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人 电视剧超清

      傍晚绯红的日暮映射,橙黄的余晖穿透翠绿的树冠,稀稀疏疏的映照在丛林之中,逐渐西沉的太阳说明时候不早,却不代表这群居住在丛林里的人们也能随之休憩。

      半精灵的作息并不像人类一样,生活在丛林里的他们,必须天天进入危机四伏的林木之间採集、猎捕生活所需的食物、材料回来;就算作为部落之间各种物质流通的媒介─商旅,也必须把握停歇不多的时间,将带来的商品售出,再购入各部落出产的商品,带到其他地方售出,以此赚取差额。

      不管是猎人或是商人,半精灵都注定要活在这片林木之中;丛林外表看似欣欣向荣,暗地里却是潜藏危机,而被夹杂在生活与冒险之间的半精灵们,根本不能像人类一样安稳的度过一天。

      虽然这片森林已经吞噬掉不少半精灵的冤魂与枯骨,但半精灵依旧得活在这裏面,与恐惧、死亡相随;时间虽然沖淡他们对这座丛林的生涩,却反而将他们对人类的憎恨沖刷出来。

      把一天的大半时间都献给冒险的他们,根本不能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逼迫他们必须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下的始作俑者,就是人类。

 

 

      一名男子从皇座之厅出来,他回头凝望坐在座位上的父皇,看着那身无论面对谁都不愿屈身的倔强,男子轻叹了口气,将满刻神话的石门关上,转身离去。

      「少主好。」站在走道两侧的卫兵看到这名男子,纷纷鞠躬敬礼。

      「你们辛苦了,虽然值勤很重要,但偶尔也要偷个懒,让自己休息休息哦。」被称为少主的男子对那群卫兵摆出温和的笑容,完全没有方才的凝重。

      「少主,正因为值勤很重要,才不能够偷懒啊。」卫兵露出无奈的神色,对男子嗔怪几句。

      「哎呀没关係啦,如果被抓到就说是我让你们去跑腿就好啦。」男子摆摆手,对眼前的人放下名为「身分」的架子,让上司与下属之间的对话宛如朋友般:「还有啊,我不是说过不要少主少主的叫我,我可还没做你们的主。」

      「迟早会的啦,少主。」

      「耶?我说了什幺?」男子摆出生气的表情,紧盯着眼前的卫兵们。

      「是的,少…索罗殿下。」卫兵无奈的摇摇头,随后改正称号。

      「我的名字叫『索罗』,不是『索罗殿下』。」

      「是的,索……」

      「既然身分有别,就不能随意僭越!」卫兵即将说出口时,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

      「是的,对不起,陛下。」卫兵听到声音,通通转过身来,对身后的人鞠躬道歉。

      「你们还在值勤吧?回去你们各自的岗位。」妖皇以锐利的眼眸盯着眼前的人们。

      「是的…我们马上回去。」卫兵纷纷点头,随后弯着身躯离去。

      「各位部落之主,我有话要对少主谈,你们先退下。」妖皇转身对身后那群刚从皇座之厅出来的众人说完,便站在原地等着所有人退散……

 

 

      镶嵌在石道左右的魔晶散发着光芒,稳定的为昏暗的道路供应照明;白皙的光,映照在走廊上的这对父子,两人背后如瀑布的金髮正回应着亮光,发出璀璨的光芒……

      长至腰间的滑顺金髮、锐利如鹰的双目、纤细瘦长的身形、气宇轩昂的气势,两人的长相宛如镜像反射般相仿,唯一不同的在于两人额头上的饰品与脸上的神韵。

      两人的额头上戴着的饰品,都是由垂直在中的箭、横在矢上的弓,以及展翅于两端的羽翼构成的,但却有所区别;猷弥的是金、银、蓝三对不同颜色翅膀所构成的三翼额饰,索罗的只有银、蓝两对羽翼组成的双翼额饰。

      除了额头上的饰品差异之外,两人脸上的神韵也有所不同;父的严谨与子的稚气。

      「无论管教几次,你的行为依旧没有任何长进。」猷弥以责难的语气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

      「没办法,因为是你的温顺的化身。」索罗耸耸肩,以轻浮的笑容回应父皇的冷漠。

      「这是儿子对父亲应有的态度吗?」猷弥的语气变了,一字一句都宛如怒火般施予强烈的压力!

      「正因为是父子,才不应该以这种上司对属下的相处方式来对待;就算是上与下的关係,也同样能够相敬如宾。」索罗摆出一副不耐烦的姿态回应眼前的强压:「而且,这正是您儿子迟迟未来的叛逆期啊。」说完,睁眼死盯着眼前的人。

      「在我的威严之前,没有人能够忤逆我!」猷弥以低吼回应面前的儿子,字里行间已经没有对亲情的顾虑。

      「哼…父亲,你真的打算将更多同胞推上战场吗?当真要为了夺取人类所持的『剑』而将更多兄弟推向死亡深渊吗?」事隔多年,索罗再度对眼前的父亲摆出怒容,脱口句句恨斥猷弥的决定。

      「有何不可?」妖皇毫不在意,冷哼一口气:「人类因为他们的喜爱而与精灵结合诞生出我们,却又因为他们的猜疑与忌妒抛弃我们,致使我们今天必须天天生活在危险之中,这还不够!遇我族男性必诛、见我族女性必姦,以此原则践踏我族千年之久!这难道还不足够作为缘由?」

      「我们就不能够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吗?」索罗以咆啸回应猷弥的怒火。

      「你还天真的以为坐下来谈判就能够解决问题吗…?」猷弥撇过头,以锐利的斜眼瞪向索罗:「半精灵与人类之间的血仇,无法可解!」说完,怒甩衣袖,踏步离去。

      「别再抱着你的『奢望』了,天真就只会让你死得愚蠢而已。」妖皇毫无亲情可言的声音,在封闭的石廊之间回响着对儿子的教诲:「你就跟雯妮一起上战场吧,亲眼见证之后,让残酷的现实洗刷你幼稚的思想。」

 

 

      与妖皇谈话完之后,无话可说的索罗只能咬紧牙关,离开这令人厌恶的地方;索罗的脸色凝重起来,对于猷弥的说词,他完全没有言语可以反驳。

      人类确实夺去半精灵的命还有生存的空间,这份仇恨,无论是谁,只要是半精灵都无法稟弃怨恨去寻找厮杀以外的方式解决,可是……

      同样背负这份仇恨的索罗明白,双方再继续战斗下去,彼此之间的怨念与腥臭将会越沉越深,终至无法挽回的地步。

      走在黯淡的天空之下,索罗漫步于依旧热闹的凯诺街道上…

   一根根伫立在道路上的路灯明亮起来,装在里面的魔核持续运作,为夜晚的丛林之都带来白昼般的亮光。

      无论是在地上还是树上,所有住户都在準备晚餐,一阵阵香气从各自家中传来,在空中交织出变化多端的芬芳,再再引动味蕾,流淌滴滴唾沫。

      「少主,您怎幺会在这里呢?」一旁的路人看到索罗,便上前打招呼道:「您看,这是我们今天出外猎回来的猎物,要不要跟我们一同享用呢?」他引导索罗望向后方的庞然巨物,那是一头颇难狩猎的魔物。

      「又不是鸟笼里的宠物,我自由自在的想去哪就去哪啊。」索罗摆出笑容,对那名猎人笑道:「我要找雯妮,你们知道她在哪里吗?」

      「我们刚刚回来的时候,在神木附近见过公主。」猎人思索后回答。

      「我知道了,谢谢。」索罗点了点头,纵身跳进藤蔓缭绕的枝叶之上,轻灵腾跃在林木之间,朝丛林的深处前进……

 

 

      索罗踏着轻快的步伐,在林木之间左右、上下奔驰着,宛如森林精灵般优雅飘逸在枝叶杂乱的丛林里……

      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索罗终于穿出树林,眼前所见的画面,是个由层层密林环绕出来的宽广草地,中央有一株参天巨木伫立在那,掩盖大半天空的树冠正提供给底下庇荫。

      「雯妮~妳在哪里啊~?」索罗左顾右盼,扯开喉咙呼喊,希望能寻找到一名少女。

      「咻─」静谧的环境里,传来一声利物破空的声响,迫使索罗立刻扭身闪避!

      「果然,每次吵到妳想事情就不由分说、先射再说。」索罗导正身体,弯腰拔起插在地上的箭矢:「稍微改一下这个坏毛病好不好─?」

      「皇兄对不起。」一名女性的声音自天空上传来,一个黑影自空中落到索罗面前,伴随着些许飘落的绿叶:「请原谅我的无礼。」

      「啊~~烦死了!」索罗发出气恼的低嚎,并扭断手中的箭矢:「妳也好、卫兵也好、其他叔叔伯伯也好,为甚幺看到我就一定要『皇兄』啦~还是『少主』啦~的称呼我?我是没有名字哦?」

      「对不起,索罗皇兄。」少女道歉后,更正对男子的称呼。

      「雯妮~妳要是再这样跟我玩的话,我就不教妳更厉害的弓术啰~」索罗扯开笑容,可是眉宇之间暗藏爆筋。

      「好啦,哥哥。」少女轻叹一口气,站起身来……

 

 

      少女站起身来,与索罗同样璀璨的金色长髮、翠绿而锐利的眼眸、纤细姣好的脸蛋,以及婀娜曼妙的身材,与额头上同样的双翼饰品,这位少女是索罗的妹妹─雯妮‧洛金恩。

      「早说过对我这兄长不需要摆出那副冷冰冰的姿态了,讲不听。」索罗伸手戳痛雯妮的额头。

      「还不都是你害我要摆出这副面孔的。」雯妮伸手搓揉发疼的额头。

      「我又不是故意的,如果早知道会害妳这样,我就会挺身扛起『责任』了。」索罗卸去脸上的怒容,摆出笑容并伸手抚摸雯妮的额头,随后跳上眼前的神木……

      「哥哥你找我做什幺?」雯妮跟着跳上神木,来到索罗身边坐下。

      「吶,雯妮,妳不觉得这个世界很广阔吗?」索罗伸手指向,导引雯妮看着眼前的画面……

      两人坐在高耸的神木枝叶之上,身处高处,放眼望去就是一望无际又形形色色的世界;高挂在天的月光照耀,温柔的银辉遍撒大地,眼前的树木、平原、丘陵、山岳披上一层银纱,是无法言喻的美妙世界。

 

 

      「嗯,踏不遍的辽阔地域、看不完的山川水色,世界很大,而我们生活的世界却只有这片丛林。」雯妮点头,并开口回答,语气里带着憧憬…以及惆怅。

      「雯妮,我好像还没跟妳说过我的愿望吧?」索罗转头看向同样凝望着世界的妹妹,脸上的轻率笑容已经消失,转而代之的是忧愁哀伤。

      「……一直看你笑脸迎人,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样凝重的表情啊。」雯妮同样转睛看向索罗,两人四眼相对,雯妮冰冷的表情却突然出现嗤笑的面容。

      「这可是我难得的抒情时间耶,就不能认真一下吗!?」因嗤笑而僵硬的表情,无言几秒后转瞬成为脸红耳赤的不好意思。

      「抱歉,皇兄。」雯妮马上止住笑声,以冰冷的表情望向索罗。

      「…啊─!妳还是笑好了,这表情我讨厌!」索罗看着少女的冷淡,随后崩溃:「神祀给我们灵动的五官就是要用来表达情感的啊!为甚幺会有人喜欢冷冰冰的啊?真搞不懂。」

      「你一下叫我认真,一下叫我笑,你到底在要甚幺啊。」雯妮,鼓起脸颊撇过头去。

      「算了算了,回归正题。」索罗长咳一声,清清嗓门后说道。

 

 

      「我懂事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的辽阔,也知道除了我们的朋友─烨灵与仇敌─人类之外,还有大陆西南角的精灵,以及东北方的龙族与郸族,生性喜欢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的我也萌生出一个愿望…」整理完心情之后,索罗开始向雯妮阐述自己的愿望……

      「我想要结交六大种族的人做朋友,跟他们一起游历这辽阔的世界,吃遍美食、尝遍美酒、打遍魔物!」

      「但是哥哥,这似乎是个不可能达成的奢望呢。」雯妮听完后皱起眉头,她不是有心阻拦,而是因为这个愿望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战乱的大陆上实现,因为……

      「因为人类不可能跟我们友好,精灵也不会跟烨灵言和,龙族也俾倪各族,所以六族成行的事情绝不可能。」索罗沉重的点着头,说明不可能的原因为何。

      「但是,我相信绝对会有办法,就像我一样,人类之中一定也有人想跟我们言和;因此,精灵、烨灵、郸族、龙族里一定都会有人想要稟弃各族之间的成见与仇恨,把手言欢。」沉重的神色随后又被笑容所化,索罗仰头望着眼下的宽广世界:「我相信只要肯努力,总有一天,一定能够化解各族之间的仇怨与战争,实现我的愿望!」

 

 

      索罗眼眸之中,充斥着希望与动力,儘管方才刚被猷弥耻笑过,他心中对于这个近乎不可能达成的希望也未曾削减过一分一毫。

      「怎幺样,这就是我想跟妳说的,是我长久以来一直存在心底的秘密。」索罗转头望向自己的妹妹,但是雯妮却是低头沉思,表情凝重……

      雯妮脸上的迟疑,无疑是对索罗心中旺盛的火焰浇下一盆冷水;因为索罗想到之前,第一次将这个愿望分享给父皇知道的时候,不仅被否定,还被狠狠责骂、毒打一番……

      「妳也认为我的梦想很可笑吧…精灵、郸或龙族都还有方法能克服,但若是人类就根本不可能……」索罗的笑容转为紧皱的苦笑,随着时间推移与额头的低沉,苦笑慢慢转为伤心与难过……

      「虽然感觉起来不可能,但我还是希望皇兄能够拿成长年以来的愿望。」雯妮抬起头来,给予索罗一个诚挚的笑容。

      「雯妮…妳说真的吗?不会是我耳朵听错了吧?」索罗抬头,脸上满满的难以置信。

      「任何人都不会希望自己长年所抱持的愿望受人否定,比起失败,被人狠狠的敲击破碎才是更加撕心裂肺的痛苦。」雯妮如此说道,并轻拍着索罗的背:「再说,哥哥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所以我不仅要支持,还要给予帮忙。」

      「雯妮…真的觉得,有妳这样的妹妹真好……」索罗擦乾眼角那些差点滴落的泪水,敞开双臂将雯妮抱进怀里:「妳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所以我也会想办法帮助妳脱离的……」

      「脱离父亲加在妳身上的『枷锁』。」

 

 

      等待黑夜逐渐暗沉,有个人漫步到凯诺东北外的一道峭壁前,来回巡视着这个地方……

      「是谁!」两声怒吼,伴随两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到此人身前!

      「是我~」该人看到有人守卫,也只能对他们崭露笑容。

      「原来是少主,有失礼数,对不起。」两人看见来的人是索罗,立刻向其道歉。

      「没关係,你们也是尽忠职守啊,两位辛苦了。」索罗摆摆手,并不挂心两人失礼的举动:「我近日就要上前线打仗了,所以想进去请求庇佑,不知道能不能?」他挂上和颜悦色,向两名守卫请求着。

      「这个…」两名守卫四眼相对,不知道该不该放行。

      「我是少主,也是未来的妖皇,稍微通融一下吧~」索罗再上前几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嗯…好吧,不过请早点出来,若『弓』出现任何差错,我们两人搭不起责任。」

      「知道啦知道啦,谢谢两位勇士日夜呵护那把『弓』。」索罗点点头,并拿出两罐酒交给两个人:「…这是我偷偷带出来的皇酿,请两位好好享用。」他轻声说明内容物后,便走向峭壁……

 

 

      索罗要破手指,伸手在峭壁上画出一个魔法阵,嘴里同时念念有词;等待魔法阵成形之后,魔法阵便散发出妖异的光芒,在结实的岩壁上开出一道门。

      门一开,走道两侧的魔晶立刻散发出光芒,照亮里面的漆黑道路。

      索罗走进岩壁里,顺着路直直走,最后看到一面石墻,上面什幺都没有,只有一个小洞。

      索罗取下额头上的双翼额饰,施力将手指上的血挤到饰品上,再用其放进墙上的洞里;饰品放好后,上面的血渍被吸进石墻里,过几秒后,墙上浮现出一道血红色的微弱魔法阵……

      完好的石墙再度裂出几个痕迹,形成一道门,索罗推门进入,来到一处封闭的石室;石室里并不大,中央有一个石台,台上放了一样物品……

      「这就是『半精灵的弓』…」索罗走道石台之前,睁眼凝望眼前的物品:「只要没了『弓』,就算父皇抢到『人类的剑』,只有一样神器的他也不会对其他族群发动全面性的战争。」

 

 

      索罗将东西取下,走出石室,将额饰戴上后便走出洞窟,从进去到出来不消一分钟的时间;走出来后,峭壁的洞窟便恢复原状,看不出任何藏有玄机的痕迹。

      索罗又看了看四周,刚刚那两名守卫似乎倒在地上,陷入昏睡之中……

      「如何呢?皇酿的酒是不是很烈、很好喝呢?」索罗对那两人轻声呢喃一句,在露出捣蛋成功的笑容后,便走进丛林中,不见蹤影……

  • 名称:继承人 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