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法超清

      宏伟的城就座落在雪白的地平线彼端,那是使节团这次出使的目的地,也是能够为胧带来生机的城镇─法鲁克城;眼睛看见,不代表已经到达,圣棠他们还要多走一段路才能真正抵达。

      圣棠拍打坐骑,希望能加快步伐,提早几分钟进城;虽然他不知道胧的病情怎幺样,但早一分治疗总是好的,哪怕是慢了一秒,都有可能致使病情恶化到无法治癒的情况。

      使节也试着激励其他人,想让全队能跟上圣棠的速度不致脱队。

      里昂与娜丝莉雅想说什幺,却打消念头,安静跟在圣棠身后;他们想出言劝慰圣棠,因为他前进的速度实在太快,已经有将使节团甩在后头的迹象,这可能会引人闲话……

      但想了想,圣棠不在乎的话,两个外人想再多也只是庸人自扰而已。

      加速奔驰到城门前,却因为速度太快而惹疑被卫兵拦下,这让圣棠脸上的不悦稍稍浮现出来……

      「停下来!」卫兵举起枪尖指向圣棠:「你是谁!来势汹汹的想做什幺?」

      「我是光明教会的惊雷骑士,我有一个病危的同伴需要进城急救。」救人心切却遇上阻拦,这让圣棠的脸冰冷起来;他一边说明,一边拉出代表身分的项鍊。

      「拉出一个没见过的项鍊就想假扮成惊雷骑士?」卫兵并不相信圣棠项上所挂的『雷之殇』;卫兵不相信是正常的,毕竟项鍊与惊雷骑士一样,四千多年来只出现过那幺十几次而已。

      「大名鼎鼎的惊雷骑士怎幺会离开教堂,抱着病人来访法鲁克呢?」其他卫兵也顺势提出疑问。

      他们认不出东西,却不代表他们不知道那个来历,他们想说鲜少现世的人物怎幺会突然来访?再说,圣棠刚刚匆忙的样子,再加上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与谈吐,让他们心生怀疑。

      「我们是赫薙国派来的使节。」还以为能顺利就医却被拦下来,这让圣棠怒火中烧,语气也因此更加冰冷。

      「三个小孩跟一个病人?是人类第一强国的使者?」卫兵瞥了眼圣棠、里昂跟娜丝莉雅,不以为意的冷哼一声:「如果真的是使者的话,有甚幺能证实身分的东西吗?」

      看完卫兵们的表态、听完他们的言语后,圣棠暗自咬牙切齿;能证明身分的项鍊没有用处的话,只剩国王写给使节的赦命书,但那个文书在使节身上,自己根本拿不出来。

      「哼,这群卫兵看来并不打算放行呢。」里昂冷哼了声:「要不要用我的披风去充当贵族呢?」

      「对方连惊雷骑士的『雷之殇』跟『紫雷』都不相信的话,你这件不知道所属的披风也不会有用的。」娜丝莉雅却指出问题,直接泼里昂冷水:「难不成要在这边拖到使节来才行吗?都已经来到这里了……」

      「怎幺样?东西拿得出来吗?年轻的使节们啊。」卫兵看眼前的人低声私语着,迟迟没拿出东西证实身分后,不耐烦的嘲讽了几句。

      「没有东西的话,就赶快回家去找母亲哭诉吧。」卫兵说完,用枪顶了顶圣棠的座骑,让髦驼自己转身走离。

      「可恶,要不是因为会造成麻烦的话……」圣棠的手紧握着紫雷的剑柄,极力压制自己的冲动。

      圣棠拉动缰绳,让髦驼掉头面向城门,再次引起那些卫兵的注意……

      「嘿你看,那几个小孩还不打算离开耶。」有卫兵向其他人提点着,还伸手指向圣棠等人。

      「他们还不死心啊?」有卫兵轻叹着气。

      「先不管他们吧,迟早会离开的,你们看,后面有一个队伍过来了呢。」有人则注意到后方正慢慢过来的队伍……

      从后面紧接而来的队伍正是赫薙国的使节团,使节注意到圣棠等人停在城门前没进去,便加快脚步过来……

      「惊雷骑士,您怎幺了吗?」使节上前来询问道,他知道圣棠迫切进城的原因却没有立即进去,这表示其中有问题。

      「我们被卫兵挡下来了。」圣棠以冰冷的语气回答。

      「我知道了,我去帮您解决问题。」使节点了点头,独自走上前去面对卫兵。

      「请停下脚步,您是谁?要进城做甚幺?」卫兵理所当然的走上前来阻拦,盘问以确定要不要放行。

      「我是来自赫薙国的使者。」使节向对方自报来历。

      「又是来自赫薙国的使者…」卫兵无奈的叹了口气。

      「怎幺了吗?」使节边问边作势摸索身上的物品。

      「你看到那三个小孩吧?他们刚刚也自称是来自赫薙国的使者。」

      「呵呵,他们可能有事情急着进城才不得已的吧?」使节轻笑两声,随后拿出一綑纸捲给卫兵:「这是赫薙国王亲笔的赦命书,应该能当作通行证让我们过吧?」

      「我看看…」卫兵打开纸捲,看了看后回答:「是的,法鲁克王国恭迎赫薙国的使节到来。」随后扯开喉咙大声宣明,并敬礼迎接那名使节。

      「后面那个队伍是我们的使节团,请让他们过哦。」使节接过卷轴,收好后望着圣棠三人并向卫兵介绍道:「哦对了,那位是光明教会的惊雷骑士,而在他旁边的少年是我国的贵族,两位都做为使节团的护卫而随行而来,请别怠慢他们哦。」语毕,带着整个使节团进入城里。

      听到后面那句话后,卫兵的表情顿时僵了下来,身上冷汗直流;虽然使节的语气相当柔和,听在卫兵的耳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这表示刚刚那位上前表明身分的人确实是惊雷骑士,而自己不仅没有开路,反而嘲笑对方一番,对方要是咬着这点追究起来的话…难以想像。

      赫薙国的使节团经过众卫兵,一一走进城里,作响的脚步声吵杂,却掩盖不了心脏紧张的跳动声……

      「圣棠,你被卫兵耽误了多久呢?」那名据说是贵族的少年经过卫兵的时候,他问的一句话落入卫兵的耳里,让他把头压得更低,深怕会与对方对上眼。

      「几分钟的时间。」圣棠的语气平缓,似乎没有怪罪的意思。

      「希望这几分钟的耽搁不会拖延到胧的病情,不然他们就死定了。」里昂冷笑着,侧眼瞄着眼前的卫兵。

      「里昂哥你好坏,姊姊绝对不会有事情的,而且圣棠哥才不会那幺残忍呢。」娜丝莉雅嘟着嘴,出言反驳里昂的说词。

      听到这句,卫兵才刚鬆了一口气,谁知道下一句……

      「放心,我会用比对付魔兽更『温柔』的手法来对这群胆敢拖延胧就医的人的。」圣棠以极其低沉、阴冷的语气回答。

      法鲁克城,坐落在极北冻原东北方的都城,因为无法正常耕作的缘故,这个国家只得倚靠其他东西来奠定根基。

      极北冻原虽无法耕作,但山脉里却蕴含丰富的矿产,坐拥其他国家甚至是外族世界都稀少出产的矿物,并以此作为财富的来源;拥有丰富的矿物,让他们能够研发各种兵器、技术、合金,成为人类世界屈指可数的炼铁国家。

      走过庄严的城门后,率先映入眼帘的建筑、街道与民情更与赫薙国有所不同。

堆满各项铁製工具的街道,街道上迴响大小的铁鎚敲击声,以及几乎随处可见的武器店或是炼铁屋。

      走在街上的人们腰间几乎都挂着几项武器,从基础的刀、剑、枪到形状奇怪的不知名武器都有;除了武器外,人们身上各处也会配带由金属製成的各种装饰品。

      除此之外,街道上也偶尔能听到人们比试的喧哗声,不是赤手空拳的搏斗,而是直接以腰间的兵器互相往来的械斗。

      「好剽悍的民风啊…」

      「跟艾因赫伦能看见的完全不一样啊。」

      「这就是人类第二强国嘛…?」

      使节团的人一边前进一边张望着,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离开赫薙国到其他国家造访。

      「惊雷骑士,我们会到城中央的旅馆下榻,您治好胧小姐的病后请到这里找我们。」一名使节将一张纸递给圣棠,上面画有城内的简单地图,以及旅馆的位置及名字。

      「我知道了,祝你们会议顺利。」圣棠收下资讯,跟里昂还有娜丝莉雅一同策驼离去。

      离队之后,圣棠便一直加快速度,奔驰在街道之上、流窜在人群之间。

      直到这时,圣棠脸上的焦急之色才完全显露出来,也丝毫不管周遭的人是否会被撞到、是否开口咒骂,他全视若无物,以髦驼的全速冲刺着。

      髦驼虽然能够长时间行走在雪原上,却无法高速奔驰太久;没多久时间,髦驼就因为体力不济而缓慢下来……

      「可恶…到底在哪里?」圣棠焦急的左顾右盼着,却始终没寻觅到病院的蹤影。

      「圣棠,在那里!」里昂的声音传来,他伸手指向圣棠身后的一条街里。

      圣棠看到后立刻跳起,连连使用天云雷步冲向里昂所指的方位,在那边…的确有一栋屋子外挂着病院的招牌!

      看见病院之后,圣棠加快脚步,瞬间冲到病院门前,伸手将关闭的门敞开。

      「有人在吗?有人能马上为我们看病吗!?」圣棠的声音,随着敞开的门一同轰向室内。

      室内,原本还有人低声交谈的声音,还有人漫步走动的动作,却因为圣棠的造访而全部停了下来。

      杵着拐杖慢慢走动的人被吓得停止动作,还因此跌倒;手中拿着杯子的人因为受惊,而失手打翻了水;原本正在準备药物的人更因此失手弄错份量。

      突访的声音与动作结束之后,原本还有声音与动作的病院里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头望着他,眼神里带有怪罪的意思。

      圣棠抱着胧快步走进病院里,看到一个空的床位便把胧放平在上面,还四处逡巡着,希望能找到医生过来看病。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在病院里请勿奔走,也不要大声喧哗。」过几秒之后,人们才恢复动作,一名穿着洁白服装的女性走上前来告诫圣棠的行为。

      「妳就是医生吗?」圣棠看到后,不仅没理会告诫,反而追问对方:「那名少女生了重病,希望妳可以早点帮助她!」

      「不好意思,先生,我并不是医生,还有我们要按照顺序,请您去那边跟人领取号码牌等待通知。」对方摇了摇头,向圣棠指引一个方向后就离开了,完全不顾圣棠的脸色。

      「可是胧她…」

      「冷静点圣棠!」里昂出手拉住圣棠:「这里是病院,还有其他病患,不能造成别人的困扰!」

      「可是!」圣棠转过头来,原本的泰然自若早已不翼而飞。

      「那位少年!在病院内请保持安静!」从病院里,传来一阵低吼声,一名男子快步走来:「你不知道自己会惊动多少需要静养的病人吗?」

      「可是胧她生了重病,急需治疗啊!」圣棠转身面对那名男子,开口就是一声咆啸!

      「哪一个?我去看看,如果只是轻微症状就这样大肆喧哗的话,我会立刻把你捻出去!」男子甩动长袍:「是哪一个?不是需要急救吗?还拖拖拉拉甚幺的?」走没几步后,又转身过来谩骂一句。

      「那个,躺在那边床上的那名少女。」圣棠听完,连天云雷步都用出来了,一瞬间穿过男子来到胧的床边:「这里!」

      「我来看看。」男子来到床边,坐下来开始诊断胧的病情。

      娜丝莉雅与里昂也围了过来,两人沉着气,内心的鼓动因紧张而越发剧烈。

      「她怎幺了?」男子开口询问道。

      「浑身受伤倒在雪地上,我虽然用治癒术治好外伤,她却一直高烧不退,这样昏睡了好几天。」圣棠立刻将胧的状况一一告知。

      「…太诡异了…应该只是普通的受寒,怎幺会严重成这样?」男子低声呢喃着,眉目也为之深锁。

      「医生,胧还能获救吗?」圣棠看对方沉默不语,心急如焚的追问着。

      「抱歉,以我们的医疗技术,没有办法能救她。」男子摇了摇头,转身对一旁的人说:「把他们送出去,别让他们在这里引起骚动。」

      「怎幺可能会没有救?怎幺可能……?」听完话后,圣棠难以置信的摇着头:「你不是医生吧!胧怎幺可能会没有救!?怎幺可能会没有!」

      「很抱歉,我这位医生没有能力能救她。」男子扔下一句话后,扭头就走。

      「可恶!」圣棠抱起胧:「一定还有救…快!找下一间!」对里昂与娜丝莉雅抛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医生,为甚幺您这幺早就断定不能救呢?就算对方造成困扰…也算救人心切啊。」看人离开之后,一旁的助手开口提问道。

      「那名少女的初诊,我的判断是─『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医生一边动作一边说明:「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幺,但她的病情已经恶化,让身体变得非常虚弱,连最低程度的用药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原来如此…真可怜了那位女孩。」

      「不用留意了,反正只是萍水相逢的人,没必要去牵挂。」

      离开病院后,圣棠抱着胧快速奔驰在街道巷弄之间,快速寻找着下一间病院,期望能够有任何方法可以提供给胧一线生机,为此…就算要他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圣棠哥!」被圣棠抛在后头的娜丝莉雅也尽力追赶着,却怎幺样也赶不上。

      「娜丝莉雅,上来,我背妳!」里昂弯下腰来,背起女孩后立刻拔腿冲刺。

      三人就这样在法鲁克里四处奔走,希望能够尽早找到能够医治胧的地方;跑遍大街小巷、九弯十八拐,好不容易找到下一家病院,进去找到医生诊断也都得到相同的结果。

      圣棠毫不留恋那些好不容易涌起的希望,因为每个希望扔出所获得的,都是让他难以接受的绝望;毫不保留的极速奔驰着,期望下一个寻觅的希望,得到的也都是相同的噩耗。

      在街上到处奔波的期间,圣棠他们也没少惹起路人的谩骂,这也同样引起其他人的窥伺……

      有位走在路边的男子,看见正在四处观望的圣棠,正不以为意的要转头时,他注意到圣棠腰上的皮带,那是从蛮尼身上抢来的那一条!

      「奇怪…那不是家族继承者的腰带吗?怎幺会在不认识的人身上?」男子皱起眉头:「先通知家族的高层好了。」说完,转身走入小巷子里……

  • 名称:演绎法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