都有抵抗力,可以避免一定程度的病菌侵蚀,但这女孩的抵抗力却低得吓人。」扎下一针后,又捻起一针、再度下针。

      「人的抵抗力会被病菌磨练而增加,所以是随着时间强化的,但这孩子可能从没生过病,所以免疫力也没受磨练,才连这种程度的风寒都抵抗不了;我猜是体质有所骤变,让她外强中乾,受不了病菌摧折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而且这体质差劲得连药都不能随便下,药力太强的话,先毁掉的不会是病菌而是她的身体,这才是麻烦的地方。」

      「原来如此…」圣棠听完后,低下头去思考…

      这里只有圣棠一个人知道胧是龙族的事情,也知道胧是受到封印才会变成人类的事情,听完老人的讲解后,他才想到这件事情。

      如果是身强体壮的龙族,肯定不会像人类一样时常抱病;可是胧却又被夺去龙族的能力变成人类,体质从龙变成人的话,的确是大幅下滑没有错。

      而胧的人类年龄也越过了生长期,无法增长的体质只要受到病菌侵扰的话的确会垮掉。

眼前这名老人在医术上真的具有一定的能力,看来胧是真的有希望了!希望重回圣棠脸上,让他的双眼再度充斥精光!

      可是当他一看到胧的身上扎满一根根银针之后,内心又再度痛得柔肠寸断……

      「好了,这样应该能撑一段时间。」老人站起身来,漫步走出去:「你们没事的先出来吧,这女孩需要静养。」并对房内的三人叮咛道。

      里昂率先走出房间到户外去,而圣棠与娜丝莉雅则继续守在胧的身边……

      「哦对了,两个小伙子,来帮忙準备洗澡吧。」老人突然想到甚幺,立刻对两个无所事事的少年吩咐道。

      「我不用了。」圣棠回绝。

      「洗澡的事情你自己解决。」里昂同样。

      「这是要帮那个女孩準备的,还想不想救人啊你们?」

      「马上来。」圣棠听完,立刻起身走出房间,顺手拉过一旁的里昂……

      圣棠等人目前所在的地方是极北冻原上的某处山脚下,老人的这栋房屋是未曾见过的建筑风格,只有一层楼,屋顶不是方正的而是瓦片编织成的尖顶,而正房两边还衔接左右两栋房屋,呈马蹄的形状坐落在雪原之上。

      三栋建筑所围出的空间里,摆着许多竹子编织成的架子,架上摆放一篓一篓的乾燥草药,为迎面而来的风披上一层草药香气。

      圣棠与里昂,照老人的吩咐,将一个大木盆搬到外面的空地上,灌水、起火,準备让胧进去沐浴;圣棠又另外搬来竹子与布幕,在木盆外架起围幔,避免胧的春光外洩。

      在圣棠忙碌的时候,老人也没闲着,他开始拿起里里外外的各项药草来秤重、捣碎、处理,最后通通倒入水里,让乾净的水变成一锅药草浴。

      「这样就可以了,把那孩子泡到水里吧。」老人处里完所有的药草之后,对圣棠下达心的指示。

      「这样泡…有用吗?」对眼前这种前所未见的治疗方式,三人都感到疑惑。

      「这孩子昏迷成这样,一般药物根本吃不下,所以才用药浴法,让吸收药性的水会透过肌肤吸收进体内。」老人解说开口解释道:「随你们信不信,反正我只损失几根柴火还有几两重的药草而已。」他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管老人爱理不理的样子,别无他法的圣棠也只能照做了,再说,对方能够分析出胧的病状,能知道身体状况就更能对症下药。

      圣棠抱着病恹恹的胧走入布幔中,而娜丝莉雅也跟在身边;两人进去后,将胧身上单薄的衣服脱去,把其轻柔的放进药浴之中……

      「这样就可以了吧?」将胧安然放好后,娜丝莉雅鬆了口气。

      「妳要早点好起来哦…」圣棠伸手抚摸着胧的脸蛋:「妮可说的没错,是我…害妳的笑容被病魔夺去…」他喃喃自语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失落…

      「我先出去了哦。」娜丝莉雅看到这一幕,轻声告知完后便站起身来……

      「明明说过会保护妳的…但是我却……我真没用啊……」

      娜丝莉雅将脑后听到的一切通通抛除,她知道现在的时间与空间是属于他们两人的,而身为外人的自己,必须离开,让那两人独处。

  • 名称:厕所英雄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